一种误诊漏诊率近9成的疼痛

马丹萌  毛可馨 健康点healthpoint 2018-12-23


导读


纤维肌痛症与心理问题密切相关,是风湿免疫科第二大疾病,发病率仅次于骨关节炎,但由于患者和医生普遍缺乏对该跨学科疾病的认识,误诊漏诊率至今居高不下,患者个人和医保负担沉重


全文7491字,点击文末链接可畅读全文。如果本文对您有任何启发,欢迎点击文末评论。


由于纤维肌痛与神经心理关系密切,如果患者能够树立对该病的正确认知,并积极干预,可以完全康复,但对一些重症患者、或是有负面性家庭社会因素难以摆脱的患者,要彻底康复就相对艰难。▵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6岁的浙江女子杨燕,11年前突发肩后部疼痛,此后疼痛区域扩展至双肩和头颈,发病时头颈部僵硬。

 

32岁的台州女子陆雪,4年前刚生下女儿,产后不久出现持续腰痛。此后疼痛不断蔓延至头、脸、骶骨、手指关节、臀部、腿部,全身十几处,疼痛发作时手脚僵硬。

 

对于这种僵痛“怪病”,中国尚无流行病学统计。如果根据德国公布的发病率估计,全国范围内,有着相似症状的患者大约2400万人。更严重的问题是,这些病人里每十个有九个都被误诊。原本对症下药可以治好的疼痛,有些误诊反而导致不可逆的损伤,从此再难康复。

 

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风湿科副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心身医学分会心身风湿学组组长梁东风说告诉财新记者,内地二三级医院对这种疾病的正确诊断率可能只有8.2%,绝大多数患者都曾被反复误诊、漏诊,“即使到了三甲医院,这个病的误诊率也非常高,而那些小诊所根本没算进去。”

 

梁东风介绍,上述疼痛症状的发生与心理问题密切相关,是风湿免疫科第二大疾病,发病率仅次于骨关节炎,但由于患者和医生普遍缺乏对该跨学科疾病的认识,其误诊漏诊率至今居高不下。

 

而直到辗转看病五年后,杨燕才第一次听到这个从未听过的病名:“你得的是纤维肌痛。”

 

那已经是2012年9月的一天。饱受多年疼痛折磨得杨燕起了个大早,独自坐上从老家余姚到杭州的大巴,来到浙江省中山医院,在该院疼痛科,她才终于确诊。

 

陆雪比杨燕要幸运一些。她是在在患病一年多以后,到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确诊的。而此前她多次被不同医院的医生诊断为强制性脊柱炎。

 

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诊断。梁东风说,他非常不愿看到纤维肌痛患者被误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原因是,后者是一种致残性疾病,一旦纤维肌痛患者被误诊为此病,将遭受巨大打击,“患者一看是这个诊断,觉得将来会残疾,本来心理状态就不好,误诊成强直,往往难以自拔,治疗结局就会很差。”

 

北京市协和医院风湿科主任曾小峰告诉财新记者,该病在西方或许比中国更常见一些,用西方的发病率估算中国的患病人数可能偏高,但在现实中,这类患者确实很多,而且误诊普遍。如果无法对症治疗,不但病痛持续,甚至常常因因误诊而加重病情。

 

梁东风至今对一个误诊患者印象深刻。2002年,他曾给一位山西女性看病,她在30岁时做过一次妇科绝育手术,此后因家中孩子多、其他成员分担少,因此生活压力大,心情时常烦闷,后出现了全身疼和怕冷的症状。

 

“她怕凉怕到什么程度?根本不敢开窗户。7月份来看病,她穿着五层毛衣,戴着棉帽,穿着棉皮鞋,还有毛裤。”梁东风说,这名女患者当时跑了很多医院和科室,也找到过他,但由于对该病认识不足,他最终将其诊断为普通的骨关节炎,直到2013年,该患者再次找到梁东风时,才确诊为纤维肌痛症。治疗仅一个月后,患者的五层毛衣就逐渐脱掉,怕冷症状也有明显改善。

 

缩短患者的求诊经历,也可以降低医保负担。“这个病的误诊对医保负担非常大。”梁东风说,“因为患者总是到处看,无谓的检查就非常多,如果能尽早诊断,会很明显减少医保负担的。”


(以上为内容节选,全文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更多相关文章:


专家说中国医患关系全球最糟,叙事医学或为解药 [2018-11-23]

“我们国家的医患关系是世界上最糟糕的,至少是之一”。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郭莉萍在日前由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北大医学人文国际会议上指出。

 

郭莉萍表示,中国在2014年一年里有11.5万起医患纠纷,2015年10天时间里,全国就发生了10起伤医事件。根据医米调研2016年《当代中国医患关系现状调研报告》,50%的医生认为当下医患关系“非常和比较不和谐”,73%医生认为医患关系相比以往“日益恶化”,89%的医生目睹或经历过医闹。

 

叙事医学“鼻祖”、哥伦比亚大学内科学教授瑞塔·卡伦(RitaCharon)发出呼吁:“患者不是一串症状,一些基因信息,而是一个整全的人。而今天,我们的医生需要培养共情的能力,需要去尊重、理解他人的痛苦。”瑞塔·卡伦表示叙事医学的核心在于提升医生的叙事能力——即医生认识、吸收、解释并被疾病故事所感动的能力。

 

特稿|乙肝“特务” [2018-06-17]

他们都说,自己活得像“特务”一样,只因为被查出了乙肝。

 

他们“处心积虑”地隐藏身份。他们害怕社交,时常在相互聊天时使用着代码,一些人经常变换工作,许多人不敢恋爱结婚;他们用各种方法躲避检查,甚至找了替身。为避免暴露,一些人宁可放弃医保报销;因不敢检查、不愿与别人讨论病情,有不少人失去了正确或及时治疗的机会。也有极少的人,在多年忍气吞声之后,选择了极端手段发泄不满。

 

统计数字告诉人们,这样如“特务”般潜伏着的乙肝病毒感染者有近1亿人,也就是说,每十几人中就有一人,很可能就在你我身边。风险并不在于他们的身份,而在于他们不敢公开身份。

 

患者遭误诊何其多 WHO推荐113种基本诊断检测手段 [2018-05-17]

世卫组织官网披露,据估计,全球2型糖尿病成人患者中有46%没有得到诊断。甚至在美国,至少有5%的成人每年都在门诊遭遇误诊,误诊在美国导致约10%的患者死亡。怎么办?

 

“准确诊断是获得有效治疗的第一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提到。5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首份《基本体外诊断示范清单》,将一些主要疾病所需的基本诊断检测手段明确列出。

 

此份清单主要涉及体外检测,即检测血液和尿液等人体标本。《清单》包含113种产品,其中58种检测用于发现和诊断各种常见病症,提供基本检测服务;其余55项检测旨在发现、诊断和监测艾滋病毒、结核病、疟疾、乙肝和丙肝、人乳头瘤病毒和梅毒等“重点”疾病。



阅读以上精彩文章,请关注财新网。



任波|责编


本文首发于财新网

投稿方式:healthpoint@caixin.com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Mandy


工作微信号: Mandy5929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Kevin  18621849119

上海 Jane   13817806111



    阅读原文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