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丨梁建军:那个热闹的东岗粮库家属院

梁建军 太原道 2018-12-27

粮库家属院,坐落在太原市并东街南三巷27号。那个院子不算大,也不算小,40间房子,30多户人家,住着东岗粮库的职工家属。

1964年,我上小学一年级,随父母从桥东街的平房里搬过来,院里是4排青砖红瓦的尖顶房。院子宽敞,排距宽,房子也高大,前后都有窗户,家里亮堂。院里的空地上还种上了玉米、向日葵和一些豆角、茄子、西红柿。居民多是“第一代移民”,妇女们多没有正式工作。大人们说着各地方言,孩子们都操一口太原话,每家孩子多是四五个。上班时间还消停点,院里静静的,一到放学下班后,那院里就热闹了。学校里作业不多,孩子们就疯玩,吃饭的时候,家长们在院里扯开嗓子一喊,就意犹未尽的回来了。

院里大多一家人住一间房子,人口多的分到2间,一家挨着一家,谁家吃什么?有啥事?都知道。夏天吃饭多在院里,站着蹲着,邻里边吃饭边聊天。爱串门的就端个搪瓷大碗,夹点菜就出门了。人们吃红面、包皮面,白面的都有,放点西红柿或醋调和,有时邻里还夹着菜换两筷子尝尝,关系和睦可见一斑。

夏日也是人们最快活的日子。爱玩的男人们下班后或星期天穿个“二股筋”,有的穿个大裤衩子,就在大院北面的杨柳树下,摆张八仙桌,提个暖壶,泡上一缸子茶水,拿把蒲扇,就开始打扑克或下象棋,纳凉消暑。到了夜晚就把“战场”摆到了厕所前的灯光下,有玩的,有围着看的,不时因出牌出棋,意见不一,喊叫几句的,甚是热闹。吃完饭后,收拾完毕,女人们也坐在外面,几人一堆,纳鞋底,打毛衣,拉着家常。男孩子们则随着年龄的不同,弹玻璃球、打元宝(用烟盒叠成三角状)、撞拐拐、打靶游(摆块半头砖,再拿块半头砖把摆好的打倒)、骑马打仗。女孩子们则跳皮筋、踢毽子、抓羊拐、跳格格。到了夜晚捉迷藏是最热门的,有的小伙伴到了深夜时就悄悄“藏”回了家里,那就让我们找苦了。那时经常玩的家长不叫不回家,回去就像个土猴子一样,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挨骂是家常便饭。后来,我们在院里还垒了个乒乓球案子,活动就有了新内容。

秋天,是打煤糕的季节。一到9月份,天高气爽,艳阳高照,院里一到星期天就轮着开始打煤糕,我们这些半大小子就成了主力军。大家六七个人一拨,先把煤和烧土配好,洇上水,和好泥。两个人拓煤糕,其他人铲上煤泥,一锹泥放在模子里,拿模子的人把煤泥压瓷、抹平,拿起模子,一块煤糕就成型了。过两三天就可立起来,干透就搬入屋檐下,垛好,备冬季取暖用了。下周,我们就再到一家打煤糕,直到过了国庆节。

孩子们大了,蜗居一个房间不方便,就拣些旧砖,打点土坯,找些树干、木棍,连着自己房子的后面搭个房子。大人们垒砖,搭顶,抹墙,小伙伴们就帮忙和泥、搬砖,送泥,人多力量大,一间房子一天就建好了。

后来,我们小伙伴们还结伴拾菜叶、拾燎碳,回去食用或烧火。妈妈她们还给粮库缝补麻袋、面袋,补贴家用。

上世纪80年代,单位给我分了楼房,我就离开了那个生活了20多年的大院。2000年后,大院随着社会的发展,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拥挤、破旧的瓦房被耸立的高楼代替。

大院的那段日子是艰苦的,又是快乐、简单、和谐的,给人们留下了无尽的回忆。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丨张健民:那年冬天有点冷

山西忆旧丨童年忆事

山西忆旧丨黑白电视机

山西忆旧 |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山西忆旧 | 小账单折射出计划经济的影子

山西忆旧 | 无爱婚姻的牺牲品——改梅姨

山西忆旧 | 绿皮火车漫忆

山西忆旧 | 远去了的豆腐皮儿香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假领子”

山西忆旧 | 攒粮票

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