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起底“神秘商人”王靖和他的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





去年年底,由于媒体误传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推迟开工,“神秘商人”王靖和其一手操盘的上述运河项目再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王靖是个怎样的人?尼加拉瓜运河项目什么时候开工?




文_本刊记者 严凯


去年年底,由于媒体误传尼加拉瓜跨洋运河项目推迟开工,“神秘商人”王靖和其一手操盘的上述运河项目再次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王靖的另一个身份是国内民营通信巨头信威集团董事长。


尼加拉瓜运河项目之所以备受瞩目,一方面是因为该项目所涉资金量大,总预算费用高达500亿美金;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全球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竟然被此前名不见经传的王靖所拿下。


尼加拉瓜地处中美洲中部,东临加勒比海,西频太平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几个世纪以来,尼加拉瓜一直是修建中美洲地峡跨洋运河的线路选择之一。


由于历史原因,尼加拉瓜修建运河的梦想一直未能实现,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也一直落后于邻国,在拉美及加勒比地区排名倒数第二。


2013年6月13日,尼加拉瓜国民议会正式批准该国政府与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HKND)签订开展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的排他性商业协议。该协议授予HKND集团尼加拉瓜大运河100年独家开发及经营管理权。


一直以来,王靖对于如何拿下该运河项目,以及资金来源等问题始终三缄其口。事实上,该项目组织了国际化团队,团队的带头人是彭国伟,他现任HKND集团的常务副总裁。彭国伟系香港人,此前在港铁工作,后被王靖聘来负责尼加拉瓜运河项目。


近期,《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了彭国伟。彭国伟身高不高,留着胡须,语速很快。在他看来,项目被推迟是外界对运河项目的误解。“什么叫开工?外界一直对我们的开工有误解,2014年底的首开工实际是为修建运河沿线的施工进场便道,这个与工程主体开工是不同的概念。”彭国伟说。


据他透露,今年,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一个港口项目将会开工。“由于前期准备工作的时间不好估算,但主体工程可以保证在启动后的5年内完工。”彭国伟说。


不过,对于外界所关注的500亿美金资金来源问题,彭国伟称,目前融资进展顺利,还将在取得相关投资人应允基础上适时对外公布融资情况。


艰难的环评


在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前期准备工作中,环评绝对是其中最为艰难的一项。


2015年11月5日,尼加拉瓜政府宣布批准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环境与社会影响评估报告(即“环评报告”),并向运河项目颁发“环境许可”。拿到环境许可也意味着该运河项目将正式迈入全面推进开发建设的阶段。


该环评报告共14本分册,共1.1万页,275万字。


早在2013年年中,HKND集团通过竞标聘请了英国ERM(伊尔姆环境资源管理集团公司)开展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环评工作。


为了做好运河的环评工作,ERM组织了世界一流的环境和社会专家对运河设计线路经过的地区进行实地调查和深入研究,共历时两年完成环评报告。


但在拿到环境许可前,尼加拉瓜运河委员会对当地环境的考量一直是慎之又慎。彭国伟说,在国外,环评历来是项目开展最重要的一环。


据彭国伟介绍,按照运河原有规划,运河将会途径了尼加拉瓜当地的一个湖泊。有不少环保人士担心,运河将会对该湖泊的生态造成破坏,甚至有不少当地人以此为由反对该项目。


对于反对的声音,彭国伟并没有置之不理,他组织了第三方专家进行论证。最终,论证的结果是,有了运河之后,该湖泊的生态会比以前更好。


“这样就消灭了一颗子弹。如果不在根源上斩断,将来会麻烦不断,以后同一颗子弹会不断的打在你身上。现在这些人不再对此提出质疑了。”彭国伟说。


然而,就在彭国伟刚刚消灭了这颗子弹不久,另一颗子弹又从该湖上射出。一位权威科学家就该湖底部存有断层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运河项目会对湖底断层造成影响。


针对这篇文章,彭国伟不得不再次以实际行动消灭子弹。他找到了发表该文章的科学家,认真倾听了科学家的意见,并组织专家对整个运河的航道所经之处均作了测试。


“这位科学家提出的问题是潜在的风险,我们不仅要排出这个湖的断层问题,还要摸清楚运河整个航道的断层分布情况,这样才知道该采取哪些技术手段来减少影响。”彭国伟说。


在当地,一位来自美国的环境学家是彭国伟的好友,这位专家主要研究湖泊中的生态,成名作是发现湖中新的鱼种。彭国伟曾想邀请他来担任运河项目的环保专家,“但他说你聘用我之后不一定代表我会帮你讲话,我会帮湖里的鱼,如果你们对它不利,我会是第一个来向你抗议的人。” 


类似的环保质疑事实上从未间断过,而HKND集团和彭国伟采取的应对方法便是认真倾听,组织专家论证,妥善解决问题。


按照国际惯例,在尼加拉瓜政府对环评报告审批期间,HKND集团必须举办公众咨询会。9场环评报告公众咨询会的举办获得了当地民众的支持。


“工程先行是错的”


从一开始,HKND集团对尼加拉瓜运河项目的定位是工程后行。“很多工程师出身的老板总是想当然的认为工程永远先行,这是错的,尤其是‘走出去’,工程应该是最后的。”彭国伟说。


“工程最后”不仅是因为可行性研究、环评等必备工作必须先行,还需要把各种各样的风险因素考虑到,目的是工程一步到位。


在尼加拉瓜,HKND集团便十分注重当地的法律保障。为此,尼加拉瓜政府针对该项目通过了800法案和840法案来保障投资方的权益。


除了法律保障外,在实际的勘察过程中,HKND曾多次因环境考量不得不更改航道设计方案,由此导致预算不断增加,工期也被拉长。


彭国伟称,在尼加拉瓜东部一个名为El Tule镇(杜勒镇)的地方便发生了类似的情况。该镇坐落在El Tule河边,El Tule河的淡水供给着附近的一大片湿地和红树林。


但是按照尼加拉瓜运河项目原有的设计,航道必须穿城而过,整个El Tule镇都将搬迁,而El Tule河则将会成为运河的一部分。


“因为这样做工程上最简单。但是没有El Tule河的话,整个湿地和红树林就会遭受破坏,一旦遭到破坏,国外环保人士将会对此揪着不放。”彭国伟说。


为了解决这个潜在的麻烦,HKND集团决定把运河改道,远离El Tule镇和El Tule河。


另一个例子则发生在西运河的Tora。在尼加拉瓜,西部总体上比东部发达许多,尼国首都马那瓜便位于西部地区。


Tora总共有三四千户人口,并且城市发展比较完善。若按照原有的航道设计计划,不避开Tora的话就必须修建很多的堤坝,但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堤坝本身其实就是潜在的风险,一旦溃坝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此,HKND集团亦决定更改航道,避开Tora,但为此所花的时间成本和金钱成本则不得不增加许多。


在东运河途径区域,该项目为了不破坏一条名叫Punta Gorda(蓬塔戈尔达)的河流,选择离它300米。“最理想的方案其实是利用它,但为了不破坏它只好选择避开它,而按照环评的要求是必须离开它200米,我们选择300米。”彭国伟说。


由于在运河途径的不同区域内均遭遇到了与规划不符的情况,这导致运河的总预算不断增加。彭国伟坦承,运河一开始的预算是400亿美金,但由于绕道等因素工程量加大,总预算上调到了500亿美金。


但是,以环境为重并不代表一定会导致预算的不断增加或工期拉长,转变理念,往往你会发现可以做到更经济,更环保,布里托避开红树林便是一个好例子。


除了更改航道外,彭国伟认为尼加拉瓜运河项目最大的挑战是物流。“这么大一个项目,光汽油每天最高用量就达到480万公升,怎么集中物资,怎么把这些物资依时按量配送到荒无人烟的地区,这才是最大的挑战。”彭国伟说。


事实上,单就汽油供应而言,尼加拉瓜本国及周边国家均无法足量供应,HKND集团不得不考虑从委内瑞拉或更远的地区采购汽油。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