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江南,易老》小北(连载6,最后1期)

2013-12-30 每日好书推荐

今天是最后1期连载,喜欢的朋友可到当当、卓越、各地书店购买

【第6期】

雪芽虾仁


楚清邀请我跟老六去她家吃饭。我问她为啥不去饭店,楚清说在家请客吃饭,算是江南人家最隆重的谢礼了,现在大家图省事才去饭店吃,那样不够真诚。

菜只几道,多半是些冬季的家常菜,味道做得很清淡。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做了一盘雪芽虾仁。 

楚清动手做的时候,先从书房柜子里拿出一包茶叶,说是阳羡的雪芽茶。我问她是不是要做绿茶虾仁。她不这么叫,说,这叫雪芽虾仁。

开始我以为那茶叶一般,等一泡出来见到茶汤,喝到嘴里了以后,才晓得是极品。真心觉得拿这做菜真是种浪费。

楚清说其实这虾仁做起来很简单,比的就是茶叶汤汁的优劣,看茶汤是否足够清香鲜美。

剥虾头挑虾线肯定是我动手,楚清指导我反复洗了无数遍,然后用从陶哥那里打来的黄酒,还有鸡蛋清、淀粉和匀了,只稍稍放了一点点盐,腌制十来分钟。趁着空当把壶里的茶叶捞出来晾了一会儿,然后热油把虾仁下锅。葱姜蒜什么的调味品,她一点都没有用。虾仁炒的稍稍变色的时候,便把茶叶也放了进去翻炒,又往锅里倒了点茶汤。整个过程很快,厨房里立马飘出一股清香味道。尤其是那极品绿茶的清香味,也渗进了虾仁里面。

老六对这不感冒,一个人待在书房里当书痴,直到菜都摆好,才被“请”了出来。


酒喝到一半,老六提到了小兵。楚清顺便聊起了小兵在锦溪的创业史。

小兵刚到锦溪的时候,身无分文,他现在的茶馆,之前是另外一位女老板开的。小兵当时就在茶馆里帮忙做事,女老板后来到其他地方发展了,临走前觉得小兵为人处世极其真诚,小伙儿也很有上进心,便把茶馆以很低的价钱转让给了小兵。小兵本就有些手艺技术,时常自己动手做些家具或者台灯什么的,脑子里也很有想法,茶馆接手以后不断装修,生意也渐渐好了起来。后来认识了小芳,便又在古镇里面开了一家“芳芳客栈”,生意也还不错。再后来,政府对古镇的开发以及扶持力度加大,也看中了小兵的运营能力,便介绍他跟青旅合作,开了现在这家新客栈。楚清说小兵的创业经历谈不上曲折,但每一次柳暗花明,都离不开他的踏实与真诚。

后来聊起小兵跟芳芳的婚礼,俩人的婚礼是在锦溪举办的,完全按照江南水乡的风俗。结婚那天俩人乘着乌篷船,在镇子里沿着水巷转了一圈,还要种合欢树、拜堂、走三桥,岸边站满了驻足祝福的邻居。锦溪传统婚礼要走的三座桥,是天水桥、丽泽桥、鸿福桥。可惜现代人都觉得传统婚礼不够浪漫洋气,很少再按照水乡的传统风俗来办了。我在锦溪的日子里,也就无缘亲眼见证一下。


我跟老六吃完饭回到老宅,开始很正经地规划小船划回镇子的行驶路线。技术已经练了三天,我俩也没啥长进,干脆就放弃训练了。想着只要把船抬到外湖里放下,然后沿着河道划进五保湖,尽量贴着岸边划就成,一天不成就两天。决定明天就开始干。

老六的老婆打来电话查岗,我见俩人腻歪的时间不会太短,便跟他打了声招呼,说自己去饭店搓会儿麻将去。


夜里又飘起雨来,巷子里的灯笼被寒风吹得不断晃动,特别是独自走在夜雨中的巷子里,人心萧瑟,往事不免涌上心头。

搭眼看着陶哥他们正忙着,麻将还未开局,便打了声招呼,溜到茶馆去找姚哥吹吹牛,他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依旧忙着玩游戏。

晚饭的时间一到,镇子里的游客基本都走光了,所以周姐的小吃店生意也就清淡下来,跑到茶馆来玩,见我也在,俩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泡茶聊天。

我一直说周姐长得像莫文蔚,周姐开始还谦虚,说自己年龄大了,后来也就坦然接受了。坐下聊了没一会儿,周姐掏出手机给我看她女儿的照片,小姑娘长得很漂亮,才大学毕业,在苏州已经工作。周姐说自己结婚晚,年轻的时候也不怎么服输,一个人开过服装店,也曾想过开餐厅,但是家里爸妈一直反对女娃娃抛头露面,等到家里老人思想转变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错过了一些机遇。说其实最后悔的,是小时候错过了去香港发展的机会。家里有亲戚在香港定居,小时候每逢节日的时候,亲戚会从香港赶回苏州团聚,也给她带回很多漂亮的衣服。当年内地的衣服相当单调,流行色是“绿、蓝、黑、灰”,唯独她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到学校,每次都会被老师教训一顿,批评她穿着不够朴素。等到十六岁的时候,周姐绝对是貌美如花,不光学校里追她的男生排成长队,甚至还有隔着好几个城区的男生,专门跑到学校门口接她放学。

那时香港的亲戚跟周姐爸妈商量,想要带她到香港发展。当年叶倩文正火得一塌糊涂。在香港,是个美女有点才艺就能出头,周姐当年又比叶倩文漂亮得何止百倍,那水灵劲儿,就别提了。可是家人不舍得把她放出去,周姐也没辙,一直拖了好久才结婚生娃,没了当年的冲劲儿,日子只求悠闲安心。

周姐讲的时候,姚哥时不时插插话,作为见过周姐当年风姿的男士,发表下感想,直说自己当年上学的时候,总会给同学炫耀下自己有俩漂亮的姐姐,另一位就是陶哥的媳妇。


老六先是从门外探头探脑地往里看,看我在店里,便走了进来,说,小北啊,你嫂子让你去常州,她搞了一麻袋螃蟹,要你跟我回家吃螃蟹去。

我听着一愣,问,哪儿来的一麻袋螃蟹啊?老六挠挠头,说,就是我们亲戚嘛,你嫂子在乡下有些亲戚,都是养鱼养螃蟹的。

我开始激动,一麻袋螃蟹,简直是受宠若惊。试着跟老六商量,要不你给嫂子去个电话,说明天帮我把小船搞到镇子里来,然后咱俩再去你家成不?老六说也成,然后就又出门,给他媳妇汇报工作去了。

问周姐跟姚哥要不要一起去常州转一圈,俩人不好意思,但是对螃蟹也是很向往,拜托我回来锦溪的时候,一麻袋吃剩的,尽量都带回锦溪来。

我记起上次跟老黄在他渔场喝酒的时候,问过老黄有没养螃蟹,老黄当时说他的渔场水太深,不适合养大闸蟹,隔壁不远处就是一家养螃蟹的,人家平均水深要在一米半左右,还得随着季节调整水深,要不螃蟹脱不了壳,养起来麻烦得很,风险也大。


夜里,拉着老六又冒雨去了趟古窑,窑口基本上已经封闭了起来,只留一个长宽各三十公分左右的小孔,用来往里面添加燃烧物。窑顶原本也有一个大洞,用来观察窑炉里面的情况,但是也已经用金砖拼了一个拱顶,大半也遮住了,只留一个很小的洞,隐约望见窑炉里面火红一片,照得眼睛生疼。窑炉里面的温度想必已经有个七八百度,如此再烧个三四天,这一窑炉的金砖,工序才算是进行一半了。


(连载已结束,喜欢的朋友可到当当、卓越、各地书店购买)

每日好书推荐微信号:duhaoshu

小每:回复1可以阅读最近的一条。

回复100可以阅读我收藏的书单。

回复200可看新书连载目录。

回复300可以看书店目录。

回复bbs进入读书社区。

每晚十点见。

进社区↓

阅读原文举报


当前位置: 传送门 ›› 十点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