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四川民工被欠薪3年,15个月没判,法院称“没有超期”

陈章采 封面新闻 2019-01-09

上百名四川农民工

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

建筑工地打工后,

被欠下数百万工资,至今已有3年。


新年伊始,

这群等待了3年的民工

向封面新闻反映,

希望能够帮他们追讨被拖欠的工资。



47岁的四川省富顺县永年镇高河村11组村民肖光平,对到来的新年没有一丝喜悦。日益临近的年关让他感到更加焦虑。


5年前,他带着三四十名当地的亲友来到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建筑工地务工。从工地返回家乡已经3年多了,但这些亲友被拖欠了多达110多万的工资款,至今没有得到。


“每年过年,我家院坝里都是一大堆人。都是来要工资的。”想到春节前的情景,肖光平一脸无奈。


肖光平眼巴巴地望着能兑现工资


每年春节讨薪亲友满院坝


A 数十名“亲友团”内蒙打工


肖光平妻子的大哥徐国良,在河北易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易兴建司)任项目负责人。


2013年春节,易兴建司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承揽到一个建筑工程,大哥让他带一些亲友乡邻过去做工,“有钱大家一起挣。”


当年6月,肖光平带着亲友乡邻三、四十号人,来到内蒙古打工。并担任泥工组负责人。2015年10月工程停工后,肖光平和亲友们陆续返回家乡。


从那以后起,每年的春节就是他最难受的日子。


四川民工在乌兰察布市修建的楼房早已有上百住户入住


B 欠下“亲友团”百万工资


肖光平说,刚开始去的时候,工资基本上能按时足额发放。尽管难以适应那里的寒冬,但大家的干劲都很足。


到了2015年,工友们的工资就开始被拖欠。“我们到底都是亲戚,大家也不好闹。”肖光平说,但另外几支隆昌、资中及重庆、云南等地的民工班组,却因为工资问题多次和项目负责人发生冲突,“甚至还打架报警。”


2015年10月停工后,肖光平和“亲友团”返回了家乡,等着被拖欠的工资到手。


C 春节讨薪亲友满院坝


肖光平回忆:2016年春节前,“到了腊月底,院坝里每天都站满了人。都是来要工资的。”


亲友们并没采取过激行为,“他们就是反复问: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钱。”越是这样,肖光平越难受。


即将到来的这个春节,该如何面对满院坝的亲友?肖光平心里没有底。


富顺县黄葛镇的一个工地上,48岁的周祥平放下手里的工具跳下脚手架,对封面新闻记者说:“我们两口子到内蒙去干了近两年,他们欠下我们20万的工资。”


周祥平是肖光平的妹夫,“都是亲戚关系,我们咋个好说?还不是只有等。”


周祥平夫妇被拖欠的工资就近20万元


D 被欠工资只好自己凑钱发


曾经担任内蒙古工地水电班组负责人的曾俊,如今在攀枝花四处寻找项目,“不找项目咋办嘛?他们还欠我90多万人工工资,我得找来发给工友们啊。”


曾俊说,当时他带过去的10多个工人来自四川隆昌、自贡,还有一些云南的。他负责的水电暖工程人工费总额170多万元,“付了80多万,还有90多万拖欠起的。”


曾俊和肖光平说,除了他们这批富顺家乡的民工,项目还欠下其他几个重庆、云南的班组估计一两百万的工资。“总计欠薪人数有一百多人,总额在三四百万。”


案子一审15个月都没判下来


负责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溪林湾项目的河北易兴建司项目负责人徐国良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断叹气:“哪个晓得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嘛?”



A,开发商欠款3000万


据徐国良介绍,2012年11月7日,河北易兴建司(乙方)和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志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志明房产)及该公司迎春溪林湾项目部(甲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易兴建司承建甲方开发的乌兰察布市溪林湾项目3#商住楼及3#商业楼工程。


徐国良称,合同签订后,易兴建司按照合同履行了自己的义务,完成了施工合同及补充协议规定的工作。2015年5月,工程因甲方原因停工。


徐国良称,按合同约定计算,甲方应该付给他们实际工程总价款为5700余万元。经多次催要,甲方支付了2300余万元。“


加上我们按甲方要求实施的施工合同以外的工程,为甲方代付的借款利息等,甲方还欠下我们工程款总计3000余万元。”


徐国良说,他们多次催要,志明房产总以资金紧张为由,拖延支付。


100多名四川民工工资资料


B,欠下300多万民工工资


徐国良承认,项目先后有100多名四川民工到工地务工。几年下来已累计欠下民工工资300多万元。


“我们确实是想尽了一切办法来保障家乡民工的工资。” 项目负责人肖顺洪、徐国良等声称,在遭遇开发商拖欠工程款后,他们分别通过借款、自家房屋抵押贷款等方式,尽力发放部分农民工工资。


C,合同官司一打就是一年多


2017年10月,河北易兴建司向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志明房产支付原告易兴建司工程款及利息等共计人民币3000余万元。


合同纠纷案在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一审就是15个月


“我们本来以为这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也很充分,很快就可以判决下来。”徐国良说,他们的计划是官司判决下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支付拖欠的工资款。直到2019年的到来,这起工程合同纠纷案在跨过两个年头后,依然没能作出判决。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刚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规定,法院一审案件审理期限不超过6个月,有特殊情况的可延长9个月,即最多不超过15个月。本案2017年10月受理,至今没有作出判决, “已经违反法律规定的审理时限!”


河北易兴建司


一进入2019年,易兴建司就分别向乌兰察布市人大、政法委和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等递交了《紧急情况汇报》,请求敦促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依法及时作出判决,确保原被告双方合法权益。


15个月没判法院称“没有超期”


新年伊始,徐国良就分别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乌兰察布市人大、市政法委和市中级法院纪检委快递寄出《紧急情况反映》


对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就易兴建司与志明房产工程合同纠纷一案超出审限的情况予以反映,请求督促法院及时作出判决,以维护双方合法权益和法律尊严。



A 快递寄出《紧急反映》


徐国良说:“尽管快递公司反馈的信息证明上述部门都签收了快件,但我们至今没有接到任何通知。”


乌兰察布市政法委拒绝了徐国良当面反映情况的请求


B 人大听取情况反映


1月8日早上8点半,冬日阳光下的乌兰察布市气温零下16度,寒风如刀割一般刮过脸颊。徐国良来到市行政中心来访接待室,请求面见市人大和政法委有关人员反映情况。



1月8日,徐国良到乌兰察布市行政中心反映情况


行政中心接待室反复拨打电话联系,乌兰察布市政法委表示徐国良所反映的问题不属政法委管辖,拒绝了徐国良当面反映情况的要求。


乌兰察布市人大信访科赵立民则当面认真听取了徐国良的反映,并记录下他的意见。赵立民表示,将尽快把情况向相关领导汇报,请徐国良等候通知。


赵立民的态度让徐国良倍感鼓舞。他再次来到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期望能够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徐国良再次到乌兰察布市中中级法院催问案件进展


C 法院表示“没有超期”


面对徐国良的催问,主审该案的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民四庭法官杨吉兰依然没有明确表示案件何时能作出判决。


1月8日上午11时20分左右,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了乌兰察布市中级法院民四庭庭长张文东。


张文东表示,易兴建司和志明房产的工程合同纠纷案确实于2017年10月立案受理,至今没有判决。原因是该案需要进行一些鉴定,“鉴定的时间是不计算审理时限的,所以我们并没有违反案件审理期限的规定。”


四川民工修建的楼房早已有上百住户入住


郭刚律师认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需要延长审理时限,法院都应当书面告知双方当事人。徐国良表示,他们没有收到过任何延长审理时限的通知。


这起关系到百名四川民工数百万工资的案件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作出判决呢?张文东建议记者联系承办法官杨吉兰。截止到发稿时为止,没有得到回复。


这起工程合同纠纷案究竟何时才能作出判决?

百名四川民工今年春节拿回被拖欠工资的愿望能否实现?

徐国良等人又如何面对亲友春节讨薪?


封面新闻将继续关注。


封面新闻记者 陈章采

编辑 邱天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