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病互联网、送命大风来:2018文创业公司倒闭“死亡真相”

张书乐 张书乐 2019-01-11

2018年12月底,吴晓波频道的巴九灵和书乐聊起了一个话题:2018年,文娱产业的创业公司,有不少倒闭的,为什么?

之后,这段对话,成为了吴晓波频道元月8日发布的《2018年创业公司“死亡”启示录》中,文娱版块的内容。

是啊,文娱产业在2018年年倒闭的公司有:内涵段子、二更食堂、全民TV直播、闲鱼懒猫手游电竞馆等。

Stop,你注意到没,这些文娱创业公司,其实都是触网的文创公司,甚至可以说是靠互联网为生,而非我们传统意义上说的那些和互联网隔着几座山的文化公司。

于是,可以开始解剖了,贫道以为:

可以盗用那句当年揶揄袁世凯的“起病六君子、送命二陈汤”,来总结这些文创公司的死因,即“起病互联网、送命大风来”。


文娱领域里,看似每个创业公司的死亡原因各不相同,有政策原因,有行业博弈,也有领域难以拓展等。

但究其实质,在于这两年泛文娱领域所谓的“风口”论太过故事化,以至于许多创业公司把目标锁定在了内容创业、知识付费,以及线下线下协同的如电子竞技领域。

然而,资本过度的聚焦和“给力”之下,本身泛娱乐的这些领域,归根到底依然是一种泛“内容创业”,即使是电竞馆这样的实体存在,也是为电竞体育项目和其可能带来盈利收益的直播赛事,创造内容的载体。

这样的泛内容创业,不能说方向不对,但整体上拓展的速度过快,而根基不牢。哪怕闲鱼懒猫手游电竞馆的背后,有“国民老公”王思聪和“电竞之王”Sky。

贫道以为,可以归结为三大“风口死亡陷阱”。

其一是“风口也是浪尖”:没有固定的路径可以参考。

无论是重资产的电竞馆,还是轻资产的纯短视频创作,其本身的盈利模式都非常模糊,主要的收益来源在于合作与广告。

然而内容创业的一个最大的局限性,或者说泛娱乐领域的局限,在于其广告营收的面,往往越垂直越小众,可合作的跨界品牌较少,辐射和覆盖人群也越年轻、付费能力与欲望也相对薄弱,使得这种盈利路径在短时间内难以达成收支平衡。

如果无法建立起有效地盈利模型,哪怕是远景模型,资本最终都会弃之不顾。

其二是“风口意味着扩张”:往往过快的膨胀之后,造成不可收拾。

文娱产业的创业风口,本质上来说是小而美,即在小规模、小体量之下,在特定的环境下,往往能够相对滋润的生存。

如手游电竞馆,就必须考量高度聚集的相关人群和对应的消费习惯,不能简单地用一城一场馆、一校一门店的方式进行复制和孵化。

结果,快速的在风口上,被资本驱动,进行一二线城市的覆盖与市场争夺下,不但“流量”无法专注聚拢,且在快速竞争下,本来就比较稀薄的蓝海快速变成红海,也使得这种扩张,最终变成了一种成本负担,而把创业企业压垮。

其三是“风口意味着分散”:本身小而美的内容创业,以专精获得用户与收益,以主题分散而失去用户黏性。

在风口上的文娱创业企业,也常常出现除体量扩张外的内容扩张,即快速的希望从一个垂直小类中,扩展到覆盖这一小类粉丝所喜好的相关文创领域之中,以期形成所谓的产业链或衍生链。

这样的扩张,形成了另一种专注力或管理能力的分散,尤其对于本身此类能力相对薄弱的创业公司来说,极为容易成为致命伤。更容易造成本来黏性就不强的用户们,快速的散失。

尤其是在文娱领域,格外讲求积淀和修炼内功,而非一些互联网创业领域可以快速复制和孵化的。

就其所以,外因上,有被其他同行的这种扩张和分散(可称之为扩散),所裹挟的因素;也有内因上极度渴望实现链条延伸而实现盈利的渴求。

但本质上文创公司很难完成这种路径上的成功,尽管有故宫博物院这样的网红先例,但不可忽视的是,故宫的成功,在于其数百年的文化积淀。

而初创的文娱公司,其积淀太薄,想要毕全功于一役,则势必陷入两线作战、两头(自身领域和衍生领域)两头薄弱的窘境,战线拉长的结果,往往意味着死亡。

何况故宫出个口红,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些看见风口来了的文创公司,却在“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互联网变电网,倒闭也就不足为奇了。

张书乐 ID:zsl13973399819

资深互联网产业观察者,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


张书乐出版图书(部分)

实战网络营销(第一、二版)

榜样魔兽|推手凶猛|价值百万的网络营销

越界:互联网时代必先搞懂的大败局微博运营完全自学手册

探路:互联网+时代行业转型革命 |凌博微步


张书乐自媒体矩阵(部分)

头条号|百家号|搜狐号|网易号

新浪微博|界面JMedia|雪球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