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好人”郑成月:我随时都可能死,只想安稳把这几年过了

沈轶 华西都市报 2019-01-11


郑成月得了重病!


相比“聂树斌冤案”首个发现者和推动者的关注度,这个消息引发的舆论漩涡,要大很多!


一时间,各路声音接踵而至,特别是质疑声,让这位58岁(身份证年龄)的警察很恼火。


即使在北京市垂杨柳医院的病床上,尽管前一天刚刚做完透析,郑成月依然愤慨不已:“我当时就想,我现在就死,等我死了,就把骨灰撒到他们的门口!”


愤怒之后,郑成月又恢复平静:“我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其实,我就想安安稳稳的把这几年给过完……”




2005年,郑成月任邯郸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办案中,他发现疑似“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一案两凶”!经媒体报道后,震惊全国。


此后十余年,郑成月致力推动聂树斌案复查。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聂树斌无罪。


时间飞逝,作为聂树斌案的发现者和推动者,郑成月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生活往往不会如此简单!


2018年11月,郑成月“省钱治病”的消息引爆网络。



据媒体披露,2016年后,郑成月的糖尿病和肾病持续恶化。为了省钱,他坚持不住院,且一直选择服用价格低廉的中药。


“当时经常昏过去,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老伴一直哭。”2018年9月,在河北邯郸市广平县医院检查后,家人才得知,郑成月不仅血糖和肾有问题,腹腔积液已有8.8立方厘米。


诊断书显示,郑成月患有肾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压三级极高危组、腹腔积液、低蛋白血症、贫血、电解质紊乱、脑梗死、乙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




好人郑成月病重缺钱治的消息传得很快,好心捐款纷至沓来,郑成月也被送到北京治疗,但郑成月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心知肚明。


据UC+封面新闻独家栏目炯炯视频消息:从11月13日开始,郑成月每天接受一次透析治疗,虽然有所好转,但透析依然不断。同时,其他病也需要长期使用药物控制,“医生对于我的病不怎么说,但我自己知道,离开医院,我随时都可能死。”


对于生死,郑成月看得很淡,“我以前当兵时候,是做特殊工作的,本来就是玩命。后来当警察也是搞刑侦,对于死,早就不怕了。



因为聂树斌案、王书金案,郑成月是媒体记者追逐对象。而对于郑成月本人,评价均却是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嚣张跋扈,有人则认可他的“好人”身份。


前一段时间,因为网络募捐,把郑成月正负交织形象推上顶峰。


有媒体质疑郑成月看病筹款动机 ,还扯出10多年前他所办的“田兰案”属于冤假错案。



“他们这属于乱报道!从来没有来向我核实就乱写。”郑成月很愤怒。


郑成月说,所谓“田兰案”,自己才是被诬告的那一个。当初,田兰和她的情人一起办假驾照,郑成月带人去田兰情人处抓人。当时田兰正好在,并查出两人一起在办。于是就都给抓了判了。


“等她出来,就到处诬告我,说我受贿,问她拿钱,最后查出来她是诬告,本来要抓她,结果发现她当时已经得了癌症,根本就没有追究她。怎么就成了我害死她了?我能让她得癌症?”




郑成月病重后,经其许可,有网络平台为其网络筹款。这更是将郑成月推至风口浪尖。


郑成月说,钱是不是治病,医院所有人都清楚,“有些媒体听风就是雨,别人乱说,他就乱写,难道他们就不能来找我核实?”



回想起那段时间,郑成月很激动,“当时我就说,我不吃饭了,我绝食,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吃不吃其实没多大区别。”并真的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我和我家人说,等我死了,就把我骨灰撒到那些人的门口。”



这一次的过度曝光,让郑成月的担心不再是空穴来风。


“他们把我所有资料全部挂网上,我当兵,当警察那么多年,我亲手杀掉的人,就有30多个,因为我的原因丢脑袋的人更多。”郑成月说,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现在他们把他家人的信息全挂在网上。“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要我们家灭门?”



相比身体的病痛,郑成月的心更痛。他说:“我其实就想安安稳稳的把这几年给过完了,但有人就是不想要我消停……”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编辑 邱天

往期回顾

成都6岁男孩崩溃大哭,报警称有人欺负他!真相惊人!

朋友圈代购全变成灵魂画手?还会8国语言,笑疯

全网揪心!母亲疯狂掌掴婴儿发朋友圈,竟是为了

张扣扣被判死刑!去年除夕连杀三人“为母报仇”


长按二维码

关注西妹儿


分享给更多的人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