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 又是一年腊八节——追忆奶奶

开心音乐 太原道 2019-01-11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二十七年 ,弹指一挥间。

上世纪公元一九九一年的农历腊月初八,时钟定格在了晚上九点。此时此刻,奶奶怀着对亲人的恋恋不舍,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八十一岁!

纵观奶奶的一生,是辛劳、坎坷的一生……尝受了人间的酸甜苦辣与喜怒哀乐!


 

奶奶是个苦命的人

 

奶奶于上世纪的1911年出生在五台县的一个小村庄。解放前的中国是民不聊生灾难深重的旧中国,无疑奶奶的童年也是在饥寒交迫、水深火热之中度过的。奶奶尚未成年便嫁给了年长她十多岁的爷爷,婚后先后育有两双儿女。爷爷精明能干,头脑灵活。不仅能说会道,而且装箩订碗的手艺精湛,常年出门在外走西口,是地道的走西口人。“走西口的眼泪,流不尽祖辈的柔情,口外的哥哥牵挂着故乡的亲亲”……每每听到陕北民歌《西口情》那悲伤、酣畅、淋漓的歌声,我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酸楚!……爷爷与奶奶过着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光景到也比较殷实富裕。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爷爷年富力强之际,生命嘎然而止。因伤寒病死于千里之外的口外(今内蒙地区)。

爷爷的突然去世,年仅三十二岁的奶奶瞬间感觉天塌地陷,孤独无助,叫天天不答,喊地地不应。直至流干了眼泪,哭“瞎”了双眼。摆在没有缚鸡之力、弱不禁风的奶奶面前是:年迈的公婆,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其中我的父亲嗷嗷待哺)当时是封建思想特别严重的旧中国,男人遭遇不幸,女人改嫁是唯一的选择,也是唯一的出路!然而奶奶并没有改嫁,毅然决然的挑起了赡养公婆、抚养子女的生活重担。千斤重担全部压在了她一个人肩上。弱小的身躯过早的承载着终年繁重的体力劳动,埋下了日后咳嗽气喘的病根。奶奶一生艰辛、清苦,家中失去了顶天立地的丈夫,尚不能替她分担的年幼儿子。那是“一把心酸泪,无处话凄凉”的殇情!

就在爷爷去世当年的冬天,奶奶权衡利弊再三, 最终果断的卖掉几亩赖以生存的良田,权当路费,动用爷爷的几个侄子远赴口外,硬是把爷爷的尸骨找到。最终使“爷爷”魂归故里,没有沦为异乡之鬼!这难道不是奶奶的一大功劳吗?奶奶虽然是生在旧社会的小脚女人,没有文化。但是有着生活在那个年代截然不同的超前意识。一九四七年的春节一过,伯伯还未满十五岁,奶奶生怕失去父亲的伯伯无人管教,成不了所谓的有用之人。她选择了投靠村亲:与同村人结伴,徒步把伯伯送到村亲在太原的老字号店铺里一边打零工一边学文化。这异常的举动是奶奶“狠心”吗?其实不然,是希望伯伯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之人!望子成龙,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日后也证明奶奶的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奶奶把伯伯留在举目无亲的太原,当时正值解放太原期间,整个龙城危机四伏,动荡不安。稍有不慎,就难逃厄运。曾经有二年的时间奶奶与伯伯之间就杳无音信。真不敢想像奶奶是怎么熬过的那度日如年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


 

苦尽甘来

 

随着太原的解放,伯伯参加了工作。经伯伯的勤奋与努力,人生轨迹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最终谋了个一官半职。成为家族里第一个吃皇粮的。奶奶的长孙(伯伯的儿子)八十年代初就获取了硕士学位,很早就是省电力系统的教授级高工。长孙媳是大学教授。就是一无是处的我,在伯伯的关照下,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足以让孤苦伶仃的奶奶引以为豪,英年早逝的爷爷九泉含笑!

奶奶一生刚强,具有五台人特有的倔犟。不知道是她年轻时的不幸遭遇,造就了她性格的变异,还是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

倘若谁要惹恼了她,她非骂你个不亦乐乎,大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之势。奶奶生前也常说:自己没功劳也有苦劳。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四个子女抚养成人,确实不易!奶奶以功自居也毫不为过!当然奶奶只不过是心直口快,心地绝对善良。她乐善好施,一辈子最爱接记穷人。我记忆最深的是:每年中秋临近,我代奶奶跑腿,一架葡萄的差不多一半就能给了村里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这是我亲身经历亲眼所见,没有半点夸张。所以奶奶在村里有一定的口碑。接记我们父子更是日操夜劳。父亲上下班每天都要趟过一条河,那个年代河面宽,水流急,危险无处不在。父亲经常该回到家时候不见人影,奶奶急的真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她站在街上朝父亲回来的方向望眼欲穿,无论多晚一直等到父亲平安归来。自小失去父爱的父亲有如此伟大的母爱,应该是欣慰的!

奶奶的晚年是比较幸福的,大约一九八三、四年左右,村里大多数人还是吃窝窝头的时候,奶奶就吃上馒头了。这当然是来源于伯伯的孝敬。到后来我挣上钱,也常给奶奶买好吃的。我小时候伯伯给奶奶带回来的好吃的,都离不开我的分享。有的甚至她都舍不得吃,留的等我享用。往往是我大口的吃,奶奶默默的看,我吃在嘴里,她喜在心上。每每奶奶看的我吃完,她脸上洋溢的那个喜悦表情至今历历在目,永远难忘!



奶奶出殡那天已临近春节,村里的男女老少能出来的几乎都出来为奶奶饯行,为这个历尽沧桑、平凡而伟大的老人送上最后一程。

奶奶虽然离开我们已经27年了,但是只要一想起来,还是双眼湿润。长这么大,奶奶是除父母之外最疼爱我的人;是为这个大家付出最多的人,一辈子受苦受累、勤劳俭朴的人,一个给后辈留下太多回忆的人!

奶奶留给后辈的不是悲伤,而是无尽的思念……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推荐内容:

家事 | 叔叔的老院

家事 | 刘海源:阿姥

家事 | 崔志华:忆姥姥养蚕

家事 | 回忆父亲,我总是泪流满面

家事 | 三舅家门前的核桃树

家事 | 小舅一生的流水帐

家事 | 小乔:二姐

家事 | 忆父亲为我堂兄弟分家

家事 | 丰收:我家三代人的决战

家事 | 父亲的粮油泪

家事 | 父亲的牡丹相机

家事 | 超能老爸

家事 | 父亲是民国教书匠,母亲是新中国能人

家事 | 马老太太家迁坟的事

家事 | 我的爷爷是支书

家事 | 姥姥家曾经的小院

家事 | 大姨的面食,舌尖上的乡愁

家事 | 三舅家门前的核桃树

家事 | 坎坷一生的外公

家事 | 我的学霸老妈

家事 | 敬爱的父亲,你的命真好!

家事 | 精明的祖父——父亲九十大寿献礼

家事 | 我家院里的百年葫芦枣

家事 | 戏迷父亲

父亲的执着

远去的父亲

姥爷的葬礼

爱回姥姥家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家事 | 蕴含着母爱的烤馍片

家事 | 雁平:怀念我的姥姥

家事 | 姥爷在抗战中的三次历险

家事 | 老父今年九十九

家事 | 婆婆又来过冬了,身后却不再有公公相随

家事 | 我的母亲是寿阳人

家事 | 老鲁同志

家事 | “银包铜”和“银裹金”

家事 | 家有老母

家事 | 乡村的美好记忆

家事 | 老家旧事

家事 | 舅厦

家事 | 我家的开学饭

家事 | 妈妈买给我的欧米伽手表

家事 | 父亲的“笑话”

家事 | 十一次搬家的记忆

家事 | 老妈请假看奥运

家事 | 母亲的坚毅

家事 | 父亲的两张任命书

家事 | 当过八路军的“父亲”

家事 | 六十年前父母的“新潮”婚纱照

家事 | 家住太原五拐巷

家事 | 那一麻袋小麦,四十多年不曾忘却

家事 | 回忆二姐和那些逝去的时光

家事 | 父母亲的一天:任时光倒流65年

家事 | 父亲的暴躁和慈爱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