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记忆:拉煤

太原道 2019-01-14

改革开放四十年,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一些美好的事情,是值得我们留恋记录的,永远也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比如说拉煤。

前几年,太原市农村实施煤改气,铺设天然气管道,每家每户安装了壁挂炉,做饭、供暖用上了天然气,告别了传统的拉煤、插泥、倒灰渣,使用锅炉的历史,既干净卫生、又方便快捷,污染小、效果好,村民高兴的说,现在的条件就是好,生活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看着村民绽放的笑脸,不由得想起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产队给农民拉煤的情景。

那时候经济匮乏的农民,仍然为生活温饱问题而拼搏。一年到头在生产队的劳作,只能得到勉强维持生活的口粮,诸如住房、燃料、衣物、家具、生产工具,生活用品、日常消费等都是处于最低水平。为了解决一日三餐基本的的燃料问题,人们时时刻刻都在为其奔波。生产队的庄稼秸杆要留一部分给牲口做草料,社员们分到的柴草寥寥无几。这样,生产队就想办法,通过报名加指定的方式往太原市南郊区(晋源区)新窑上派几个社员去挖煤,与煤窑签订协议,这样生产队才能派马车去拉煤,第二年生产队与煤窑统一结算。赶车的一般都是村里的好后生,身强力壮,有些耿直、倔犟,他们挣的工分往往是生产队最高的一天15分、就连跟车的也有12分呢。

秋收过后的一段时间,生产队就开始安排给每家每户拉煤。头一天晚上十来点,饲养员就给牲口喂饲料,平常只喂一些玉米、高粱秸秆,这时候就不一样了,按照队长的吩咐在草料里搅拌一些黑豆、玉米之类的营养品,牲口吃了,耐饥且有劲。12点左右,赶车的、跟车的准备好一切,套好马车,“啪啪”两声鞭响,三匹骡马立刻抖擞精神,驶出了饲养院,穿过大街小巷,叮叮当当出发了。马车出了村往西,经过用木头、树枝、庄稼秆搭建的临时汾河桥或者洋灰桥,一路途经庞家寨、木场头、东 关、古城营等村,上午大约9点到达西山开化沟寺底村上面的新窑煤矿。

新窑煤矿地处吕梁山东部的山脉,煤场在两个山头之间,出入煤场只有一条蜿蜒的山道。煤场拉煤的办法是分批放行,先把所有的空车放进去,装好煤后再放出来。到煤场后,只见煤场内的马车密密麻麻挤满了山沟,目睹眼前的情景,赶车的都暗自琢磨,怎样才能尽早装煤。在等待的闲暇,赶车的拿出料笸箩,支起马车前面的三脚架,松开套让马、骡子一边休息一边吃饲料。煤场的负责人权利很大,说话咋咋唬唬的,横着走路,嘴里叼着烟,耳朵上还别着几根,认识的,关系好的一般先装,来的早的顺其自然耐心等候。如果有的路上耽误了时间,来的晚了,就要想办法厚着脸皮挤过去,给人家递上烟,陪上笑脸、说几句好话,让人家先安排或者插个队。等人家同意了,晚上没睡觉的困意一扫而光,脱下皮袄,甩开膀子,手心上唾几口唾沫,两手搓一搓,拿起铁锹与跟车的装煤,很快装满了煤。到地磅站过磅,同样是拥挤不堪,几辆马车同时挤在地磅前,管理人员指定谁过磅,谁的马车才能上地磅。办理完了相关手续赶车的高兴地一甩鞭子,出了煤场。

因为下山,赶车的小心翼翼拽住骡子缰绳,被动的跟着煤车跑,旁边就是山沟,稍有疏忽就有掉入山沟的危险,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赶车的使劲拉前刹车、跟车的拉磨杆,发出了“吱吱吱”的声音,回荡在山间。经过土地爷坡、黑脸坡,小心翼翼的往下走,翻过山梁,越过小沟,上坡下坡,左拐右转,下了山,一直到了平川,才松了口气,踏上了回家的归程。一路上,迎着秋风,行进在蜿蜒不平的路上。由于装煤顺利,心情格外的兴奋和舒畅,完全忘记了一天的疲劳,有时候还要扯开嗓子吼一段:“太阳落山六点半,小妹妹丢了花手绢......



大约中午以后,到达了小店镇。这个时候,确实感觉有些困乏了,肚子也饿了。条件稍微好些的,在十字路口看见国营饭店,狠狠心跺跺脚扑进去,买几个馍馍,或者要一碗白皮面,就上白开水,狼吞虎咽吞,大约休息半个钟头,就又起程了。条件不太好或者家里老婆盯的紧的,身上没有一毛钱,只能是咽咽唾沫啃个窝窝头,支撑着继续前进,下午三四点回到了村,进了村口,故意把鞭子甩的叭叭响,似乎在告诉人们回来了。到了卸煤的人家门口停下来,只见骡子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这一天对于农民来说,可是个大事,家庭主妇一般早早就准备好粉条、白菜、割下豆腐、和好白面,招待赶车的、跟车的。我小时候只要听说给我家拉煤,放学后便不去玩耍,立刻回家帮助哥哥姐姐劳动,不是拿扫帚,就是拿铁锹,哥哥忙活着担篓筐,我帮助往里面装煤。煤倒在院子角落的煤仓子,去年的已所剩无几,拉下新的煤又堆满了场子,黑黝黝、亮闪闪的,心里面特别高兴。

屋子里生着暖烘烘的炉子,温暖光明,煤油灯一闪一闪的,映照着母亲擀面条忙碌的身影。等拉煤的吃饱了,用手抺抺嘴,打着饱嗝,拿头上半新不旧黑乎乎的毛巾擦擦脸上的汗,走出了街门。母亲便把剩余下的面条分别捞给我和哥哥小半腕,我便迫不及待地端起腕,既想几口就吃下去,又想慢慢的咀嚼,计划经济时代豆腐、粉条、面条可是一年也吃不了几次,因此感觉特别香甜,现在想起来令人难忘。

拉煤的情景,记忆的不多,更多的是听农村年纪大的人讲的,但是吃白面条,是亲身经历印象深刻,多少年了永远抹不去!


直接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作者其它作品:

乡村记忆:白萝卜丸子汤

乡村记忆:看电影

乡村记忆:王吴猪胰子

乡村记忆:纸烟盒盒摔元宝

乡村记忆:洋灰箱子

乡村记忆:盲人宣传队

乡村记忆:喇叭

乡村记忆:街门

乡村记忆:爆米花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