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温岭中学

郝守华 太原道 2019-01-17

 

时光匆匆,留不住年龄,却可以留下知识;岁月茫茫,留不住青春,却可以驻足奋斗;相信凡是经过努力的,必定留下辉煌;凡是经历的,都难以忘记。初中是我们人生旅途中的一段重要而关键的路程。我们也从懵懂的少年步入青年的行列。

六九年九月份,我去温岭初中读书。我上初中,母亲好像我考上了大学,为我缝制了全新的棉被和新衣服,购置了生活用品,千叮咛万嘱咐,饮食起居,头疼脑热,深怕出半点差错。开学那天,父亲为我背上行李,母亲把我送出村头,我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母亲,直到走了很远,母亲还站在原地,远远地望着我们,翻过一座山头,看不见了小山村,看不见了母亲,我才随着父亲,迈开大步走向温岭初中。

温岭七年制中学坐落在温岭和窑子上两村之间,前后共有两排窑洞,前面是教室、办公室、伙房,后面是教员室、学生寝室。学校有1—5年级复式班、两个初中班。校长李满收,副校长郝守权。我和张亮、张杰、陈福春在一连二排(初中二班),班主任张锦富老师代语文,葛占奎老师代数学和体育,郝守权老师代工业基础知识,段茂福老师代农业基础知识和音乐。张亮被选为班长,我当学习委员。

温岭初中是社办初中,经费缺乏,过冬取暖主要靠师生自己打柴。

吃罢早饭,全体同学排着整齐的队伍,迎着初升的太阳,一路唱着“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领导革命队伍,披荆斩棘奔向前方;向前进!向前进!革命气势不可阻挡。”向荣庄子村猴儿山出发。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登临猴儿山,景色尽收眼底。深秋的晋北是一副五彩斑斓的画卷。“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蓝蓝的天空,白色的云朵,远方的恒山山脉横贯南北,雄踞雁北大地。那银白色的桑干河弯弯曲曲犹如一条飘带,在阳光的照耀下煜煜生辉。同蒲铁路的火车满载黑色的煤南来北往,不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汽笛声,奔向祖国大地的各条战线。和同蒲铁路平行的大运公路绿树成荫,犹如一道绿色的长城,各种汽车穿行在绿色长廊之中。远方的朔州烟雾缭绕,朦朦胧胧,几座高大的烟囱是神头发电厂,向中南海毛主席住的地方和北京市输送光明。那一望无际的朔州盆地秋收后田野里一片空旷,一群群白羊点缀在美丽的乡村大地上。马头山麓,猴儿山下,“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雄伟壮丽的明长城,气势磅礴,蜿蜒曲折,雄踞在群山之巅。“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们站在高高地长城上,遥望远方,观如画的风景,感叹“江山如此多娇”不仅放声歌唱。“登上雁门关,回头四下看。那桑干河流……”

同学们手拿镰刀,不一会儿就每人砍了一捆叫“胡榛子”的灌木。晴空万里,烈日当空,一行行大雁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南飞去。我们各班也吹响了集合的哨子,同学们怀着喜悦的心情走在回校的路上。回到学校大家汗流浃背,饥肠辘辘,吃罢午饭,下午上课。

经过一个星期的辛勤劳动,师生们备足了冬天的取暖柴,转入正常的上课。

在温岭中学读书,第一件事是想家。我从小在两位母亲的怀抱中长大,从未离开两位母亲,开学后第一个星期我们宿舍的全体同学熄灯后集体哭泣,班主任张老师每晚在窗户外听,生怕同学们半夜跑了。每到星期五晚上,同学们就把回家的行李米面袋子、绳子等收拾好了,星期六中午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就像脱缰的野马奔向各自回家的路上。我每次回到家中,母亲早已站在大门外,望眼欲穿地等着我回来,火盖上的莜面饺子,已翻了一次又一次,最后不能翻了又用脸盆扣住生怕凉了。我进门后连鞋也顾不上脱就上炕了,一口气吃二十多个莜面饺子,直到一火盖莜面饺子一个也没有了,我才放下碗筷。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同学们的情绪才开始稳定。 

在温岭中学读书,第二件事是饿肚子。早饭莜面硬旦、小米稀饭,午饭莜面饸饹,晚饭小米稀饭。早、午饭尚可,晚饭一碗稀饭,没有到下自习就已经饥肠辘辘,饥饿难忍。当下课铃响起同学们向箭一样飞快地跑回校舍,狼吞虎咽地吃着各自的干粮。母亲给我带的是炒面,父亲给我的是粮票和钱,每当我吃完炒面后,就到供销社买个山尖子。其他家境不好的同学就只好自己在土灶上烧土豆。有时,土豆吃完了,饿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同学们就让我到公社豆腐坊要豆腐渣吃。豆腐坊由公社原党委秘书宫庆恒叔叔负责,他在文革中被斗倒了,下放到豆腐坊劳动改造。我每次去要豆腐渣,宫叔叔就说:“孩子,什么时候饿了就来吃”。我说:“还得给同学们拿上点,”宫叔叔说:“可以,可以,你自己拿”。有时候当天的豆腐没有卖完,宫叔叔还给我一块豆腐吃。我吃完后给同学们满满的拿一碗豆腐渣。回校后我把豆腐渣给同学们分开,再和炒面拌在一起,酥软香甜,美味可口。豆腐渣是我读初中时的最好干粮,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流口水。我和父亲说了此事,父亲严肃地说:“你千万要注意,让红卫兵看见你宫叔叔又要遭罪了。”

曾记得那年过“腊八节”,母亲像往年那样安排我,到温岭供销社买上半斤红枣,早早回来过“腊八”,我到校后提前买了红枣,初七下午下课后到张老师家中请假,张老师说:“不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到我家吃红粥。”我一听张老师不准假,两眼充满了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老师看我哭了急忙说:“那你和张杰同学一起回去吧,但不能误了上课”。我一听张老师准假了,高兴地叫上张杰就往家中赶。温岭离我们村十里山路,神池的腊月,数九寒天,滴水成冰。我们两踏着厚厚的积雪,迎着刺骨的寒风,手拉手艰难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翻过山头已经能看到我们村了,整个村庄笼罩在暮色中,炊烟袅袅,灯光点点。我们两的心情一下激动起来,一口气跑下山,分手时张杰问我明天几点走,我说:“不能误了上课,六点钟准时走”。第二天清晨,我和张杰早早吃了红粥,七点半就到校了。

开学后,学校进行摸底考试,成绩一公布我傻眼了,语文、数学都是第三名。这次打击对我太大了,我在我们村小学从来都是第一名,我思想负担很重,几天也抬不起头来。张老师是我表亲,看出我的心里有压力,把我请到他家吃了一顿饭,临走送我一本散文书,并说:“好好学习,努力用功。”从此,我仔细阅读了张老师送我的散文书,也找到了我的不足之处,主要问题是“文革写法”,每遇到问题《毛主席语录》找答案。比如,写遇到困难就想起毛主席的教导:“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记叙文对时间、地点、人物、环境、解决问题的过程、办法、结果等都没有细致、深刻的刻画描写,一条毛主席语录就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说明文语言贫乏,论点论据不明确,多是批判式口号。找到问题的结症所在,我又买了一本《新华字典》和《汉语成语小词典》,每天背成语,在张老师的精心辅导下,我的作文进步很快,在期末考试中终于拿回语文第一名的成绩。数学就没有语文那么容易了,由于我从三年级开始就没有课本了,老师讲课我们听,讲完后老师在黑板上布置作业。在四、五年级时小数和分数我就拉下了,每遇到小数和分数,我就找不到平衡关系列不出方程了。期末考试数学我还是第三名没有进步。

1967年在全国一片“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加强战备,准备打仗。”的备战声中,举世瞩目的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岢岚导弹基地)开工了。同时宁岢线铁路也开始动工,铁路经过温岭乡七个自然村,沿途的孩子们都捡废铁卖到收购站。七九年冬,我上初中时铁路已近尾声,下午下课后,邻村的同学就到铁路沿线施工场地捡废铁,大家戏说“发洋财”。我随同学们去过几次,给堂叔捡了废铁丝、废铁钉,给自己捡了一个炸药箱,做了一个“溜冰车”。有一天,有人说:“今天铁路开通了,火车要从宁武开到神池”,同学们听到后兴奋极了,我虽然在阳方口见过几次火车,但没有坐过,有的同学连火车也没有见过。下午下课后,我们班大多数男同学一起沿铁路线迎火车,大家说说笑笑,心情激动。我给大家讲故事,“有一个村民儿子带他去省城,到了火车站,当火车进站汽笛长鸣时,父亲赶快把儿子按倒在地上,爬在儿子身上,儿子问:怎么了?父亲说:小日本鬼子的红头飞机来了。不一会儿火车进站了,长长的列车看不到尾,儿子带父亲上车时,父亲说:这火车爬下还这么高,站起来不知有多高呢?”

我们从小狗儿涧村上铁路,沿铁路线往南走,经过斗沟村过了陈家沟隧道,在车站边休息边等火车。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整个天际,一朵朵火烧云千变万化犹如画展。夜幕开始降临,绵延起伏的山峦笼罩在暮色苍茫之中,气温开始下降了,呼呼的西北风越来越大。同学们冷得站不住了,有的在原地跳跃,有的两耳贴在铁轨上听火车的声音。

天完全黑了。远处的村庄星光点点,亮起了灯光。车站上灯火通明,犹如白昼。同学们站在凌厉的寒风中,饥肠辘辘,簌簌发抖。有的同学提议“回吧!今晚火车不来了”。在回校的路上,同学们个个垂头丧气,心有不甘,误了一个晚自习,没有看到火车,明天还要受批评。穿过陈家沟隧道,忽然有位同学高声叫道“这个螺栓正好捣盐”,同学们围上去一看,是道轨与道轨之间的夹板螺栓,于是,大家都从道轨上拧螺栓,我给母亲和奶妈家各拧了一个螺栓。拧上螺栓后,同学们兴高采烈地走在回校的路上,觉得今晚总算没白来。

回到学校刚进校门,就听到学校紧急集合的钟声,同学们放下东西,赶快到操场集合。到了操场只见李校长和全体老师陪同两位铁路公安警察,神情严肃地站在那里,我马上意识到出事了,班主任张老师点完名后,李校长严肃地说:“同学们:今晚火车试通行,车到陈家沟车站,由于同学们把轨与轨之间的螺栓拧去了,火车不能前进,现在请同学们把螺栓全部交到办公室。”李校长讲完话,同学们的头皮发麻了,没想到无意中的一件事,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假如火车出轨翻了,可闯下大祸了。大家迅速把螺栓交出来,由两位铁路工人装到袋子里,李校长和全体老师送走警察和铁路工人一行。

原来,我们刚走,火车就来了。车到陈家沟站检修,巡道工人汇报,夹板螺栓让同学们给拧去了。车站马上汇报宁武站公安所,等我们回校后,铁路警察早已到了学校,向李校长汇报了情况。第二天,学校专门召开了维护铁路交通安全,严厉打击盗窃、破坏铁路设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大会,严令今后任何学生都不得到铁路施工现场捡废铁。从此,我们再没有到铁路捡废铁去。

七零年开学后,葛老师生病了,我们村高登云老师接替葛老师代数学。高老师和我一个村,神中毕业。从小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毕业后一直当民办教师,在温岭小学教书。我过去列方程解应用题主要难点在分数,特别是象“路程除以时间等于速度”等距离题,始终找不到平衡关系。高老师发现存在问题后,举一反三,细致入微地给我讲解。在高老师的精心辅导下,期末数学考试成绩我和贾明同学取得100分的优异成绩。

七零年后季开学,我升初中二年级。学校老师做了调整,张錦富老师去了我们村教书,高登云老师去了丁庄窝村教书,张越老师给我们当班主任代语文课,段茂福老师代数学课。张老师和段老师两人天性和善,不善言辞。我们班纪律松弛,成绩下降。

这个学期,我开始迷上了看小说,读了很多小说,四大名著《红楼梦》、《西游记》、《水浒》、《三国演义》,苏联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的故事》,国内的《红岩》、《苦菜花》、《迎春花》、《晋阳秋》、《满山红》、《红旗谱》、《播火记》、《红日》、《烈火金刚》、《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青春之歌》、《吕梁英雄传》、《三里湾》、《李有才板话》、《小二黑结婚》、《林海雪原》、《艳阳天》、《金光大道》、《草原烽火》、《烟火春风斗古城》等等。因为爱看小说,结识了几位书友,温岭村的丁俊义、乔文明、山后村的邢果培,大家每借来一本小说互相轮着看。有一次,星期六晚上学校轮我值班,我向丁俊义借了一本《武松》,他说明天早上归还,我说没有问题。晚上,我在昏暗的小煤油灯下看了一晚上,两个鼻孔成了黑油油的烟筒。第二天早晨,我如约归还了丁俊义同学书后,回了老家南庄子村。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红岩》是我最喜欢的书之一。邓颖超说:“同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青年,有谁没有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红岩》等书中汲取过力量的源泉,找到过人生的路标。”温家宝总理说:“奥斯特洛夫斯基和他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教育了中国几代人。”特别是他那段关于“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的名句早已成了千百万青年人的座右铭和树立自己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坐标。

学校文艺宣传队排演样板戏《红灯记》,邬国珠老师任总导演,乔文明扮演李玉和、丁秀莲扮演李母、赵金华扮演李铁梅、麻海全扮演鸠山、尹文扮演王连举、高财贞扮演游击队员磨刀人、邢广培、袁永等同学扮演群众演员和乐队。我参加乐队学习打锣。

在邬老师的精心指导下,同学们刻苦排练,并且几次去神池剧团观摩学习,在过新年期间排出《红灯记》1——6场,元旦晚会,我们为全校师生和公社机关干部、职工、家属演出,受到了公社领导和观众的好评。以后又为温岭村、窑子上村、全公社劳模大会等演出,都受到了观众的好评。

 

七一年开学后,学校领导和老师作了重大调整,李满收校长去了东湖联校,高阔校长来了温岭联校,张越老师去了杨家坡学校任校长,从城关调来李世凡和王宜民老师,两位老师德高望重,教学经验丰富。李老师给我们当班主任代语文课,王老师代数学课。开学后首先进行摸底考试,成绩公布后,我语文、数学都是全班第一名,我被树为我们班的学习标兵,期末被评为“三好学生”。

二年的初中本来应该毕业了,但是教育部把秋季招生改为春季招生,因此,我们继续上初中。开学后,我和两位老师住到教员室,我负责打水、扫地、烧火。下午放学后,我帮两位老师批改作业。在两位老师的精心辅导下,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我对代数的列方程反应迟钝,但对几何反应灵敏,因此,七年级数学考试我每次都是满分。我的作文李老师在每个星期六的作文课上当作范文给同学们讲评。开学后,我写了《难忘的暑假》,李老师对王老师说,郝守华的作文我快批改不来了。学校出墙报都是由我负责,公社召开批林批孔大会,我代表学校发言。毕业以后,在神池高中,我写了一首《歌唱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被学校选为庆“七.一”墙报,张贴在县革委会大门对面的墙上,并刊登在校办刊物《东风之花》上。过新年,我写了一首《放眼望北京》,代表我们班参加学校举办的“新年歌咏、诗词比赛”,由高雅俊同学朗诵,获得了一等奖,并刊登在《东风之花》上。当《东风之花》邮递到温岭学校后,李老师看了我写的诗高兴异常,把我的诗当作范文给同学们讲评,并鼓励我的兄弟们和同学们向我学习。我上高中后,有一次星期天没回家和同学们逛街,当走到二道街李老师家门口,正好碰到李老师,李老师问我学习情况,我说:“语文还可以,数学不行。”李老师听了勃然大怒,大声训我:“你知道不行还逛街?”我被李老师批评的脸红脖子粗低下头不说话,后来李老师又鼓励我好好学习。初中毕业后,公社和学校推荐我念五寨师范,由于我得了重感冒,学校又推荐了贾明同学。我参加工作后,每次遇到李老师,他都愧疚地对我说:“当年没有推荐成我上五寨师范”。现在回想起来,李老师真是我的良师益友,是我最好的老师之一。我深情地祝福李老师全家幸福安康。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二年半的时光就这样匆匆度过,七二年元月份我们初中毕业了。同学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校园,离开了敬爱的老师。从此,有的升了高中,有的参了军,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当了民办教师,有的回村务农,奔赴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

我们村四位同学,我和张杰升了高中,张亮当了民办教师,陈福春回村务农。



让我难忘的初中时光,难忘的各位老师和朝夕相处的各位同学,让我留恋的温岭中学,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时光荏苒,四十多年过去了,但老师们的音容笑貌,谆谆教导,同学们的欢声笑语,熟悉的脸庞,温馨美丽的校园,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神池南庄子村小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当年红寺村园田化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学生时代的勤工俭学劳动

山西忆旧丨饱餐曾是我的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那个热闹的东岗粮库家属院

山西忆旧丨张健民:那年冬天有点冷

山西忆旧丨童年忆事

山西忆旧丨黑白电视机

山西忆旧 |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山西忆旧 | 小账单折射出计划经济的影子

山西忆旧 | 无爱婚姻的牺牲品——改梅姨

山西忆旧 | 绿皮火车漫忆

山西忆旧 | 远去了的豆腐皮儿香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假领子”

山西忆旧 | 攒粮票

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

    太原道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