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民到西安交大校长,他告诉你怎样的人生才有价值

王树国 德先生 2019-01-21

作者丨王树国

来源丨CCTV1开讲了( )



缓进则退,不进则亡

刚才小撒问了我一个问题,关于“711”,我给他解释,这是时代的步伐逼迫着我们,不得不快马加鞭向前走。但是我想跟同学们说的,不仅仅是我们。


前一段时间,我见到我一个老朋友,他从美国回来。他的孩子在美国上学,结果他晚上就住在他孩子的宿舍里面,他孩子的同学到后半夜3点才回来。他就问他那同学,说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说老师在领着我们开会。他说你们老师真敬业。他说但是有一个问题,老师这么晚开会,明天他可以不来,但是你们作为学生,明天你们还要按时地到实验室去。这个同学说,叔叔,你说的不对。我们老师明天进实验室的时候,他一定是第一个在实验室里面。这个教授,获得了相当于数学领域的诺贝尔奖的菲尔兹奖,非常著名的一个世界著名教授。


所以我跟大家讲,这个时代在快速地向前发展。努力的,用功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全球的有志向,有作为的人都在大踏步地向前走。所以在学校我再三跟大家讲:缓进则退,不进则亡。21世纪是一个发展速度快于以往任何一个世纪的新世纪,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的到来,整个人类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这样一个浪潮的到来,我们做何抉择?真的值得我们大家去深入地反思。

没有国家这样一个改革,可能我现在还在工厂当工人,当工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绝对不会出现中国今天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局面。


看到你们年轻的面庞,我就像回到了我年轻的时候。早前我在下乡的时候赶上了第一次高考,那是1973年,那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不允许我参加高考。因为那时候高考有一个条件,必须要上山下乡,而且要两年以上才有资格。那时候我还没有下乡,当然没有资格了。我就羡慕得不得了,就在考场外面,有一个大的柳树,老师就拿了一份卷子给我,然后我就在柳树下面做那个题,一边做我就思考,我说哪一天我能有机会上大学。


现在你们想报名就报名,而且现在入学率也特别高,但那个时候对我们来说,上大学是一种奢望。就因为如此,我没有办法,只能上山下乡。所以到农村去插队落户,当了两年农民。当农民的时候,我看了一切我可能看的书。我看过艾思奇的哲学读本,看过《资本论》,看过《马列全集》,包括四大名著。


但有一本书给我印象特别深,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这本书的扉页上有一句话,我到现在铭刻于心,“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类最宝贵的事业。”这一段话可以说支撑我后来人生事业的全过程。每当想起这段话,我都觉得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支撑我不断克服困难前进的动力。

后来有幸我就到油田工作当了工人。真的非常之幸运,历史发生了变革,中国改革开放了,1977年恢复高考,当时我正在钻井队的钻井平台上工作。当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因为终于有机会可以上大学了!高考结束以后我被录取了,当老师通知我说,你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录取的时候,我觉得整个天都蓝了。因为我知道哈工大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


在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人的命运发生了转折,我突然感觉到,人和这个时代的发展同步了,我跟上了这个时代发展的步伐。所以就这样一个过程让我感受到:没有国家这样一个改革,可能我现在还在工厂当工人,当工人也没什么不好,但是绝对不会出现中国今天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局面,绝对不会涌现这么多的才俊来支撑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大踏步地向前进。所以大家看到刚刚结束的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纪念大会,全世界都在为中国四十年的巨大变革而由衷地赞叹。


我不是我,我是中国人

我们是改革的受益者,也是改革的参与者。那么后来我又有幸出国了。我做梦都不敢想,我从一个工人、农民然后进入大学,而且还有机会出国,不可思议。但是时代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所以1987年,我有幸被国家公派到法国留学。我拉着一个巨大的箱子,这个箱子里面几乎我能想到的东西,都装在里面,包括擀面杖,包括菜板都在里面。我就带着十美元,拎着一个大箱子,就奔了巴黎了。


当我从巴黎戴高乐机场走出机场那一霎那,我惊呆了。那么多的现代化建筑,那么多的小汽车,因为机场出来就是高速公路。高速公路两边,它有金属的护栏,当时我就不可思议:我说这个国家太浪费了,为什么把大量的金属都放在路边做护栏?这有多浪费!所以可想而知,那时候我们国家没有一条高速公路,一个巨大的反差突然让我感觉到,我不是羡慕,那个时候我才觉得我不是我,我是中国人。面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现代化社会巨大的差异,那种压力突然让你感觉到,你需要奋斗,需要让国家变得更好。

所以带着一种巨大的压力走进了实验室,拼命地学,那时候真是不分昼夜。我记得最清楚,大家知道有一个电影叫《最后一班地铁》,实际上我就是那个最后一班地铁的常客。我每一次从实验室出来,一定掐着时间赶最后一班地铁回到我住的地方,因为我住的地方很远。


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密切相关的,个人的选择一定要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


当年小平同志提出来,叫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所以提出来科技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生产力,在这样一个指导思想下,我们国家发起了“863计划”。所以那时候我回到国内给大家做了一次汇报的演讲,然后我做的是机器人仿真技术。正好“863计划”有这样一个课题,正在物色这样一个负责人。


当我回到国内,我们学校的领导说,你该回来了,你应该去承接这样一个国家级的课题。我就说,我一定要回来!所以我就决定回来。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老师的时候,我的老师特别诧异,说我给你那么好的机会,而且准备好你将来会做博士后所去的单位,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回国?我跟他讲:我说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我是一个大学的老师,我应该服从学校的安排。


我回来五年一直在参与国家高层次的学术研究,一直和国际上顶级的机器人学界的泰斗们在反复地交流。我记得当我几年以后再回到巴黎,再见到我老师,他那种诧异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他认可了我。他说王,才分别几年,你怎么在机器人学术领域了解这么多信息?掌握这么多知识?我跟他讲,我说老师,我现在是中国国家级的专家,我在代表着中国规划中国未来五年的机器人的发展规划,不是我多么聪明,是我的眼界开阔了。


所以正是这样一种机遇告诉我们: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密切相关的,个人的选择一定要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如果你个人的选择背离社会发展的主潮流,叫逆潮流而动,必定会被社会所淘汰。所以明白了这个道理,我们就会做出我们个人正确的抉择。

最近中美贸易战,大家都很关心。我最近看了任正非在内部会议上的一篇讲话,其中有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说什么叫领先者?什么叫领导者?领先者是只要我领先于他人就可以,但领导者不同,领导者是我自身要做好,我还要带领他人一起做好。这就是我们的全球命运共同体。其实个人的选择和时代发展的命运是密切相关的。如果你纯粹为了自己去做某种选择,可能就是逆潮流而动。如果你心中有家国,你做任何选择都会选择得恰如其分,因为他沿着一个正确的方向。


如今,社会走在了大学的前面,大学的存在价值何在?又该如何改变?


组织决定让我到西安交通大学任校长,我很高兴。因为这所学校是一所名校,是我们国家建校历史最长的学校之一,今年已经建校122年。它诞生于国家民族危亡之际,更可贵的是,1956年,一大批几千人师生员工坐着专列从繁华的大上海来到了中国的西部,西北。


为什么?因为他们心中有一点,家国情怀,事业为先,这就是交大。


我为交大这种精神所感染,所以我们就在想:一个新的社会来了,一个新的时代来了,交大应该如何做?我跟同学们讲,我和你们相比,其实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因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以信息化和智能化为代表,它使得人类知识的普及更扁平化。任何一个个体,任何一个个人在任何时间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可以不分彼此地获得同等的信息。只要你想获取知识,现在互联网可以给你提供这样的条件。


你们最熟悉的淘宝双11购物节,几乎搅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远隔重洋,我们可以通过视频在一起聊天。人们可以在互联网上去听哈佛著名大学教授的讲课,可以听牛津剑桥著名教授的讲课,大学不再是知识的唯一供给源。很多颠覆性的技术不是来源于校园内,而是来源于校园之外。大学本应是文化的引领者,技术的引领者,现在,社会走在了大学的前面,大学的存在价值何在?那么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我作为校长,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作为校长,又面临着另外一个抉择:我是守?还是往前闯?守是守不住的,没有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单位靠守守出一片事业来,守是消极的,只有大胆地创新,顺应社会发展的潮流,才能赢得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和价值。所以由此诞生了在西安,十三朝古都,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这个古老的城市,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叫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它是交大的新校区,为什么叫港?因为大学需要主动地融入社会才能够引领社会的发展。这个创新港是一所没有围墙的大学,那里面有20多个研究院,100多个研究所,有众多的国际合作的研发机构。所以,创新港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学,它是21世纪一个新的大学形态。21世纪是前所未有的世纪,我们面临着一个个人的抉择、集体的抉择,乃至于我们中华民族的抉择。


个人的选择是一生当中你的事业的一朵朵浪花,但浪花放得是否有价值,那就看你选择的方向如何了。


来之前我参加一个本科生班级的党支部活动,同学跟我讲,他说我在讨论拖延症,就是今天的事不想做,拖到明天,明天的事还不想做,拖到后天。我说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手机很多东西需要我看,所以不停地拿着手机看。同学们讨论,认为这样不好,怎么办?强制性的采取手段,把手机封存起来,不看手机。然后跟我讲,老师,效果很好,今天一天没看手机,我学了很多东西。但是不行,老师,第二天我还想看怎么办?


我说你心中没有梦,你没有梦,你没有追求,你不知道自己人生的价值所在,你没有把个人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连在一起。你认为这个社会,有我没我没关系。如果你没有这样一个持久的梦想,你很难在人生的道路上去持久地发力,去不断地进步。一个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个人的选择是一生当中你的事业的一朵朵浪花,但浪花放得是否有价值,那就看你选择的方向如何了。


人的一生很短暂,一年365天,100年也就3万多天,犹如在黑夜当中一颗流星闪过,一霎那的事情。但是我是希望既然这么短暂,我们就要珍惜每一份时光,让我们人生过得更有价值。当我们从长空像一颗流星划月一样划破长空的时候,你留下的是最璀璨的光芒。那时候你可以说,我这一生过得非常有价值。


谢谢同学们,谢谢!



2018年

德先生已经陪您走过n多日夜


2019年

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成长

给您带来最好的体验

▼▼▼▼▼

新的一年

您对德先生有什么意见与建议

欢迎通过扫描下方二维码填写

我们将从参与者中抽取3位

送上精美奖品




推荐阅读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