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博物馆带回家,总共分几步?|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大象公会 2019-01-22


单纯地将博物馆文创理解成打造IP赚钱,你就输了。


文|尼洋 徐子明


在网红时代,怎样才能同时走在「文化」和「时尚」的最前沿?


相对于浮夸的出格造型,一些更加内敛的「文化潮流单品」才是在低调中彰显品位的最佳选择。


这类潮流单品也已经多次引爆了社交媒体,成为「网红」商品。


比如,能让你「一边上朝,一边听音乐」的「朝珠耳机」:



展现大唐威仪的「陶俑雨伞」:



以及刷爆朋友圈、一上新就断货的「故宫口红」:



它们都是来自国内顶级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产品。其中的翘楚,故宫博物院,最近刚刚牵手天猫,在故宫博物院举行了「天猫新文创」开年文化活动。


「天猫新文创」之「你好,故宫」项目将在2019年-2020年启动。


未来,这个项目将通过故宫文化讲堂助力600年故宫文化推广、故宫文创产品首发、全球品牌故宫跨界合作、故宫膳食文化体验等多种方式,让人人都可以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早在三年前,故宫文创就已经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现在,故宫文创的年销售额突破十亿,爆品《故宫日历》在狗年更是狂销68万册,甚至还跟某知名矿泉水厂商合作,推出了故宫系列矿泉水。


故宫并不是博物馆中的特例。到去年年底,共有11家博物馆入驻了天猫。它们一共收获了超过300万的粉丝量。


如果说2016年是中国博物馆文创的「元年」,那么2018年就是博物馆文创电商的腾飞之年。我们目睹了众多国内外博物馆将文创电商作为重要的事业来精心打理。


单纯地将博物馆文创理解成打造IP赚钱,你就输了。


文创不单是IP,还是一种态度,是文化界对世间百姓、对日常生活的态度。


高冷的「博物馆商店」


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化人对普罗大众的架子是放不下来的。


在世界范围内,早期的博物馆是为了「收藏」和「研究」创立的,更像是学术机构,而不是公众休闲娱乐、获取知识的窗口。


因此,它们愿意保持低调,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专业领域倒给观众。至于观众是不是能理解,是不是能与博物馆产生互动,这本不是它们的职能范围。


· 世界上第一座向公众开放的国家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完全参观下来需要两到三天


文化是温暖的,但早期的博物馆是冰冷的。它们通常建得极为庞大,让观众完全走下来都很困难;里面装满了古物,看上去和我们的生活毫无联系。


这样的特点,在我国的公立博物馆体现得尤为突出。早年间流行的一种说法就形象地概括了博物馆在大众心中的地位:


「博物馆就是一个一生需要来两次的地方,第一次是做孩子的时候被家长带来,第二次是自己是当家长的时候带孩子来。」


不过,随着世界博物馆学界理念的变化,西方的很多优秀博物馆也开始逐渐作出改变。


比如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左右,开始积极扩张馆内的博物馆商店,开发各种藏品周边,并迅速获得了观众的欢迎。


·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最早的博物馆周边,大多都是文物本身的复制品,和把文物拍照、复印、打印出来的明信片等等。


所以,也就是从那时起,大多数博物馆都开始施行禁止观众拍照的规定,防止你把文物拍回家去,自己印成明信片。


· 事实上,除了闪光灯会对少数材质特殊的文物造成伤害以外,在关闭闪光灯的状态下拍照根本不会对任何文物有任何影响


自上世纪末期开始,我国的一些大型博物馆也跟随国际潮流,开始在馆内设立博物馆商店。


如果你的年龄大于二十岁,就一定会对那个时代的博物馆纪念品有印象:数千元的青铜器摆件;重到可以砸断腿的铜版纸画册;做工糟糕的书签挂件,上面的文物照片水平和你自己拍的差不多。


面对如此脱离群众的文创,当时老百姓愿意体验的,或许也只有穿着皇帝的衣服照张快相,以及「飞游故宫」之类的「高科技」了。



放下姿态的博物馆们


我们的生活中本应有传统的痕迹、有祖先的气息。但现代社会把传统和祖先都放进了博物馆,让生活方式硬生生被割裂成「旧的」和「新的」,「旧的」作为历史,被文化人、文博人独占。


生活本不该如此。历史、祖先和传统美学应该适应现代生活,被所有人共享。


越来越多的文博界人士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上世纪八十年代,「新博物馆学」在博物馆界兴起。他们倡导要建立大众化的博物馆。


在这一理念的推动下,一批接地气的文创产品诞生了。



· 大英博物馆的小黄鸭系列文创


如果你在一线或者二线城市,是个时髦的白领女性,那么你很有可能已经见过下面这个大英博物馆「罗塞塔石碑」系列。古埃及石碑上的文字,成了雨伞、耳环、手机壳的设计元素。



· 大英博物馆的罗塞塔石碑系列文创


大英博物馆今年已经265岁了,却走在这轮风潮的前列。2018年中旬,大英博物馆在天猫上线了旗舰店。


与众多水土不服的洋奢侈品相比,大英博物馆在中国网上的业绩斐然,试营业期间仅16天就被抢购到断货。

 

去年年底,大英博物馆和天猫在英国伦敦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双方宣布将建立深入的商业伙伴关系,最重要的合作内容就是推广博物馆新IP衍生品。



天猫和大英博物馆还一起在馆内举行了专属定制的文化体验「博物馆奇喵夜」活动,官宣合作的同时,火把接力、圣诞唱诗,在闭馆的博物馆里一起度过了「奇喵」的一夜。


好在,我国的博物馆文创事业也在不久后就意识到了潮流的动向,开始迎头追赶。


2008年国家财政部、中宣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全国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的通知》,要求国有博物馆通过研发和销售文创,拓展和延伸文化传播功能。


由于缺乏市场经验,我国的博物馆文创产品虽然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博物馆商店」时代的高冷模式,但仍然经常变得尴尬:


· 某博物馆的文创,由于太丑,受到网友广泛吐槽


大部分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只注重了「大众化」的路线,却没有考虑到「创意」的重要性,于是就出现了产品种类单一、功能陈旧、缺乏新意的状况。


易于开发的U盘、书签、鼠标垫、马克杯、T恤、抱枕等的形式扎堆出现,同样的商品只要换个图案就能变成另一家博物馆的文创产品



及时拯救中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是扑面而来的网红时代。


新文创,新的生活方式蓝海


成为网红是一种姿态。它标志着最好的文化和艺术愿意俯下身,与文创爆款们一起面向大众,将历史和美学的传承带给所有人。


2013年,台北故宫推出的一款「朕知道了」创意纸胶带,意外受到了两岸年轻人的疯狂追捧,迅速在互联网蹿红。这款胶带也一度成为台北故宫博物院最畅销的文创产品。



于是,以故宫博物院为首的一批博物馆开始率先借鉴台北故宫的先进经验,在贴近大众生活的同时更加关注年轻人的心理,陆续推出了许多「网红」文创产品。


诸如故宫博物院的「朝珠耳机」「顶戴花翎伞帽」「『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折扇」,三星堆博物馆的「青铜面具月饼」等产品,也为博物馆积攒了大量的人气。


· 四川省三星堆博物馆的青铜面具月饼


博物馆文创重建了现代人与历史、与祖先的艺术形式的连接。寻根是一种刚需,博物馆是它的载体,文创则在生活中复兴了这一需求。


只将博物馆文创看成IP,你就输了。活在人类历史精选出的美学中,本身就是一种极具先锋性的生活方式。


如果你生活在国外,潮人们喜欢光顾的米其林餐厅,很多就藏在博物馆里。纽约著名的当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餐厅是米其林二星,美剧《欲望都市》的一个订婚场景就在这里取景。巴黎铸币博物馆的餐厅则是米其林三星,在2016年排名「全球最佳餐厅」首位。


2月14日情人节通常是国外美术馆、博物馆最拥挤的日子之一。在波士顿的这天,门票高达25刀的波士顿美术馆,售票处可以排上数百人。众多情侣选择在伦勃朗和梵高真迹的注视下,见证他们的纪念日。


在中国,发达的电商系统为潮人们提供了新的生活选择。在故宫和大英博物馆之后,中国国家博物馆、颐和园、陕西历史博物馆、苏州博物官、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上海博物馆等陆续进驻了天猫。


毫不夸张地说,在今天的中国,你的各种主流生活周边小物,都可以替换成「博物馆款」。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寻根」方式的自由。博物馆在天猫等电商平台资源整合的助力下,加上年轻人爱的二次元、「反差萌」,与中年人爱的工匠精神、新国风,几乎能做到精准定位每个人群的需求。



文创正在和博物馆的参观需求互相盘活。2017年,中国的博物馆接待了97172万参观人次,比2016年多了超过1亿。同样,在2018年1到10月,在天猫和淘宝平台上,搜索「博物馆」的用户数是2016年同期的2.15倍。其中,近九成浏览了博物馆文创。


互联网连接人和人、人和事物,也能够连接人与历史、人与文化,连接人与祖先深厚的传统,并把这种连接变成日常的一部分。


这种生活方式将赋能巨大的商业机会。



在最后,我们也可以简单地回答文章一开始的问题:要想把博物馆带回家,总共分几步?


三步。


第一步:把电脑或者手机打开;


第二步:在天猫购买你喜欢的博物馆文创;


第三步:收快递。



¥7rqBbIt06kn¥

复制以上链接、打开手机天猫app

就可以直达活动页面

大量博物馆文创在等你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