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护士装的古代,女医护人员都穿什么?是怎么给病人服务的

飞卢小说网 2019-01-16


全能

医妃

嫡小姐

废物








穿越?老娘信了!可为啥带着一身游戏属性,为啥人物等级是0级!好在老天没有亏待她,一朝重生穿越成了玄朝丞相府唯一嫡女!等等,她这个嫡女怎么住这么破的地方,整个房间竟然连个假盆栽都没有!还有那个皇子未婚夫为什么看到她就一脸嫌弃?甚至连外表温和的两个庶妹都对她冷嘲热讽,人生艰苦啊……


  不行!诗书十级、画画十级、厨艺十级、绣艺十级、琴艺九级、棋艺九级、医术八级可不是盖的!老娘得翻身做主人,治得你们满地打滚!那个谁,本小姐治好了你,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


  什么!嫌我是男的?女扮男装难道还能是男的吗!老娘是货真价实的妹子啊,看胸!……




“啪!啪!”

  一阵刺耳响亮的鞭打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惊得江子笙猛然的睁开了双眼。

  “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家小姐吧。”

  “江子笙也活不了两天,干嘛还浪费府里的药,春兰砸了!”

  “不要啊,二小姐……”

  屋子里的吵闹叫骂声夹着着细微的呻yín,还有破碎的陶瓷声一同袭进江子笙的耳膜,她还没反应过来,一个身着古代装扮脸上带着鞭伤的中年妇人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她的旁边。

  “小姐,你终于醒了!”

  那妇人见到江子笙醒来了,神色激动伸出颤巍巍的手,就要抚摸她的头。

  江子笙连忙避过,看着妇人身后红衣少女,只见她手执一根带刺银鞭,张扬无比地跟过来,院外还有一个小丫鬟在大声叫嚣嚷嚷。

  这哪跟哪出?混沌的脑袋渐渐开始变得清明起来江子笙终于想起来了,她只不过是玩游戏的时候踩到电线被活活电死了,怎么会出现在拍戏的片场?

  江子笙一头雾水地看着眼前的两个“演员”,刚想问身边的妇女,却被那红衣少女硬生生的截断了话。

  “哎呦,江子笙,你真是命大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竟然没被摔死。”红衣少女看着江子笙,眼底全是愤恨的神色,眸光恨不得要将江子笙万箭穿心。

  江子笙紧紧地盯着红衣少女那艳丽的脸,突然一阵头晕目眩,一股庞大的记忆,瞬间冲袭而来,她看着脑海里回放的一幕幕画面,目光由惊异逐渐变得冰冷。

  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朝代,玄朝,成为了丞相府的唯一嫡女,江子笙。

  这不过这个相府千金却是个痴傻儿,更是被她的两个庶妹骗到山上,推落下了悬崖,丢了性命。

  “你放心,既然命运让我替你活下来,我一定不会再受任何欺凌,必定帮你讨回公道!”

  江子笙暗暗的在心底对那个已故的可怜女子立下誓言,缓缓的抬起头,一双清冷的眸子对上眼前一脸戾气的红衣女子,也就是她的庶妹江彩岚冷笑起来。

  “你笑什么!”江彩岚被江子笙突然的冷笑弄得心慌意乱,正是因为心里莫名的不安,所以她便拿起银鞭就要往她身上抽去。

  江子笙反映很是敏捷,还未等到江彩岚手里的鞭子落下,便一把抓住那根银鞭,带勾的尖刺瞬间划破她的掌心,鲜血从手上流出,一滴一滴地掉落在芙蓉色的床单上,刺眼得骇人。

  “江彩岚,见了长姐不旦不行礼,还欲拿银鞭行凶,你可真是越发的没有规矩了,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咱们丞相府的二小姐竟然是如此蛮横泼辣,不懂规矩之人,传出去丞相府的脸面往哪里放!”

  江彩岚不敢置信地看着江子笙,这样清明的眼眸,这样清晰无比的话语,眼前的人真的是她那个痴傻的大姐吗?

  江子笙将银鞭抢过放到那妇人手上,这妇人脸上的伤想必是刚才忠心护主所致,所以对她说话的语气不禁温和了几分,“奶娘,把刚才那个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的婢子叫进来,我要让二小姐知道,什么叫做规矩。”

  “是的,小姐。”奶娘开始先是一愣,这大小姐痴傻多年,怎么现在变得如此不同了呢,来不及多想,奶娘连忙激动地点头,抹着眼泪往外走。

  老天开眼,终于让他们家小姐醒过来了,以后她就算去地下见了小姐的母亲也无憾了



“你还想打我?”江彩岚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地看着江子笙。

  以前的江子笙虽然是嫡女,但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可以任她搓圆捏扁的白痴废物,现在竟然病了一场就好了,她还能够那么为所欲为吗?江子笙会不会知道是她把她推下去山崖的?

  江彩岚的指甲深深地扣进肉里,想到母亲不久就会抬为平妻,眼底闪过一抹狠厉。就算江子笙病好了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

  江子笙一边包扎着手上的伤口,一边看着江彩岚脸上变幻不定的神色,眼底冷意不减。

  奶妈拖着那个挣扎不停的婢子进来,对着江子笙行了一礼,“小姐,她就是二小姐的丫鬟,春兰。”

  “小姐救我!江子笙这个傻子竟然要打我!”春兰扑到江彩岚的脚边大声呼救。

  “主仆不分,就拿这银鞭狠狠地抽!抽死为止!”江子笙森冷的话语从口中发出,嘴边噙着的冷笑像是地狱的罗刹。

  “你敢!”江彩岚立即站到春兰的身前,她怎么能允许江子笙这样的人打她的贴身丫鬟,打她的脸面。

  江子笙看奶娘有些无措地站着,暗叹了一口气,接过那根银鞭,也不管江彩岚是否在前面站着,啪的一下便甩了下去。

  那春兰脸上顿时挂上了一条血痕,如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

  江子笙不为所动,看向身边的奶娘心疼地问道,“江彩岚刚打了你多少鞭?”

  “奴婢,记不清……”

  江子笙看着一直护着原主的奶娘,不由悲从心来,这个奶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真心待她的人。

  “没事,那我就打到她的丫鬟也记不清为止!”

  无数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打在春兰身上,江彩岚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她自小虽然是个庶女,却比嫡小姐都过得舒适,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直到那春兰奄奄一息,江子笙才收住了手,走到面色青白的江彩岚面前,微微一笑。

  “江彩岚,知道什么叫做规矩了吗?”

  “你别得意,我娘不久就会抬为平妻。”江彩岚硬撑着身子强忍住害怕,对视着如魔鬼一般的江子笙。

  “即使成了平妻也还是妾,到我母亲的牌位面前还得叫声大姐,我说的对吗庶妹?”江子笙的声音不大,却把江彩岚给气得几乎晕厥过去。

  江彩岚冷哼一声便往外走去,这个江子笙变化太大了,她现在必须得回去告诉母亲,让她拿下主意。

  “江彩岚。”

  江彩岚才走到门口便被江子笙给叫住了,即使再不心甘情愿,她也得停住脚步。

  江子笙从容不迫地走到江彩岚面前,气若幽兰,“这次打你的婢子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若是你再学不会规矩,这鞭子,下一次落到的可是你娇贵的身躯上。”

  江彩岚面色一变,看着江子笙清明的眼眸,不由生出一股害怕,步履踉跄的走出了院子。

  看到江彩岚离开,江子笙的一股强撑的精神劲也泄了下来,软软地倒在了椅子上。

  “小姐,你怎么样?”奶娘急忙迎了上来给江子笙倒了杯白开水。

  江子笙连喝了口水,才缓下劲,摸着还是空荡荡的小腹,说道,“奶娘,去拿些吃的上来吧。”

  “是。”

  奶娘去了很久才拿回一叠小腌萝卜干,还有小碗有些变味了的白粥,神色有些讪讪的。

  “膳房的管事说小姐大病初愈,不能沾荤。”



精彩继续,点击阅读原文


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