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小说中靠火锅解决的恩怨  #火锅,中国人社交的顶配#

Sein 做書 2019-01-24


金庸的武侠小说里很少讲吃火锅的事情。即便偶尔提到,也不会刻意渲染江湖豪客围着火锅切磋武功,或者掀了桌子亮兵器的场面。


揣测其中主要的原因,一是锅里的汤水烫人,掀翻了不大安全;二是火锅这种吃法,原本就包含了来交朋友和联络感情的意思,围着火锅打架就变成一件不通情理的事情了。



01


《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和赵敏的感情关系,是从两个地方开始的。一个地方是绿柳庄的地牢,另一个就是大都的火锅店。有关“张无忌恋足”的那篇(👉 张无忌!你这个恋足癖!),已经说过地牢的话题,今天就再说说火锅。


那次火锅宴发生在明教八月十五蝴蝶谷聚会之后的一段时间,大约寒露节气前后,北方天气转冷的时候,正是进补的时候。赵敏主动约张无忌吃饭,地点选在张的客栈附近。小说里那间火锅店的环境并不好,张无忌在心里给它的定位是“能吃涮羊肉的污秽小酒家”。


赵敏点菜很简单,“叫店小二拿一只火锅,切三斤生羊肉,打两斤白酒”。


饭菜如此简单,反衬出吃饭喝酒的主旨是为了交流思想。但晚上吃火锅这种约会形式,本身也有烘托气氛的价值。


小说写道:“张无忌拿起酒杯,火锅的炭火光下见杯边留着淡淡的胭脂唇印,鼻中闻到一阵清幽的香气,也不知这香气是从杯上的唇印而来,还是从她身上而来,不禁心中一荡,便把酒喝了。”这相当于两个人在同一个酒杯里喝酒,气氛很暧昧。



邓超版《倚天屠龙记》里有唇印的酒杯



接着,赵敏把身世和家庭背景和盘托出,向张无忌交底。原本分属敌对双方的两个人,就开始交流感情,化干戈为火锅。


男女交流感情的时候,往往要设置情境问答。比如,“如果我们在一起,那……怎么怎么办”,诸如此类。赵敏也不例外:


赵敏抚弄酒杯,半晌不语,提起酒壶又斟了两杯酒,缓缓说道:“张公子,我问你一句话,请你从实告我。要是我将你那位周姑娘杀了,你待怎样?”


赤裸裸的情境假设。赵敏要看看极端情境下,张无忌对自己是什么态度。而且,她还“抚弄酒杯,半晌不语”。这说明,这位心思缜密的郡主一旦遇到感情关系,内心戏同样丰富。


那时候的张无忌爱情经历不多,情感小白的本质就在这一轮对话里显露出来。他先是一惊,然后问:“周姑娘又没有得罪你,好端端的如何要杀她?” 


听风就是雨,显出一股傻气。随后想向对方示好,话里话外却又犯起傻来。他感谢赵敏赠给黑玉断续膏的好处,却宁愿忽略一个事实:俞岱岩和殷梨亭的伤本来就是赵敏麾下武士造成的。


原来,在火锅营造的良好氛围中,张无忌的内心已对之前的人生道路进行过重新思考。他得到的结论是——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原话是:


“赵姑娘,我这几天心里只是想,倘若大家不杀人,和和气气、亲亲爱爱的都做朋友,岂不是好?”


看这意思,世界大同的希望,就寄托在张无忌的身上了。这是个天真幼稚版的世界大同。多年以后,金先生又在《鹿鼎记》里重复了这个意思。罗刹人华伯斯基说:“大家是亲爱的甜心,是好朋友。”摄政女王索菲亚也说:“大家做好朋友,亲亲嘴,抱抱”。这也是“和和气气,亲亲爱爱的都做朋友”的意思。如果火锅简单直白的吃法一样,他的理想很也直白。


不过,面对这么幼稚的张无忌,赵敏却偏偏吃他这一套。临分别的时候,赵敏又做了一个假设。“张公子,倘若我时时邀你到这儿来喝酒,你来不来?”


注意,赵敏说的是“时时邀你到这儿来喝酒”,就是特指来涮羊肉的这个馆子,而且是经常来。火锅店,是他们约会的首选。



02


小说接着写道,张无忌的手背碰到赵敏柔滑的手掌心,心中怦怦而动,定了定神,才道:“我在这儿不能多耽,过不几天,便要南下。”这一下,就连明教的军事情报都泄露了。这说明,吃火锅的过程里,他已不知不觉把赵敏当成了自己人。


从小说的描写来看,他们的火锅肯定是北方风味。电视剧也是这么拍的。拿苏有朋版《倚天屠龙记》来说,赵敏请客吃的是普通炭火锅,至于是不是铜锅,还真看不出来。




涮铜锅是北方火锅的一个习惯吃法。锅里一般没有特殊的汤料,有时候会放一点羊尾巴油,或者只切一些葱姜调味。羊肉选后腿或者上脑,这两个位置的羊肉比较嫩,切成薄片,涮的时候容易熟。


如果只打算吃饱,涮什么都好,不用考虑涮食材的顺序。如果特意要吃的是味道,那需要先涮肉,后涮菜。这可以让汤里有了肉的鲜味,随后涮菜的时候会更香。


当然,今天也有直接往里添加高汤的。还有的食客喜欢在涮锅点菜的时候叫一盘卤鸡冻,涮一会肉,羊肉的鲜味尝得差不多了,就可放些卤鸡冻在锅里。于是,锅里的汤就变成了鸡汤,味道上多了一个变化。


万安寺救了六大门派高手以后,张无忌和赵敏又相约去了那家酒店。小说里只强调赵敏仍旧坐在上一次吃火锅的座位上等张无忌,而且贴心地放了两副碗筷和杯碟,至于两人是不是照旧吃了火锅,并没有提。但苏版电视剧更写实一些,火锅宴照常继续。


那么,电视剧里的火锅食材都有哪些呢?


我们来看看第一次火锅宴。画面上,最左边的应该是粉丝,中间一份青菜,右边是一份鲜切肉,外加另一份青菜,显得比较简朴。这和原著描写的格调大概不差。



换个角度看,青菜里貌似有小白菜。而且,两人光顾谈话,锅里的青菜已经煮烂,切羊肉也已煮得太老。这充分表明他们吃饭的重点不是羊肉。

 


第二次火锅宴更简朴了。下面这个镜头里,我们能看到一小碟青菜,两份蘸料、两个酒杯、一把酒壶,没看见羊肉。难不成他们拿着火锅蘸料下酒?


其实不然,这个镜头是张无忌眼中的餐桌,他的关注点是桌上有两副筷子,于是才问赵敏是不是约了别的朋友。话说回来,可能是光线的原因,里侧摆的那副筷子很像前些年小饭馆用的那种一次性木筷。



电视剧还为我们展现了别的角度,桌上还是有些食材的。


看看赵敏一副郁闷的样子,面前那份顺气的白萝卜,就是给她预备的。



小说后文,张无忌再次来到大都,下意识又走进了那间火锅店。小说直接点明了他的心理:


(他)越走越是静僻,蓦地抬头,竟到了那日与赵敏会饮的小酒店门外。他心中一惊:“怎地无意之间,又来到此处?我心中对赵姑娘竟是如此撇不开、放不下吗?”


小说同样没写赵敏吃火锅,而是又一次强调她在面前多放了一副碗筷,也在盼着张无忌再来。这本是一个老梗,但因为两人真情流露,加上周芷若的冷笑搅局,并没显出俗套,而且顺带写出两人感情的升华。火锅涮肉,情话说得热闹,食材也涮得热气腾腾。


再来看看苏版电视剧里是怎样的。


首先,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那不是一间小酒馆,而是专门的火锅店。



其次,张无忌一改以往的被动,亲自给赵敏倒酒。这说明在吃火锅的过程里,他的情商和对爱情的态度,也在向积极的方面变化。


话说回来,苏版的火锅器具质量不高,卫生状况也一般。这是忠于原著的表现。与此相比,邓超版的火锅就高端和卫生一些,但观众反而不大认可。



这是不是拍出了一点会所的味道?



03


更意思的是,和张无忌赵敏吃火锅的同一时间,小说里另一件事也围绕火炉发生了。


范遥假扮苦头陀,要解救万安寺关押的六大门派高手。他想出的办法同样是吃饭。那一餐的制作原理,与火锅相仿。


赵敏手下号称“神箭八雄”的高手里,孙三毁和李四摧两个人做了瓦罐烧肉。范遥就借吃饭的酒肉香味引出隔壁的鹤笔翁,再在酒里混入蒙汗药,让各人自觉得中了十香软筋散的毒,以此骗取鹿杖客手中的解药。那顿饭的排场虽然也不大,但真正写出了香味扑鼻的感觉:


范遥心念一动,走到厢房之前,伸手推开房门,肉香扑鼻冲到。只见李四摧蹲在地下,对着一个红泥火炉不住搧火,火炉上放着一只大瓦罐,炭火烧得正旺,肉香阵阵从瓦罐中喷出。孙三毁则在摆设碗筷,显然哥儿俩要大快朵颐。


瓦罐的材料多是陶土,材质和今天的砂锅相仿。它用做烹调器皿有个好处,热传导性差,保温性极佳,可以用持续的高温把肉焖透。捞出肉放在盘子里,配上好酒好菜,这顿饭就能吃成拉锯战。喝的酒也是专门准备的:


苦头陀拔开葫芦上的木塞,倒了三碗酒。那酒色作金黄,稠稠的犹如稀蜜一般,一倒出来便清香扑鼻。孙李二人齐声喝采:“好酒!好酒!”


范遥和张、李二人,轮流把酒碗放在瓦罐上烫热。热气一迫,酒香更浓。嗜酒如命的鹤笔翁误以为范遥是同道中人,就欢欢喜喜喝起来吃起来了。


我们再来看看电视剧里是怎么设计的。


苏版饭局里的瓦罐直接用的是今天常见的砂锅,火炉和锅的造型让人想起广东的“打边炉”。桌上还放着另一个砂锅,里面应该盛满了七八分熟的肉,随时添到锅里加热下酒。



邓版就整得比较虚,火上架着一只铁锅,咕嘟咕嘟煮着肉,不注意还以为是在演水泊梁山上的事。


如果不是范遥把吃火锅变成了救人的招数,这顿饭本来是最和谐的一餐。但火锅营造了热烈的用餐氛围,掩盖了范遥的图谋。


这顿“打边炉”聚餐的结果,当然是范遥取到解药,成功救出所有被捉的江湖人士,鹤笔翁和鹿杖客输得一败涂地。


用句跟火锅有关的流行语来讲,范遥当真实现了“我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的境界。



04


古龙和金庸不同,他更像一个吃腻了火锅的人。


他曾在《陆小凤传奇》里写过一次东北火锅,翻过来调过去总在说一句:


“热气腾腾的酸菜白肉血肠火锅,温得恰到好处的竹叶青。” 


随后,李神童打扰陆小凤吃饭,惊讶中的陆小凤猛地站起,带翻了火锅。锅里的酸菜、白肉和血肠都倒在地上。这是我看过的武侠小说里,唯一一例火锅没吃到嘴里就糟践的场面。但最让陆小凤受不了的是,他去了两个地方,但屋里都是一模一样的酸菜火锅,坐在火锅旁边倒酒的女人,也都说千篇一律的话。这样重复的火锅宴和女人重复的车轱辘话,不但让陆小凤皱起了眉,也让读者摸不着头脑。


如果我们抛开这个怪异的情节设计不谈,只划重点的话,“酸菜白肉血肠火锅”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据说,传统的东北火锅里,比较常见的是白肉火锅和什锦火锅。古龙写的是前者的加强版。吃白肉火锅的品味源于满族。这种火锅多是用鲜肉汤、精盐、海米配合酸菜或白菜做成的。后来的做法里放酸菜变成了一种特色,所以就有了酸菜白肉火锅的名号。火锅蘸料一般有酱油、香油、醋、卤虾油、腐乳和韭菜花酱。


火锅里面涮的是猪肉、牛肉和羊肉,做火锅的人一般会把那些肉切成刨花状的切片涮着吃。汪曾祺在《肉食者不鄙》里说:“白肉火锅的特点是肉片极薄。为了达到这种效果,要先把大块肉冻实了,用刨子刨出薄片,涮起来很鲜嫩。这种火锅的锅底要用海蛎子,外加酸菜。”


台湾美食家焦桐是酸菜白肉锅的爱好者,他在《暴食江湖》那本书里同样说过白肉的做法:先把肉放在冷水锅里,煮开,肉至八分熟的时候捞出,自然冷却后,放入冷柜冰冻严实。下锅之前取出,刨成薄片涮着吃。这样做出来的涮肉肥而不腻,松软鲜嫩。


至于血肠的做法,则是在澄清的猪血里加入砂仁、桂皮、紫蔻、丁香等调料拌匀,放入食盐和水,灌入猪肠内煮熟。这样吃起来脆嫩绵软,别有风味。酸菜白肉锅里如果没有血肠,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据焦先生说,台北曾有“围炉”、“同庆楼”、“长白小馆”等知名的酸菜白肉火锅店。不知古龙当年住在台北的时候,多少次吃过这种火锅,对血肠又是怎样的态度,才会以那种笔法写在陆小凤的故事里。


实话实说,涮火锅从来都算不上第一流的美食。武侠小说里的吃饭,是一种社交活动。火锅宴大部分的意义都在于联络感情和营造友好气氛,其次才是锅里的味道。


袁枚的《随园食单》曾专门说过火锅的缺点。他说各种食材所需的火候都不相同,一股脑都搁在同一个温度的锅子里加热翻滚,容易变味。而且一大帮人围着火锅大声嚷嚷,让人心烦。不但袁枚这么说,张岱、梁实秋、蔡澜等人,也极少称赞火锅的美味。


电影《让子弹飞》里那种“吃着火锅唱着歌”的境界,或是电影《无间道2》里的打边炉聚会,上面这几位食神是不太有兴趣的。


但临到过年,我等既追求味道,又想和朋友聚会的“江湖人”,约了三五好友吃吃涮肉唱唱歌,当属应景之举。又或是约了喜欢的人去火锅店吃饭,再仿照武侠故事,缓缓说出一句——


“倘若我时时邀你到这儿来吃火锅,你来不来?”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做書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



更多精彩内容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查看相关精彩文章



▽ 点击阅读原文,来「做書杂货铺」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