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牛郎的女客人

ANN WONG 谢谢叔叔 2019-01-26

关注叔叔,在感情里实话实说



今天被朋友圈的一条信息刷屏:上海一家会所的牛郎过28岁生日,收到一痴迷牛郎之女客赠送的生日礼物28份,其中不乏豪车贵表,总价值超百万。不过下一秒钟该牛郎就被女客之原配老公冲进会所打断了腿,因为该女客赠送的礼物,都是刷她老公银行卡的钱得来。消息不知真假,一时间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


今天我们来看一篇文章,目睹一下日本的牛郎和女客人之间的故事。风月场所,哪有什么正常的爱情!



死于牛郎的女客人

作者:ANN WONG

来自:香港cup媒体

编辑:谢谢叔叔


地游客初游东京,多半会去歌舞伎町逛逛,见识一下日本的声色犬马。但鲜为人知的是,在这座不夜城,埋葬了不少生命。日本警视厅的搜查人员表示,光在2018年10月份,歌舞伎町至少发生了7宗堕楼自杀案,共有5人死亡,包括3名年轻女性。


她们为何偏在寻欢作乐之地寻死?可能都与歌舞伎町的“男人”和“金钱”有关。


图:日本歌舞伎町 来源:路透社


一名20多岁的女性在10月初于歌舞伎町跳楼身亡,自杀动机未明。死者的一位朋友却表示:“老实说我并不惊讶,感觉她对牛郎迷恋得像有病似的。”另一名认识死者的少女亦指出,死者为牛郎店的常客,几乎每晚都光顾,曾说过“欠下200万元(日元)的账”。女客和牛郎最后一次见面时,她还曾慨叹到“我的人生已经完了吧”。


真是够日本风格的结局啊。


经过记者的采访,日本“每日新闻”发现不少女恩客都有严重的财务问题。一位来自日本小县城的22岁女性表示:“很多女孩从乡下来到东京后去泡牛郎店,结果钱花光了,就辞掉白天的工作改去卖淫。”她也曾是一名医院工作的看护助手,受到在网上认识的牛郎怂恿上东京,特意去光顾对方工作的牛郎店,最多一晚花了 30 万(日元),没多久工资就不够用了,于是改去日本的风俗店工作(风俗店:日本地提供色情服务的场所)。


接受采访的当天,这位女性也正在牛郎店消遣,在里面一呆就是5个小时。这位女客说,男公关特别会聆听和赞美客人,陪她们喝酒,让她们乐而忘返。牛郎的这份“温柔”是对这些女客的最大魅力。但男公关讲求业绩,女恩客为支持心仪的牛郎,昂贵的酒水一瓶接一瓶的点,有的甚至不惜记账,令欠债越变越多。另一名常客直言:“我们觉得花的钱都是爱,牛郎始终觉得那只是钱。有一天穷途末路时,忽然醒悟想到这点,就会让人极度抑郁或者企图自杀吧。”


图:很善于陪女客人的男公关  来源: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在日本的歌舞伎町,现有数千名男公关在200至300 间牛郎店工作。虽然20年来牛郎店数目没有怎么增减,但曾任男公关、现供职于公益团体“日本救援寺”(一个专门解救边缘人士的公益机构)的乾龙一表示:“其实这个行业变化很大啦”他解释:“过去较多女社长等高层光顾,但因为经济不景气,这种客人大幅减少。现在的风气则是不管对方是学生也好,OL也好,总之都招徕来当顾客,务求薄利多销。。”


乾龙一又指出,由于竞争太大,连男公关本人也陷入困境。“早前有位来自北海道的21岁牛郎求助,月薪是-2,000元。除了店里替他垫的各种包装费,还有住宿费等等,每月都有一堆欠钱的名目。他说初到东京时,有一段时间都是每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现在想我们帮助他去医院看精神科。”


其实电视节目里名利双收、年赚数亿日圆的男公关,其实只是极少数,而更多是毁了健康、精神崩溃的个案。


图:在牛郎店你会感觉被宠上天,但这只是生意。  来源:BEHROUZ MEHRI/AFP/Getty Images


“日本本救援寺”的负责人玄秀盛认为:“歌舞伎町这种地方真的很诡异。做牛郎或去牛郎店消遣,都是个人自由。但被美言哄骗而受人使唤的牛郎,或许某程度上也是受害者。这名受害者再去逼迫客人,形成了新的受害者。这大概就是如今在这里发生的事吧。”


10月底的晚上,又有一名女性在牛郎会所堕楼身亡。但两小时后,现场又是人来人往,恍若一切都不曾发生。


叔叔评语: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男人只需要寻快活,而女人既要快乐也要爱情。







-The End-





长按二维码关注叔叔的微信小号


谢谢叔叔

在感情里实话实说



说点什么吧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