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对作者的干涉,尺度在哪儿?

黄家盈 做書 2019-01-28

编辑要从读者角度去看,为什么我要看这本书。用什么角度、语气、方式展现这本书,令读者接受。要不着痕迹,却配合读者喜欢的方式,也要平衡作者的接受程度陶培康说。“我常常觉得,最好的编辑是没有人知道你动过功夫。”




01

关于陶培康

做过杂志、报纸、丛书、网媒


他是陶培康(Alan),香港CUP媒体的执行总编辑。《CUP Magazine》于2001年创刊,当时是每周一刷的纸本杂志,后来公司被收购后改为月刊。到了2016年,股权卖给当时为顾问总编辑、作家陶杰。此后信念清晰,以网络媒体自居。


CUP一直以来也有自家出版书籍,现在主要为读者提供每日十条世界要闻。在讯息泛滥的年代,让阅读者保持清醒,接受既广泛(题材)亦深入(文章编采)的重要资讯。


Alan在CUP工作了将近七年,一切从书籍编辑的岗位开始。


从前有前辈说“我只懂做编辑的工作”,那时觉得很有型,但后来发现一点也不,因为要编辑的,不只是文字,而是人家不想理但又一定要顾虑的事;还有关系,亦有责任,所以要先顾好自己。


每次看书,我都习惯性翻到最后的版权页,看看谁负责编辑、设计、摄影,有没有熟悉的名字。就好像吃进肚子里的食物,有些人会关心它的成分和生产来源;买了件漂亮的新衣裳,有些人想知道它的制造过程,当中有否涉及劳工剥削。我很有兴趣知道,一本书从何而来?


在版权页上,你会看到除了作者以外,还有一连串其他人的名字。跟写作者联系最为紧密的,大概非编辑莫属。纸本书、报纸、杂志、网络和社交媒体,以及种种商业和政府出版物如宣传小册子,都需要有位编辑,到底他们在做什么?



《天赋》[美]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 上海译文出版社

 ©️做書编辑部  



02

为什么一定要有编辑

作者写完一堆东西,印出来不就可以了吗?


“作者交来的稿件像是壁报板上的东西,往往包含大量纷乱的资讯。可能是胡乱钉上去,可能是交叠纠缠在一起。怎样将资料梳理、分门别类,结集成一本书,逐页逐页顺势而下,梳理出故事脉络,是编辑要做的事。”


他徐徐道出编辑的重要性。


作为书籍编辑,他需要与作者联络,由零开始做一本书,包括铺砌分页大纲(pagination)、目录、跟作者沟通交稿时间。稿件收妥后先仔细阅读,重新调动文章次序,前后或加或减,最后成为一个有系统的结集。


“你会看见是一气呵成、有起承转合的一本书。”


他觉得,编辑展现一本书,阅读一本书的方式、看法与态度,应该要跟作者不一样。“当然你要理解作者看法,否则出版成不了事。为什么需要不同看法?因为你要从读者角度去看,为什么我要看这本书。用什么角度、语气、方式展现这本书,令读者接受。要不着痕迹,却配合读者喜欢的方式,也要平衡作者的接受程度。”



正在看书的書桑 (《无中生有》刘天昭 理想国策划)

©️做書编辑部 



03

编辑的内容包装学

作者未必知道自己的长短处


就他观察,现在书籍出版喜以鲜明主题,归纳整合文章。读者逛书店,或在网络上搜索时,停留于每个封面或标题的专注力往往只有那么几秒。能够让人瞬间抓住重点,令书本有最大机会面向适合的阅读群组,是编辑的考验。


除了吸引读者,Alan说:“这样编辑也比较有意思。”未必每位写作者都了解自己文字里的长短处,编辑正好成为重要的第三只眼。


人们的阅读与购物经验也渐趋感性。很多内容行销专员指出,故事能让人产生共鸣。拿出书本内容中能够撼动人心的部分,援引放于书衣(包裹书籍外围那一层)或书评介绍内。读者看下去,感觉到文字的真实性,连结自身生活经验。如此一来,没有阅读习惯的人,也愿意打开第一本书。


“最有印象是编邵家臻的《感情缺失:香港情绪学》,将邵在报纸或其他专栏的散文结集成书。我们讨论过,想说香港人有很多情绪和感觉。忘了是谁提出,不如这样吧,就用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种来做主题。然后我便将他的专栏文章分类,再另起副题,配合主题。我记得那时候准备了一段时间,过程很有趣。”




04

谁可以做编辑?

有同理心,亦有主见


我问Alan,如果要登求职广告请编辑,他会列什么条件?


“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同事之间也会讨论。我觉得最重要是同理心,也要有自己主见。两者要平衡,如何迁就别人之余,行自己的路,知道应该是怎样,也令旁人没hard feelings(不悦感)。”


他举了一个例子,做书的时候,很多同事喜欢字体比较小一点。然而经验告诉他,特别是书名,字体要较大,吸引读者拿起书的机率较高。又譬如说,在社交媒体贴文或连结时,一般会配上照片。虽然并非每位同事也喜欢加入文字标题,但这样做点击率会较高,最后阅读文章而获益的人次也能提高。


美感原则与市场反应,两者该如何平衡,才能让写作者的思绪传播到更远的地方,是编辑每日命题。


“编辑有个很重要的用处是,得了解受众的需要。”这里指的是作家、读者,也是商业出版的委托人。编辑正正是信息传递的桥梁,将对的想法种植于对的人脑袋里。


因着数码时代沟通模式的变迁,勇于尝试、突破框架也很重要。Alan提到编《棕国好狗》一书的经历。“那份稿很短,只有几页,是翻译法文书。我想到找插画家,像童书那样,加一篇序,提供读者另一种阅读体验。虽然反应一般,但我和同事都觉得很有趣,因为未试过这样做书,找新的纸张、包装方法。”



05

谈编辑的种类

统一型、防守型、创意型


编辑需求其实很大,从纸本书、报纸、杂志、商业刊物到网络和社交媒体都从缺。Alan分享了多年来所观察到的编辑性格种类:


(1)统一型:

他遇到过一位同事,从未真正接触编辑的工作,但审书稿时,发现到前面数十页用了「观塘」,后面则变成「官塘」,对于字眼运用非常细心。也试过同事发现前半部分用上某个英文翻译,后面却改为中文。他觉得这些都是编辑的才能。


(2)防守型

有些人能够纵观想到整篇文章,会否有让人误导的信息,确实位置、数字准确性。现在网络留言千奇百怪,这样可保障很多人利益。


(3)创意型

有些编辑可以凭空想像怎么做一本书,或者文章不一定以全文字交待,譬如infographics,或者哪个位置加什么图片、相片最好。



書桑还在看《无中生有》

©️做書编辑部 


06

读者看不见的编辑工作

细小的改动,也是伟大的成就


由一个个电脑文件变成纸本出版的制作过程中,并非所有工序都鲜明可见。配题、选图、版型、页数、纸材设计、附录及邀序等等,不是魔法,而是编辑的功夫。


若是传统媒体编辑,譬如报纸,局限很大。Alan说他从前在报馆负责港闻和论坛版编辑,记者交来稿件不好重写,故此每篇文章修幅有限,排版布局也差不多。那时他会想,到底编辑的用处在哪里?存在感是什么?


“有时觉得,可能改了几只字,照片移动分寸,对自己来说已经是很大成就。很多编辑可能因为规限而感到气馁,但我觉得是心态吧,也不是每一篇要有自己的作用在里面。如果时常数算自己,会很辛苦。”


放诸各行各业皆准。我倒很明白,心态转换的重要性。曾经当过助理编导,职责是安排所有拍摄相关工作,包括按剧本斟景租借场地,招募或联络适当演员,分配每天拍摄场口,预备每场道具和服装,安排接送拍摄车辆物流等等。换句话说,没有了助理编导,拍摄便成不了事。到了节目出街,光环理所当然回归导演和演员。


做书也一样,能够让作者的想法传递到广阔的世界里,跟理念相当的人互动,也就成功了。


“我常常觉得,最好的编辑是没有人知道你动过功夫。”


-作者介绍-


周家盈 |来自香港的教育及文字工作者,喜欢说故事,也是说书人。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士,英文应用语言学硕士,副修法语,曾就读于巴黎第一大学。2013年创办《Slowdown Town》杂志,提倡放慢生活节奏,并坚持只出版印刷品。著有《书店日常──香港独立书店在地行旅》、延续篇《书店现场──香港个性书店访谈札记》。



▽ 点击阅读原文,来「做書杂货铺」

文章已于修改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