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开播22年后,再也没有人教你如何快乐

世相君 新世相 2019-01-30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822 篇文章




昨天在热搜上看到快乐家族给吴昕过生日,才突然意识到,她已经 36 岁了。


而距离她成为《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之一,也已经 13 年。



回头来看,这个节目承包了太多人的青春——


何炅:24 岁 - 45 岁;


谢娜:21 岁 - 38 岁;


维嘉:23 岁 - 43 岁;


杜海涛:19 岁 - 32 岁;


直观感觉是他们真的都越长越年轻了。


他们的青春,都在快本。我们也是。


我的一位同事说,1997 年他还在上小学,本来每天放学都会和一群小伙伴一起玩,直到妈妈在楼上大喊回家吃饭时才散。


但《快乐大本营》开播那天,他们放学都直接回家等节目了。


井柏然也曾在节目上说起小时候“蹲守快本”的经历:


“每到周六晚上,都会把电视机的台调到湖南卫视。然后一边吃饭一边等《啦啦歌》的旋律。一听到那个歌,马上拿着碗,咧着嘴,飞奔到电视机前。”


1997 年底,北京火车站招揽顾客的小旅店就纷纷打出了“本店可以看湖南台《快乐大本营》”的招牌,可见这档节目当时的火爆。



现在已经没有一档节目能像《快乐大本营》一样,陪伴一群人这么久,久到我们从小孩变成大人。


也从来没有一档节目,把“告诉你要快乐”这件事坚持了 22 年。


有个河南郑州的 30 岁女生,用复读机录了几十期快本的节目,几十盘磁带。


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她将节目中自己最喜欢的版块录下来,反复听。喜欢的节目还会边看边做记录。第一次从郑州去长沙现场看快本的车票也被她珍藏起来。


她说:“青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快乐大本营。”


曾经看着快本长大的你,现在还记得那些简单、纯粹的快乐吗?



二 


快本从一开始,就是很多年轻人的追星启蒙


谁没追过自家偶像那一期的快本呢?那时候喜欢的明星上快本,就特别开心,觉得他/她“终于要火了”。


它陪伴了你的青春,也记录着你偶像的青春:


《快乐大本营》的第一位小鲜肉是钟汉良。


1998 年的他还是当红的“歌坛小太阳”,出了六张个人专辑,连续两年当选“台湾十大偶像”称号。


初上快乐大本营,笑起来有点儿羞涩,参与节目却十分放得开,唱歌跳舞都不在话下。


很多明星的故事,都被留在了快本。


林志玲在快本听到言承旭的自传,忍住不掉泪。



两个月后言承旭又去了快本,看到林志玲参加节目的片段,也很伤感。



小虎队在这里重唱过《青苹果乐园》。



Twins 也在这里合体过。



大牌明星从不会缺席快本。


梁朝伟、张学友、周星驰、成龙……甚至是你想不到的那些,也都来过了——贝克汉姆、JK罗琳……


豆瓣上有网友说,她一直用《快乐大本营》当“补课”,最近有谁火了,或者有谁将要火,看一看最近的快本就知道了,它是娱乐圈的新人发掘机——


1999 年,刚出道的陈坤第一次上快本,一脸青涩,讲话都低着头。主持人问他最近在忙什么,他说,正在努力地学习、写论文,因为明年要毕业了。



那时离他出演《像雾像雨又像风》还有一年,其实还没红起来。


那一年末,刚刚出道的章子怡,也上了快本。她 20 岁,穿着高领的毛衣搭配紧身牛仔裤,一身打扮很朴素,看上去很清纯。


镜头扫过,发现她后面的一位嘉宾,是刚主演了《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李亚鹏



2001 年,周杰伦第一次来内地做宣传,好像是大哥吴宗宪带来的,大哥力推他,但是他酷酷的,也不太说话,戴着鸭舌帽唱了一首《印第安老斑鸠》。


不怎么看台下观众,何老师做采访时候一直把脸转向何老师,感觉还有点害羞。


“归国四子”吴亦凡、鹿晗、黄子韬、张艺兴回国后第一次同框的节目就是快本。


那时他们还很青涩,吴亦凡还没有freestyle,鹿晗还不叫傻狍子,黄子韬也没成表情包,张艺兴自称长沙小骄傲。


后来他们在各自的发展中也来过很多次,但同台却几乎没有了。


TFBOYS 真正走入主流大众视野,也是从快本开始。2013 年 8 月出道,2014 年 5 月就来了。那时候他们还是 3 个看上去稚嫩的小孩。



后来他们回去过很多次,每一次回去都有变化。长高了,成熟了,成年了……《快乐大本营》是他们的起点,也是老家。


这二十多年来,有些人昙花一现,有些人风风光光,有些人在一起,有些人分开,但《快乐大本营》仍然在陪伴着。


去年《延禧攻略》大火,快本在节目里成全了魏璎珞和富察傅恒



当我们感叹自己青春不再、喜欢的偶像也老了的时候,快本却完全“不服老”——


你仍然可以在这里看到这个时代最新鲜的人和事。




《快乐大本营》15 年时,何炅说过一句话:


“时间就是有这样的力量,它会让你一下子想起,我们曾经拥有过那么多美好的日子。不是说遗憾,也不是说难过,真的是一种很满足的感觉。”


快本给过我们最简单、纯粹的快乐——总是陪你一起玩儿,也教会了你怎么玩儿。


快本的很多游戏,至今还在各种聚会场合成为大家的娱乐方式。


前几天我还看到有人总结了一篇《年会玩什么游戏才带劲》,内容是梳理了《快乐大本营》历来的经典游戏汇总。


其中第一个就是“快乐传真”。你们一定玩儿过,就是每个人通过不出声比划来表达一个意思,传递给下一个人,直到最后一个人给出答案。


在只有《曲苑杂坛》和《正大综艺》的 90 年代,大部分节目习惯绷着、端着时,这个肢体语言的游戏,让大家都一下子放开了。


“爬梯”被这位腰间别着 BP 机的大叔演绎成了“健身操”


而且它流行了 20 多年,如今网上还有了很多类似的 App,介绍里就写着“《快乐大本营》同款游戏”。


除此之外,你可能还从快本里学到过谁是卧底、心有灵犀、池到了、不是你以为的世界、就不听指挥、不要说,唱、我脑厉害啦、啊啊啊啊科学实验站等等游戏。


最近,节目组又推出了一个新栏目:“啊啊啊啊之这一题我会”。现代人的生活有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这个新节目每一期都会尝试用科学实验来解决一个问题,满足年轻的好奇心。


比如第一期的问题,叫“如何在停电的情况下为手机充电”,会有很多好玩又不可思议的高光点。



感觉快本真的是个“不服老”的节目,以至于很多人说,“看看《快乐大本营》,就能测试下你自己还是不是年轻人。”


它属于心不愿老的人。


如果有天你觉得自己老了,不再那么容易快乐了,回来看看快本,你可能会想起那个年轻又简单的自己。




有人说《快乐大本营》的游戏太简单,但想了想觉得,快乐不就是不带任何压力地去享受、去大笑吗?


一个叫陈天娇的读者说,小时候看快本,是真的开心:


“快乐到想快快地长大。但长大后发现快乐原来那么难啊,好怀念曾经的简单。”


曾经看着快本长大的人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在改变,变得不那么容易快乐,但总有些时候,我们发现自己仍然会回到这个节目里来。


@白小兔

下班回来看了一集《快乐大本营》,笑着笑着,一天工作的疲惫就没了。


@赵静静

工作上遇到心情不好的事,下班回宿舍看几年前的大本营,笑得人仰马翻,最后忘记了是为了什么不开心了。


@超级无敌玛丽苏

考研复试失败的那个夜晚,在学校旁边的小旅馆里一夜没睡,看了一晚上快本。


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些什么都不想,只想开心只想笑的时刻。所以,长大后快本是我们生活中的喘息——


它从来不跟你说教,说得最多的就是快乐很重要,坚持告诉你“你要快乐”,坚持了 20 年。


这也是快乐家族的使命:


“这是我们做了半辈子的事情。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坚持半辈子,我觉得挺好的,真的。”


快本 20 周年时,向观众征集过一个问题:《快乐大本营》对你来说是什么?收到了这些回答:


它是舔不化的糖,

是热死也不愿意脱下的校服,

是跑完八百米的冰可乐,

是整个西瓜中间嘴甜的那一口……


但出现最高频的一句,是“那是我的整个青春啊。”


纵观国内所有的综艺,或许只有《快乐大本营》才能掀起这样一场盛大的集体共鸣吧。


虽然它可能不会一直陪你一辈子,但当我们走向更广阔、也更复杂的世界,变得不那么容易快乐,回到《快乐大本营》,它随时可以陪你一阵子。






晚祷时刻:


不要忘记快乐。


笑一个吧:p↓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