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猫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9-01-28

上周二开始,发现妹妹不大愿意理我。摸摸耳朵,觉得有点热,呼吸急促,打喷嚏,量体温达到41度。连夜送到宠物医院,医生判定是病毒感染,入侵上呼吸道。打了退烧针,回家之后体温恢复正常。但是,过了一夜之后重又发烧。


再次送妹妹去医院,拍了X光,做了血检,白细胞偏高。医生拿着X光片告诉我,妹妹心脏附近有阴影,不能排除是心脏病的可能。于是,再次打了退烧针,给了消炎药回家。


高烧终于消退,但是妹妹的体温依然在40度左右。这次去了第三家医院,做了血检,做了生化检查,还做了B超。先是怀疑肺炎,但是做完B超之后,发现体内有巨大的淋巴结肿块,医生怀疑妹妹是得了干式猫传腹。


就这样,在一周时间内。妹妹从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变成了心脏病;从心脏病开始,又变成了肺炎;从肺炎开始,又变成了疑似干式猫传腹。医生说,妹妹贫血、黄疸、高白血球、淋巴结肿大、肝肿大,有80%的可能是猫传腹。另外的医生看了检测报告,说有可能是FUO---未知原因引起的高烧,或者是猫白血病,或者是肿瘤。


听完了所有的这些分析,我觉得自己正站在空无一人的旷野之中。心中的茫然如此无边无际,以至于压制住了所有的痛苦和惶恐。在所有可能的病症中,上呼吸道感染也好,肺炎也罢,哪怕是心脏病都好,都有施救的可能。而猫传腹在医学上的致死率是95%,当我在微博求助的时候,许多人留言告诉我说,让猫咪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想玩什么就玩点什么。不要再想着施救,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财猫两失。我觉得他们说得都很对,所以就把这些留言全部删除,人全部拉黑。


我在这几天上网搜索了几乎我能找到的所有资料,分析了我现在面对的形势:


首先,我的猫咪持续发烧、打喷嚏、精神萎靡、不断流眼泪,她呼吸急促、不能大量进食、只能喝水,但是神志清楚,无腹水、知道清理自己的毛发,能够自行上厕所。退烧针和干扰素能够短时间控制她的症状,但是并没有让她的病情转好。去了四家医院,医生前后给出了多种不同的诊断,说明医生也没有办法确诊她究竟遭受病毒侵袭,还是她体内的免疫系统正在攻击她自己。


在所有的病毒类感染中,医生都使用类似的治疗方式。过去几天里,这些治疗都在进行,但并没有控制住病情,说明这些疗法并未对症。那么,在余下的诸多可能性中,干式猫传腹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形。但是,如果真的是干式猫传腹,想要确诊非常困难。或者说,等到可以确诊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所以,唯一的方法是反向论证:如果按照猫传腹治疗,病情有了改善,那么就可以确诊的确是猫传腹。反之,则需要另想办法,但是另外的疾病可能没有猫传腹那么致命。


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问题:面对一种医学上判定死亡率接近100%的疾病,我坚持继续医治,这是一种合乎理性的选择,还是一种盲目的急病乱投医?我的努力究竟是为了提升猫的生命质量,还是用她的痛苦来延长陪伴我的时间长度?


根据我了解到的资讯,人类针对猫传腹的研究和治疗时间并不算长。迄今为止,连猫传腹的起因都还没有确定。市面上流行的特效药,都是各方根据某一篇医学论文的内容,自行在实验室中制作出来的试验品。这听起来有些荒诞不经,但是论文中证明了新疗法的效果,这种实验性药品在市场上也被反复证明了有疗效。其中,最早期的一个版本叫做GS376,用于治疗湿式猫传腹。在过去的三年里,它是许多束手无策的猫主人最后的选择。GS376据说对干式猫传腹不是很管用,于是在去年市场上又出现了一款新药:GS441,它不再谋求杀灭病毒,而是阻断病毒在猫体内的自我复制。从效果上来看,它对干式猫传腹效果更好。无论是GS376还是GS441,在注射之后都能缓解因为猫传腹带来的症状,一定时间内提升猫的生命质量。


当然,也有大量案例是失败的,更存在大量复发的案例---两种针剂都不能保证猫一定痊愈,即便进行了三个月的治疗,在停药之后病情依然可能有反复。我在网上追踪了一个案例,那只猫在得病之后通过GS376的治疗,最终存活了1年零八个月,死于猫传腹复发,这一次GS376也无效了。


对于我来说,上述资讯透露出三件我最关心的事情:1、打针比什么都不做强,什么都不做的结果是肯定的,打针则未必;2、和一种缓慢而痛苦的衰竭过程相比,打针起码能让猫在一段时间内能吃能玩,这是猫乐意做的事情;3、延长猫的生命,哪怕是三个月也是好的,GS376流行三年后出来了GS441,谁知道再多一点时间人类又能发明出什么新药来?


所以,我决定立即采用GS441治疗妹妹。现在闪送的药水已经到了,我这就去给她打第一针。


往期回顾:

习惯性跑题

咖啡:多大事,来一杯

猫上桌以后

你的票根还在?

非典型父母

为什么你的家庭录影带不会成为电影

如果你想做一款震惊世界的社交软件

新年试笔

张小龙的能与不能

当人们习惯了互联网

误解:热爱生活

《四个春天》观影注意事项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做相同的决定其实非常简单:每天晚上,从医院把她从医院接回家。之前她已经在那里吊了四五个小时的水,终于回到自己家之后,她先去上个厕所,小喝几口水,然后等我把她抱上沙发。等我坐定,她慢慢地挪到我的腿边上,然后脑袋一下子靠上来。于是,在我的腿部就会感到一种微弱而有温暖的分量。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指环王》---对于阿尔文公主而言,在她那漫长到无法记忆的生命里,阿拉贡是她穿着铠甲的小猫咪。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