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要竭尽全力,才不愧满腔深情

董大胆 ONE文艺生活 2019-02-01


All of me

John Stephens


声音资源加载中...


1

田可看到刘臻一发给她的信息时,距离那条信息的送达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虽说她整日都用手机,可这着实不能怪她,谁让刘臻一给她发信息的那个软件,她一年都难得打开一回呢。不过她和他好像也只能通过这个软件联系上,毕竟这几年他们的交集几乎为零。

“可可,可以帮我个忙吗?”这熟悉的开场白,在那些毕业后就从不联系的同学中,实在司空见惯,她早就习以为常。要是同班时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人找她,她多半假装没看到,要是曾受过人家一点恩惠,她就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你先说,看我能不能帮得上。”

可这次找她帮忙的人是刘臻一,她反复斟酌了一下应该怎样回答才不显得虚情假意,“不好意思,我很久没用这个聊天软件了,所以今天才看到信息,你都开口了,能帮到的我一定帮。”

刘臻一是半个小时后回过来的,似乎有点急,发的是一条语音,每五分钟就打开一遍软件的田可这次没有错过。他的声音一点都没变,田可听了好几遍,大意是他准备开一家清吧,打听到田可是和文字打交道的,便寻了过来,想请她为清吧的名字出出主意。

“这不算太麻烦,不过我要知道你清吧的风格,以及你未来的经营方向。”她倒不是敷衍塞责,毕竟她若是真想应付他,不出半个小时她便能列举十几个名字供他挑选,可她不能这么做,也不会这么做。

因为哪怕她都谈过好几次恋爱,可一想到刘臻一这个名字,那些无奈和心酸便会一股脑地全冒出来。每每这时,她总会这样安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两个人相爱的几率要低到小数点后好几位,这样想想,刘臻一不喜欢她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吧。


2

刘臻一约她一起吃个晚餐,再去他的清吧参观一下,她答应了,还精心打扮了一番,光眼影的颜色就尝试了好几种,最后还是选择了她的日常风格。既然已经得到过他的答案,那么她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吧,用力过猛反而会适得其反。

他到得比田可早,却也没给她点餐,“我对你的喜好了解太少,实在不敢卖弄小聪明。”

“你不用太拘谨,好久不见的老同学一起吃个饭而已。”她笑得很坦荡,他的笑却僵在了脸上。她瞥他一眼,立马移开视线,怕自己再多看几眼,就会说出其它胡话。

本以为无话可聊,结果倒是气氛融洽,只不过他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你一点都没变。”吓了田可一跳,过了好几秒才痴痴地回一句:“是吗?”

“你一直是那种清清冷冷的性子,今天你一开口,我就感觉回到了从前。”他目光黏在她身上,她只好低头喝水掩饰自己的不安。

她不回话,刘臻一也温和地笑笑,让人猜不到他的心思。

吃完饭后去清吧考察,从交谈中田可看出他确实有下足工夫,他带她看了看清吧的装潢。把清吧的大致定位和要请的乐队风格详细地给她做了个介绍,田可初步推荐了几个名字,他似乎很满意,还亲手给她调了一杯酒。“这酒的度数不高,你可以喝。”

“谢谢。”她接过尝了一口,觉得还挺好喝的,便又喝了一口。

“少喝点,喝醉了我可不送你回家。”他笑着打趣她。

“我酒量没那么差。”

“我以前也不能喝,后来我能把我朋友喝失踪。”他一本正经说的话逗笑了田可,这是经过那件事后,他们第一次毫无芥蒂地聊着天。

酒的度数并不高,但田可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头顶的灯把刘臻一的脸照得五颜六色,她睁大了眼睛也辨不出他的神情。


3

田可喜欢上刘臻一的原因大概是,他虽然每次都嘲笑她设计作业的图画得丑,但还是会耐心替她改好。她不记得当时的他是否有别人嘴里说的那般帅气好看,只记得他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只会穿一件外套,冻得手通红通红的,有时候还会长冻疮。她看不下去就问他为什么,他说是为了方便打球,直接把外套脱了就可以上场。她又气又心疼,便偷偷往他包里塞冻疮膏,也不知他是如何知道是她放的。他大概只是为了感谢她,所以重要的课他总会帮她占好座位,偶尔还会给她买些零食。

她耐心等了很久,好多次都以为他要说出口,可到底还是让她一次又一次的空欢喜。她鼓足勇气才说出口,却没得到想要的回答。

他说,我不是个好人,不值得你喜欢。

她愣了好半天,才故作轻松地说道:“要拒绝的话,不应该说我是个好人吗?你真是特别。”她干笑了几声,“你别把这当成负担,我只是单纯想把这件事说出来,心里藏着秘密的感觉太难受了。”她落荒而逃,此后直到毕业都没单独和他说过一句话。他也不恼,无论做什么,仍旧先替她着想,甚至连他负责修图的毕业照,她都是最好看的一个。田可只觉得忿忿不平,以为他想尽办法要补偿她,从此更加疏远他。

关于他的感情生活,她零零碎碎地听到一些,他背了些骂名,说他在每段感情中都是负心人。这些流言来自她的室友铃铛,她曾和刘臻一在一起一段时间,不过那是在田可喜欢上刘臻一之前。她未曾放在心上,倒是铃铛知道田可喜欢上他之后,颇为针对她,后来大概是因为田可并没和刘臻一在一起,便不再为难她。她想为他辩解,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立场。那次告白,像卡在她喉咙里的一根鱼刺,咽不下去,还伴随着阵痛。

毕业后某次大学室友聚会,铃铛问她为什么没和刘臻一在一起,田可倒是愣了会,随即回答,“他又不喜欢我。”

“怎么会,想当初我和他分手很久后,他约我出去,我以为他想和我和好,没想到竟是希望我不要再为难你,是他一个人的错。你不知道我当时可嫉妒了,但他这样说了之后我觉得自己太可笑了,没必要为一个心里没我的人白费力气。”铃铛的话让她颇为震撼,这些都是田可所不知道的。

“都已经过去了。”当时田可不知该回她什么,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4

而今久别重逢,反正她心怀不甘,索性就问了出来,“为什么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从没说过我不喜欢你。”田可听到那人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设想过两种可能,第一种,我不说出来,我们永远会是朋友,即使日后毕业,也会保持联系。另一种,我们在一起,而后又分开,那结果你也可以设想到。”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还有第三种。”田可平静地提醒道,他诧异了地望着她。“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

她话音刚落,他眼神里的光瞬间黯淡下去,“可是我害怕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因为我而伤心难过。”太在意,所以更懦弱。 

“我们总不能因为害怕结束,就避免了一切开始。”分开的时候,田可抱了抱他。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她走出了好几步远,才听到刘臻一在背后喊道。

她笑弯了眼,却没回头,只在心里默默想道,当然。

清吧开业那天,田可提前送了好多书过去,可直到快打烊她才到。

“怎么来这么晚?”刘臻一的语气自然。

“我觉得你的清吧还不够完美。”她一本正经地忽悠他。

“还缺什么?”他的眉头立马皱成一团,她的表情顿时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缺个老板娘。”她刚说完,他也跟着傻乐起来。

“我觉得我就挺合适的。”田可厚着脸皮又说了一句,她瞧见他的耳根红了些,几秒后他笃定地说道:“没人比你更合适了。”

有人会一本正经地说着他所认为是真话的假话,还有人会说着你心里嗤之以鼻的假话但实际却是他真心的独白。只不过当时当刻,你早已擅作主张地把它贴好了标签,对真话满心欢喜、对假话耿耿于怀。当时被拒绝的田可以为刘臻一不过在找个借口搪塞她,直到他开诚布公,她才读懂他平静话语下的满腔深情。因为太在意,反而畏手畏脚。

她要告诉他的无非是,唯有竭尽全力,才不愧满腔深情。低到小数点后的相爱率,他们遇到了,总不能白白错过。在那么多苦苦等待的人之中,谁又想甘愿错过。两个人在一起,正是因为彼此都不够好,才确信对方能让自己变得更好。她相信,再不确定的未来,两个相爱的人携手,也好过一人踽踽独行。


责任编辑:山山 sunshen@wufazhuce.com

作者:董大胆

多愁善感巨蟹座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