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医(强烈推荐) - 薛钜夫医话

五味古法中医 2019-02-07

薛钜夫,北京杏园金方国医医院院长,临床看病四十余年,心里一直有些话想和朋友们说一说。


大家好,我今天非常高兴能来到北大,和同学们一起探讨中医这个话题。说实话我的中医学的并不好,但是我愿意把我从医30多年来的一些体会跟大家做一个交流。如有不妥,欢迎大家讨论、指正。

今天我讲的题目有点大,学医、行医大家一看都明白,说到知医,谁不知道中医就是给人看病的大夫。


我想在座的各位除了知道中医能看病之外,还知不知道中医能做些什么别的事?(答:养生、康复等)同学们说能“养生”,能“康复”,我觉得说得非常好。我是学中医的,我要讲的一个观点就是中医学问博大精深,它不仅涉及到医,也涉及到天文、地理、军事、政治等领域。意思是说中医的理论在社会各个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特别是在中国。

古人说“医乃仁术,岂小补哉?”, “仁”是个广义的概念,不仅是济世济国,还有优秀和全面的意义,不单单是为了看病。


在明朝有一个著名的医学家叫张景岳,他说中医 “上极天文,下穷地纪,中悉人事,大而阴阳变化,小而草木昆虫,音律象数之肇端,藏府经络之曲折,靡不缕指而胪列焉。”意思就是说中医是个大的文化,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所以要想学好中医,我们首先要了解中医。


鉴于时间关系,我主要从两个方面来谈一谈知医。学过中医或者和中医有过接触的同学可能知道,中医最大的特点是“整体观念”和“辨证施治”。什么叫“整体观念”?我在这里要讲一个小故事,三国时诸葛亮问鲁肃什么是将?鲁肃说将就是统兵的。诸葛亮又问什么是兵?鲁肃说我们的士兵就是兵。然后鲁肃不解地问那你说什么是兵?诸葛亮笑着说一个高明的将领,不仅要把自己手下的兵看作兵,更要把敌人的兵也看作自己的兵,甚至地理位置、山川、河流都是你的兵。

其实中医治病也是这个道理。中医看病首先要强调“天人合一”,什么叫“天人合一”呢?


比如说一年有12个月,365天。而在中医理论中人体有12条经脉,365个穴位,和自然界是相对应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自然界的规律,在人的身上也有具体的体现,大家可以观察一下自己的脉在四季是有不同变化的。春季虽然阳气已升,但寒未尽除,气机有约束之象,故脉稍弦,同时也显示出体内的生机经过冬天的储藏有一种蓄发之势;夏天阳气隆盛,脉气来势盛而去势衰,故脉稍洪。秋天阳气欲敛,脉象来势洪盛已减,轻而如毛,故脉稍浮;冬天阳气潜藏,脉气来势沉而搏指。如果你说你摸自己的脉感觉和我说的不一样,那你就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了。


中医还特别讲究四时、四立(立春、立夏、立秋、立冬)、十二时辰。一天之中有24个小时,分为12个时辰。即每两个小时为一个时辰,从晚上11点到凌晨1点称为子时,依次排列到亥时。这和中医又有什么关系呢?在中医当中有一个针法叫“子午流注”,把12个时辰和人体的五脏六腑对应起来。比如说一个病人他每天晚上23点就开始发烧,晚23点属于子时,子时和人体脏腑中的胆相对应。中医说: “肺寅大卯胃辰宫,脾巳心午小未中,申胱酉肾心包戌,亥焦子胆丑肝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在凌晨3-5点寅时归肺,到了卯时5-7点归大肠,等等依次类推。有人问你说这话有根据的吗?在此,我用一个病人实例来说明。北京某大医院的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发病很奇怪,每天下午5点的时候开始发烧,晚11点时发烧最厉害,可以达到40.5度,凌晨1点以后体温就逐渐下降,而一天中的其它时间却不发烧。医院该检查的手段都用过了,也查不出来问题。没办法,只能采取对症治疗,用药之后病人的症状依旧,还是等到凌晨1点以后才能退烧。这样大概持续了有一个月左右。于是,那个大夫没办法了,建议病人去找中医试试。


通过朋友介绍,这个病人就找到了我,让我给看看。中医学有一个药方叫青蒿鳖甲汤,方解中说“夜热早凉青蒿鳖甲汤主之”,我就按这个药方给病人开了三付药。一付药后,当天晚上这个病人就没发烧,我特别高兴,回家就和我父亲说:“我治了个病人,治的特漂亮。”父亲就问我用的什么方子,我说用的青蒿鳖甲汤。父亲又问我病人出汗吗?加了什么药、给了几付药?我说出汗,加了生石膏,总共开了三付药,病人吃了一付就好了,剩下两付还没吃呢。父亲说剩下的两付药就不要让病人吃了,再吃这个病就难治了。我听了之后很不服气,因为当时我看了十几年病了,难道连一个发烧我还治不好?就问父亲再吃病人会怎么样。父亲回答说这个病人现在不用给药了,近期他也不会再发烧了,可是到春分那天卯时他还会开始发烧。那时候你再给他吃这张方子就不会那么灵了。我想有那么神吗,我也没听父亲的,还是让病人把剩下的两剂药吃了。结果到了第二年春分的第二天,这个病人给我打电话,说薛大夫你还得给我看看,我又发烧了,而且发烧改时候了。原来是下午5点开始烧,现在是晚上10点开始发烧,到了凌晨2点烧就退了。等到凌晨3点又开始烧,一天烧两次。我想还真让我父亲给说中了,但我对病人说我先给你开以前那个青蒿鳖甲汤,你吃着试试。结果病人吃了药以后烧不退。我就去向父亲请教,父亲说为什么我告诉你这个药再吃就不灵了,还能告诉你病人再次发病的具体时间,是因为本来这张方子鳖甲领入,青蒿引出,是有出有入,可是你一加石膏后,药性太寒,结果把邪热给关在病人体内出不来了。还是那个方子,用两付药,你加2克麻黄,只能加2克,起发汗开门的作用,中医叫“开鬼门”,并且这个麻黄还得先煎去沫。


这次我真听父亲的话了,就按他说的给病人开了药,这个病人吃药之后烧马上就退了。我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开方,父亲说这个病人晚上17点开始发烧,晚17点属于酉时,归肾脏。而夜里23点到凌晨1点烧到最高,是因为这个时刻是子时,属胆。中医的五行学说认为肾脏属水,胆腑属木,水能涵木。当肾脏有热时必然要耗伤水液,水液不足就不能去濡养属木的胆腑。属木的胆脏长期得不到属水的肾脏的滋润濡养,从而病发热象。青蒿鳖甲汤是治疗温病发热的方子,在温病特点不同的时候,方药的加减变化非常重要。你急于贪功,加用生石膏发挥其退热的功效。用这么凉的药,病人吃完药后一定会闹肚子,第二次发烧是在卯时,卯时属大肠,就是因为你的药用所致。为什么用麻黄,是因为麻黄有三大功效:发汗、平喘、利尿,可以把病人原来蕴于体内的热邪放出来,即驱邪要给邪以出路。这就像我们平常所说的开门缉盗,当你把门打开的时候,小偷急于跑出来,这时候你再把小偷捉住。可如果你关上门抓小偷,他可能在你屋里破坏东西。所以说开门缉盗比闭门缉盗要高明的多,中医常常讲的是这种取类比相的思维。所以说我们学中医,如果学的很浅,就只会对症治疗,不能全面地了解病情,往往导致疗效很差。

刚才我讲的是“天人合一”,现在我来讲“整体观念”中,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中医在看病的时候看得是一个有病的人,而不是看人的一个病。同样是感冒的病人,可能有的人发烧38度,有的人就不发烧;有的人发烧出汗,有的人发烧不出汗。即使是同一个病人在一年四季当中患的感冒也各不相同。另外,我们在诊病的时候,还要考虑到他的家庭情况如何,他的工作环境如何,他的心情如何,他的患病时间等等因素。这些方面都需要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四种方法来和病人取得沟通。前一段时间,我和祝肇刚大夫一起去医院会诊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肝硬化腹水,肝脏的功能已经受到破坏了,医院准备给这个病人进行肝脏移植。可是这个病人持续高热,大概已经有两个星期了,用药也不起作用,没法进行手术,于是院方说请中医来会诊。我们到了以后,主治大夫就给我们介绍这个病人可能是哪个地方的炎症,可能是什么菌引起的,以及他们采取的诊治方法和效果如何。


但是在整个讨论的过程当中,没有提到有病的是谁,是什么性格,从事的什么工作等等问题。我们中医怎么看这样一个病人呢?这是一个患肝硬化腹水的病人,从事的是教育工作,职位很高。每天除了学校的领导工作之外,还要带博士生,同时还要考虑自己家中的事情。当这个病人患病以后,对自己的事业比较担心,思想负担比较重,晚上睡眠不好。同样由于思想负担问题,白天的饮食也不大好。总之,病人吃饭、睡觉怎么样,情绪怎么样,有没有压力等等个人情况都是中医看病必须要考虑到的。所以说中医看病是看一个有病的人,而不是看一个人的病。中医的“整体观念”不仅体现在诊断上,在用药方面也是如此,哪些药是驱邪的,哪些是扶正的,哪些是调节机能平衡的等等,都极有法度,要有整体的考虑。即使在一个简单的方子中,也特别讲究“君、臣、佐、使”的层次关系,并且每种药的用量都有一定的比例。大家都知道北京四大名医施今墨先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用药如用兵,临证如临阵”。他在治疗感冒的时候,根据病人患病的轻重,来设定药方中配伍关系和用量比例。并根据感受邪气的不同,在治疗用药上有七解三清,六解四清……。有人说中医不量化,我觉得不对。中医非常量化,而且量化很严格。

此外,要想学好中医,需要对中国大文化有一些了解。


这里包括天文、地理、军事、科技、文化等领域都要有所涉猎。大家都听过诸葛亮借东风的故事,《三国演义》上是这么描述的:“十一月二十,甲子,东风起”。十一月二十是冬至以后。那到底这东风是不是借来的呢?当然不是,诸葛亮是懂天文的,知道应该什么时候刮风。有人说了,这是故事,当不得真。大约早于诸葛亮借东风故事的二十年,有一位著名的医学家叫张仲景,他写过一本著名的医书叫《伤寒杂病论》。在书中有一段话,说“冬至后,甲子日,夜半少阳起”。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观察一下冬至以后甲子日晚上12点是不是刮东风。我真地观察过,虽说没刮那么大的风,但一定要刮东风。为什么呢?因为冬至十一月二十是冬至以后,已经接近春天了,在位为东,在脏为肝,在相为风,所以那天是一定要刮东南风的。大家都是学科学的,知道这么大的宇宙,它的运行一定是有其规律的。军事上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说粮草在军事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在治理国家上粮食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中医的术语中有“胃为水谷之海”之说,把胃看得很重要,认为“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一个病人,不管病有多重,只要他还有食欲,这个病治疗起来就要轻松得多。换句话说,即使一个人病很轻,要是一个月不吃饭我看也受不了。所以说胃的作用是很重要的。


中医的“整体观念”还可以在企业管理中有所体现,2002年的时候我去北大医学部,听一个EMBA的课程讲企业管理。有一个老师是从国外回来的,他的研究方向是企业管理和市场。他给下面的听众提了个问题,问你们谁知道企业是以几年为一个变化周期吗?我就举手了,我说5年。老师说是5年,那你能讲一下为什么是5年吗?我说这很好讲啊,中医的五行学说对此类现象有一个概括——“生长壮老已”。当企业制订一个东西的时候,无论是产品也好,企业经营方向也好,皆是如此。同学们将来接触企业的时候,就可以了解到是不是5年,也可能是6年,但是它不会脱离这个规律。中医的五行学说是什么?是木火土金水,它既不是五种,也不是五个。“行”这个字是运动的,是变化的,五行是五种运动变化的规律,万事万物都有它的规律。中医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万物没有它不能概括的。所以说中医学的理论还可以运用于现代的科技,运用于治国。我们运用我们的中医理论去分析世上的事物,还是有一定的意义。

古人有句话说“不为良相,愿为良医”。


大家知道良相是治理国家的,良医是给人看病的,这句话就是说治理国家和跟治疗疾病有相同的道理。为良相,使国家昌盛,人民也就安居乐业了,自然会努力建设和发展自己的祖国。当医生,也是为人民健康服务。人民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才能努力的建设和发展自己的祖国。这里面有很强的辨证和因果关系。在古代时,有很多人既为良相,又为良医。如汉代的张仲景,就是长沙太守。当时民间流行瘟疫,各地的医疗条件都比较落后,结果死人很多。张仲景很着急,于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最后在诊治众多病人的基础上写出了流传千古的《伤寒杂病论》,古人称之为“医圣”。宋朝的范仲淹,官居宰相,“不为良相。愿为良医”这句话就是他说的。所以说为人不可以不知医,知医很重要。最少你知道一点医学知识对你自己和你家人的健康都是有好处的。


有人不想从医,认为自己年龄很大了,没必要去专门了解一些医学知识。在此,我想讲几个例子。在唐朝有一个著名的医学家叫孙思邈,他小的时候总是生病,治病时又遇到了庸医,把家里的钱花完了病也没治好。于是他精研医道,到60岁的时候写出了一部巨著叫《备急千金药方》。他到了90岁的时候才看到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感觉自己的医学知识还不全面,于是又写了一本医书叫《千金翼方》。我不知道他学医时是如何注重健康养生之道的,我只知道他活了103岁。所以说学医真的很有好处,我希望大家多看些医书。大家知道在中国历代皇帝中活的时间最长的是谁吗?是乾隆,寿活89岁。史料记载乾隆不仅知医,而且会用药,一生中用药量比较大的是龟龄集,这种药是强壮男性身体用的。乾隆能针对自己的身体去设计适合自己使用的药物,主宰自己的健康,这是很了不起的。


这两个例子都是古代的,我再说一个现代的例子。有一位非常著名的医家,他在20多岁的时候就得了肺结核,当时这个病是很重的,俗称“肺痨”。因为当时看病诊金、药费都很贵,他看不起。不得已只好自己看医书,买了一本书叫《祝选施今墨医案》,这本书是祝谌予教授根据其师施今墨老先生的诊治经验整理出版的。当时在中医的著作中很少能看到肺结核的诊断,而这本书是中国最早的一本采用西医病名和运用中医辨证、治疗相结合的医书。这个病人就是按照书中所说的方法一步一步去治疗,最后痊愈了。于是他弃文从医,后来成为很著名的中医。他在文革期间曾去河南搞巡回医疗,当时有个学西医的朋友想出他个难看,就说让他给看一个肺结核的病人。这个病人30多岁,男性,从西医检查的角度来说病灶已经消失了,正在全面恢复之中。他给病人摸脉之后就说这个病人得赶紧用药调理调理,并且还得配合现代医学检查。学西医的朋友就说,我们从西医的角度来看这个病人不用再治疗了,拿出X光片说你看结核病灶已经痊愈了。老大夫说,我和你们的看法还有些不同,这个病人到春天时可能有危险,大约春分之前惊蛰时候开始发烧,到时可能用什么药烧都退不下去。学西医的朋友当然不信了,取笑咱们这个老中医说的“太玄了”。老中医说我再告诉你个更玄的,我能告诉你这个病人什么时候死,他在春分这天的卯时必然吐血而亡。后来,这个病人得病情发展情况还真的和这位老中医说得一摸一样,于惊蛰时发烧,春分时吐血而亡。


以上我讲的是知医,其实我对中医的学习也很浅薄,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医学文化也是知之甚浅。如果以后大家有时间,我们可以就这个问题再进一步的探讨。

下面我来讲学医。

现在学医应该说有几种途径,主要的途径就是上中医的大学,受学院教育。还有就是师承教育。前一段有一个朋友问我:到底学习中医是“批量”生产的好,还是师承教育的好呢?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批量”教育实际上就是学院教育。我认为不能说谁比谁好,他们应该各有短长。院校教育有院校教育的长处,师承教育有师承教育的特点。我先来讲讲学院教育的特点。第一、学院教育非常系统。课程的设制都是由浅入深,从基础理论到临床实践。第二,学院教育非常全面。大家知道,中医的学派很多,中医古籍更是浩如烟海,一个老师的学问再全面,仍然有他的局限性。学院教育就不然,每一科都是由造诣较深的老师来讲授,使同学们在学习基础理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博采众长了,这样同学们对中医会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第三、学院教育非常规范。学校是学习的地方,是研究学问的场所,是按照现代正规大学教育方法,教学大纲和教材是经过几代中医教育家和学者不断完善、不断丰富,历经多年教学实践的检验与修正,使古老中医与现代教育逐渐紧密结合,让现代青年更规范系统地学习中医。这是我所认知的学院教育的好处。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我认为师承教育应该作为学院教育的继续和补充,甚至可以说让你从书本走向临床,然后从临床再上升到更高的理论。概括起来,师承教育的特点是: “接着学,快”; “在临床中学,深”;“重复着学,准”; “变化着学,活”。我认为学习有两种方法。一种方法是照着学,人家怎么说我们怎么做,这样失于变化,当你以僵硬的思维运用到临床时就不大好使。另一种是接着学,我们在学院教育时是照着书本学,等到了师承教育就是接着学。祖国医学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应该说每个时代都有创新和完善,师承教育正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学习。所谓接着学,快。学生通过师承阶段,可以很快地进入临床医生角色,比较熟练的掌握中医的理法方药。所谓在临床中学,深。是指将所学理论知识与临床实践得到深入的、有机的结合于一起,能够更深入地掌握中医理论知识。所谓重复的学,准。是指在师承过程中,通过临床反复的锤炼和揣摩,能在错综复杂的病症中比较熟练地抓住主要矛盾,分清缓急主次。所谓变化着学,活。是指在临床上,老师的圆机活法可以让我们学到好多在理论上所未涉及的问题。

我给大家讲一个我在随师过程中的例子,有一次我跟刘渡舟教授侍诊

来了一个女病人,42岁,得的是急性风湿性关节炎。这个病人是由两个人搀着进来的,脸烧的很红,腿不能走路。一看两个膝盖又红又肿,手一摸还很烫。于是刘老就问她你小便怎样?病人说小便很困难,便时又热又烫又黄,从发烧到现在有一个星期小便都很少。于是刘老开了一个方子叫五苓散,这是张利水渗湿的方子。又加了3克羌活,一共六味药,对病人说你吃完药烧就退了。病人说那我这个腿疼怎么办?您能不能先给我止止疼啊,发烧我还能忍,腿疼我忍不了。刘老说你只要能小便了,烧退了,腿疼也就好了。当时我想这张小方能有效吗?结果到第7天的时候,这个病人笑着自己走进来了,说“刘老您这个药神了,我都好了。”这个方里有一点非常特别,就是这3克羌活,羌活一般常用于治疗上半身风湿病,而病人是下半身风湿病,为什么用治上半身的药来治下半身的病呢?我不明白,就去向刘老请教。刘老说我用这个五苓散是利水的,水是从下走的,如果你还用治下半身的药去引动它,水一定放不出来。用羌活就好比在茶壶上打个眼,下面的水就流出来了。我一听,觉得真妙啊,原来中医是这么看病的。这里面蕴藏着很多哲学的东西,也蕴藏着很多物理方面的知识。如果我们只是在书本上学,那你治这个病肯定是用独活而不是羌活。


我再举一个例子,大家都知道糖尿病,糖尿病这个病名是西医的称谓,属于中医消渴病的范畴。近几年对于糖尿病的治疗发展得很快,在60年代10个糖尿病人中得有9个人眼睛失明,致盲率很高。而根据1995年的统计,现在糖尿病人致盲率不到50%,这就说明了糖尿病治疗的发展。当然这里面有现代医学的成绩,中医对此也有很大的贡献。例如,施今墨先生在治疗糖尿病的时候用药和别人不同。他首先结合现代医学的诊断方法,运用中医的辨证论治,治疗效果非常好。其“补益脾气”这个治疗方法就丰富了中医治疗糖尿病的经验,并且创出了两组对药。这两组对药在中医方面能够讲得通,中医认为糖尿病是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所致。而现代医学通过药理研究发现这些药确实具有降血糖作用,在西医方面也能讲得通。一个方子在中西医都能够讲得通,这应该说是施今墨先生的一大创举。如果说我们没有师承教育,施今墨先生不在了,这个方子也就失传了。就是因为师承教育,施今墨先生的学术思想后继有人,我的老师祝谌予教授在继承施今墨先生治疗糖尿病经验的基础上继续研究,在全国首次提出“活血化瘀法”治疗糖尿病。

现代医学已经证实,糖尿病和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脑血管病是相联系的,为什么得了糖尿病容易引发这些病呢?

因为这些病都跟血液循环有关系。祝老在治疗糖尿病中发现,通过现代医学的血流变学检查出血的粘度是偏高的。通过中医的望诊,可以看到舌下静脉是黑紫的,这是血瘀的表现。糖尿病有很多外周血管病变的迹象,比如手指末端是麻木的,这就是血液循环不好的表现。于是祝老创出了活血化瘀法治疗糖尿病。我们是跟着祝老学医的,就继承了施今墨先生和祝老两代人的经验。通过在临床的体会,觉得老师的方法很好用。但是我们在长期治疗糖尿病当中,在老师的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比如说现在有一个问题,有人问糖尿病你能治好吗?能除根吗?我们认为有些糖尿病是可以治好的,但是不能除根。这么说是不是同学们觉得矛盾啊?现在我想跟大家提一个问题,感冒这个病简单不简单?可能在疾病里面,它是比较容易治好的。甚至有的感冒不用吃药,喝点姜糖水,吃点粥就好了。感冒和糖尿病相比治疗起来要简单的多,但是感冒能除根吗?我相信没有一个大夫能说治好感冒后病人一辈子不再得。由此可知,连感冒都不能除根,又何况是糖尿病呢?那么糖尿病是终身病吗?我们医院治疗糖尿病有18年了,经过随访调查,许多病人已经停药了,定期化验血尿糖都正常,更没有并发症。其中最长的已经停药十三年了。这些病例说明了糖尿病是可以治好的。


在临床中,我们把糖尿病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叫糖尿病的早期,或者说在糖尿病的倾向阶段。什么是倾向阶段?就是说这个病人有多吃、多喝、多尿症状,但空腹血糖不高,一查餐后血糖高了。或者说这个人已经得了糖尿病了,但没有因为糖尿病引起别的并发症。我们把这个阶段称为功能代偿期,中医辨证以气阴两虚为主,临床上以脏腑功能失调为特点,这一类的糖尿病人大多可以治好;糖尿病进入第二个阶段称为功能失代偿期,这一阶段患者不仅有糖尿病,还出现并发症了。中医辨证以阴虚火旺、气虚血瘀或燥热入血为主,临床上已出现脏腑器质性病理变化。此类病人在治疗上,既能做到控制血糖,减少并发症,并且让病人现有的并发症得到有效的改善。这一类的病人大多需要坚持服药,配合良好的生活习惯,使糖尿病能够稳定下来;第三个阶段称为功能衰竭期。比如这个病人已经并发尿毒症了,或已经并发冠心病心梗了等等,此时中医辨证以阴阳两虚为主,医生再大的本事也只能做到带病延年,减少痛苦。总的说起来,师承教育和学院教育各具优势,可以作为学医的不同阶段,应该取长补短,而不要相互排斥。

以上是我对学医的看法。下面我想讲一讲行医。通过多年的总结,我认为要想当一个好的医生,必须要掌握行医的三个要素:医德、医技、医患关系。

做一名好医生,高尚的医德至关重要。

医德内容很丰富,涉及到言谈举止。唐代医学大家孙思邈的《大医精诚》篇,开宗明义地提出为医者必须有医德。指出:“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做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这段话是说作为医生,要急病人所急,痛病人所痛,对待病人要诚心诚意,尊重病人的意见和要求,保护病人的隐私。此外,还要尊重同道,对同行的失败不加抨击,对同行的成功经验能虚心学习。当年施今墨先生看病时,有一个病人经施老治疗痊愈后,说:“我的病曾在某医生处治疗一个多月,未见好转,吃您的药三付就好了。”施老说:“这是你的病该好了,因为人家已经把你的病快要治好了,你又来找我。是那个大夫为我打了很好的基础,我才可能这么快治好你的病。”等病人走后,施老对学生说:“我们当医生的,要尊重同行,即使前一个医生真的治错了,那也是为我们提供了借鉴,使我们少走了弯路。”这是多么高尚的医德啊。

第二个要素是医技。

作为一个医生必需医术精湛,所谓名医治病,庸医杀人。精湛医术是怎样来的呢?一方面要下苦功夫,悉心体悟;另一方面要勤于实践,积累总结。诊疗技术的提高,关键在于临床实践。正所谓“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再有,还要虚怀若谷,向同行学习。清初名医叶天士,一生拜了十七个老师,不断学习,并且勤于临床实践,自创卫气营血辨证,成为温病学派的一大宗师。

行医的第三个要素是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既是医德的重要内容,又是提高诊病疗效的重要保障。搞好医患关系,应是从医者的必修功课,能与患者形成默契统一体,是治好病人的一个重要方面。有的医生认为,你求我看病,必须得听我的。我的理解是患者找你看病,不是求你,而是信任你,把你当成最可信任的朋友,连生命都交给你了,还有比这更忠诚的朋友吗?所以我们做医生的应该珍惜患者朋友给我们的机会。在治病时,有很多情况是病人了解而医生不了解的,比如患者对某药过敏,病人不告诉你,你就不知道。此外,还要修练功夫之外的功夫。我刚才在前面已经讲了,诸如病人的情绪、心理、生活习惯、社会关系、居住环境、工作性质、家庭状况等等,都是医生在治病时要考虑的。也就是要了解有病的人,才能提高疗效。

医生应对患者尊重负责,了解体贴,同情关怀,对个人健康给予保密等。


患者对医生应该信任,配合医生,支持医生等,这样的医患关系是最理想的。


我给北大的学生们讲课,他们问中医、西医有什么区别。简单地说,夏天买西瓜,想买一个好瓜,你把那瓜拿起来,不管你会不会,拍一拍,听一听,看看样子,看什么呢?对瓜望、闻、问、切。对不对?我说如果一个很有经验的老瓜农,都不用拍,他一看,他就告诉你,这瓜是生的,那瓜是熟的,为什么?观其象,知其数。西医怎么办,要不就切开观看,要不就从根那儿抽点水,从上面抽点水,再从中间抽点水,到实验室化验一下。然后告诉你,这是熟的,这是甜的。你要问他是沙瓤还是肉瓤,那得用X线照一照。老瓜农不用,他把瓜的产地弄明白,把今年的气候弄明白,就敢告诉你,这瓜就是沙瓤,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区别。

我们说现代西医发达,但对生命的认识还差得很远,因为生命不可能像机器似的能够重新组合起来,而我们中华民族的中医学的很多理论与认识,都是从人类生命过程中提取出来的。比如喜、怒、忧、思、悲、恐、惊对五脏的损伤,这对西医来讲没法理解,大怒伤肝,这肝和怒有什么关系啊?

肝主怒,大怒则伤肝。很多女同志都有这样的体会,尤其是30多岁的女同志,月经要来的时候世界都特别“黑暗”,见谁烦谁,生气。这种情况是因为什么呢?因为女同志的整个生命过程是一个曲线,女同志以血为主,每一次来月经前一周,血下行,气上浮,气有余便是火,所以就容易烦躁。但两次月经间血充盈的时候,情绪就特别好。所以,如果脾气本来好,后来特别容易发怒,就要好好调理肝了。

还要调节情志,男人、女人都要宣泄,郁闷了要疏泄。我常跟有些女士说,如果跟你先生吵架了,什么时候把你气哭再走,别气半截,因为生气的时候肝气特别旺,一哭,肺气上来了,肺属金,肝属木,金克木,肺气一通肝气就调达了,如果气一半,肝气没下来,回来还得接着吵架不说,还容易得病。我们说五脏是相互制约的,如果可以很好地调整情绪,就可以少得许多病。所以,过了35岁的女同志就要注意调整自己的状态、情绪了。

中医为什么伟大?借用佛家的一句话:“因缘相合则为果。”致病因子不管是细菌、病毒还是癌细胞,都是客观存在的,这就是因,得病是结果。那么,因和果之间一定有一个条件,这就是佛家讲的缘。中医是什么?中医治病是从“缘”入手,是从条件入手的。

我们的祖先说: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

是说五谷是养命的,人的生命不仅仅靠脂肪、蛋白质来维持,要靠无数具有生命力的种子。不论哪个民族,哪怕是以肉食为主,他也必须吃粮食,不吃粮食是活不了的。为什么呢?种子是什么?种子是生命的延续呀。您看我们从长沙古墓马王堆里挖出来的那些种子,已经两千年了,还能发芽,说明种子是有极强生命力的东西。在现代,很多人天天不吃五谷,光吃菜,就为了减肥。那就面有菜色了。

人是依靠五谷滋养的,那你老不吃五谷就会出现问题……我曾经诊治过一个小女孩,一年多不来月经了,来的时候脸色惨白,就像白骨精一样。她这是减肥减出来的病,我采用的是什么办法呢?其实就是黄芪建中汤:黄芪、桂枝、白芍、甘草、生姜、大枣、饴糖。她吃了一年,月经来了,小脸也变得红扑扑的了。为什么呢?闭经是因为她血的生化不足,脾胃是气血生化的源泉,你不给它谷物的滋养,脾胃生化不出血来,她不闭经才怪呢!所以,我觉得这些疾病的发生,饮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你看八路军伤员靠什么养好伤?小米粥。为什么中国妇女生孩子都要喝小米粥?就因为维持人的生命不仅仅靠脂肪、蛋白质,更要靠无数具有生命力的种子。你想这一碗小米(谷子),种到地里就能长出一大片啊,那一碗老玉米种地到里才长出几十棵啊,它俩能同日而语吗?小米(谷子)的生命力极强,是用它的生命力来维持你的生命力,所以,生完孩子以后就要喝小米粥。小孩脾胃弱、腹泻,可以用小米粥油来解决,它味甘、色黄,入脾胃,具有极强的生发之力,气往上提了,腹泻就止住了。

几千年来,中华民族是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民族,这和外国人不一样。你看外国人吃饭,一手拿刀子,一手拿叉子,大叉子叉上羊肉一烤,刀子一割,小叉子一叉就吃了。这是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因为他们以游牧为主,基因经过成千上万年的遗传和变异,对肉类的消化能力要比中国人强得多。

我们祖先在过去是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这也是几千年遗传的结果,和西方人的饮食习惯是不一样的。而今天,拿着老祖宗给你消化植物性食物的“肚子”,天天去消化什么牛排啦、鸡腿儿啦……或者不是天天吃菜就是天天吃肉,结果不是糖尿病就是血压高,你不得代谢病才怪呢!饮食结构不是一代人能改变的,我想这是我们国人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中医经典《内经》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就是说当阴阳处于一个平衡状态时,即使遇见了大风大雨等异常的气候变化,你也不会得病。但如果你外受风、寒、暑、湿、燥、火,内受喜、怒、忧、思、悲、恐、惊,自身的正常状态被打破,你就被赋予了致病因子生存发展的条件,这些致病因子就从10个变成100个,100个变成1000个。当它达到一定数量时,就会危害你了。你自身又没办法抵抗,所以你就病了。

什么叫药,为什么不叫饭?这有其特殊的含义,我们用的药和“钥”同音,同音就同源。门打不开了,找大夫配把钥匙。好的大夫配的特别好,钥匙捅进去,门(锁)就开了。如果门开得好好的,天天拿钥匙捅什么?现在很多人把药当饭吃,本来门好好的,没事瞎捅,把一个很好的门(锁)就捅坏了。

中医所用的药物,在整个治病过程中,是用药物的偏性去纠正人体的偏性,也就是说,我用药物的偏性把你身体被打破的平衡调整过来。当人体的平衡被调整好了,那疾病能奈我何?它就没有办法了,因为我这儿不再给它发展的环境和条件了。当把这个条件调整过来,那它自然就从1000个退回到100个,再从100个退回到10个,你们之间又重新开始和平共处了。这才是中医治病的根本理念。

很多外国人学中医,来抄方子。我说抄方子就像把一棵树上的树叶,一片一片地摘下来放到筐里,这个树叶在我手里头是活在树上的树叶,我想动哪片树叶,哪片树叶就动。当你把树叶一片一片摘下来放在筐里的时候,开始它还有形。这病来了,我用老师这方子,那病来了用那方子。三年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树叶还长在树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你不在根本上下功夫,你就等着树叶来结果?

中医这个“医”有两个基本的含义。你看古代的这个“病”字啊,不是一个“广”嘛,底下是一个“丙”字,“广”在古代就是病的含义了。他这个病呢,这边是个床,中间有三个点,这边是个人,人出汗了,靠在床上——他不能自我调整了,得靠医生。所以,医生的第一个含义是病人的“依靠”,是病人的靠背,所以当一个好医生别怕麻烦,只要患者找到你了,你选择这个行业了,就是病人的椅子,你没有任何理由不让病人靠在你身上。

第二个含义,中医整个治病的过程是什么?治来治去的结果,要制造“一”的状态。“一”是什么?“一”就是阴和阳的结合。我讲过“道生一”,在它不断的运动中逐渐形成了“二”。治病到最后,要治到阴平阳秘、阴阳协调的状态,这就是医生的医。如果医生治来治去,治成二了,阴阳离决,精气乃绝,病“好”了,人死了,医生的责任就没尽到。

父母给你的元气,这是先天的,如果后天不用谷物来补充的话,人就只能活7天,这些元气只够维持7天的生命。而这些谷物是为了减少元气的消耗。如果每天的饮食起居都正常,人类的最高寿命应该是120岁。

先天的元气需要不断有后天的水谷之气、呼吸之气、自然之气来补充。“真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所受于天,这个天是谁?就是生你、养你的爸爸和妈妈。与谷气并存而充身者也,这是你元气的整个概念。

母壮则子肥。如果爸爸、妈妈身体都非常好,你的元气就会像一个新装满的煤气罐一样,非常充盈;如果父母体质不好,那么给你的元气就不足,就像有时候,你从煤气公司取回来的只是半罐气。可是,虽然爸爸、妈妈给了你一罐很充足的元气,如果你的阀门开得很大,你的寿命就很短;如果爸爸、妈妈只给了你半罐气,但是你使用得很节约,你的寿命也会很长。

元气是一个定数,元气耗尽的那一天,一定是你离开世界的那一天。当一个人的元气耗尽的时候,就算拿人参堆着他,他也活不了。这就是我们中医的基本理念。那么,医生干什么呢?医生的责任就是把你元气的消耗降到最低,这就是医生!


中医大学毕业,门门功课90分以上,这样你就基本入门了,加上30年的临床经验,弄懂了气血精神火的相生相克关系及增减技巧,那你就登堂入室了,如有名师无私传授,就10年吧,为何?因为人有一个通病,无法更改的通病,就是人教人不精,事教人才精,样样都经过自己验证过,这样才会成为自己的东西,一个名医的出世就如一个将军出世般,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有点危言耸听,不致于死人亦反反复复,事情确实如此,难怪有人发脾气说中医是伪科学。



食物属火,这是我个人看法,书上没有的,这是我的私有财产,我既然说出来,你认可,拿去用,不认可,忘掉它。为何说食物属火,我见多食肉类后,人觉热累,为营养过剩,如你马上去重体力劳动,热累也就消失了,如不,则这痛那痛就来了,一个人常常觉肚饿,必无炎症之忧,有炎症之人,一天不吃饭也不觉饿,何也?火多也。


我经常这样说,大自然赋予中药各种不同的颜色,有绿色、黄色、红色……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偏性。关键是什么?一个好的医生能用药的偏性纠正人体的偏性,把你被打破的平衡调整过来。所以,我常说,你们外国人没进来以前呀,活在中国的细菌、病毒比外国活得轻松,因为它不会紧着变异啊,你老想杀死它,不变异它怎么活下去?大自然没让它死,它就要千方百计地要活下去。

说起癌细胞对于我们人体的影响,就像我们的社会环境,好人和坏人是相对存在的,当社会秩序很正常的时候,有几个蟊贼没关系,他不会兴风作浪,因为你的整体状态是好的,足以控制这几个蟊贼,不让他们发展起来。反之,整个社会秩序都乱了,警察全变成小偷了,那坏人就会发展起来,当他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就大乱了,我们说的癌症也就表现出来了。

现代医学不管用化疗、放疗、手术……不管用任何药物和手段,只要能杀死癌细胞的,都能杀死正常细胞,就像子弹射出去能够打死好人,也能够打死坏人一样。所以很多癌症患者做完手术,或放疗、化疗的患者,甚至比不做手术的患者死得还快。癌细胞是被杀死了,同时,大量的正常细胞也被杀死了,造成患者整体机能低下。


为什么叫月经,我们古人叫“月信”,因为它像月亮一样一圆一缺规律性地发生。它象征着正常的生命规律。所以女孩子来月经的时候,就像是天上最黑的时候,因为它的血在下行:在两次月经中间的时候,就像是月亮最饱满的时候,故女孩子在两次月经中间的时候,情绪也最好,感觉世界也特美好。


男人以阳气为主,他的数是偶数,为8。女人以阴为主,她的数是奇数,为7。《黄帝内经》讲得很清楚,女人每7年转一圈,28岁是女人的顶峰年龄,28岁以前一直往上走,过了28岁就往下走。35岁阳明脉衰,再美的女人也要开始烦恼皱纹的问题了。


很多女士说,我们真倒霉,为什么男人老得就慢?因为他们8年转一圈,女人7年转一圈,女的28岁相当于男的32岁。男人的顶峰年龄是32岁。过了32岁以后发福了,其实是代谢缓慢了,体内存积的东西多了,看似发福,不是个好现象。男人过了32岁,女人过了28岁,这时候就要注意了,早上、中午的饭要吃得好一点,晚上的饭要尽量少吃,因为代谢的缓慢主要在晚上,老年人尤其如此。


如果血脂、血压、血糖已经偏高了,怎么办?我建议大家吃一点云南的三七粉。在所有的活血药中,只有三七粉活血而不破气。它和人参是同一科属的植物,一个长在东北,一个长在西南。贫瘠的土地是不长人参的,东北是木气和水气比较重的地方,肥沃湿润的土地其性属阴,长出来的人参是三枝五杈,它那个枝叶全是三和五,三、五是奇数,是阳数。它是一个从阴引阳的药物,它的主要作用是把精化成气,如果精不化气的时候,用点人参,马上气就出来了。如果肾精已经很亏损了,你再吃点人参,本拔则木摇。


西南是土气很重的地方,也是很肥沃的土地,三七生在西南,长在地下,所以也是三枝五权。它外面的颜色是青的,里面的颜色是黄的,青可入肝,肝是藏血之脏;黄可入脾胃,它可以益气统血。


到了北京,很多人都愿意吃烤鸭,鸭为什么要烤呢?而到了广州呢,要煲老鸭汤,为什么不拿嫩鸭子煲?因为鸭子在水中,习性偏寒,你如果不拿火烤,不吃那老鸭,那么吃完就可能拉稀。鸡就不用烤,炖鸡汤时越壮实的鸡越好。南方人没有北方人那么强壮,他们吃的大米是在水中生长出来的,其性偏寒;北方人天天吃小麦,小麦是冬天种,农历五月收,它的阳气最重,其性是温性的


遇到寒性的胃溃疡的人,我就不让他吃药,回家吃烤馒头片去。烤馒头片坚持吃一年,胃溃疡就好了。虚寒性的溃疡病,你让他吃偏寒性的大米饭,他一吃完就难受。你让他吃馒头片,小麦粉本来就是温性的,在里面放点碱,再发起来,就很容易消化。你再给它烤糊了,它就更温了,可以温胃散寒。


西医治病,中医治人。西医靠指标治病,而人不能完全靠指标活着。因为指标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反映你的状态。当你觉得不舒服时,不管西医查没查出来,这时候你都需要加以调整。


望诊与悟道(1、2)


望诊的书始于《内经》,《难经》、《千金》都有较详细的记述,后世医家都有发展。尤其到了清代,望诊变得很重要。为什么呢?我看到一份材料,因为满汗文化上的差距,在交流上也有差距。看病时,满人对汉人的文化难以接受,他们有自己的民族医,对汉人的医学有成见。有一则故事,清代宫廷里一位要员生病了,病其实很简单,是由于吃螃蟹引起寻麻疹。治了一段时间效果不好,有人举荐了一名汉医。汉医一看寻麻疹是黄色的,就说这疙瘩是中了水毒,应是吃了水里的动物所致。治法用螃蟹壳烧灰,以甘草煮水调服即可。方虽简单,结果证明非常有效。为什么呢?甘草入脾经,土能制水。许多民族对汉族文化的接受是始于中医的。

我认为望诊的望是观察而不是简单的看。不但有观,还要有察。我学习中医以来至今,最喜欢的是张仲景的序言。我对望诊有兴趣亦始于此。连张仲景那么高明的人也佩服扁鹊的望诊,后来他也有许多神奇的望诊的故事,我小时就受此影响。我就想何时我也能“见垣一方人”。从医至今近三十年,我有一种体会:只要掌握了方法,这些并不难。难的是你不要抱着这么个想法:我看鼻子最好,我看眼睛最好……祝大夫有一句话:望诊再准,也只有70%的准确率。我若有三个方法:一个胃病,我在三个地方看出来了,准确率是不是到80%了?若有五个方法,是不是到90%了?临床上我不但望多处,还把望、闻、问、切有机结合进去,准确率就高的多了。

一.望诊中的多信息论:


望诊一定要从多方面获得信息,才能准确。第一点我总结出两句话:“从有意处落目,从无意处发现。”何谓有意?别人找你看病,你还漫不经心吗?我说“有意”首先是病人来了我要专注于他,我要聚精会神的,但绝不是死盯着他不放。曾经有这样的情况:病人来了旁边的学生死盯着人家看,别说是女的,男的也让你给看脸红了,就把某些方面掩盖了,我们还怎么看呢?
所以,我眼的余光特管用,最会偷看人!这偷看还得有技巧,不能让别人认为你贼眉鼠眼的,得让别人感觉你很亲切,很关心别人。病人有一个优点,你马上就点出来,气氛一下子就缓解了许多。我看病时,若细看病人眼上长的痣,就会对他说:“你眼睛长得真好。”病人就会喜笑颜开,他的面部就放松了。

在专注时一定要用活法。我看眼睛大多与舌同时看。在看一次病时,我通常会看病人四五次舌头,实际我在看一次舌时就偷看一次脸,真的很重要,在看舌时他不戒备你。

后来我发觉舌头看三遍后结果不一样。我看病很重视津液。一个人刚进门还没说话,一伸舌头津液是很好的。如果说半天话后再伸舌津液不少仍然很润的话,这人的病就不要紧,治疗起来容易得多;如果说十分钟话后与初时舌象不同,治疗时要考虑津液的问题,津液供不上了,这人可能出现急躁、易怒。治疗时我就要加重一些气阴方面的药,或加一些升腾方面的药。

“关注”还有另一个含义,就是不停的去看,并把看放在语言交流之中,要尽快地让病人放松下来配合你。比如说站在这里讲课,我就有点紧张,表情就很不自然。我不随意,你就看不到真正的我。看病时也是这样,很多病人一坐下来手心就冒汗,其实他手心并不是真的出汗,等他坐了十分钟后再去摸他的手就不一样了。这时候才对他的诊断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所谓在“无意中发现”,是指在自然中发现。我有这么一个信念:希望在两分钟内与病人打开隔阂,进入默契阶段。这很重要。所谓默契,绝不是病人跟你默契,而是你跟病人默契。病人刚进来,你有意地观察他,他却什么都不知道还跟你说个不停呢。

第二个阶段是进入诊病状态,病人有不同的心态,他们跟你配合的程度就不一样。这时我就要采取一些方法。我认为对疾病最了解的是病人而不是医生。你得先知道病人来求诊的目的是什么。作为医生来说,病人要解决的是他的所求,不是说你认为他有什么病应该从哪里治。


第三个阶段是出神入化阶段。这个“神”是病人出来,“入化”是医生入进去。你要把病人的表现迅速转化为你所掌握的信息,然后在他身上得到反馈。病人说腰疼,你就说好我给你治腰疼。病人肯定不干,他要求你说明腰痛是怎么回事。如果你脑子根本没有去想,这就麻烦了。病人来看腰痛,我可能在望诊中先看他肾的部位——肾的部位在两颐(即耳前),如果没有问题我就看另一个部位——目外眦下方也属肾。这一点是怎么得出来的我后面会说明。

所以要病人配合,不知不觉就进入医生所设的圈套之中。这圈套不是要去坑害病人,而是让病人把他身体上的不适纳入你的视线和诊疗中来。举个例子:如果有一病人眼窝深陷,我一般认为眼窝深陷是胃气虚,这时候我就迅速地看鼻翼颜色的变化,这两部分都是胃气的体现,同时看舌有没有胃气,我还看耳朵上的胃区。若病人只是眼窝深陷,在别的部位都找不到支持胃不好的证据,这时再细心的体会他的脉,发现两寸脉弱,这时我就不把两寸脉看作心、肺而是看成是头部。因为眉属膀胱经,膀胱即太阳,太阳居最上,一定要往下照。这是我就认为病位在头。我再看舌,还没伸舌他就长出一口气,这是就要找根据了。他没有胃的症状就该有头晕的症状,一问果然,并说有家族性低血压。以前我一直以为这儿(上眼睑)只诊胃气虚,这时我就多了个发现。这个发现是在诊病当中无意碰撞得出的,绝不是刻意找的。我就开方,并问他除了治头晕还有什么要求。他说还有脱肛。大家知道,不管低血压,还是胃气下陷,还是脱肛都是一个方法:提升中气。这病人是不是给了我一个信息:以后碰到脱肛的,我就从这个地方去观察?从上眼睑下陷观察脱肛的符合率是多少?在这之前,我们脑子里之有一个成见,今天病人无意中给了我们两个信息,在这时候我就特别感谢病人。现在很多医生老跟病人发火,没有理由啊是不是?病人那么信赖你,把生命交给你,把钱送来,你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说和苦药汤就喝,你说扎针就扎两下。

望诊一定要注意多信息、多靶点、多方位的丰富诊断。

第二点是“医患互引,连环望诊”。这个“望”有时候在他脸上还真找不到迹象,尤其是年轻人,皱纹也没有,又有化妆品遮盖着,来找你看病前头也梳了、脸也洗了、衣服也穿的倍儿整齐,你还真的在脸上找不到证据。这时候就得跟病人交流。我喜欢在看病时把表达病情的权利给病人。怎么讲呢?一般医生在看病时看出病人头痛了,不要说:“你头疼吧?”我会问他:“你头疼吗?”你诊出头疼,他说是你怎么办,他说不适你又怎么办?他说头疼你千万别得意,接着往下问。这时候你发现他舌是淡的,他管头的额面长满了疙瘩。年轻人长疙瘩比较多见,还有他面部的表情也拦不住,也许他脸上没有皱纹,但他一说话就皱眉,我们也会发现东西,我们可以看他的表情。我管这叫“活看”,你要在他脸上找活的迹象。然后问他哪儿疼。在病人配合的前提下,一定要把权利交给病人。这个病人说了偏头痛,你在望诊时看出是偏头痛,你的诊断就符合了。这时要看他的舌苔是寒是热,脉象是虚是实,看他有没有头痛的表情,有人正在头疼,也有人没在头疼。这时你要怎么分辨?大多要在跟病人交流的表情中给你信息。如果你一上来就说:“你头疼。”病人对你很服气,但病人怎么疼你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脸上有头疼迹象,但他可能今天没疼,你解痉药一上去就耗血了。


甘麦大枣里加了两味药起交泰作用,用了三克黄连,十克肉桂。病人吃完后再也没来,后来看别的病时那病人对我说,吃完你的药真好。我没有去治腹泻啊?逍遥甘麦大枣里哪味药是治腹泻的?这里我特别有个窍要的药——云苓用了50克。你想他“胆气乃横”,我用了50克给他交通,胆汁到肝胆再到十二指肠里去。这是一种意。茯苓为什么有淡渗作用?就因为它在逍遥散里面,不信你把云苓搁在苓桂术甘里就不会有这个作用。这一个药必须和其他药相配,才能产生它应该产生的效果。病位是定在肝胆,定性定在虚上。虚是脾虚,实是肝胆实。这就符合了肝郁脾虚。为什么再用甘麦大枣?我对病人讲:事情有两个结果,一个好结果一个坏结果,你常往坏结果上想。他说是。将来大家可以看,颈椎病的人、失眠的人,胃不好的人大多都有这个特点,这是个规律。这句话也有不准的时候,这就说明我不够专注。这种医患互相引动的关系,我称为连环望诊。我给病人信息,病热给我反馈。病人给我反馈,我有发现,再反过来调动他。有很多望诊我都是这样发现的。

我下面讲一个例子。在看病过程中,有很多是医生没有留意到,因为病人太多了。若是一上午看三十个、四十个病人,你不可能每一个病人都看得那么细。也有可能你漏掉、丢掉的时候。有时候患者的无意的表情可以给医生很好的启迪。曾经有那么一个男性病人,三十多岁,他有一个动作。他还年轻,脸上没有皱纹,但脸颊上的一块肌肉老频繁的往上抽,给我的感觉好像在眨眼。他的动作多了我就发现了。发现他这地方实际上有个印。我问病人你想看什么?他说耳朵老痒。我才知道,他这地方老皱是因为耳朵痒,神经反射。后来我在看病时,一看这里有皱纹就问病人是不是耳痒、耳鸣,病人都说是。耳跟肾有关系,所以我诊断肾时也看这个地方。但也有这里有皱纹的病人无耳痒、耳鸣,肾也不虚。你别着急,慢慢找,一定能找到肾虚的根据。我曾经看一个病人,肾性高血压,这时西医的名词。我问病人你耳痒吗?不痒。耳鸣吗?不响。腰疼吗?不疼。然后我一评脉,病人是个男士,两尺脉却特别大。我说你有高血压吗?他说我有啊。我说你的高血压是肾性高血压。他说协和也是这么说的。我发现这个地方与肾有关系,同样的情况呈现在不同人身上,结果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要把一样东西看得太死了。有一次我和学生在讨论手诊,有一个擅长看手诊的人给病人看手,说病人胃不好,还得说出胃怎么不好,是胃溃疡、是胆囊炎什么的,得精确地说出来。我说那就不是中医了。我们一定要切忌这种刻舟求剑的望诊。后来我发现爱眨眼的人,你们说眼睛与谁有关系呀?同学:肝。只跟肝有关系吗?“五脏六腑之精皆上注于目”呀!有人认为眨眼病位就在肝,可是那位病人恰恰不在肝在肾。
 

曾经有这么个病例,我当时过于自负了,病人眼睛频繁地眨。我问他眼干吗?他说眼干。我因为太喜欢用逍遥散了,所以加味逍遥就上去了。结果吃完什么事都没管,还拉稀。我找不到答案啊,我在舌象上、脉上死拉硬拽地硬是要找到肝血不足的证据,但病人吃了没效还腹痛,说明我的药过于凉了。我就反复地观察,并与病人交流,最后他告诉我一个现象:早上一起来脚后跟就疼。我问他睡觉什么姿势。同学们注意啊,早上醒来脚后跟疼也可能与睡姿有关系。他说:我一般睡觉不枕枕头。这时我脑中就有个想头了:他不枕枕头,往头上去的血就多,脚底的血就少,因为头离心脏比较近,对不对?我们说手凉脚凉,但没人说我脑袋凉的。“头为诸阳之会”,它决不能够脑袋先凉,头部血管又那么丰富。我问他除了脚后跟疼,有没有脖子不舒服?他说有。中医讲“肾主骨”啊。这时候我赶紧再在脉上去体会,这时的脉不知怎么肾脉竟是虚的。我当初怎么就没发现呢?然后我就开了独活寄生汤加上青黛、木瓜。这两味药以前介绍过,是祝老治疗脚后跟疼的经验对药,再来复诊的时候,病人眨眼的现象得到了改善。这就给了我一个启示:若有人早上到我这来看病,上眼皮是肿的,我就问他有没有脖子梗不舒服,我发现上眼皮跟颈椎也有关系。大家试想一下,这个关系是怎么联系上的。这一是临床上发现颈椎不好时这里有变化,第二从经络上说这是足太阳膀胱经,它是相邻的。你能眉毛不动地眨眼么?试试可以,这是正常的眨眼。但当你老是眨眼睛时,眼眉是不会不动的,它的幅度太大了。它的幅度变大后,一定跟膀胱经有关系。也有的人频繁眨眼眉毛不动的,这时你就不要考虑肾了,要考虑肝,加上养肝血的药就有效。


 
    这就是活!这就是中医整体观念在望诊中的体现!千万不能一开始就把病给定住了,于是也把你定住了。我看病时还喜欢问职业。曾经有这么一个病人,这个病人是画京剧脸谱的。我就让他给我讲讲,各种剧目不同,霸王项羽的脸谱也不同。这些脸谱间有没有相同的地方。他说有,眼睛这里是往下垂的。我问他眼睛为什么要画下垂,他说眼睛下垂的短寿。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问他是谁告诉他的,他说他的老师就这么传的。我认为这其中一定有道理。后来我去看医院心脏监护室的危重病人,看他们的眼窝是不是低的。真有一部分人是低的。后来我觉得我错了,又跟画京剧脸谱的人交流。我说我发现眼睛下垂的人都心胸狭窄。为什么?因为我后来一想,项羽早死是因为他跳乌江死的。这就是悟,我把它弄活了。因为我去心脏监护室去看,有人的眼睛不低也照样死了。我就想项羽不是患心脏病死的,而是自杀死的。这类人有自杀倾向,或者说这类人小心眼,易得抑郁症。后来我临床观察,还真的是爱得抑郁症,所以开方就开十味温胆汤啦.


望诊与悟道(3、4)


第三部分是把望诊载于闻、问、切诊之中。大家都知道中医看病是通过望闻问切进行的。现在有非常多的论述望闻问切的文章,但我认为分述可以,分用不可以。你可以分别去论述,但绝对不可分开运用,一定要有机结合,即是不要怕病人,要学会与病人对话。王萌写了一篇小文,讲得特别好,她看了同学的同学,就记下了她是怎么一环扣一环地问那个病人的。尽管那里面没有太多的望、闻的内容,以问为主,但还是说明她掌握了看病的方法,把这些东西很自然的融合到一块去了。在看病时若光凭望,常常会望而不见,滑过去了。如果结合了舌诊、脉诊、问诊,漏掉的东西就会很少。经常有同学对我说:“老师您的望诊真神,可是为什么我们拿您教的知识回去练习的时候常常不好使呢?”我说:“那是因为你把望诊和其他三诊脱开了,就不准了。”同学们说:“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们一看就知道,先不管三诊,让我们先掌握点?”大家别着急,到最后我一定有两招会告诉大家。

有的时候望诊和其他三诊结合不好,诊断不清楚,改怎么办?没有关系,我有一个方法。当给以为女性患者看病,你什么都看不出来,患者又不配合你,你就围绕她的月经问,一定能问出东西来。女同志十有七八都要影响到妇科。若这位病人来月经前乳房胀,一定是肝气郁结,肝气郁结后就会影响消化系统,这时你再在她脸上找有没有消化不好的迹象,一定能打开。有时你把这些方法都使完,病人就是不告诉你她有什么不合适,没关系,她迷惑你你也迷惑她,你就告诉她“肝胆郁滞,疏泄失常”,她肯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时候病人就会告诉你“我曾经得过胆囊炎”、“我曾经得过胆结石”……她把曾经的事都告诉给你了。所以,打开病人的话时是需要一些技巧的。

关于脸面、七窍、身体的外露部位,你一望就知道了。但是,有很多内在的东西你看不见。并且即使外在的东西你看见了,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结果。这怎么办?这时候就需要把学过的医学知识和从病人处得到的信息迅速结合起来。这就要求学习中要有积累。现在有人跟我抄方抄得很辛苦,问有什么感想吗?“没有。”回去后因为学习太忙了,因为要过英语六级,因为要做……那些病历抄回去根本就没有“温习”,学而不思,肯定没有什么收获。我今天抄了50个病例,哪怕只有一个病例有意思,回去后也改翻翻,不会感觉自己写没的写,说没的说,也没有问题可提了。

下面我讲多靶点望诊与现代科学合参。所谓多靶点望诊,我已经讲了很多了。望诊有狭义和广义之分。所谓狭义者多以颜面、七窍为主,这时我们在看病中比较方便、常常看的部位。但是在看病时,病人的手、指甲、甚至坐姿、步态、穿衣的颜色,都能变成望诊的内容。狭义望诊是只为望诊而望诊。


收获一定不会很大,如果你把神态、性格、语速、年龄都结合起来,肯定会看到更多结果。一个病人进来,说她胸憋气短,一看这是位女士,五十多岁,正处于更年期的年龄,我马上问她有烘热汗出吗?她说有。在这时候她的胸憋、心慌、气短你就不能看成是心脏病,而是有证据显示是更年期的表现,与年龄有关。还有的人不是,看上去五十岁,其实人家才三十八,如果一个人三十八岁就出现五十岁人的面容,那就说明了那人的身体就有五十岁人的状态。在三十八岁出现烘热汗出的,绝不占少数。我就看过一个27岁的女孩卵巢就萎缩了,出现了烘热汗出。她虽然不是那个年龄而出现了那个病,我们就按那个方法治疗,效果也挺好。其实望诊里也有诊病治病的窍要。

我记得有个病例,一个病人说话特快,说话的声音也特大,你不开口她也不说话,你一张嘴她也跟着讲。你想想,她老追着你的话讲,她能不累吗?这个人一定很疲劳。这类外向的人一直消耗自己,易出现疲劳之象。后来我就不说话了,只平着脉,她就“唉”地叹了一口气。我就说:“你何苦呢,这么跟我撑着,给我个说话的机会好不好?”这就说明她这种急于表达的状态反映出她体内是上实下虚的。一平脉也是上实下虚,一伸舌也是上实下虚。在这时我用一个治疗上实下虚的方子能不好用吗?在这里我想讲一本书,秦伯未先生写的《清代名医验案精华》,大家可以读读,我估计现在的人很难对它产生兴趣。因为大多没有症状,只有舌苔脉象,甚至有些连舌苔都没有,只有脉象,再简单的,只有病名。我们读起来是不是很困难?留下来的信息太少了。为什么古人在那时能看病,是他抓住了发病的机制和机理,他掌握了关键的一个东西。因为《清代名医验案精华》中有一部分医案是宫廷医案,你不可能让皇帝伸舌让你看两分钟,对不对?也不可能两眼盯着嫔妃的脸不放,你根本没有这个机会。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平脉了。这时只平脉也能看病,其实只要伸手过来,你就可以看手。九一年我买了一辆车去南阳,出了车祸,我的司机就在南阳住院了。住院同屋还有一个人,头上全缠满了绷带,什么都看不见。那时候我望诊还不行呢,我去看望我的司机时,同屋的人听说我会看病就要我给他看一下。我想他哪都缠着绷带,我看哪啊!就问他那里不好啊?他说肚子老抽,我问是受了外伤才抽的吗?他说不是,平常就一直抽,打上石膏反而不抽了——抽不抽也不知道了。因为我要在那住几天,就陪着司机与同屋的人聊天。后来我发现那人有一个动作:脚经常上下跷动,我就自己体会这样不停的动,腿肚子老绷着,没法不疼。后来我在临床上也看到一些病人坐着没事脚老那样动,上下敲击地面,我不能说人家腿肚子有没有转筋,而是去问他有没有腰疼。因为那部位是膀胱经,没有人坐着特舒服脚那样乱动的。

一定是他累了、乏了,一定有原因。于是我就发现了脚这样动的人十有七八患慢性腰疼,大家可以观察。

现在我要讲多靶点望诊与现代科学合参。有一次我陪一个病人去九华山庄体检——“一滴血测验”。检查的医生说他血小板聚集,还说肠内毒素排泄不清。我一听觉得挺有意思,现代的科学竟然能说一句中医的话。后来回去我就想,肠内毒素排泄不清出现血小板聚集,肠内毒素排泄不清可不可以出现高血脂?可不可以出现高血糖?可不可以出现高胆固醇?都可以。他既然排泄不清就一定有毒素在里面,血脂、胆固醇不是毒素是什么?后来我在临床观察高血压、高血脂病人的大便情况,一下子就打开了一个方面:很多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高胆固醇的人大多大便异常,不是干就是稀,要不然就莫名其妙地腹泻,或是先干后稀。现在得气、阴方面病的人非常多,因为现在的这种生活节奏太快。于是我引出了一个方法:用建中汤治疗中气不足型的高血压、高血脂,效果特别好。本来就高血压、高血脂,我还用补药,塞因塞用、通因通用、热因热用、寒因寒用,效果很好。

望诊望什么?主要望“象”。所以第一我象讲“从象去望”,从外在的表现去悟他可能得的是什么病。这跟刚才又不一样了。第一我通过多信息、多靶点、多方位地观察。收集信息后,我不是把望到的迅速给病人,而是通过与病人交流、磨合,来引发我,把我的思维系统起来。这时我发表的东西自然不是我看到的资料,我看到的时候“望而不见”,“望而不望”。中医有句话叫“有诸内必形诸外”,它只要有内在的东西,在外一般都有表现。有人说这不对,那么你给我解释什么叫“喜怒不形于色”?自然能解释。我认为“喜怒不形于色”有两种:一种是故作姿态,一种是耻作姿态。所谓故作姿态,那人长的就是那样,好像什么都漫不经心,其实这种人心胸最窄,一攻就破。进门什么都说、欲盖弥彰的反倒很麻烦。所以在看病时医生不能被病人的外在现象迷惑而手足无措。凡是那种故作姿态,内心不安静表面挺安静的,第一我先平他的脉。好像他觉得不说话,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其实不是这样。这种故作姿态首先是内虚,是他不敢表现。如果成竹在胸,那还怕交流?这就说明这种人他的特点是外表看很有学问、很有气质,实际上没有什么东西。还有一种是肾型人,性格深沉,水性主沉,但他还是虚,绝不是实象,如果是实象他憋不住的。

大家都看过《灵枢阴阳二十五人》,能把这套理论说明白,或是应用在临床上的人并不多。我跟很多人讨论过,就一个“五音”的问题,我讨论二十年了,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答案把五音说清楚。包括搞音乐、戏剧的人,我都和他们探讨过。有人讲肾型人面色是黑的,说话喜欢手舞足蹈,声音是高的,没有那么典型的人,能在13亿人里找到13个水型人就不错了。如果真的有完全符合《灵枢二十五人》那样的人,这个人至少活150岁。他是一个非常非常“正”的人啊!特别正的五行人那里有啊?没有。但有些活到100多岁的人是五行比较平衡的人。

刚才我讲从象悟证,一个人来看病肯定会有所表现,虽然不言语,他还得走路,也得告诉我他的名字、住址、年龄吧。只要告诉我一样,我就能粘上你。就是说看病时更重要的是他反馈给你的东西你要迅速去悟。如果这个人比较外向,一进来哪不舒服说了几百遍还在重复,这个病人多半属土型人。他老觉得他跑在你前面、知道的比你多、你不如他——太多虑了。这种叨叨不休的人十有***消化系统有问题。另外土型人有个最大的特点是精神不集中。表现在脾上还容易出现痰湿类病变。


张仲景说读完《伤寒论》,“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我原先对的这句话不理解,现在理解了。我才知道这种“源”,这种窍要掌握起来它的规律是非常强的。所以《内经》上有“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把基础的东西掌握了,变成自己的,看病时就能得心应手了。

有人说薛大夫说的太绝对了,我们现在就有这样的人,他既不深沉也不唠叨,来了就是不配合你。能我说这种人不是傻子就是精神病患者。他来看病都不配合医生,这算怎么回事啊!

我看病时喜欢在象学上下功夫,下面我举两个例子说明我的观点。一位男性38岁,来找我看糖尿病。除了知道他有糖尿病外,我其余什么都不知道。一个38岁的男性,年富力强,从事业等各个方面来说都是成熟阶段,看上去说话、办事能力也都不错。可是在他脸上有个蝴蝶斑:鼻梁上窄两眼下宽。这个斑一般时女同志的专利,但这位38岁的男士也有。我管这个斑叫肝郁脾虚斑。出现这个斑,我一般喜欢用逍遥散。这位病人舌尖是红的,眼睛有土壅木郁线。什么叫土壅木郁线?眼的四周都有血丝奔瞳孔去。舌淡胖有齿痕,舌上有津沫。

舌上有津沫就是伸出舌头来,上面有一层唾沫,有泡大的、有泡小的、粘的、白的、无色的,各说明不同情况,但都有一点——十有八九跟痰湿有关。痰湿都可以引起什么病?大家可以结合其他的诊断去分析他:舌上的津沫都聚集到一块,一定是津液不得敷布,可能引起口干;可能有人失眠,糖尿病人也有舌有津沫的现象。病人面色恍白,白里面好像略微有点暗。白是虚,暗是瘀。脉弦滑,右大于左,脉象阳虚阴盛。体形偏胖,胖人多痰湿。病人说话时不停的皱眉,大家想想什么时候皱眉头?一定是想注意时皱眉,一定是在没辙时皱眉,一定时在寻找答案时皱眉。这么多症状都支持肝郁脾虚,再加上病人的皱纹,就说明他最近有问题。这时若不把他心里的结打开,药一定很难取效。我又拿出刚才的绝招来了:问他大便稀不稀?稀。在马桶里漂不漂?漂。就把我刚才讲的说回去了。他最近应该有犹豫不决的事,这犹豫不决的事还绝不是小事。于是我就开了二陈汤加四逆散,这样疏肝的、解郁的、健脾的、燥湿的、祛痰的都有了。

这种情况我特别特别注意一个东西。临床现代病我认为是两大类:

上面我讲了一个气阴病,还有一个是痰郁病。刚才我讲了痰郁病多从大便去考虑,其实气阴病也从大便去考虑。现在有很多人习惯性便秘,经常吃排毒养颜胶囊的大多是气阴两虚,越吃越虚。若大便偏溏大多是由于痰、郁、湿,肠道血液循环不好,所以便秘。气阴两虚的病人大多大便偏干,用益气养阴的药就能起效,而不是非得用大黄之类的药。大便经常偏溏的人,痰郁现象比较多。我把悟的过程省略掉了。医生看病时切忌先入为主。

我看病时用多种方法,当有多个方法支持我的诊断的时候,这时我就要分析它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现象。我在看颈椎病时常喜欢看眼白,这个线从上边往下来,而旁边没有线,这不叫土壅木郁线,一翻下眼睑有两条线从上而下,这是太阳线,因为太阳是从高处往下照的。那颈椎与太阳有什么关系呢?颈椎后面不是足太阳膀胱经么,它是有关系的。刚才我说的两眼出现了土壅线,为什么叫“壅”?线是从肉轮四周贯过来的,那从中间向四周的有没有,大家可以看看红眼病,即角膜炎的病人,就是这样的。那这病在肝火。它走向不一样,治疗也不一样,这里面难道没有悟么。我在这里特意把过程省略掉了,希望大家回去后把我刚才说的那个病例好好想一下,你们是怎么悟的,我认为我刚刚提供的东西已经很全面了,对不对?望眼睛、望舌苔、望体型、望眉间的表情都有,大家好好练习。

第二个病例,一女性,32岁,找我看不孕症。身高大概一米七,体重大概一百一到一百二之间,长得特漂亮,挺在意别人问她体重,所以我一般对于不太在意体型的人才问。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人是个瘦高个,她在两颧除眼睛下面一边有一块暗斑。刚才说的,这跟肾有关系,又有两块暗斑,暗即是黑,黑又跟肾有关系。它跟眼睛相邻,眼睛属肝,通过这点我首先可以判断病位应该在后背的肩,这里还跟肩有关系。我就问她肩膀、后背难不难受,她说难受。这种情况大多是伏案者多,如果是个炼钢工人这出现这个斑,你千万不要说人家是伏案多,要活看。然后我就问她是不是老伏案工作,聚精会神的,眼睛也得不到休息?她说算是吧。她说话的语速特别快,但说出的话都是这种模棱两可的话,一说她没有,多少又有点,好像不注意,她不配合我。她说话模棱两可,精神高度集中,两眼盯着我,这都是职业病,这时我突然有了个灵感,我说你是炒股票的吧?她就愣了,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看你的表情像是搞股票的。然后她就说,我全跟你说了吧,反正不说也被你看出来了。她是听朋友介绍说国医院有个薛大夫望诊特神,不用说一看就知道你好不好。我把这一说出来她就感觉我的确能望出点东西来,这时病人很快就进入了受诊状态。


她说本来我不太信中医,她结婚三年了,还没有小孩,所以不得已想吃点中药。我看她人中下端处有一个很小的暗斑,我就问她有没有曾经做过流产。她说的确曾怀过一个但由于当时没有生育指标,做了人流手术。我一看她的人中细长而非常浅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人中是平的,这就去了分了,是不是?哪都有线条就人中没线条。我看她的人中比较平,有点疑惑,按理说人中那么平的人受孕机率是非常低的。她结婚不到三年就怀孕说明她人中平不是真相。我就让她伸舌,但我不是想看她的舌而是想看牙齿。那牙齿太齐了,太漂亮了,但是没有光泽。我就问她口腔是不是做过手术。她更没自信了,说,难道我的牙不像真的么?我说很像。为什么知道是假的呢?因为她这么年轻,牙齿一定很干净,可是她的牙没光泽。她的人中平很可能跟做过牙齿的手术有关。这时我就敢问她了,我说,你有没有二十几岁时的照片啊?那时一定更漂亮。她说,那当然,现在也一样很漂亮。我说那你下次带一张来我看看,她说没问题。下次她把照片拿来一看,人中果然是深的。望诊决不可以轻易断言,你要反复去分析。然后她就说了,她有一个公司,是搞股票的,每天夜里十二点多才回家,两人见面的时间也很少。她的舌苔根是厚腻的,脉寸关弦旺,尺略弱。大家想一下,工作这么紧张,两人见面时间这么短,能断然判断人家是不孕症吗?不孕症有个定义是夫妻不避孕同居三年而不受孕。人家曾经怀过一个小孩流产了,现在;两人又有这么忙的事业,你绝对不能给人家扣上不孕的帽子。我就跟她说,你这不算不孕症,从今天开始怀不怀孕的事你就不用再想了,你现在应该先避孕。为什么要避孕呢?她现在的证状都说明她现在不是健康的状态,现在怀孕对她、对小孩都不太好。要想怀孕得先把身体调理好了。


她问那我搞股票怎么样?我说,那你孩子以后会神经衰弱,大脑老高度集中,营养肯定上不去(```?)当然我这说的都是笑话,但里面也蕴含着一些道理。然后我就给她调整身体,我用的是逍遥调经方,逍遥散八味加益母草、川芎、桂枝、生黄芪,这里有桂枝茯苓丸的意思。把她的心情给调好了。因为她说无论心情有多好,只要股票一跌,就变坏了。(````?)这就是借助生活中的一些东西。

通过这两个例子,我想讲从象悟证,下面我想讲以药测证。有些时候在患者脸上找证据根本就不明显,但是开完房方药,他吃完后脸上的迹象就出来了。这种状况在临床上你只要留意,一定是经常有的。有一个病例,这个人慢性口腔溃疡,反复发作。这个病人来时有泛酸、打嗝、腹胀,舌红苔偏黄。我就毫不犹豫地开了半夏泻心汤,吃完了嘴就好了,过几天后又来找我说又犯了。一看舌脉,又开了半夏泻心汤,吃完好了,不久又犯了,如是好几次,每次都有效,但是复发率特别高。等他又来的时候,我就反复地在他脸上找我想要的证据。终于我在他人中处发现一个很小很小的一个红疹子。这个红疙瘩好像是刚下去的。我一问,他说每次口疮出来后它就下去了。这个信息很重要。他说只要不张口疮这就会长小疙瘩,只要口疮一出来疙瘩就会消下去。我说,你听说过脚气吗?他问脚气这么了。我说,有人说脚气不能治,一治脚气就会往上跑。他说真有这样的事吗?我说不知道。他给我这个信息后我再平他的脉,发现两寸脉特旺,两尺脉特别沉,两关脉介于寸、尺之间,这是典型的上实下虚的脉。但在问诊中没有更多的支持。偶然地他说了一点:他有体位性的低血压。我一想,补中益气汤挺好,升麻用15克,加了3克桔梗。这时候我脑子里有一种感觉:用15克升麻,升麻一般都用3克、5克的,我却用15克。我对病人说,你吃完药后,如果人中处的疙瘩又长起来了,别着急,是好事;如果它不出来,反倒是坏事。我开了7剂。病人吃完后对我说,你还真说对了。但他来找我来看的时候疙瘩已经开始变小,但还是比原来的大很多。这时我又给他加了两味药:润元参和麦门冬这两味润下的药。这个病人后来九年没犯。这叫什么?“在上则越之,”我老是用辛开苦降,老是想把它给降下来,它在上边呢,干嘛不在上边把它给引出来?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在上则越之”是吐法,其实这是错误的。这个病人后来跟我说,你还给我看好了一个病——多年的低烧。鉴于时间关系,今天我就讲到这里。希望以后有时间再和同学们一起谈论。谢谢大家!欢迎同学们提问!  

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五味古法中医}

民间中医网

华夏中医网

原始点论坛

中华传统文化论坛

(撰稿支持)


| 上古传承  经典中医 |

已入驻腾讯新闻、凤凰新闻、今日头条、搜狐新闻、网易新闻、新浪悦读、ZAKER、鲜果阅读等客户端

原始点公益联盟成员


投稿、商务合作,联系微信


『 五味古法中医 』

传统中医,专家团队

健康养生之术、膳食调理之法



高质量健康生活养成计划请长按此QR码:


投稿,商务合作,添加QQ:40304452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