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了十年的团年饭 今年终于吃上了

周荞 重庆晚报 2019-02-07


桌上摆着香肠腊肉,桌旁围坐着家乡亲人,饭菜飘香,一派欢声笑语。张学露坦言,这个场景原来只在她的梦里出现过。今年除夕,她终于在重庆中梁山和舅舅一家团聚,吃上了一顿梦寐以求的团年饭。


张学露和外公一家人合拍全家福


十年寻亲路坎坷,在去年11月30日这天出现了转机。


当天,重庆晚报慢新闻发布了一篇《重庆女子的漫漫寻亲路:如果找到外婆我最想让她抱抱我》的报道,讲述张学露欲寻素未谋面的外婆和舅舅。


报道发出后的第三天,一位自称是张学露舅舅的男子主动联系了本报。双方核实相关信息后,张学露第一时间便致电记者,激动地语无伦次:


“我真的找到舅舅了!”


张学露为重庆晚报制作了锦旗,感谢媒体帮助她找到家人。


 见面第一眼就确定找对了人 


5日,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在杨家坪见到了张学露和她的丈夫林先生。至今,张学露都把这次团聚称之为奇迹。当时手上的线索确实很有限,甚至见过面才知道,这些有限的信息中,还有不少是错的。”张学露说,外婆叫杨时梅,是时间的“时”,母亲叫张祯莉,而并非张真莉。”


线索极少,模糊的姓名和大概的地址便成了核实身份的证据。丈夫林先生坐在一旁补充,“这个核实电话还是我打的,因为找到得太快了,露露根本就没办法冷静下来。”林先生回忆,自己是福建人,听不懂重庆话,电话那头的舅舅只好操起了一口川普,双方的交流进行得颇为艰难。“舅舅也越说越激动,本来在吃饭,后面饭都不吃了。”说到这儿,夫妻二人相视一笑,因为通过与对方确认更多的细节,张学露告诉丈夫,她有很大的把握找对了。


“这次返渝,舅舅看到我第一句话就说我长得像姨妈,也像妈妈。”张学露笃定,哪怕以前从未见过面,但根植血脉中的骨肉亲情却让她产生了某种直觉:“看见舅舅的瞬间,内心就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没有错。”


张学露和外公一家人合拍全家福


 除夕吃上了盼念十年的团年饭 


聊起相认后的团年饭,张学露从拿出全家福开始,笑容就一直挂在脸上。她先指着合照给记者介绍,“这是外公,外公比我想象中要年轻很多;这是我表姐一家人,你知道吗?我居然也当姨妈了!”照片中还记录着一家人丰盛的年夜饭,凉拌折耳根、蒸烧白,香肠腊肉….这些具有重庆风味的家乡菜,让远嫁福建五年的张学露吃得心满意足,也怀念不已。“在福建一般和老公一家过年,人比较少,基本就是4个人,吃得也比较清淡。”她说,自己骨子里还是个重麻重辣的重庆妹儿。“始终人归故里,吃着家乡菜才有年味呀。”


盼了十年的团年饭


小孩子在身边欢闹,长辈特意为自己做的菜,这样的感觉对张学露来说,是新鲜的。她打开了话匣子,讲舅妈姨妈做的菜好吃,讲可爱的侄儿侄女,也讲了家人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舅舅一句“长得像姨妈和母亲”让她踏实心安。而外公那一句“我终于找到你了”却让张学露心中盛满了酸楚。 


 外婆去世 寻亲最大心愿未能实现 


“外公告诉我,外婆早在2014年的夏天就因肝硬化去世。临走前,还特意吩咐家人一定要把我找到,不要留遗憾。”张学露极力地不想让自己流眼泪,“外婆没生病之前还和外公舅舅来江北五宝镇找过我,找了三次,因为记不清楚详细地址,只好作罢。”她边讲边轻拭眼角。


“外婆临终前的遗憾同样也是我的,毕竟让外婆抱一抱我,是在寻亲之初最大的心愿。


张学露和外公合照


“遗憾”二字贯穿谈话,这个梦,终归是不能成真了。梦难圆,遗憾能弥补吗?张学露不知道。但她说,虽然没有抱到外婆,外公的拥抱却让自己真切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我还去山上给外婆扫了墓,不知道外婆看到我,会不会很高兴。”


“以前但凡回重庆,我都会去一次九龙坡的尖刀山,因为父亲曾经说过外婆家住那个附近。”张学露告诉记者,这里其实离位于危专路的外公家也不过5公里。“那么近的地方,却走了那么长的路,5公里足足走了十年。”张学露有点感慨,“这种来之不易,让我无比珍惜每一次和亲人的团聚。”


因为家庭缘故,张学露的外公一家人不愿意接受采访。但张学露表示,外公这次见面,曾反复对她说了一句话,“回来就好。”四个字,足已道明老人见到外孙女的心境。“有家,有人,才有团圆。”张学露看了看窗外炫目美丽的迎春灯饰,笑着称以后她每年都想回重庆过个年。


团圆不易,且聚且珍惜!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

记者:周荞 文/图 编辑:何吉川

原创作品,转载需申请

点下小花,愿失散的亲人都能回家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