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鸡汤烂大街之后,我们拿这些爆文怎么办

观媒 传媒大观察 2019-02-03

田宇/ 传媒大观察原创


年前,本来以为到了“什么事儿都等过了年再说”的时候,结果一篇爆款文又刷爆了朋友圈,这就是“才华有限青年”的那篇著名爆款文。虽然,文章目前已经被下了线。但是,其恰好符合了朋友圈爆文都有的“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的特性,有很多人转发,可以理解。只是,在短暂的心有戚戚之后,很多人转念一想,好像哪里不对,媒体人们的反应就更为激烈了。


前不久,刚刚过去的“呦呦鹿鸣”洗稿之争,在媒体圈子里还是支持者与反对者各说各话,并且可以从“信息汇编”的角度来找到托辞,那么,这一次,这篇文章,真的是彻底落入了人人喊打的境地。能让左中右形成统一意见,达到这么高的舆论合意,可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儿。即使是在微信这个相对封闭的传播空间中,这篇文章在短暂刷屏之后,激起的巨大舆论反弹,也让人叹为观止。根据搜索微信公号中的热词,就这六个字,往下翻页,前面几页几乎是对这篇文章一边倒的口诛笔伐。


对这篇文章进行扒皮和鞭挞的文章,已经不少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现在只想探讨下,我们拿mimeng们怎么办?或者,“谁”能“怎么办”?


这是两个问题,

第一,“谁”能处理?


从法律来看,这篇文章似乎并不违法,而且,最关键的是,虽然文中提供了诸多细节,尽力模拟一种真实的情境,也让很多人信以为真。可是,文中也没说这就是真事儿啊。把人逼急了,作者往地上一躺,就说这个是小说,谁也无法完全厘清这个界线啊。


再说监管部门。按照现在的归口管理原则,应该是网信办处理。可是,如果网信办直接下了封杀的命令,这样一来,也容易引发舆论争议,特别是兔死狐悲的自媒体们,恐怕更会产生条件反射式回应。


平台方。在引发了巨大的舆论反弹之后,腾讯首先出手了。这篇爆文,目前已经被封了。可是,这种事后监管,也不妨碍文章收割的那么一大波流量。


行业自律。似乎也没有什么行业自律性组织能承担起这一重担,或者说,这类公号矩阵纯为收割流量,再把流量换成广告费,哪个行业组织能对他们产生约束力,甚至连软性约束力都不存在。


吃瓜群众们。对这篇文章的大批判已经够多了,以媒体人为代表的吃瓜群众也没少实名DISS这些人。可是,这种DISS也非常无力,即使指出了文中的硬伤,从信息传播的真实性上做出了判断,有理有据,可是,也拿这种文章没有办法。

二,怎么办?


当成一家企业来“办”。


如果从内容生产的角度来看,自媒体账号,特别是成规模的自媒体账号,也属于市场行为,可以纳入到市场监管部门来管理。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类公号生产的内容,被人称为“精神保健品”,其实,他们推销自己公号的方式,也和那些著名的保健品差不多,允许其他自媒体代理他们的公号内容,然后变成他们的分销商。在当前大力打击各种传 销类产品的同时,是否也可以把这类公号也纳入到这个范畴之内?这样,就需要市场监管部门与网信部门协同处理。


当成一家传媒企业来“办”。


根据热心网友们的查找,这个公号也是他们公司公号矩阵中的一员。这家公司的公号文章,套路之娴熟,运营之流畅,能够充分体现出组织化、系统化、标准化、流程化的众多特点。像这类组织化内容生产行为,都应该被纳入到传统媒体的范畴之中,按照媒体组织的标准来对其进行监管。组织内部人员,是否具有相应的从业资质,需要深入探讨。组织内部的“把关”行为,也要监督深化。


当成一家互联网传媒企业来“办”。


对于互联网传媒企业,要遵循《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的规定,判定其为“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不仅要获得“许可”,而且要对其信息发布行为与广告行为进行必要的监管。发布的信息,与新闻的界限应该如何判断,如何标明。如果不是新闻,是否需要明示内容虚构等;发布广告可以,是否按照《广告法》明示出来了?是否按照广告的税率纳税了?


对他们的这次“出位”,如何“办”,对其他自媒体具有十足的借鉴意义。看看后续,会有何发展,将对自媒体这个产业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整个事件中,值得欣慰的,媒体圈的人还是把握住了底线,对爆文中的信息进行了专业化的扒皮,更加关键的是,虽然大家普遍反感这类“爆文”,却没有直接呼吁对其简单粗暴的一禁了之。


从这个角度来看,舆论环境未来可期。©

精彩阅读

逃犯是美女重要吗?半月媒体糗事杂谈

原贵州日报总编万群任多彩贵州网总经理

117名媒体人获2018年国务院特殊津贴

媒体不可闻到味儿就想搞个大新闻

《甘柴劣火》背后的干柴烈火

万物皆媒 趣评2018中国媒体

本公号原创文章欢迎转发朋友圈微信群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

欢迎您在文末留言,我们期待与你交流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