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诗词大会》,只会脑满肠肥

贾泱 贾话连篇 2019-02-07

有段子说,懒和胖是对春节的基本尊重,不少人确实也在用实际行动,对春节顶礼膜拜——吃饭顿顿大鱼大肉,喝酒身边都有美女(帅哥)伴奏。脑满肠肥,浑浑噩噩,生活里除了苟且,还是苟且,忘了哪里还有诗和远方?


在这里我善意提醒各位朋友,请在晚上8:00,准时收看央视一套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四季。




这么好的节目,还得沿街叫卖,可惜啊!


回顾当年《诗词大会》第一季和第二季播出的时候,简直达到了万人空巷的程度。全家围坐客厅,与诗词作伴,给春节平添了诗意。


那年,我写了一篇小文《<中国诗词大会>如果不火,天理难容》,引发不少人的共鸣,用户留言相当踊跃。



部分网友留言


恰似红叶

第一季第二季都追着看,有时沾沾自喜(答对了),有时愧不如人(答错了,或根本就不懂),但每次都如饮甘饸,满心欢喜。高大上又接地气的节目,望不断创新,一年又一年,办下去,我是您忠实的粉丝。模仿诗词大会,我们组织本单位上百名老同志从2016年开始也举办了几期中华诗词颂读活动,丰富了老年人的晚年文化生活,志趣高雅,颇受欢迎,我们也要打造出这样的文化品牌,加油!


沈美

我特喜欢这档节目,每天全家人都准时守候在电视前,从中学到不少不知道的知识,希望这档节目继续办下去,让更多的人受益。


好雨当春

只有当“文化至上”的时候,才是这个国家真正有希望的时候 。






一个文化类节目,搞得如火如荼,炙手可热,一度超过了大量娱乐节目,也算开了先例。然而,好景不长,短短两年,《中国诗词大会》已经开始走了下坡路,热度大不如前。



为什么呢?


难道是节目一成不变,观众出现审美疲劳了?


NO!


问题不是出在节目上,而是出在文化上,缺乏传统文化做支撑,弘扬传统文化的诗词大会,难免显得曲高和寡。




中国的诗词,一度是佳肴美馔,声名远播。然而到了近代,特别是当代,古典诗词却变成了剩饭。如果不是被“诗词大会”这口锅翻炒一下,这碗剩饭还有馊的可能。




靠诗词大会这把小火苗,诗词的热度要持续下去,还是有一定困难的,原因有下面几点:



读书无用



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这样讽刺读书人的:


一人去算命,算命先生摸骨、相面、算八字后,说,你二十岁恋爱,二十五岁结婚,三十岁生子,一生富贵平安家庭幸福晚年无忧。


此人先惊后怒,道:我今年三十五岁,博士,光棍,木有恋爱。


算命先生闻言,略微沉思后说:“年轻人,知识改变命运啊”



如今,就像段子里讲的,人们似乎变得越来越现实。知识能带来香车宝马小娇妻大房子,才会受到追捧,而不能迅速变现的知识,自然受到了冷落。即便学生高考填报志愿,也愿意报考金融、工程等就业前途好的专业,那些数学、物理等基础理论专业不再吃香,文史类万金油专业,更是成了鸡肋。



本来嘛,国家也倡导学以致用的,如果你学了一肚子诗词,连个工作都找不到,知识自然掉价,结果只能“坐观垂钓者,空有羡鱼情”,文学的吸引力自然降低。



毕竟,生活是真实的。



摸摸瘪了的钱包,谁还有心吟诗做赋呢?



载体更新



诗词的发展,唐宋是一个高峰,诗人也璨若星河,随后老鹰变成夜猫子——一代不如一代,尤其是到了近代,有名的诗人更是屈指可数。



这里面原因很多,但广为称颂的白话文运动,或许影响了诗词的传承。



白话文之前的古文,虽然掌握在少数读书人手里,但即使读过几年书的儿童,虽不能出口成章,做个对联还是小菜一碟。



诗词既是童子功,也是基本功。



然而,白话文运动以后,所谓的文言文被扫入了历史垃圾堆,几乎识字的都能写文章了。门槛是降低了,质量自然高不了。虽说也出现过徐志摩、戴望舒等优秀诗人,但他们的现代诗跟古代诗词完全是不同的路子。



所有的改革都是双刃剑,白话文运动普及了文化,也影响了传承。尤其是后来的文字改革,繁体字改成了简体字,书写是简单了,但如果不是汉语言专业或者它的爱好者,古文看着都费劲巴拉,哪里还有功夫领会其中的真意?



对于本届的诗词大会,就有评论称之为“诗词背诵”大会,虽说听起来有些刺耳,但这类的竞赛,毕竟不是创作大赛,是不是能活学活用也无法检验,而且实际情况也明摆着:当代确实没有响当当的诗人。




不利的方面很多,有利的条件也不少。诗词大会一度备受追捧,说明诗词相当有群众基础的,老百姓喜闻乐见,诗词就有不竭的生命力。



看准了这一点,有责任的媒体,就要开辟更多类似节目;有责任的教育部门,就应该开设更多类似的课程;有主见的人,也会多学一些传统诗词,哪怕它一时半会儿,不能换来真金白银。



就像著名作家阎连科说的,文学是无能的,文学的力量是无穷的。


如果诗词能够热起来,生活自然冷不了吧。


  *************************************************


贾泱,土生土长河南人,大媒体的小草根儿,号称资深媒体人,做大新闻,写小文章,给社会扎扎针,不治疼,能止痒,足矣。


喜欢我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转发“贾话连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