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精选|尘肺病案中案

丁捷马丹萌刘登辉 健康点healthpoint 2019-02-09


导读


七名矿工被控以尘肺病诈骗社保金,作出诊断的三名医生被控涉嫌失职,至今不明不白,中国第一大职业病引发的悲剧何时结束?


本文来源于《财新周刊》2018年第29期封面报道。全文16115字,点击文末链接可畅读全文,也欢迎参与文末评论。


七名矿工被控以尘肺病诈骗社保金,作出诊断的三名医生被控涉嫌失职,至今不明不白,中国第一大职业病引发的悲剧何时结束?△图片:财新记者丁刚


一场意料之外的纠纷,让三名医生和七名矿工的命运轨迹跨越时空,莫名地交织在一起。追问他们是否清白,需要先探寻一个曾经野蛮生长行业的原罪。


被羁押超过七个月之后,46岁的董有睿首次和家人团聚。据姐姐董有梅回忆,看守所外见面的那一刻,自己脑子是蒙的,连妹妹穿什么衣服都不记得,只记得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抱着自己失声痛哭。


董有睿此前是遵义市贵州航天医院(下称贵航医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2017年11月2日,她与同院51岁的放射科副主任医师张晓波因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遵义市播州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前一天,54岁的放射科医生黄亨平也因涉嫌“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执行逮捕。三人被羁押超过七个月,直到2018年6月23日凌晨,他们的遭遇被媒体公之于众后,家属才收到检察院通知,可取保候审。


医生的被捕始于一年多前的举报。


2016年6月,因涉及矿工的尘肺病诊断和工伤赔偿的认定纠纷,遵义市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向县人社局举报医生与患者合谋骗保,此后医生先后受到公安部门审查。在三名医生被羁押半年以后,家人多方求助,事件逐渐曝光发酵,福来煤矿40名矿工的困境也为人所知。


任云凯是这40名矿工中的一员,他没有等到给自己诊病的医生被放出来的这一天。2018年5月17日晚上9点,绥阳县枧坝镇中塘村永庄组下了一场暴雨,52岁的任云凯在家中病故。这位多年在井下工作的老矿工,曾在2015年5月8日被贵航医院三名医生诊断为“尘肺壹期”,之后鉴定为伤残七级。


疾病只是一连串灾难的开始。2016年7月,在拿到社保金赔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任云凯因涉嫌“诈骗社保金”被警方带走,回家后健康每况愈下,至死未能洗刷罪名。


把医生和矿工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是尘肺病,中国职业病第一大病。


2016年6月13日,遵义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认定,37名尘肺病壹期患者的鉴定结果均为“无尘肺”或因胸片质量差而无法诊断。2016年7月,绥阳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下称仲裁委)停止对矿工申请赔偿的仲裁,矿工们的赔偿进程不得已中断。之后,陆续有7名矿工被指涉嫌诈骗社保基金被警方带走,其中包括任云凯。医生的厄运也由此降临。


矿工第一次在贵航医院诊断得出的尘肺病结论被推翻后,三名医生和一些矿工的命运至今仍然脱轨。距离涉嫌刑事案件的矿工取保候审已近两年,但对他们是否有罪,检察机关仍无定论;而三名医生涉嫌失职罪的案件,目前也正处于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


发生在贵州遵义的尘肺疑案,究竟谁是谁非?


医生被抓


黄亨平是目前取保候审的三名医生中最早被立案调查的。他从事放射科工作已有30年,于2013年考取尘肺病诊断医师资格证书。


2016年8月29日,黄亨平在上班时被警察带走。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另一名放射科医生罗劲松。据黄亨平妻子舒永霞回忆,这次调查持续了10天,直到9月9日,舒永霞才见到黄亨平。她这时候才知道,这是遵义市绥阳县公安局以涉嫌诈骗国家社保资金对罗劲松及黄亨平立案调查,之后均取保候审。


之后调查继续,从2016年8月一直延续到2017年10月。但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公安机关并未拿出黄亨平与罗劲松勾结患者、诈骗社保资金的证据。而罗劲松被调查后一直未再上班。财新记者未能与之取得联系。


2017年10月12日,张晓波及董有睿被公安机关带走,“当时我们都以为是配合调查经济骗保的事,觉得很正常,内心也很坦然。”张晓波的妻子董捷说。但到了10月13日,张晓波回到家里时,她觉得丈夫“心事重重”。张晓波告诉她,现在调查的不是经济诈骗问题,而是说三人存在失职,“我当时一听,内心就‘咯噔’一下。公安部门要如何断定有没有失职?”


  三名医生为什么涉嫌失职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的规定,失职罪指的是国有公司、企业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亏损,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以及国有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张晓波的代理律师、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律师常铮告诉财新记者,要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需要三个条件。第一,需存在严重不负责任或不履职的行为,如作为医生,如果在诊断过程中,没有按照相应的操作规范、标准,可能就会存在问题;第二,需存在一个情节严重的后果,如在本案中,社保资金流失可能就被考虑为该“后果”;第三,行为与损失之间要存在因果关系,即前述行为能够直接引起这一损失。


公安机关认为三名医生涉嫌失职罪的证据,来自.......


福来煤矿


举报方福来煤矿原属于遵义市绥阳县枧坝镇陆台村(现划入中塘村)。村落附近富集了福来、尹家山、井坝、联盟等多家煤矿。这里海拔1200米,位置偏僻。一条夹杂着泥土和碎石子的坑洼山路通向村中,沿途种植着成片烤烟。


福来煤矿兴起至今超过30年,其间几经转手。兴衰起落几乎均与政府的产业政策和监管方式有关。


“福来这个名字是我取的,本意是希望福气常来”,但今年已过70岁的陈同生表示,煤矿的经营并不顺利。他是煤矿最初老板,也曾在桐梓县国土局工作过。在福来煤矿的工商资料中,陈同生的身份仍显示为股东兼发起人之一,法人代表则是1963年出生的浙江乐清人陈碎明。


陈同生回忆.......


尘肺何来


在煤矿开采全面暂停前,对枧坝镇多个村子的村民来说,挖煤一直是当地劳动力的首选。


在福来煤矿,矿工每铲1吨煤可以挣25元至30元,每个矿工平均每天可铲煤6吨,煤矿再以近500元的价格转卖给当地电厂。相比于镇上月薪4000元左右的餐馆服务员岗位,矿工们每个月在煤矿上干满28天后,多者可以拿到逾8000元工资,可支撑全家人的开销。


福来煤矿多数矿工家在中塘村,全村近3000人,“一家都不识字”的现象并不少见。前述40名查出尘肺病的矿工中,没有人读完小学。上世纪90年代,小煤窑开采浪潮席卷山乡,男人们纷纷下矿挖煤,女人们则在家种植烤烟。发展至今,100亩连片的烤烟地和3家年产9万吨煤矿企业,成为村民谋生的支柱。


索赔曲折


查出尘肺病后,根据以往的经验,矿工们随即按职业病的工伤赔偿办法进入了索赔程序,但接下来过程一波三折。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不但人社局划入企业账户的赔偿金未能顺利拿到,就连之前医院的诊断也被推翻。


在诊断为尘肺病后,按照从其他矿工处听说来的办法,福来煤矿的工人申请了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再通过福来煤矿向人社部门提交。


2015年10月起,矿工们陆续要求福来煤矿按国家规定作出合理的经济补偿。当年11月,福来煤矿派人出面,将工伤保险伤残待遇、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个人信息录入上报县市人社局。遵义市人社局经审核后,将待遇数额下拨绥阳县人社局,后者将钱打入福来煤矿的账户。


据矿工们叙述,这笔款项共有约200万元,但他们并没有拿到,而是被福来煤矿“扣下”。多名矿工向财新记者反映,“至今没拿到一分钱”。


牢狱之灾


针对新鉴定书反复上访之后,一些矿工遭遇厄运。


由于前后两次鉴定结果有出入,2016年7月13日,绥阳县仲裁委发布《案件中止审理通知书》。人社局也采信新的鉴定书,对尚未获得赔偿的矿工不予赔偿。


任云凯“幸运”地在仲裁终止前拿到一笔社保金赔偿。2016年6月20日,尽管当时距“推翻诊断”的鉴定书出现已经过去一周,但福来煤矿还是按照此前的《承诺书》内容向包括任云凯在内的19名矿工下发了社保金赔偿,任云凯拿到9万元,其余18人的社保金也多在10万元上下。


但很快,其中七名矿工被公安部门认定为“骗保”。


2016年7月20日,四名便衣警察驱车驶入枧坝镇中塘村,带走了任云凯。


自证有病


虽然部分矿工被卷入刑事案件,但他们并未放弃维权。因为贵航医院的诊断作废,矿工们不得不再次另寻他途以证明自己有病。


在被羁押期间,七名矿工被迫又做了一次职业病鉴定。鉴定是由绥阳县警方安排的。依据警方的鉴定意见,颜登全被鉴定为尘肺病贰期,任云凯为尘肺病壹期,任云庆、王正富等五名矿工均被鉴定为无尘肺。此鉴定结果再次引发矿工们的质疑。


赔偿不足


矿工们2016年3月发起诉讼,之后又曾经上访,但直到2017年下半年,一些矿工才陆续拿到赔款。


经过多次反复鉴定,截止到目前,40名矿工中有33人已经拿到数额不等的社保赔偿金,这意味着此前对他们33人的“无尘肺”或三级胸片鉴定存在“误判”。其中拿到赔偿最多的是令狐昌碧,他于2016年6月得到全部企业及社保金赔偿近20万元,但在7月,他也因涉嫌诈骗国家社保基金被带走。


目前,40人中还有7名矿工没有拿到社保金赔偿,其中3人无论是企业赔偿还是社保金赔偿,均一分未得.......


谁是罪人


距离矿工们2015年6月在贵航医院查出尘肺,至今已有三年。福来煤矿的矿工们2015年9月拿到工伤鉴定书,之后一直等待赔偿金到账。期间历经曲折,至少40人社保金曾被扣,38人诊断被推翻,7人被抓捕,1人病故。


2018年5月,任云凯查出癌症,死在家中,至死也未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矿工和医生究竟有没有罪?他们都在等待答案。医生的律师常铮担心,一旦被取保了,案件就常常不了了之,但对于公正的判决,“我们不希望一拖再拖”。


财新记者宿慧娴,实习记者赵今朝、周斯民对此文亦有贡献。


(以上为内容节选,全文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热门文章:


国产肿瘤免疫药圈地

带量采购动了医院的奶酪

一种误诊漏诊率近9成的疼痛



更多相关文章:


【封面报道·辅文】“尘肺病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  [2018-07-23]

“粉尘是引起尘肺病的惟一病因,没有粉尘就没有尘肺病。问题在于尘毒防护监管力度太弱。”上海市肺科医院尘肺科主任毛翎对财新记者说。


毛翎所说的,正是当下中国尘肺病防治的困境与现实。近年来,国内尘肺病的发病情况不容乐观。卫生部门的公开资料显示,当前尘肺病持续高发、发病率逐年上升,且发病工龄呈现缩短之势,这使得尘肺病防治难上加难。


尘肺病是国内最主要的职业病。根据国家卫健委披露的数据,2017年所有报告职业病病例中,职业性尘肺病占比高达84.84%。专注于尘肺病患者救治的公益组织大爱清尘2011年的估算数字显示,国内患有尘肺病的农民工数量超过600万。而在大爱清尘的发起人王克勤看来,这个数字仍大有低估的可能。相反,由于立法和保障体系较完善,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新增尘肺病患者数量很小。


特稿|贵州遵义尘肺病医生事件:被抓的矿工  [2018-06-29]

贵州航天医院三位尘肺病诊断医生被抓事件的前因开始浮出水面。(参见:贵州尘肺病医生被抓风波:羁押7个月后取保候审)据多位相关人向财新记者证实,最初举报医生与患者有“利益关系”的企业为遵义市绥阳县枧坝镇陆台村福来煤矿。


该煤矿于2016年有数十名矿工被贵州航天医院(下称贵航医院)诊断为患有尘肺病,但截至目前,部分矿工社保赔偿仍一分未得;同时,有多名矿工向财新记者表示,他们曾在医生被逮捕时间段,也因卷入涉嫌诈骗社保金案件而陆续被抓,并遭到绥阳县警方的殴打、逼供。就在尘肺病医生被抓事件被公之于众之前的一个月,一名曾被警方抓捕的矿工病死。该矿工曾经遭到折磨,至死都认为自己冤枉。


当时,贵航医院是遵义市唯一一所有资质且实际开展尘肺病诊断的医院。但在三名医生被带走之后,其职业病诊断和体检业务被先后取消。据财新记者了解,当地尘肺病患者若要进行诊断鉴定,现在都要去贵阳。而被抓医生黄亨平的家属告诉财新记者,医生在被羁押7个月取保候审回到家中后,精神状态极差,不愿与人沟通。


贵州尘肺病医生被抓风波:羁押7个月后取保候审  [2018-06-24]

贵州航天医院的黄亨平、张晓波及董有睿医生在被羁押了超过7个月之后,于6月23日凌晨取保候审。三人均为该院尘肺病诊断小组医生,因“涉嫌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于去年11月初被捕。他们被指控至少将393名不应诊断为尘肺病的患者确诊为尘肺病,造成约3000万社保资金流失。


这是全国首例职业病医生因诊断问题被指涉嫌失职罪。有关案情近日披露后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三名医生的家属及代理律师等人认为,这三名医生均有尘肺病诊断资质,诊断过程规范,而公安机关委托鉴定结果则可能是以不公正方式筛出,并将尘肺病诊断中客观存在的读片差异视为医生不负责任的证据,羁押理由存疑。


责编|任波

版面|刘登辉 纪思琪


本文首发于财新网

投稿及爆料:denghuiliu@caixin.com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授权请联络健康点管理员Mandy


工作微信号: Mandy5929


商务合作:

北京 Fiona  18612891987

上海 Kevin  18621849119

上海 Jane   13817806111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