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浩的野心,宁浩的枷锁

柚子年华 柚子年华 2019-02-07

上期中奖者 绿餐刀

本期从评论里继续抽一个100元红包


1.


其实“疯狂”系列每一部,都在讲差不多的故事。


国际大盗麦克来到四川,被蟊贼搞得团团转,留下一句顶你个肺。这就是后来成为经典的《疯狂的石头》。



台湾黑帮来到厦门,最后被当成买棺材的,一个炸弹差点团灭……《疯狂的赛车》里面,外来的和尚还是不会念经。



这一次《疯狂的外星人》全面升级,外星人和C国特工一起来围攻小县城,还是被乡野智慧“盘”了个结结实实。


其实这三部电影最初的名字都没有“疯狂”。《疯狂的石头》叫《贼中贼》,《疯狂的赛车》叫《银牌车手》,《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乡村教师》。


但这三部电影,恰恰指向了宁浩电影中那个内在的主题,疯狂的时代,疯狂的中国,这种野蛮生长吞噬一切



这种看似不讲理的吞噬,其实背后有着宁浩的价值观。那就是都别装B,是骡子是马拉出来看看。


相信很多过年回老家的朋友们会感觉到,三四线城市和所谓一线城市,生活中那种无处不在的鸿沟。


一种是大城市,被全球化格式统一的生活价值和态度。另一种,似乎更接近于现在的中国,被抖音快手包裹的,一成不变的小镇生活。


你会发现,平时你信奉的那些东西,到了老家完全不好使。


你觉得自己吃的有机健康,亲戚们觉得你根本吃不饱饭。你觉得自己穿的时尚时尚最是时尚,但身上没貂,回家说话都矮人半截……


而这恰恰是真正的中国。


我们把这个鸿沟无限制扩大,那么就是电影中呈现的,疯狂外星人和土味中国的差距,然而这个差距真存在所谓的阶级鄙视链吗?


《疯狂的外星人》几乎每个段落都在讲一个主题,别装B,装B遭雷劈。秀优越感的一方,最后一定会被反杀。


不信抬头看 苍天饶过谁


所谓的先进,所谓的优越,其实就是暂时占领了话语权而已。


比如微博上的手工耿和现代艺术大师杜尚,谁做的东西更接近艺术的本质呢?



说到底,还是谁抢占了话语权的问题,什么是艺术,可能就是一部分精英定义的结果


可是在“疯狂”系列电影中,宁浩一直不相信所谓精英。他一直在试图嘲讽这个阶级鸿沟,到了《疯狂的外星人》中达到了顶峰。形成了一条“猴子-耿浩-园长-C国特工-外星人-耿浩”的特殊阶级链条。


面对这个几乎无法逾越的阶级差异,百姓的智慧就开始产生了。中国百姓见过了太多的苦难,他们的生存哲学已经变得非常实用。所有的外来者都可以利用,或者想方设法合作,不能合作也不能利用的,那就干脆消灭。


体现到《疯狂的外星人》这部电影中,就是要和外星人做生意,盘道喝酒,一句话“全在酒里了”。



如果不能做生意,那么先跪地求饶,最后找个机会反戈一击,用外星人来泡酒。然后喊上一句:


犯我地球者,虽远必诛



至于交换DNA,和外星人建交……对不起,这不是中国人要做的事情。而且我们也看不起,老外看着高大上,最后也一样被当成猴耍。


从精神内核来说,《疯狂的外星人》和《鬼子来了》是一样的,再往前说,那就是黑泽明的《七武士》。最后只有农民胜利了。



柚子君当记者的时候,有一次采访宁浩聊到科幻片,他是这么说的:


科技精神不是中国的文化,我们还处在农业时代向城市时代转型的阶段,就是从第三世界向第二世界过渡。科技精神是最先进……也算不上最先进,反正不是农业时代的东西,起码是移民时代、海洋时代的产物……


本质上讲,中国还是农业社会。宁浩觉得,好莱坞那一套三翻四抖、人物弧光、成长变化、英雄之旅……放到中国的语境里当然也能成立。但宁浩就不喜欢那样做,他就是想玩点不一样的。



这是宁浩的野心,也是宁浩的枷锁。他特别不屑讲编剧书上的套路,当然他也监制了《我不是药神》,用齐了剧作套路讲凡人成为英雄的故事。


但到了宁浩自己导演的作品,他还是努力要讲点不一样的。有人不喜欢《疯狂的外星人》,就是因为这个,他们太难接受不一样的东西了。

2.


《疯狂的外星人》做足了减法。


因为宁浩已经发现,中国的现实中充满了戏剧性和荒诞性,把这种魔幻现实原样不动地展示出来,就已经足够搞笑了。



前面两部“疯狂”系列最突出的网状叙事,宁浩早就不用了。甚至《心花路放》用戏剧结构来展现爱情虚无感的花招,他也不想玩了。


人物也是,耿浩和沈腾飞开始一个是耍猴的,一个是投机主义骗子,到结尾呢,一点没变。



耿浩还是个耍猴的,唯一的变化,是沈腾飞把生意做到了猎户星座,本质上还是个骗子。


这体现了一种洞察之后的幻灭,甚至有点绝望。根植于农业社会,信奉利己主义的中国人,即便是外星人来到地球,也不能改变他们了。


《反派影评》里面的波米说的对,耿浩表演猴戏之后,反打镜头里那群俗不可耐,玩着手机的看客……对不起,说的就是你们这些观众


姜文在《一步之遥》里面也这么做过,恶搞春晚,不断给麻木看客镜头,他做的就是冒犯观众的事情。当我问姜文的时候,他狡猾一笑:说明咱心里有观众呗。


但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执拗的坚持,耿浩一直信奉的耍猴是“国粹”、是信仰,从来没有动摇过……到最后呢,还真的就是靠耍猴拯救了世界。



这两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耿浩和沈腾飞身上,就集合成了宁浩的态度。


当然有尝试就意味着风险。当电影进行到第二幕结尾的时候,明显感觉宁浩累了,他没有想办法让故事更上一层楼,做更深入的探讨,或者更高维度的展示。


故事陷入到了一种虚无之中。宁浩所做的,就是让耿浩、C国特工、外星人不断在之前的故事维度中群殴。本来这些动作在第二幕中已经进行的差不多,剩下的只有耿浩不抛弃不放弃的那种执着了。



但这种执着最后也放弃了,这可能也是他当下的一种消极状态。就好像耿浩和沈腾飞最后面对外星人说的那句:


毁灭吧 赶紧的


对于观众来说,最后的大战重复太多,新意太少,挖的坑没埋好。有人不喜欢这个电影,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去年看贾樟柯对话许知远,他说自己现在不喜欢太NB,自以为是的人……也许是他越来越清楚自己的局限,才觉得自大有多么难堪。


这点他的山西老乡宁浩也是如此,宁浩对于那种所谓的精英,有着一种发自骨髓的鄙视,即便是来自外星又如何,来自C国又如何?


谁比谁高级,谁比谁NB啊?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