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挚友Kevin谈吴亦凡|《人物》新刊预售

人物 2016-04-06

点击「吴亦凡·回家」封面图可购买本期杂志


「人们爱我,因为我就是这样,

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我,那就别喜欢我。」

这是 Kris 告诉我的。



采访|顾玥
编辑|季艺

摄影|王龙伟




Kevin Shin

韩国歌手,吴亦凡的挚友



Kevin Shin出生于芝加哥,美籍韩裔,2006年被韩国SM娱乐公司从美国选中成为练习生。2007年,身在加拿大的吴亦凡同样通过选拔加入SM公司进行培训。成长背景相似,年龄相近的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非常投缘。吴亦凡和Kevin朝夕相处近三年,「每天练习,每天见面,住在一起」,梦想着有一天能共同出道,一起站在舞台上。


2010年,Kevin因与公司理念不合,「不想当偶像」,决定离开SM独自发展。他离开公司的时候,吴亦凡哭了。「我说我们俩说好一起出道,一起奋斗,为什么你就先走了?……我感觉他已经快要出道了,我说你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走,我特别难受。」吴亦凡问了Kevin三遍,你确定要走吗?Kevin说确定。「我说好,如果你确定的话,我一定会祝福你……以后我一定会帮你。」吴亦凡说。


Kevin离开SM后独立做音乐,遭遇种种坎坷。后来,吴亦凡作为EXO组合成员出道,人气鼎盛。即便如此,两人仍然每天联系。尽管公司不允许吴亦凡再与已经离开的练习生往来,吴亦凡还是经常偷跑出来找Kevin。


他们共同创作过一首歌《Lullaby》,表达了两人对自己母亲的愧疚。歌词里写道,妈妈对不起,过去几年如此难熬,我不想看到你哭泣,为我唱首摇篮曲吧。


2014年,吴亦凡向SM娱乐公司提出解约,回到中国发展。分隔中韩的吴亦凡与Kevin,友谊仍未淡薄。在自己的低谷时期,吴亦凡还是告诉Kevin,「无论身边发生什么事情,千万不要改变你自己原本的样子」。他特别希望能给Kevin很多的阳光,「我从来都是跟他说你放心,无论如何你有我这个朋友。实在不行你来北京,来我家跟我一起住,我们一起做音乐。」


经历一番拼搏后,Kevin签入韩国CHITWN MUSIC经纪公司,终于得以自由创作他喜爱的嘻哈音乐。


2015年11月6日,吴亦凡在自己生日当天举办了粉丝见面会,他与Kevin一起站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上重新唱起当年那首《Lullaby》。Kevin对《人物》说,对他来说,与吴亦凡并肩站在舞台上的那一刻,是多年梦想终于成真。


在采访中,吴亦凡反复告诉《人物》,Kevin和他是最好的朋友、兄弟和战友。《人物》记者电话采访了人在韩国的Kevin。本文根据Kevin口述整理,揭示一个挚友口中的吴亦凡,讲述他们共同经历的练习生岁月,以及吴亦凡在这段岁月里表现出的让Kevin吃惊的对情谊的重视与坚韧。


本文将是《人物》杂志4月刊吴亦凡封面的一篇预告。在本次封面报道中,吴亦凡第一次开放了母亲、挚友等他生命里最亲近也关系最深刻的人,向《人物》展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同时极度渴望自由的动人故事。


今天,我们先从Kevin的讲述中掀起这个封面故事的一角。



1



就像你说的,兄弟。我们就像是家人一样,他就像是我不同母亲的兄弟。Kris(吴亦凡英文名)的母亲就像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就像是他的母亲。我们的个性很像,我们一直很亲密。无论他在想什么,我在想什么,我们都能想到一起去。


我是他来韩国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他走进房间,我站在那里。他和他妈妈走进来,站在我旁边,我被介绍给Kris,「Hi,你怎么样」,「OK. 我们出去喝点东西吧」,就像这样。他从加拿大来,我从美国来,都是从西方来到韩国,就是很相似。从那时开始我们的关系就很好。


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当个偶像。我不知道任何韩国公司,我不知道SM是什么。我想要做音乐,我想要快乐,所以,我某种程度上是瞎的。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我还小。


在SM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家人。我们每天都在练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道。为了能得到他们给你的机会,你非常可怕地练习。这实在是很艰苦,每天几乎都要训练到十点十一点,有时要训练到凌晨一点,对身体是个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对我们来说,我们那时还是孩子。我们想出去玩,但是不行,我们得牺牲这些。


最难熬的是你要动员自己每天去练习,但你没有目标。你有梦想,却没有一个可以看见的目标。你是每天醒来,在公司待9到10个小时,做些很难的训练。我们都年纪很小,Kris和我,我们想享受我们的青春,但我们几乎牺牲了我们的黄金岁月,因为我们要每天每天地练习。


我和Kris没什么朋友,我们不怎么出去(社交)。其他的孩子他们有朋友,他们会去见新的人。我们就想和彼此聊天。


我对抗了很多。我不喜欢被困在一个地方,我必须独立和自由,Kris也是一样。所以SM叫我们训练唱歌时,我就不训练,因为这是他们叫我去做的事情,这很可笑。他们不叫我练习时,我反而会自己练习跳舞什么的。


Kris真的很喜欢时尚,他想通过时尚方面与大家不同,与公司不一样。我就不是很关心这个,我可以一直穿着一件衣服,但我仍然是与众不同的。我相信这点,但我对时尚和服装一直没兴趣。


但这确实让他不一样了。其中有很多他可以自己创造的部分。我觉得如果你有个自由灵魂,你就要有自己去「创造」的能力。我的创造就是我的音乐,我从中表达我的自由。时尚也是这样,是你创造自己,创造自己的模样,我觉得对Kris来说,这是他表达自由的最好的方式,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甚至创造艺术。

 




2



最终我先离开了SM和Kris,因为我想做我自己的音乐。我不想被困在这个组织里,我没有自由。我无法忍受了,我无法再忍受一点点。我比Kris早来一年,我在那儿的时间比Kris还长。我的个性就是,只要我有一个目标,我就要看到我是往这个目标前进的,我要有个保证。但在SM,我觉得我在原地踏步,我跟Kris说我不开心,精疲力尽。因为公司不允许,我没法去任何地方。我不想离开SM,但是我不得不离开。


我想了很多,甚至最后一刻Kris都说,这是你想要的,你应该离开。我从他那儿得到了很多支持和鼓励,但是最后还是我自己决定要走。


离开后我开始做自己的音乐,写歌,学习,不是很顺利。


作为朋友,作为兄弟,Kris一直很关心我。情况确实很困难,我挣扎了一阵子。尤其是看到我最好的朋友发展得这么好,我想和他在一起,但是我选择了自己的路。Kris一直牵挂我,照顾我。有段时间我实在没有钱,一天只吃一顿,他听说了以后就过来照顾我,每天给我买吃的。


有一天我一个人突然出了点状况,要去急救室,但是我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所以我给Kris打了电话。这时他在韩国已经很有名了,我让他到医院来,他立刻就来了。他应该是不允许外出的,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做到了。那时我身上也没钱,他付了医院账单,带我去吃东西。这个时刻我会一直珍藏,我太感谢他了。


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兄弟。这不是友情,这就是亲情,是兄弟。这是两个陌生人能建立的最接近于兄弟的感情了,我们就是兄弟。


Kris每天晚上都给我打电话。他说他想我,问我怎么样,说他支持我。那时我刚出来,我很孤独,我没有朋友,自己一个人做音乐。Kris真的每天,每一天都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样。他一般晚上11点,或者更晚,等训练结束回宿舍后打电话。有时我们早上打电话,早上一醒来,打电话跟对方说话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


有时他过来找我。但是Kris出来见我这件事违反了SM的规定。我不再是他们的「家人」,不再是SM的一员。为什么要见不是家人的人呢?他们觉得因为我已经走了,Kris和我来往没什么好处。


但是Kris仍然常来我这里,我们就一起写歌。我妈妈和他妈妈都在等我们,一直想我们,为我们担心。所以Kris出了个主意,我们一起写一首歌吧,我说好啊好啊。他说写什么呢,要不然写一首给妈妈的歌?我说特别好,我们来做吧!我们就在我的录音室里花一小时写了这首歌(《Lullaby》),当天就录好存了下来。有天我传上了网,有些人很喜欢。


这首歌首先是对妈妈很抱歉,让她们等我们这么久。我想让她们不要为我们担心,因为当妈妈担心自己的孩子时,孩子也会狂躁。所以我们想表达,我很抱歉,别为我担心,看看我吧,我做得很好。这是我们想传达的信息。


(我离开SM时)当时我跟Kris说你要留在这里,为了你妈妈。对Kris来说,作为EXO成员出道是一定会发生的,这已经在进程中了。我跟他说首先要出道,做你能做的事。Kris是个无私的人,他有点不一样。对我来说,我想离开就离开了,我没想到我的家人。但是他是个很无私的人,当他想离开时他就会想到他妈妈。


这点上我们有点不一样。有些地方我们完全相反。Kris永远很冷静,很稳定,他没有很疯狂的一面。但是我就不行,有时我放纵自己变得很疯狂。我想这是因为他一直想着要去照顾别人,照顾很多事,所以他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我就不想那么多,很容易抓狂。


当我想做一件事并下定决心时,没什么能改变我。当我决定走,去做我的音乐时,这事就一锤子定下来了。这方面我很自私,我没想到我的家人?没想到这是离开我的好朋友自己走?不,我想到了这些,但这些并不能改变我,我是被自我驱动的人。Kris永远想到他妈妈,这让他无法离开(SM),但我决定离开。


我不后悔我做的决定,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我确实有点遗憾,因为我无法与我最好的朋友一起站在台上,在一个团体里。但是我不后悔。再来一次还是相同的选择。我很固执,我知道我可以选择一条轻松的路。但是我决定选择……不是难的那条路,而是我的路。


(在吴亦凡的生日会上同台演出)是很长时间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舞台上站在一起是我们的梦想。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不停地谈论,我们必须一起做这些事,一起站在舞台上。即使我走以后,我们也一直在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做音乐。我们一直在等待机会,我们每天讨论这个梦想。


这真的发生了,真的成真了。太不可思议了。我流了眼泪。演唱会后和Kris聊天,我哭了一小会儿,因为我真的很感激这一切,我们真的做成了一直以来想做的事。





3



我记得Kris刚回去(中国)的时候确实没有朋友,不认识什么人。他跟我说他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不知道谁是朋友,他不想再犯跟在韩国时相同的错误。我告诉他你必须要相信,直到你找到那个真正值得你信任的人。他回来的头一年,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很挣扎,因为他不知道信任谁,他说我不想再做这些事了,我不想当明星,这对他来说压力太大了。


我跟他说,我来了,我在这里。他一直看起来很悲伤。Kris妈妈跟我说我应该就留在中国,和Kris在一起,因为她很久没见到儿子开心的样子了。


当他开始拍电影的时候,他开心了一点。我不记得是哪部电影了,但好像不是他的第一部电影。他拍第一部电影时我和他在一起,那时他也不开心,因为第一次当演员仍有很大压力。是去年开始拍的一部电影,我觉得他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也很喜欢那个角色。他拍片的时候他也认识了一些可以信任的人,就不用把压力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我一直跟他说别想当然的看待一些事情,确保你知道事情的本质,对一切都要小心。我们都被伤害过很多次,我们被背叛,被人背后捅刀子,我们为此很痛苦。


他性格如此,但是我告诉他要小心。他相信了一些他以为是好人的人,其实人家只是为了钱和名声接近他。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被人利用,只因为我是Kris的朋友,他们想利用我接近Kris,就像这样。当我遭到这样的事情(被人欺骗),我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Kris,他会第一时间打给我。


我只看过Kris生过两三次气。有一次有个人想利用我们,Kris也认识那个人,他就去找他说,你干嘛,别这样利用我们。当他真的生气的时候很吓人的。不经常生气的人真生起气来的时候就很吓人,你从没见过他那样。


他很生气,不是因为他被利用,因为我被利用了。有人伤害到我,我对人失去信任时,Kris就非常生气,他变得很情绪化,非常愤怒。


当他被利用,他被信任的人背叛,他对人失去信任,一段关系破裂的时候,这对他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


我们的个性很相像,都不要改变,仍想在真兄弟面前保持纯真。Kris更加强大,他不改变,并照顾我,处处关照我。


所有人都在变,尤其是在这个圈,即使在有些人面前Kris变了,但在他真正的家人面前,他丝毫没有改变,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爱他。每天当我工作的时候就想这句话,「不要改变,做你自己」。这点很重要,人们爱我,因为我就是这样,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我,那就别喜欢我。这是Kris告诉我的。



点击「阅读原文」或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即可购买4月《人物》杂志

敬请期待更多关于吴亦凡的封面故事和精彩大图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人物 热门文章:

惊惶庞麦郎    阅读/点赞 : 10万+/2438

霾困北京时    阅读/点赞 : 10万+/1440

《人物》2016「年度面孔」获选名单    阅读/点赞 : 10万+/1362

李光耀:选择离去    阅读/点赞 : 10万+/1252

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行?请听郝海东说    阅读/点赞 : 10万+/1118

吴亦凡 · 回家|封面故事    阅读/点赞 : 86910/2367

殡仪行业里的年轻人    阅读/点赞 : 37750/1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