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面膜微商自称“阿里离职美女高管”,前同事:吹牛要有个度吧......

杭州之声 2019-02-18

我是一家创业公司的CEO

而两年前的今天

我是阿里巴巴年薪数百万

期权超千万的女高管


近日,一篇关于“从阿里离职的漂亮女高管”的微商推销文章火了,但不少阿里员工对此进行“打假”,表示她此前曾在阿里健康任职,但不算高管。针对这些质疑,这位“女高管”给出了回应……


微信文章截图


称自己曾是阿里高管

还与马云合影


写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Judy Wong”,她说,2017年自己从待了10年的阿里离职了,“这次离职带给我的期权损失,保守估计至少1000万。”


为证明自己在阿里的高管身份,她晒出了跟在马云身后参加活动的照片,在照片上,马云正与身边的人交谈,她则跟在后方,看起来很像贴身工作人员。


她还晒出了和各种名人,包括世界小姐张梓琳等的合照。


Judy Wong说,阿里的工作,“让我成为一个还算有钱的女人,让我经济独立。”,但自己为此透支了身体,“以前我的皮肤是中性肌肤,随便抹一点护肤霜就可以出门,吹弹可破。现在,我的肌肤变得敏感、发红、长痘、爱起皮,每天起床都不敢照镜子。”


随后,她画风一转,开始谈论起自己的“创业项目”——面膜。“想到自己的惨痛遭遇,想改变行业乱象、做一款自己敢用、闭眼都能买得起的护肤产品的念头,在我心里萌芽了。”


她说,为此她还请教了马云,马云也回复了她。“他给我发来8个字的短信:坚持初心,勇敢去做。”文章的后半部分,就是她对面膜的推销。


阿里员工否认高管身份

称其曾被末位淘汰


“阿里前美女高管”的身份,瞬间引发了无数关注,不少人也顺带关注了她的产品。


但是,这一身份近日被阿里的多个员工拆穿。一位阿里资深员工指出,主人公的名字是王晗,她的确曾在阿里就职,不过并非什么高管。一位阿里健康的员工透露,“她之前是阿里健康的,不过早离开了。”


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对此发文称:“吹牛要有个度吧,王晗你怎么就成为了阿里高管?那些合影怎么来的自己没点儿数吗?

阿里巴巴集团公关总监顾建兵也在陈亮的发言下评论称:

“第一张合影(和马云的合影)我在场,是在北京参加一个外部会议,我工作以来第一次见到一个员工带着一个摄影师来跟拍自己,专门往几个高管身边凑,就为拍照。”

有阿里健康员工向记者透露:“她应该是三四年前离开的一个员工,根本不算高管。”该员工还透露,公司本来就是末位淘汰制,她当时负责的一个业务板块比较新,但她没干出成绩。


一位阿里前员工表示,“之前跟我是同事,当时她的级别是P6,后来我走了”。据了解,P6在阿里是比较基础的职位,应届生入职一般为P5,P6一般是2到3年的工作经验。


至于王晗离职时的职位,目前尚不得而知。


当事人对外回应: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高管


在身份造假引发争议后,王晗也对外发出了回应。

回应中,她的口径变成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阿里健康的女高管,放与马云的合影是为了蹭阿里的热度,但原因是创业不易,流量很贵。


王晗还认为陈亮之所以不留情面,在于她此前得罪过陈亮,并呼吁陈亮应该对她多一点支持和宽容。


通过回应可以看出,即便王晗是阿里健康高管,直接拔高至阿里高管,并不恰当。至于陈亮的打假,被她视为肚量不够。


由于王晗的回应直接点名了陈亮,后者也进行了再次回应,称王晗说得罪过自己纯属编故事,并表示像王晗在阿里这样层级的员工,估计得有七八千甚至上万人


▲ 陈亮的再次回应


面膜核心成分被称

“皇帝的新衣”


“打假”一事发生后,有网友说:“这种微商太可怕,把自己都美化成这样,产品得多恐怖?”

小编在电商平台看到,在一家店铺中,目前该面膜已有388件的月销量,售价为一盒5片99元。

2017年,王晗注册公司“本草花样年华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推广、技术转让;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

不过该公司本身并不具备生产化妆品的资质。面膜生产厂家是广州市绿色春天化妆品科技研发有限公司,这是一家独立的日化工厂。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组建了独立的科学实验室,汇集国际化妆品研究领域的各类人才,组成了一支科研团队。”此前引发关注的文章中称,这款面膜是她和团队自主研发的,不过在国家专利库中却没有显示相关专利。

在各种宣传中,她称面膜的核心成分是“寡肽-1”,还说这种成分可以“提升自身肌肤修护力,祛痘淡印、修护易敏、平衡水油,帮助肌肤恢复健康状态”。


而《中国医药报》早已对该成分进行过辟谣报道。报道称,寡肽-1是化妆品版“皇帝的新衣”,在国际权威的化学物质查询网站上,根本查询不到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学物质登录号。寡肽-1(Oligopeptide-1)为甘氨酸与组氨酸和赖氨酸组成的聚合物,而一般被认为有效的表皮生长因子(EGF)是53 个氨基酸组成的多肽,又称“人寡肽-1”。


报道中还介绍,目前在国内还没有原料供应商能提供寡肽-1、寡肽-3和寡肽-5的化学品安全技术说明书(MSDS)和产地信息,化妆品厂家也提供不了购买和使用记录。这些化妆品里,加了什么、有什么作用,大都是随意描述,成了化妆品版的“皇帝的新衣”。这给非法添加激素和其他成分的化妆品厂商,提供了浑水摸鱼的空间。


来源:北京青年报(beijingqingnianbao)记者 温婧、AI蓝媒汇(ID:jizhezhan)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叶璐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