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一次次冒险,而他经历的最美妙的在意大利

沉浮的万事屋 旅人說 2019-03-01



我是沉浮,这里是『沉浮的万事屋』栏目,是永不设限的万事皆可屋,也是自由而无用的万事不干屋。

 

昨天晚上,意大利大使馆公布了2019年意大利旅游形象大使,刘昊然。沉浮和黄猩猩本人代表旅人說参加了这次活动呢。


没想到昊然弟弟花了很长时间分享了许多在石头城马泰拉的经历,那是我爱的石头城啊!


今天,我们再去看看石头城吧。


在此之前,我们先来看一波沉浮昨天拍的刘昊然在活动现场的美图,小声说动态的还要更可爱呢。


 ——旅人酱·沉浮



音乐资源加载中...
他举起面包,祝谢了,说这是我的身体。他的目光温柔缓和,扫过每一个在场的人,包括角落里一个瑟瑟发抖的年轻人。”

 

我在梦里模模糊糊看到那张长桌和昏暗的灯光的时候,看到车窗外灯光点点,像一双温柔的手,抚摸上我的额头,把我唤醒。

 


抬眼望去,窗外是古老而沧桑的石头城,与散落其间昏黄温暖的灯光,它们在一起的模样太动人,第一眼,我就被触动了。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一个城和一个人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正如我们有时初见一个人,不需要交谈便知他走过许多路,读过许多书;我们有时初见一座城,不需要走遍便知它有着坚韧而不屈的历史。

 


这就是马泰拉。

 

它的历史甚至可追溯至旧石器时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镇之一。《孤单星球》曾把它称为“世界上失落的文明城市”。

 

自从有世界,就有马泰拉”,当地人这样骄傲笑谈。

 


晚风太凉,来不及多看几眼,我就钻进了房间,又是转机又是转车折腾了一天,此刻只想把自己裹进柔软的被子沉沉睡去。

 

清晨,打开房门,正巧看到阳光打到岩洞石壁上,渲染成一片金黄,就如同给这座古老的小城带来了奇幻的新生。

 


马泰拉真正的迷人之处,此刻,才展现在我眼前。它迷人,并不是因为单纯的古老,而在于那独特的,伤痕与新生杂糅的气质。

 

这片山谷,就是那有上万年历史的石器时代遗址


走在每条窄巷每处阶梯,我不由自主地一路走,一路触摸着千疮百孔的墙壁,像是想与这火山岩近万年来的历史印记直接对话。

 


而另一方面,总有那些突如其来的瞬间,如那清晨金黄色的阳光,让我感受到它的生命力——


街边小广场上突然传来一曲带着激昂的Hallelujah,笛音缓慢悠扬,歌词则被改成了朗诵,我是唯一的听众,他们仍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演绎。我离开前,他们终于停了下来,给了我大大的拥抱,说谢谢我喜欢他们的表演。

 


偶然闯入艺术家的小屋,他将马泰拉层层叠叠的石窟入了画,做成了雕塑,涂上了各种鲜明的色彩。他说那是他所感知的马泰拉,它其实是斑斓的。我捧起那些彩色房子,觉得它们真梦幻,忍不住买了一个又一个。他笑着多找了钱给我,说谢谢我喜欢他的家。

 


那个大风天,我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一遍又一遍地走,像是要踏遍马泰拉每条街巷,像是要看遍马泰拉每个岩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找寻什么,只是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在期盼下一个转角,遇见它的下一处新生。

 


傍晚,我站在马泰拉的至高处,等待一天中最重要的时刻,日落。

 

日出与日落,在旧时,曾是人们日常生活作息的指引,而如今,则更像是旅人的仪式:旅行途中,尤其是去到山海,彷佛一定要认真等待一场日出日落,拍尽最后一丝光线,旅途才算完整。

 


这多像是人与天地之间,一场亘古不变的誓言。

 

而这次旅行,我毫不犹豫地把这神圣的时刻放在了马泰拉——古城与古老的誓言最相宜。

 


可惜誓言总有落空的时候,而日落也并不总是完美。在太阳即将落尽的时刻,突然来了一大团厚重的云,宣告了日落的戛然而止。

 

突然失落。又呆了一会儿,山顶与我一同等待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散去。我不甘心得默默呆着,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知不觉,只剩我一个人了。

 


小镇的灯光星星点点亮起,慢慢连成了片,温暖又温柔,朦胧而暧昧。

 

我就这样吹着风,在山顶呆了三个小时,看灯光一点点变化,随着夜色深沉反而越来越暖。没看到期待中的日落,却看到了意料之外完美的亮灯仪式。

 


忽然,有车灯缓慢停下,一扇门打开,有人被迎了进去。这不就是我前一天晚上的模样?人在山顶,仿佛就拥有了穿越时空的上帝视角。

 

此刻,终于深刻意识到,马泰拉这座本该冰冷的小城所拥有的强烈的生命力,来自于它的人们。他们是这样坚韧而用力得活着。

 


它早就不是一座单纯的古老的石头城了。上世纪80年代,马泰拉进行了一场传统与现代技术相结合的全城改造。

 

一方面建筑师引入了新的雨水积蓄与地下供暖系统,让原本幽深潮湿的洞穴空气流通了起来,成了现代人舒适的住所。另一方面,古老的洞穴被完整保留,遗迹就算因为改造被拆开,每块石头也都会被放回原处,改造时使用的材料甚至不是现代的水泥,而是火山灰。

 


保留历史和让当地人过上现代化的生活时常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游客喜闻乐见的旧时光景有时却是牺牲了当地人的生活品质作为代价的。而一个不适合现代人居住的地方,其实很难有真正的生命力,会慢慢枯萎。

 

在这个抉择上,马泰拉交出了一份最妥善的答卷。它在改造中复兴,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世界文化遗产。

 


洞穴成了餐厅、精品酒店、画廊,也有许多电影来到这里取景,比如《耶稣受难记》中“最后的晚餐”就是在马泰拉的洞穴中拍摄的——第一晚,我迷迷糊糊坐在车上时,眼前就仿佛浮现了最后的晚餐那一幕。

 


到了马泰拉,自然要住洞穴,我住的这家精品酒店便是由一个废弃的洞穴修道院修复重建而成。

 

它面对着的山谷就是上万年的石器时代遗址,而酒店本身的礼堂则是花了6个世纪慢慢开凿而成的岩中教堂。

 


它尊重洞穴最原始的结构和质感,采用了隐蔽式的照明设计,看到的灯光都是烛光。呆在房间里的时候,我简直觉得自己像在伦勃朗的画里。

 

也许旅人說的一些老读者会知道,我的本职工作是海外婚礼,我们的工作室的名字,叫做“彼与此”,这是我喜欢的爱情的样子,分彼此,更有彼此。而我最喜欢的地方,是一定会成为彼与此的婚礼目的地的。

无论从象征意义还是从体验感,马泰拉都是非常棒的婚礼目的地。它是我们人类可追溯的本初,是我们的返璞归真,是我们一路走来的执着与坚韧,也是我们能够望见的绚烂美好的未来。

 

那都是我们,是不同阶段,不同距离的我们。

马泰拉的婚礼,我们叫它Lighten me up,用真实照亮我。它是我见过的那一场完美的亮灯,愿它也照亮我们未来的人生路。



 文末互动


1. 不考虑到达的难度,你想象中最浪漫的旅行地是哪里呢?


2. 如果你对海外婚礼和旅拍,或者纯粹对沉浮的另一重人格感兴趣,欢迎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彼与此婚礼指南(公众号ID:bcevents)


· · ·



点击查看往期沉浮的故事

· · ·

我们这样的旅人,寻找和遇见永远不会结束,旅途永不结束。

我会想念120小时的极夜,和那一场场暴风雪。

人生大多一无所获,而某些极少数时刻,我们如获至宝。

她说,世界尽头呀,多看一眼就是赚呀。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