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要跨河发展?是时候泼一盆冷水了!

钟夏 郑州地产 2019-03-01


1

郑州跨河发展再掀讨论热潮


2019年郑州要更膨胀了。


在郑汴一体化,郑许一体化我们早已耳熟能详之后,郑州和新乡之间的郑新一体化也要频频走上前台,怒刷一波存在感了。


在2月22日举行的“郑州大都市区一体化暨大郑北发展高层论坛”上,郑州大都市区向北跨河发展成为论坛最主要的议题。



2月26日在朋友圈热转的一篇文,题目即是《郑州要写好“跨河发展”的文章》,里面不仅对于郑州跨越黄河向北发展大力鼓吹,对跨河发展的问题献言献策,对于未来的发展前景更是充满了乐观。



其实郑州有关跨越黄河发展的讨论由来已久。


早在2003年,郑州就曾提出过“北扩东移”的发展战略,可见当时往北发展曾经是和“东扩”站在同一级别的。


在2017年《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行动纲要2017——2035》草案也提到,未来郑州发展将遵从十个字 : 东扩、西拓、南延、北联、中优,其中北联即是探索向北跨黄河发展,与焦作、新乡毗邻地区联动发展,建设沿黄生态经济带,“跨河发展”写入纲要草案,开始登堂入室。


而2018年结合济南修建穿越黄河隧道工程,郑州能否修建同样的黄河隧道跨河发展又掀起了一波郑州跨河发展的讨论。


最新有关的新闻是郑新融合发展战略规划已获省政府审议通过。


可见郑州跨河发展这条议题总是能够撩拨起人们的神经。


那么郑州跨河发展的可行性有多大?有没有相关城市跨河发展的案例可循?如果要跨河发展未来需要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只是现实总是要比想象困难得多。


2

国内跨河发展的城市有哪些案例可循?


长江、黄河是流经我国的两大河流,跨河发展中的“河”也主要是指这两条河流。


以长江而言,跨河发展的案例并不难寻,武汉,南京正是国内两座跨河发展的典型城市,而且两者都是省会。


但以郑州临近的黄河而言,跨河的城市除了兰州之外,一个也没有。


那么问题出在哪呢?这首先跟两条河的“先天体质”不同有关。


长江,水流较大,不仅可灌溉,依长江而建的城市还有通航、发电等等好处,跨河发展有利于城市最大程度享受到长江的好处,城市发展跨河的动力较足。


而黄河,常年水位较低,除了发挥灌溉、生态功能外,几乎无法行船,且相对沿岸地带,河床底部高得多,几乎成地上悬河,一般两侧还需建有黄河大堤防止河水泛滥,况且黄河土质松软,水土流失严重,不利于城市建设。


黄河还是游荡型河道,历史上泛滥次数较多,尤其黄河下游两岸相距较宽,最宽达20公里,不利于两岸之间的接近和融合。


除此之外,还跟我们对两者控制能力强弱有关。


黄河除了需筑堤以防水患外,并没有其他更好的治理措施。


而长江却有三峡,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长江的水流,做到平稳的利用开发,而且长江的水比较深,水流稳定,可以持续发挥航道作用。


正因为两者间种种的不同,才导致了长江沿岸城市能够跨河发展的多,而黄河沿岸城市跨河发展少的缘故。


另一点跟许多人认知不同的,无论是武汉,还是南京,他们的跨河发展主动寻求的因素少,更多是历史上两岸发展到一定阶段水到渠成融合的结果。


比如武汉,武汉是武昌、汉口、汉阳三镇的统称,1927年,国民政府合并三镇,才开始成立武汉特别市成为一个整体,而在此前,长江南岸的武昌,长江北岸的汉阳都在各自发展,只是到了一定阶段在成为一个市之后更自然融合在一起而已。


武汉卫星图,武汉因为河流纵横,本身发展就比较分散▼


南京同样也是如此,南京长江北岸的浦口区民国1916年才正式划归南京市,但在划归为南京之前,沿河两岸同样是各自发展,都已形成一定规模的建成区,只是在成为一个城市之后,关系更为紧密,更自然地融为了一体。


南京卫星图▼


兰州能够跨黄河发展更是有着特殊的因素,是各方面原因决定的。


兰州卫星图,地形狭长,被两侧山脉包裹▼


首先,黄河上游即使在夏季汛期,自上游流下的水量仍在一个有限的范围,无需投入大量资金建设堤坝,也不会造成黄河两岸居民遭受水灾之苦。


其次兰州整体地形可概括为两山夹一河,两山之间的河边土地十分有限,将南岸和北岸的相对平坦的土地充分使用,也是兰州发展不得已的选择。


再次,因为黄河南岸早期人口即比较集中,较大的空地较少,大体量的公共建筑、景观建筑、公园等无法展开建设,而土地较为富余的未经使用的大块平坦北岸地带的开发就成了必然趋势。


兰州能够跨黄河发展是在地形的限制下,加黄河上游相对平稳的水流量,以及城市历史发展等各种因素下选择的结果。


兰州城市一景▼


南昌跨赣江在江北建设新城,济南北跨黄河打造新旧动能先行区,也常作为郑州跨河北上的榜样。


济南跨黄河虽然口号很响亮,也做了许多规划,但目前毕竟处于试验阶段,黄河以北尚没有形成规模的建成区,并不能作为跨河发展成功的城市案例。


何况济南跨河发展有利条件之一,也是因为黄河以北有450平方公里的济南直管区,是济南行政区的一部分,这和郑州新乡作为两个行政区之间的对接,无疑是少了许多阻碍与沟通的成本。


济南跨河发展尚处于初始阶段,黄河以北尚未有规模的建成区形成▼


南昌跨赣江更不一样,南昌赣江以北本就已有成规模的建成区,因此在江北建设新城更多只是城市向北自然扩张的选择,并非是执意要“跨河”发展。


南昌以北本身即有成规模的建成区存在▼


3

跨河发展任重道远


可见,无论是长江沿岸跨河发展的武汉和南京,还是黄河沿岸跨河发展的兰州,他们能够选择跨河都有着极为特殊的历史或地理因素,并非是在强劲的发展动力下,主动规划选择的结果,因此主动选择跨越天堑发展的城市并没有特别好的案例可循。


何况郑州作为一座黄河下游的内陆城市,黄河宽度较宽,本身跨河难度就大,而且除了黄河外,往南,往东都是一马平川,并没有兰州地理等各因素的限制,再加上郑汴一体化在中原城市群的标杆性意义,郑许之间的港区在郑州乃至河南的重要地位,在郑州资源有限的前提下,郑新之间的发展并没有多少竞争优势在。


总结一下:


1、就跨河发展而言,因为长江和黄河自身地质、水位等条件的差别,黄河沿岸城市的跨河发展要困难得多,对郑州来说,这也是最困难的部分。


2、目前跨河发展较好的案例城市,主要也只有长江沿岸的如南京,武汉等为主,而且即便是它们,这种发展结果主要也是历史上沿河两岸各自发展形成规模之后,在规划为同一座城市最终自然融为一体的结果,这种融合的前提是两岸之间存在广泛的血缘认同和文化经济交流,规划的要素虽然有,但最多是顺势而为,并非是主要部分。


3、兰州作为黄河沿岸唯一跨河发展的城市,有着种种特殊的要素,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郑州以西,以北尽管地质条件不佳,但往东,往南均是一马平川,并没有必须跨河发展的必要。


4、就目前而言,郑州要跨河发展显然是任重而道远,我们也无须抱有太多幻想,尤其是一直在炒作的郑北新区,这个概念是谁在炒作也很明显,冲着概念去买房投资,只能说你要交智商税了。


5、郑州作为中原城市群的核心,在大城市圈的建设中不仅只有跨河发展的郑新一体化,还有郑汴一体化,郑许一体化,后两者因为东区白沙,港区的存在,地位显然要高得多,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郑新一体化也并没有太多优势可言。


6.郑州作为中部崛起的核心城市,作为新晋的国家中心城市,作为GDP破万亿的强二线省会城市,他的未来正在越好越好,我们每一个人也愿意为之付出奋斗和梦想,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清醒,我们和其他城市的差距,郑州对于地市城市的带动价值,这些都需要我们稳步,踏实的去进步,去发展。


· END ·

— 合作转载爆料 

微信丨88481300

电话丨15537133717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