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自己编的几个时尚圈假新闻,假装成新锐时尚媒体记者去了趟上海时装周

VICE 2016-04-13


上海时装周又来了,又是一年一度争奇斗艳的时候。以前媒体上关于时装周的新闻总让我觉得很荒谬:五彩缤纷的时尚花蝴蝶、全城出动的街拍摄影师,以及欢天喜地消费着这些新闻的我们。


我准备让这个时装周变得更荒谬一点儿: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 “新锐时尚媒体特约记者” 的身份,并准备了几个假新闻:邓文迪创立时装品牌 Affairs ,定位新时代的女强人;Hedi Slimane 离开 Saint Laurent 后将与优衣库联名推出合作款;山本耀司痛斥淘宝假货,称大街上穿着廉价山寨货的女孩一副娼妓面孔。


别问我这些问题是怎么出来的,我还特地强化了下 Hedi Slimane名字的正确读法,为自己做了一晚上心理建设,坚信自己就是个时装精记者,并让自己对要问的问题深信不疑。


周一人确实少了些,不过时装周的标配:专业倒票的、专业进场看秀的、专业在场外拍照的(包括拍别人和被别人拍的两种)依然齐全。刚走地铁站我就被一个背包的哥们儿问路,听明白他也是去时装周的以后,就一路领他们过去,顺便在路上聊聊。 一路上我们的对话频频被三五步一个手持门票却连票上英文都念不出来的黄牛打断。



两位男士:小李&Peter;,品牌营销工作者



VICE:你们对邓文迪创立服装品牌 Affairs ,定位新时代女强人这事儿怎么看?


Peter:噢,是啊,她找了几个女明星给她站台。她男朋友是钢琴高手,很帅很厉害的。

啊?她不是在跟普京传绯闻吗?


Peter:对啊,不是的,是钢琴高手哦。很厉害的。


小李:我不知道她品牌的事,这个目标是定位30-40岁女强人吗?我不觉得她很美。不过她很厉害,都多少任老公了,不是有钱就是有势的。


那你们怎么看 Hedi Slimane 离开Saint Laurent 后将与优衣库联名推出合作款?


Peter:我觉得是很正常的合作。我希望Hedi裤子做多一点,Dior现在还在卖他当年的那个裤子。


采访完,Peter和我互加了微信,后来我随手点开他的朋友圈一看第一篇文章就是4.7号转的《Hedi Slimane/设计关注》,嗯至少这哥们转发前认真看了。



摄影师 郑阳



我重复了几遍Hedi Slimane的名字,这位摄影师都一脸茫然看着我,对我说他的听力不大好,还指了指他左耳后一个看起来像挂饰的助听设备。为了顺利问到他的看法,我把三个采访问题打在手机上给他看了看,他说只想评价一下 “山本耀司痛斥淘宝假货:大街上穿着廉价山寨货的姑娘一副娼妓面孔” 这条。


郑阳:那些女孩是没有找到自己,所以只会模仿。我穿的是设计师的牌子,但是他是很小众的,他有自己想法的。我听力不好,这个设计师也是,所以我跟他有共鸣,我们反而可以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淘宝上还是有好衣服的,价格也不贵。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适合的衣服。我是信佛的,很强调这个,你一定要找到你自己。



造型师 木木



VICE:你怎么看邓文迪创立自己的时装品牌Affairs,目标客户是新时代的女强人这事儿?


木木:我支持啊,我觉得女性创业是个趋势。美的东西女性来做比较好。现在和美相关的事情都是女性在做。


可你自己也是做和美有关的行业啊?你不就是男性吗 ?


(羞涩地笑了笑)我可能骨子里比较柔一点啦。


那Hedi要和优衣库合作的事儿你怎么看?


我知道啊,我觉得不管他和什么公司合作,我不穿也会买的。美的东西都可以买回来欣赏啊。



左:Tyra, 模特   右: 卉子,服装设计师



VICE:两位对Hedi Slimane宣布要和优衣库合作的事儿怎么看?


卉子:知道知道啊(Tyra吃惊地看着她),我觉得这个新闻很离奇啊。不过我不会买,不喜欢他这个人的风格。


他什么风格?


卉子:啊,就是那个风格啊。


那你们怎么看待山本耀司痛斥淘宝假货,称大街上穿着廉价山寨货的女孩一副娼妓面孔?


 Tyra:(略带自豪)我有杂志上有看到山本这个话。我也不赞成这个行为啦,我觉得你可以有一两个单品精致一点,如果买假货就是不尊重设计师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去买的。


给两位拍照时,Tyra 从自己淡色的大手提包里拿出一个与衣服色系相称的精致手包,并准备将手提包放在一边地上,但看了看下雨过后依然潮湿沾着树叶和黑色不明污垢的地砖缝隙又犹豫了。在我提出代拿之后,拍照时别扭的样子终于让一直围在我们边上的摄影老法师们忍不住了,指点起来:“你们往这边站一点,这边墙上有这个虚的影子跟你实的人这样对照才好看。”  


此时,我听见了人群中熙熙攘攘议论的声音,发现这两天走红的街拍摄影师 wanglili 来了,她背着一个双面都贴了超大微信二维码的包包正在要求繁琐地为一个女生街拍,我耐心的等了一会并上去采访。



WANGLILI,街拍摄影师


VICE:你好,我是 i-D 的记者能采访你两个问题吗?


Wanglili:(面露难色)问吧,你加一下我微信。


你知道Hedi Sli.....


艾迪啊,艾迪搞了自媒体啊,是吧。


噢不是的,Hedi Slimane ,前 Saint Laurent 的创意总监,他要和优衣库合作的事儿你知道吗?


这我不知道。我只关注街拍的事情,时尚这个品牌我不是特别关注。你扫一下我微信看看。

那山本耀司痛斥假货评价“穿着廉价假货的姑娘形如娼妓”你怎么看? 


我听说过耀司这个事情。太过分了啊,怎么可以说别人是娼妓呢。我觉得他才是娼妓呢。 哎,其实我喜欢他的。但是男人不能骂女人娼妓啊,要是女人骂女人娼妓还可以。哎你加一下我微信吧,快加我微信。我朋友等我呢。快扫一下啊我得走了。


我只好乖乖加了她的微信,看到她在朋友圈里实时播报报道她的文章的浏览量、点赞量、转发量,用[玫瑰][亲亲][鼓掌]表情鼓励大家转发并且截图给她看。如果时尚圈也有 “微商” ,那看起来大概就是这样吧。



刷了会儿朋友圈后,我把视野投到了秀场 “花蝴蝶” 身上,这两位是 QING & EVA ,职业是时尚买手。她们边摆出各种姿势让路人们慢慢拍,边慢条斯理讲解着 “我今天这个搭配主要是出于一个撞色的考虑,我非常喜欢撞色的概念。” 围成一圈的长枪短炮们拍完全身以后走近继续事无巨细地抓拍细节,看着比淘宝摄影师还来劲儿。


我在她们拍的过程向她们提问,得到了一概不知道的答复。我沉浸在自己编造的 “业内大件事” 中,咄咄逼人地追问:“作为 buyer 怎么不关注业内新闻呢?”  QING 尴尬地表示最近没时间。我从她牙齿上沾到的口红中看出,她们现在确实很忙。


下面这一对姓名不详的“花蝴蝶”,也是服装行业从业者。在我表明记者身份一问出 Hedi Slimane 这个名字时,她们就惊慌地摆手走了拒绝采访。不过我在下一个转角又遇见了她们,她们好像完全不记得我了一样,拜托我帮她们拍一张相,边上有个遛狗的老大爷经过,她们立刻问道:“这狗能借我们拍一下吗?” ,大爷停都没停下头也不回地留了句 “我这狗不免费!”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十来分钟后我竟然在入口处再次看见了花蝴蝶,她从头到脚换了一身行头,和刚抵达的几个新鲜潮人亲切攀谈,享受着摄影老法师们的簇拥包围。至此我才终于相信了时装周真的有人只在外面晃来晃去供人拍照,三过检票处而不入的传闻。她顺从地应对着摄影师们”诸如 “美女你来这边走一下,先抬头看天上,再看我这里” 、 “来笑一个” 之类的要求,敬业程度让我一度觉得,秀场门口被街拍也是一种职业。

 一个下午下来,我为了寻找采访对象围绕着秀场的白帐篷来回走了不少圈。当我第三次走到某个拐角时。我竟然开始心照不宣地与驻扎在这里的几个人笑着打招呼致意 —— 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我什么来路,但打招呼的过程仿佛让我有了种 “我们都是圈里人” 的错觉。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回家了。我享受着一整天由伪装的“先锋时尚媒体特约记者”身份带来的飘忽忽的自我膨胀感,竟然开始对之前嗤之以鼻的“时装周爱好者”感同身受:穿平时不会穿的,拍平时不好意思拍的 —— 反正在时装周这个大型荒谬剧场,有太多人愿意跟你一同膨胀。



作者:九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