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忆旧 | 酸枣面面果丹皮

70后生 太原道 2019-03-04

山西人喜酸,爱吃醋。酸枣面面,果丹皮,和醋功效一样,助消化,健脾,一种是调味品,一种是零食,就是小食品。



儿时的记忆,想想流口水,不是酸的唾液,而且馋的口水。

记得晋祠中堡街中段,有个菜铺子,就是派出所对面,后来的铁房房。高高的柜台上摆着椭圆的玻璃罐子,里面有各种零食,有蜜枣,果脯。

小时候的我每次到晋祠,总要到里面看看,其实口袋里没钱。只是过过眼瘾,

小时候的我剔着锅盖儿头,穿着哥哥顶下来的衣服,补丁肯定有,以前的小孩不讲究,流的二寸鼻涕,出溜,出溜,流出来,在吸回去。再不行,就袖口一擦,很搞笑,简直出土文物,!

前文讲过,小时候很苦,不像现在有饮料,或各种小食品,记得有字母饼干,橘子粉,麦乳精是后来才有的,。

柜台阿姨业务很娴熟,点心称都不称,把点心往褐色的黄纸上一到,双手齐飞,眼花缭乱,三下五除二,把点心推成四方形,上面敷一个方形的红纸,像现在的广告,商标,拽着下垂的,撵的很细的纸sen,手指灵活缠绕着,像变魔术。一包包的摞在柜台上,有草籽糕,传心素,金银枣儿,还有爱吃的动物饼干。

说实话,吃不到,只有过年亲戚送,或者生病,才有机会吃!

看到这些流口水的东西,很诱惑,踮起脚尖,张的很大的嘴巴,像个小保安,呵呵,口袋里没钱,只有咽口水的声音!

不是大人不给钱,而是家里没,70年代物价,买东西是分分,毛毛计算,上(快)物品的相当于现在的十几倍,一分一颗糖,三分铅笔,二分橡皮,五分一个冰棍儿。记得有次五分钢镚,含在嘴里,差点咽到肚里,想想后怕。


赤桥有造纸厂,那是我们娱乐天地,放学后,到纸推里捡小人书,或者捡烂伯孩,把鞋帮撕了,可以到晋祠收购站卖塑胶底,要么到公社造纸厂,南眼寺,偷纸片子。再着晋祠庙河里捞钢镚。


记得有次我们三个娃娃卖了偷的洋灰袋子,买了五毛来地,兴高采嘞的到晋祠商场里面看东西,一进门,右边是卖文具的,各种书本本,毛笔,钢笔,还有体育器材。乒乓球拍是我梦里想要的,对于我,只是想想罢了。

三个娃娃各自看自己喜欢的物品,这时我弟弟急忙跑过来说,二哥,我拾下钱了,我说,胡说了吧,他说,真的,不捉胡你,我们悄悄走出商场,到了没人地方,他把小手展开,呀,真的,叠的像指甲盖大小,豆腐干块快一样5快钱。

我们很兴奋,于是动开了歪脑子,着宁花呀。回家给大人,还是分了买吃的,经过民主选举,最后三人平分。一人一块八毛钱

具体买啥大家知道,酸枣面面,果丹皮,半疙瘩,等等。我最日能,一分不买吃的,就吃他俩的。舔舔酸枣面,很香,吃快了,呛火龙气,从嘴里一直酸到胃里。

说真的以前的果丹皮和现在的山楂皮味道不一样,口感差远了。

说到这,大家要问,你凭啥不花自己的钱,我不是舍不得,吃了就没有了。我想买书!

三个人跑到新华书店,挨住看,最后决定买(三国演义,)很厚的,最少一寸多,我的钱买了俩本。(三国(鲁冰逊))


偷偷拿回家藏好,不让大人知道,保守秘密️

说来也巧,有天母亲到炕上一座,感觉褥子低下硬邦邦的,翻起一看,是书!我用报纸切的书皮,很新,显然不是旧的,就产生怀疑。

就问这是哪来的?我俩支支吾吾,母亲生气了,大声呵斥我俩不敢抬头,后来没办法。我只得承认,书是买的,钱从哪里来,母亲明白家里没钱,以为我们偷别人的钱。在母亲的追问下,我说晋祠商场捡的,母亲更生气了,5块钱太值钱了,可以买三身海军瑶瑶。胆子太大了,放不下了,脱下伯孩照脸就打,弟弟小脸像猪头,当然,我也耐打了,我是策划人,我爹上山回来看见,艾着你打娃娃了,他们捡到5快钱,私自花了,不教训能行,我父亲说,老婆算了吧,也不是偷下的,在说锅舍也没。

到现在想起来,以前条件的确艰苦,我也知道母亲为啥生哪么大气。我懂,

生活压力!生活就是酸枣面,苦辣酸甜。


点击以下文字链接,阅读山西忆旧系列:

山西忆旧丨盐池担硝话当年

山西忆旧丨梁醒民:蒸汽机车上当司炉

山西忆旧丨日本风吕与车间澡堂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温岭中学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难忘神池南庄子村小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当年红寺村园田化

山西忆旧丨郝守华:学生时代的勤工俭学劳动

山西忆旧丨饱餐曾是我的梦

山西忆旧丨梁建军:那个热闹的东岗粮库家属院

山西忆旧丨张健民:那年冬天有点冷

山西忆旧丨童年忆事

山西忆旧丨黑白电视机

山西忆旧 | 我是卖报的小行家

山西忆旧 | 小账单折射出计划经济的影子

山西忆旧 | 无爱婚姻的牺牲品——改梅姨

山西忆旧 | 绿皮火车漫忆

山西忆旧 | 远去了的豆腐皮儿香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假领子”

山西忆旧 | 攒粮票

山西忆旧 | 白衬衣与小衬领

山西忆旧 | 吃食堂的岁月

山西忆旧 | 绿皮车断想

山西忆旧 | 你说该哭还是该笑——那个年代的小幽默

山西忆旧 | 我的“飞鸽”

山西忆旧 | 打酸枣

山西忆旧 | 一双麻线实衲鞋底见证的患难真情

山西忆旧 | 家里有个小喇叭

山西忆旧 | “春荒”记忆

山西忆旧 | 趣说老家的乡村媒婆

山西忆旧 | 太原城坊街的那些花灯

山西忆旧 | 灯山庙前忆当年

山西忆旧 | 烧土记忆

山西忆旧 | 忆逝去的打麦场

山西忆旧 | 吃包皮面的时代记忆

山西忆旧 | 前所街住的“油罐罐”

山西忆旧 | 太钢六平房奶奶家的火炕

山西忆旧 | 煤场记忆

山西忆旧 | 那时结婚流行“36条腿”

山西忆旧 | 五坡支农记

山西忆旧 | 回味蒸汽机车的日子

山西忆旧 | 不堪回首的“六二压”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蛤蜊油

记忆中的棒棒油

山西忆旧 | 我所经历的的1960年压缩城市人口

山西忆旧 | 六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日宴,繁复的仪式至今难忘

山西忆旧 | 梦魂牵绕的老宅

山西忆旧 | 记忆中的菜窖

山西忆旧 | 难忘并州路上的那个地摊儿

山西忆旧 | 38年前的山西省三好学生夏令营

山西忆旧 | 五台大山里那个被洪水冲走的小山村

山西忆旧 | 剪不断的忻州情

山西忆旧 | 我与吕梁山的渊源

山西忆旧 | 伏天轶事

山西忆旧 | 穿越母亲河

山西忆旧 | 儿时的记忆——五福庵粮店

山西忆旧 | 在许堡,那些难忘的光辉岁月

山西忆旧 | 买土豆遭遇“逼婚”

山西忆旧 | 难忘晋源南城角的那眼老水井

山西忆旧 | 西海子的夏日记忆

山西忆旧 | 80年代最流行的花格衬衫与蛤蟆镜

山西忆旧 | 大山深处的710

山西忆旧 | 中学生下乡扫盲亲历投毒事件

山西忆旧 | 粮票往事

山西忆旧 | 八十年代的夜校时光,我的燃情岁月

山西忆旧 | 童年的爆米花

山西忆旧 | 故乡风筝故乡人

山西忆旧 | 1982年,带着美女挂历回故乡

一九七二年的春节供应

山西忆旧 | 想起少年吃请的日子

山西忆旧 | 1978年春节买猪头祭祖的曲折经历

山西忆旧 | 神奇的雀便:你还记得太原电池厂的解放牌电池吗?

山西忆旧 | 化客头忆旧

山西忆旧 | 电话的变迁

山西忆旧 | 酸涩的弹弓往事

山西忆旧 | 我遥远的晋祠大米

山西忆旧 | 太原县里看大戏

山西忆旧 |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山西忆旧 | “票证时代”的记忆

山西忆旧 | 介子平:当年赶集

山西忆旧 | 在省委工作队下乡吃派饭的回忆

山西忆旧 | 珍惜与留恋:那个年代看电影的记忆

山西忆旧 | 1982年在东台顶上观云海日岀

山西忆旧 | 温馨的红薯,温情的记忆

山西忆旧 | 晋源秋收时的掐谷儿活计

山西忆旧 | 上安村知青遗事

山西忆旧 | “大跃进”时期晋源古城营放开肚子吃食堂的记忆

山西忆旧 | 太谷乡下看秧歌的悠悠岁月

山西忆旧:42年前在五台生活的那些日子

山西忆旧:难忘当年打煤糕

山西忆旧:难忘乡村冬日暖,当年严寒中的种种记忆

山西忆旧:腊月二十三,家家忙祭灶

山西忆旧:五十多年前我在大同历经的春运

山西忆旧:通往故乡芮城的路,三代人跋山涉水的记忆

山西忆旧:上过背棍的女孩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山西忆旧:知青岁月,管涔山爱情故事

山西忆旧:63年前太原拆二代团购豪车的壮举

山西忆旧:记忆中的国庆

山西忆旧:一个老太原的1964年国庆

山西忆旧:1970年韩石山在昔阳惊心动魄的那一夜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