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经理,你欠我一间套房

Aires Aires行记 2019-03-10

▲ The Scream by Edvard Munch


「今晚得怎样要套房呢?」


早晨的工作汇报结束了,范禄伸了伸懒腰,嘴里嘟囔了几句,心里在琢磨。


范禄是传说中的酒店常旅客,朋友圈里晒的都是大号的欢迎水果,似乎常年以五星级酒店为家,他是别人眼中站在金子塔塔尖的「成功人士」。


范禄早些年就是VHotel白金卡,但能够在行政酒廊里举个红酒杯拍照发朋友圈才是他想要展现给大家看的生活。


作为朋友圈里的成功人士 ,范禄当然不满足于自己的Cosplay局限在办公室的卡座里,为了收获妹纸们艳羡的目光,将自己的人生小剧场延展到五星级酒店中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位常住五星级酒店的常客老司机,而不是一副「活了几十年终于来到一家五星酒店」的模样,范禄可是费了很多心思去研究的。


▲ Bulles de savon by Chardin


抵达酒店的亮相至关重要,平时习惯于挤地铁上下班的范禄在住酒店时往往会叫一辆嗒嗒礼黄专车,拖着糟行换来的Tumi箱子步行进店实在不够逼格,得让专车司机拿行李开门才能倍感尊贵。


一般来说,范禄还会戴上一条没有Logo的羊绒围巾来保持整体造型,即便那是在某宝上买来的同款,至少看起来就不像是会用飞机上那条免费涤纶小毯子的人。


表情控制同样非常重要,想要hold住全场,不能冷酷到被人察觉到你在装腔作势,更不能亲切得像推销保险时那样满脸堆笑。范禄对这个事情还挺上心的,如果实在懒得琢磨,他会选择戴上一副名牌墨镜,即便外面正在下雨。


范禄手中一般还会拿着一台装满电子书的Kindle,现在这个年代要在大堂假装自己谈着亿万生意实在是有点作,他觉得,将自己定位为高知份子更容易博来好感。


办理入住手续一定要径直走向会员区域,这样能让范禄与普通旅行团游客隔离开来,至少在环顾四周的时候,他的内心能够得到莫大的满足:我们不一样。


范禄深知像他这样级别的会员,是可以选择去行政酒廊办理入住手续的,但他一般不会这么做,毕竟作秀是需要观众的,而酒廊里的人实在是不够多。


▲ Impression Sunrise by Claude Monet


最近范禄有点郁闷。


99VIP的开放会籍挑战活动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像他一样拿到了白金卡,但酒店的套房就那么几间,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有时候他已经没办法被免费升级到套房了。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荒唐!为什么要让这么多人拿到白金卡?酒店为了挣钱就不顾其他会员的权益了吗?这样的酒店集团只能越做越差!


范禄心里在想,白金卡真的是越来越不值钱了!酒廊里什么人都有,熙熙攘攘的像个菜市场,连我接个电话说一句Bonjour或者Guten tag都没人能听到了。你看那个在凹造型自拍的网红脸,那个假装自己公务繁忙的码农,还有那个风尘仆仆的出差狗,白金卡都不知道怎么弄来的?!


他内心将这些人鄙视了一遍,全然忘记自己的白金卡也是花钱买了8个千枫酒店的Stay而刷来的。


▲ Les garçons de flûte by Édouard Manet


范禄从星巴克出来之后就一直在琢磨要套房的事情。最近有展会,以他的经验,套房很可能会被抢完,「今晚估计又是一场硬仗啊」,范禄默默在想。


范禄熟练地重复着自己的习惯性动作进入酒店并来到了前台,今天的客人有点多,估计需要等上一会儿。他一点都不着急,因为这样的「意外」,刚好能成为他和前台谈心的切入点。


过了10分钟总算到他了。前台果然只给他安排了海景行政房,并没有给他想要的套房,于是他开始谈心。


范禄一番高谈阔论,以等待了10分钟办理入住为切入点,拿投诉集团写差评相威胁,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之后成功将值班经理叫了跟前。然而这只是他的铺垫,他知道值班经理是不会轻易让事态在大堂恶化的,为了息事宁人往往会选择妥协,这一点他拿捏得挺准。


他努力回想着自己花了几百块钱参加的常旅客培训班上学到的知识,虽然并没什么用,但他觉得把那些专业而且深奥的名词堆砌在自己的言语当中,会显得自己非常专业,并且看起来很不好得罪。


可惜的是,最后他只要到了一间在拐角的开放套房,因为套房真的满了。在范禄眼中,这种只有一个厕所的房间都是「伪套」,根本不值一提。回到房间后,他深刻反思:也许是因为等的时间太短了没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也可能是因为自己嗓门不够大没能引起更大的动静。


▲ Dream by Pablo Picasso


范禄有点懊恼。


他打开衣柜准备换鞋,这是他突然间两眼放光,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次性拖鞋的竟然没有套上透明的塑料袋!


范禄马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顿猛拍,然后立马带着拖鞋跑到前台找到值班经理。他愤怒地把拖鞋往前台一扔,向一直在给他道歉的值班经理怒斥着酒店待他的种种不公,从礼宾到前台,从服务到硬件一顿数落,最后推导出没有包装好的拖鞋将会导致他染上脚气,上升到危害人身安全的高度。


前台经理最终还是不得不妥协了,毕竟他的嗓门声已经大到吓哭了好几个孩子。除了答应他下次入住保证升级套房之外,酒店还免费赠送了自助晚餐。范禄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房间,但仍然心存遗憾:还是没能要到套房啊!看来下次还是提前用谈心模版上的招数吧。


▲ The Last Supper by Leonardo da Vinci


范禄打开电脑,到常客群里得意地炫耀自己的辉煌战果,并痛斥了酒店,引来一群小萌新的艳羡,有人夸赞他机智,有人夸他能说,总之范禄很满足。


老司机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给他回了一句,「强行撕逼都能如此理直气壮,也是服了」


范禄很生气,虽然别人看不到他的神情,但他依旧怒目圆瞪地打出一行字——


「你怎么能这样凭空污蔑?我只不过在前台谈谈心而已!」


「谈心?有人看到你在前台大吵大闹撕逼呢~」


范禄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迅速回复——


「要套房不能算撕逼!那是谈心!白金会员要套房怎么能叫撕逼呢?金卡才叫撕逼!」


群友们哭笑不得,都懒得再回复了。


他的光荣事迹被群友转发到各大群里,各个群里都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The Starry Night by Vincent van Gogh


夜深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范禄久久不能入睡,行政酒廊里2016年产的澳大利亚红酒似乎没能起到助眠的作用。


没能要到套房的范禄依旧心怀怨念,于是爬起身来,上常客论坛准备发帖。


帖子的题目是,《值班经理,你欠我一间套房》。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