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京味 《芝麻胡同》原来牛在这儿

柚子年华 柚子年华 2019-03-08

最近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就是何冰、王鸥、刘蓓主演的新片《芝麻胡同》了。



提到这部剧,大家提出的关键词大多数是“京味京韵”、“原汁原味”,这也成了《芝麻胡同》广受关注的原因之一。



但这次柚子君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说这部剧,那就是导演的影像风格,和对于现实主义创作的探索。


《芝麻胡同》的导演是刘家成,提到他,所有人想到的就是“京味剧代言人”。



从《傻春》《正阳门下》到《情满四合院》,再到《正阳门下小女人》,刘家成不但高产,而且还在京味剧的这个领域下不断耕耘。所以很多人觉得《芝麻胡同》京味儿地道,就是因为主创在这方面是非常有经验的。


首先就是真实的再现,以及与之搭配的视听语言设计:


举一个例子,第一集的一个段落,北京沁芳居酱菜铺老板严振声去找自己的哥哥一同去丰润买大豆。在路上遇到了老天桥的各种卖艺人和手艺人:有撂跤的、耍中幡的、唱双簧、抖空竹、硬气功……



必须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段落中出现的群众演员,都是真正来自老北京民间的艺人,各种绝活的传人……所以这些细节一下子就看出来真实了,因为普通的演员没有三年五年的工夫,根本练不出来


而且仔细注意的话,可以发现导演采用了手持镜头,长镜头跟随的拍摄手法,导演不但让摄影机真正的融入市井,还让摄影机成为了剧中人物,这一方面提升的是临场感,让观众真正觉得自己是在北京城逛街看玩意儿。


gif上传有大小限制,这个长镜头切成了四段还有很多没有表现出来


另外一方面是营造一种客观还原的氛围。按照道理说,这场戏和故事主线没有关系,但是为什么要用一分多钟的篇幅描写这些卖艺人呢?


其实把这场戏放在第一集,就是要让观众看到老北京的风貌,感受那个年代的真实氛围,只有环境到位了,人物才能被观众接受。


要不然剧中这段故事,放在哪里都成立,也就失去了特色。但因为这部戏说的是沁芳居,是老北京的酱菜园子,所以在环境层面,必须要立得住。


再举一个例子,就是怎么拍酱菜的制作。


从剧作的角度来说,剧中主人公老板严振声开的是酱菜园子的生意,而剧中人物的人生又何尝不像酱菜一样五味杂陈呢?不过咱们这次不聊剧作,还是聊视听。



最大的特点就是仪式感。


首先做酱菜这个事情,在《芝麻胡同》的语境中,就是一个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事情。这个一定要比现实的逻辑要拔高一点。


因为酱菜园子不但承载了剧中人爱恨情仇,还是像严老板这种人的生活命脉,也是他们为之奋斗的使命。


作为一个老北京生意人,严振声看待名声高于一切,所以即便是世道不太平,他依然要坚持自己的进货渠道,结果哥哥为帮自己去河北买大豆路遇兵匪抢劫而死。


所以仔细看,就不难发现,导演动用了丰富的视听手段,来呈现酱菜制作的工序。就比如说踩黄子。


咱们先看光线,导演特别选择了夕阳和逆光,这种光线最大的特点就是浪漫色彩,而且视觉上充满了美感。而且“踩黄子”踩的是黄豆,黄豆放在夕阳之下,这不就变成金子了吗?



酱菜=金子,在沁芳居老板和伙计的眼里,没毛病。



其实这样的光线,在摄影的维度有一个专门的术语,就是“魔幻时刻”,Magic Hour。特指黄昏的那一段时间。



影史上最有名的电影就是泰伦斯·马利克的《天堂之日》,那部电影把魔幻时刻用到了极致。


另外就是构图和调度。首先伙计们一字排开,准备把脚消毒,然后随着劳动号子一般的口号一起工作。



仔细想想,这其实就是把劳动场面拍成了舞蹈和体操,这种整齐划一的形式美感,也是一种艺术的加工,提升了主题的高度。



如果说这两个例子都是比较大的,那么柚子君再举一个小的例子:


第三集严掌柜知道了儿子宽子加入共产党,在一次日本人的围剿中壮烈牺牲了。严振声悲痛欲绝,让观众感同身受。


不得不说何冰的表演火候把握的恰到好处,他又不敢告诉妻子,怕爱人接受不了,选择自己承担,这种隐忍背后的痛苦,更加感染观众。



而且光这些还不够,柚子君注意到这个戏的最后一个镜头。导演从后面拍何冰的背影,而且摄影机距离人物是越来越远的。


因为这时候人物的感情已经到头了,再让演员表演悲痛欲绝其实是很容易演过的,而用拍背影的手法,给观众想象和感受的空间,就显得更高级了。



而且这个镜头最厉害的是,随时摄影机越来越远,一把铁壶逐渐入画,冒着热气,还喷着水花……我们看不到严掌柜的脸,但是可以感受到他焦灼的内心。这完全就是电影的拍法。


再说一个比较近的例子,第23集严振声用计反杀吴友仁。


从这一段可以看得出来,《芝麻胡同》对于人物的塑造也是有深度的,比如严振声就是一个非常能隐忍的人,按北京人自己的话说就是比较惜命,遇到事儿时他不会轻易去拼命。


但是当他被逼到极致的时候,就会突然爆发。


比如准备决战的时候,严振声嘴上说冤有头债有主,要自己亲自出马,但可以明显看得出来他内心是很害怕的,不但喝酒壮胆,眼神也有犹疑。



这其实在类型化的故事中,强化现实主义的思想。


我们看看这个段落是用了几个递进的节拍,让情节越来越紧张的。


首先是要进入霞观院,福子先把吴友仁的司机打晕后,严振声和小黑子一起上了楼。这部分的空间在室外,整体还是比较空旷的。



然后是几个人潜入霞观院,这时候没有什么对话,但是用影子、脚步来展现紧张感。本来行动都在计划之中,但是这时候吴友仁的姨太太起夜回来,看见有人要杀人,马上喊了出来。


这一下人物关系就变得复杂起来,本来是潜入作战,马上就变成了遭遇战。这里大量的特写和对切。



然后吴友仁求饶,但还是听出了严振声的声音。


接下来本来严振声可以很快报仇雪恨,但没想到这时候情节又有了变化。


吴友仁希望死个痛快,撕开自己的衣服,但这时候小黑子看见吴友仁身上有同款的貔貅玉坠,随后他拿出自己身上的貔貅玉坠。吴友仁说吴家三个孩子每个都有同款的玉坠,他就是吴家第三个孩子。


这对于小黑子来说,冲击是巨大的。自己的掌柜要杀死自己的亲哥哥,这时候他的表情和严振声的反应非常准确。



这时吴友仁抢走小黑子手上的枪,打算反杀,但此时严振声见状大喊一声,打死了吴友仁。


这个段落中,故事的紧张刺激,人物的多面性,甚至后面可能出现的伏笔,都有所展现,叙事效率是非常高的。


柚子君觉得,《芝麻胡同》对于现实主义题材的表现,是有自己的思考和突破的。那就是:


客观描写、真实再现、艺术表达


所谓客观描写,就是把人物关系、故事背景做深入的理解,然后用客观准确的镜头语言来表现出来。这部分可以说导演的制作功力已经非常纯熟了,而且演员的表演与导演的创作思路也非常吻合,相得益彰。这部分可以给8分。



真实再现,则是把年代感,真实感进行准确的还原,这就需要各个制作部门的匠心精神和敬业态度。


《芝麻胡同》在这方面的表现有目共睹,早在一开篇就奠定了基础,聚集着杂耍艺人的天桥、各式商铺一字排开的商贸街、大大小小的胡同等场景让人瞬间入戏,老北京的烟火气正是在这样的场景里才越发得有味道,值得品。这一点给导演打9.5分。



艺术表达,就是要用高级的视听语言,给观众更全面的观看感受,同时兼具艺术性和独创性。这方面柚子君已经说了很多了,刘家成导演很多镜头设计都是精雕细琢,既要让观众看懂,也要让观众沉浸在故事中,柚子君给8.5分,希望导演给我们更多惊喜。



虽然《芝麻胡同》情感主线是严振声三人的感情纠葛,但因为故事的现实主义基底,让人物的感情在时代和社会中有了依据。


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特殊的家庭原因,在立足于现实的基础上,故事的走向和情感都变得真挚感人。这段情感也没有彻底脱离正常轨道,走向狗血。特别是解放之后的故事,面对时代变化的大潮,这些人物的小情小爱,最终发展为相依相伴的亲情。这也是现实主义的力量,也是《芝麻胡同》坚持的力量。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