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之辩

张是之 张是之 2019-03-24

文 | 张是之

如果是论「出道」的话,是我几年前在「凤凰财知道」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反驳了当时国内某专家支持最低工资制度的观点。

专家有很多的理由和数据来支持最低工资,当然这些在我看来都经不起推敲。

昨天「凤凰财知道」推文,介绍了一位刚刚自杀身亡的经济学家。

这位被称为教科书级别的经济学大神克鲁格,曾经在两个民主党政府担任高级顾问,还是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

从履历和资历上来看,克鲁格的智商和情商一定都不错,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表示哀悼和敬意。

但正如我们在克林顿的推文悼念中所看到的,这位出色的经济学家研究证明,提高最低工资并不会增加失业率。

这实在是令人遗憾,再次说明,无论是大神还是大师,都会有犯错的时候,都不能盲从。

克鲁格还曾多次来中国讲学,这样的职位和头衔,一定能镇的住场子,支持最低工资的论调相信也会获得不少追随者。

我一直比较好奇的是,像这样聪明的好人,为什么会在一些看起来比较简单的问题上犯错?

抛开政客为了选票的政治利益不谈,像克鲁格这样的学者型智囊团成员,我并不怀疑他希望世界变好、希望穷人生活的更好的初心和诚意。

但也许恰恰是这种初心和诚意,感动他人的同时,也蒙蔽了自己。

最低工资制度起源于十九世纪末的西方,1894年,新西兰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和安全,颁布了《产业调解仲裁法》,运用法律强制手段,要求雇主付给工人不少于最低标准的工资。

除此之外仲裁法庭有权依据《产业调解仲裁法》,通过制裁雇主来解决产业纠纷,达到稳定劳资关系,维护社会公平的目的。

1907年,澳大利亚开始实行最低工资制度,用以消灭「血汗工资」。

1909年,英国全面考察了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最低工资制度以后,也通过了自己的最低工资法。

美国在1913年开始实施女工和童工最低工资标准时,其适用范围仅限于女工和童工。

在各个国家最低工资标准实行制度普及的初期,其适用范围极其有限,主要是适用于高危险、艰苦行业和保护女工和童工的权益,后来这个制度逐步扩展到所有产业。

我国大概是在1994年颁布的《关于实施最低工资保障制度的通知》,开始施行这项制度的。

简要回顾关于最低工资制度的历史,我们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政治、运动和历史的综合产物,一开始是各方相互妥协的结果,但后来逐渐升格为国家性立法。

如果想要用「存在即合理」来为最低工资制度辩护的话,几乎可以完胜,历史就是这么一步步「演化」过来的,为什么还要反对呢?

但最低工资制度的争议从未停止,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有各的理由。唯一的共通之处,大概都是「为你好」吧。

克鲁格等诸多持支持态度的经济学家,会用大量的统计数据来证明最低工资无害论,比如证明它并不会增加失业。

而有的持反对态度的经济学家,也会用统计数据来说明最低工资造成了伤害,甚至恰恰是伤害了想保护的人,造成低技能水平的人失业。

这种统计实证的方法,双方都在使用,结果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因为正反双方都能拿得出「证据」,都在宣称自己的胜利。

反方说最低工资已经造成了伤害,导致了更多的失业,要废止它。

但正方完全可以说,假如没有最低工资制度在这作为底线,将会有更多的失业,甚至还会有其他的社会问题出现,要继续坚持,甚至更严格。

这种争论永远不会有人主动认输,认输不光是面子问题,还有背后权力和利益的博弈考量。

如果打着「为你好」的这面旗帜是正确的话,大家都是为了经济更好的发展,为了更多的人有更好的工作。

那么可以说,最低工资制度的支持者是一种「积极态度」,寄希望于政府的有形之手来调节和干预。

而反对者秉持的一种「消极态度」,主张让市场的无形之手来自行调节。

最低工资制度诞生之初还是当事工人、资本家和政府的三方协商结果,后来态势的蔓延已经完全不顾资本的拥有者、资产所有者本人的意见了,剩下的只有强制执行。

从产权角度来看,最低工资制度,其本质是剥夺了产权所有者的部分产权。以制度和立法的形式,拿别人之花,慷他人之慨。

最低工资制度的反对者,无非是主张将部分被剥夺的产权处置归还给所有者,让产权所有人自己做主。

是否支持最低工资制度是表象,心中有没有坚实的产权观念才是问题的核心。是否能够做到逻辑一致地坚持私有产权制度,是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水岭。

没有坚实的产权观念,在面对像最低工资制这样的问题时,很容易因为逻辑不一致而产生「双标」——双重标准。

比如克鲁格作为经济学家和官员时,可以轻易地要求他人执行最低工资制度,但假如他自己作为去给别人发工资,自负盈亏的企业主,也许他的看法、态度和感受就会完全不同。

但假如有坚实的产权观念作为支撑,这样的「双标」就没有生存的空间。

产权人自己说了算,作为官员不应该去随意替企业主做决定,官员自己做了企业主,就也不会受到政府的干扰,仍然是可以自主决策。

奥地利学派指出的所谓「正义即效率」,其得以成立的基石,正是尊重私有财产权。

是行动上的尊重,而不仅仅是停留在语言和文字游戏上面的。

站在今天的视角回看历史,短暂的胜利站在了干预一方,尊重私有产权,把这部分权利归还给产权人的「消极」做法,能否在未来扳回一局,完全仰仗于科学的理念能否在更广阔的地方生根发芽。

科学远未普及,感谢转发本文。

2019年03月21日

—————

上一篇:限制带来繁荣?

延伸阅读:脱离实际的最低工资制度

题图:Roman Fish Market. Arch of Octavius.

一课经济学,精读第二季,继续和你一起读经典:

卡尔·门格尔《国民经济学原理》米塞斯《经济科学的最终基础》、米塞斯《货币与信用理论》、罗伯特·墨菲《第一本经济学》、罗斯巴德《自由的伦理》。

解读形式:讲义加音频。

只做精读,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的精读。精读经典,传承经典。



点击阅读原文,一起精读经济学经典。


    阅读原文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张是之 热门文章:

    教你赚钱    阅读/点赞 : 5046/133

    谋全局者谋一隅    阅读/点赞 : 4219/122

    别人的平庸与你无关    阅读/点赞 : 4121/136

    看得见的正义,看不见的成本    阅读/点赞 : 4066/126

    谁剥削谁?    阅读/点赞 : 3923/120

    没有失业这回事    阅读/点赞 : 3760/125

    换个罪受    阅读/点赞 : 3549/197

    凡是过去,皆为序幕    阅读/点赞 : 2911/141

    不要吝惜你的鼓励    阅读/点赞 : 191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