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敏感事件的新闻伦理,《新京报》要更审慎

观媒 传媒大观察 2019-03-25

田宇/ 传媒大观察原创


公共议题中的敏感事件,牵动人心,容易成为热议的焦点,媒体在报道过程中,也需要格外谨慎。特别是一些问题,容易激起民族情绪,更是要慎之又慎。最近《新京报》就再次出现了“问题报道”。


3月13日,新京报官网、App及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头条号、新浪微博、百度平台以及新京报旗下矩阵“重案组37号”微信公众号等“新京报系”新媒体矩阵中,全网推送了一篇报道《岳阳新发现两名“慰安妇”幸存者:跑赢时间 留下历史》,(署名记者李一凡),在这篇文章中李一凡对岳阳新发现的“慰安妇”做了深度报道。由于这一话题的敏感性,随即,这篇报道在全网引发关注,并获得大量转载。


但是,围绕这篇报道的争议也很快出现了。


3月18日,新浪微博用户@湖南-清泉 对《新京报》的报道提出了质疑,综合他的说法,他是在获得幸存者家属授权之后,才公开对《新京报》在报道过程中出现的新闻职业道德提出质疑的。他主要质疑有两点:1、《新京报》报道的内容中涉及虚假内容,很多抄袭自纪录片《二十二》;2、报道中涉及到的当事人,并未全部同意公开真实姓名等个人信息,但是,全部都被公开了。这些都是违背新闻从业者职业道德的行为。


18日20:58,微博认证蓝V @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 同样发表声明,支持@湖南-清泉,加入对《新京报》的声讨之中,

 


很快,《新京报》针对这些质疑发布了一篇《说明》。3月19日15时许,《新京报》在官方微博中公开回应了上述质疑。



在这篇回应中,《新京报》对@湖南-清泉 的指责做出了说明,《新京报》一方所持的观点主要有4点:


1、记者采访内容有录音、影像存证。并没有“违背新闻报道真实性第一的原则”;

2、报道中使用了当事人真实姓名是经过同意的,当事人及其家属也没有授权@湖南-清泉处理这一问题;

3、@湖南-清泉 真实姓名被采用到报道中,因为之前其本人并未要求匿名;

4、报社客服电话服务态度并无大问题。


从这4点声明中,虽然说明了记者保存了录音和影像,但是,并没有就报道中存在的细节描述失真,甚至有抄袭嫌疑这个关键问题进行说明。而第2点:对当事人真实姓名进行披露,《新京报》声明是经过当事人家属同意的。只是,这个说法很快就被当事人家属否认了。


3月19日21:46,自称为受害人孙子的@贺公子05 在微博上公开声明,并未允许《新京报》公开受害人的真实姓名,虽然接到了报社相关人员的电话,但是,对方只是“误导”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和承诺。@湖南-清泉 随后转发了这条微博,并予以确认。

 


综合以上信息可以发现,《新京报》在这篇报道中的业务操作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


首先,基本的新闻伦理问题:


几位幸存的老人,能够躲过种种劫难和非人的待遇,活到今天,本来人生就已经够悲惨的了,在那段特殊的年代,这不仅是他们个人的不幸,也是整个国家的不幸。在这样的国殇面前,如果要进行报道,一定要非常谨慎,顾及到这些当事人个人的情绪、安全,也要注意到整个社会对于此类报道的接受程度,更要遵循最基本的新闻报道职业道德,符合基本的新闻伦理要求。


对于细节的过分描述,甚至抄袭,已经有很多“实锤”。对老人真实姓名的披露更容易给老人带来再次的伤害。对于当事人家属近乎“套路”的换取信任,更是让人对相关记者的职业操守提出质疑。


其次,新闻业务操作问题:

 


《新京报》在网友的这次追问之后,并没有继续回应。而这篇报道的署名记者李一凡,在中国记者网上查询之后,也没有查到其相应的资质。在这一网站上查询已经注销“记者证”的人员也未见到李一凡的名字。不知道@湖南-清泉 是否亲眼看过李一凡的“记者证”,或者,“李一凡”只是一个笔名,而不是真名。在如此严肃的报道过程中,李一凡使用笔名是否合适?


虽然,在发布那篇《声明》之后,《新京报》再未对此事进行解释,但是,舆论场中对于《新京报》的质疑声音不绝于耳。


在这种重要议程的争论中,也需要相关涉事媒体公开表态。虽然,即便是处理了相关责任人,也不太便于公开。©

精彩阅读

央视曝光了,为什么企业要到自媒体回应

新华社新媒体报道再发力萌婶故事创新高

中国媒体在槟榔协会面前是弱势的?

媒体傻傻分不清坠毁的737MAX

门户网站两会报道演变史

主流媒体影响力究竟到达多少

本公号原创文章欢迎转发朋友圈微信群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

欢迎您在文末留言,我们期待与你交流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