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科研”,离重大科学突破越来越远

欧拉数学荟 2019-04-04
荟思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据说是某国家级科研机构负责人的自述,最早的转载时间可以追溯到2016年。尽管文章缺乏权威性来源,但凭荟长混迹学术界近20年的经验判断,作者必定对国内学术界的运作非常熟悉。而文章内容也非信口雌黄,而是切中时弊。

学术圈外的人如果只看新闻报道,大概都会认为近年来中国的科研发展跟房价一样涨势喜人。大手笔的经费投入,大力引进国外人才,国际合作花样百出。然而圈内人都很明白,这些只是表面的繁荣。

本文作者最后断言,中国的科研已经陷入下坠的状态。这个结论是否过于武断,尚未可知。但文中列举的问题,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其实,媒体曝出的各种学术丑闻(事实上没曝出的丑闻多得多),已经做了最好的注脚。


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部分院士合影(1948年)



延伸阅读

中国工程院院士发声:中国颠覆性技术是被专家“投”没的

“颠覆性技术,这种创新在目前的行政审批和评审制度下,是难以实现的。”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匡迪出席在上海大学举行的“机械与运载工程科技2035发展战略”国际高端论坛、做主旨报告时,表达的一则个人看法。

这个论坛的主办方是中国工程院、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与会代表近200人,来自海内外的院士就有40多人。

所以,听徐匡迪做报告的台下听众,有相当数量都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还有国家科学基金委的负责人——在各类国家重大科研项目的评审中,他们的作用举足轻重。

哪个科研项目可获支持,扶持力度多大,院士们都是具有“话语权”的评审专家。

或许是徐匡迪感到“个人意见”说出来后得罪人,发言末了,他频频向台下的学术同道们作揖,而他得到的则是全场长时、热烈的掌声。

创新的“顶峰”是什么?正是颠覆性的技术。徐匡迪的报告扣住这一主题开展。他认为,作为一种“改变游戏规则”的前沿技术,真正的颠覆性技术具有两个共性:

一是基于坚实的科学原理,它不是神话或幻想,而是对科学原理的创新性应用;

二是跨学科、跨领域的集成创新,并非设计、材料、工艺领域的“线性创新”。

而在近期,以颠覆性技术取得创新成功的最经典案例,非埃隆·马斯克(Elon Mask)莫属。继比尔·盖茨、斯蒂夫·乔布斯之后,马斯克成为又一个时代偶像。

他先后涉足互联网支付Palpay项目、用于未来太空商业旅行及星际太空移民的SpaceX火箭、颠覆传统燃油发动机汽车的特斯拉(Tesla)电动车以及可能成为人类第五种出行方式的“超回路列车”……

纵观这些项目,其核心都是颠覆性的创新技术。

让徐匡迪颇为感慨的是,马斯克提出的很多创新点子和想法,乍听起来,在行业内都是有悖主流或常理的想法。

就以SpaceX项目为例,火箭是一个典型的高精尖行业,专家荟萃。火箭在升空过程中,依次完成一级火箭、二级火箭的分离脱落,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火箭推进过程。

所以,从来没有工程师想过要去回收脱落的火箭,直到马斯克提出回收一级火箭、“制造出比别人更便宜的火箭,还可回收使用多次”的想法。

并非火箭专家的马斯克,仅用数月时间就啃下了火箭推进的原理,在遭遇4次失败后,今年4月9日,他组建的SpaceX终于在海上成功回收了“猎鹰9号”一级火箭。

马斯克的另一个项目“超回路列车”也是如此。

替代今天的高铁和飞机,这种新型高速运输工具的基本思路是:建成一种人工制造的真空管道,让密闭舱利用磁悬浮技术,能在管道中实现超高速的飞驰。

而在交通工程领域,大多数专家们考虑交通工具的提速问题,一般的思维方式都是通过对交通工具外形的改变,减少空气阻力。

和业界主流的想法相悖,提出一个行业里的人从来没有考虑过的新问题,这并不妨碍马斯克获得成功。

结合这一案例,徐匡迪话锋一转,谈及眼下国内在颠覆性技术创新领域的问题。

“在古代,那时没有科技部和教育部,也没有各种支持科研的基金,但是我们却有这么多的伟大发明;可现在,无论是科技部、教育部还是国家自然基金委,在科研投入上不差钱,这么多钱为啥就砸不出创新来?!”

之所以抛出“行政审批和评审制度下,颠覆性技术难以实现”的观点,徐匡迪说,这正是由颠覆性技术的本质决定的:在新想法、新技术冒尖的时候,大多数人一般都不看好、不赞同,甚至无法理解。

而我们国家现有的重大科研项目都是搞专家评审制,专家们坐在一起评审、投票,最终的结果,往往是把真正具有创新想法的项目给投没了。

“对颠覆性创新的意愿应给予宽容、理解与支持。”徐匡迪说,可能对未来产生影响颠覆性创新技术,需要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机制,需要战略眼光以及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

而关于这一点,在马斯克的几次创业经历中都有所印证。无论特斯拉汽车还是超回路列车,它们都得到业界支持,还有风投机构适时介入,这都是马斯克能够获得成功的原因。

2004年2月26日,欧空局发射萝塞塔号彗星探测器。萝塞塔号探测器飞向格拉西缅科彗星进行考察,预计2014年8月飞近这颗直径为3000米的彗星。在距离到达彗星还有2年时,萝塞塔号进入休眠状态,利用火星引力继续前进。接近该彗星时,探测器重新激活并逐渐靠近彗核。登陆器上携带的扫描装置将绘制一张彗核的三维图,并把探测数据传回地球。



相 关 文 章

熊丙奇:对学生如此“大方”的中国大学,与一流的本科教育已经渐行渐远

高校“增负”,已经到了势在必行之时

章开沅 | 中国高校的“大跃进”式堕落

有卓越追求的教授造就一流的大学

“中兴”警钟:高校“大跃进”和中小学“摇头丸狂欢”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