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大麻

有趣有料的 博客天下 2019-04-03

在这波工业大麻热潮中,CBD本身其实还不足以对投资者构成那么大诱惑,牌照才是让市场肾上腺素飙升的关键因素。



文 ✎ 黄莹

编辑 ✎成静卫



年均气温15度,四季如春,苍山雪,洱海月。

 

80年代末,大理的美丽风光,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其中就包括一些嬉皮士们,在蓝天白云间享受着苍山洱海的美景时,有一个发现让他们喜出望外。

 

在大理的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在西方视为禁忌之物的大麻叶子。摘下几片叶子和花蕾回去晒干,用纸卷起来点上,美滋滋的抽一口,这里就是“天堂”。

 

口口相传,一到大麻成熟的秋季,大理街头经常会出现大胡子、蓝眼睛的“瘾君子”。在外媒的报道中,大理被冠上“大麻之城”的称号。

 

01


大麻替代品

 

泛滥的大麻叶子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

 

可是对于当地老百姓来说,大麻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经济作物,他们对于大麻籽的热爱,就像北方人热爱葵花子一样。大麻在一些少数民族中还有着特殊地位,苗族、瑶族的家庭,嫁人没有麻衣,就不称其为婚礼。

 

时任云南省禁毒委主任、省公安厅厅长刘选明因此决定立项:要就平衡二者关系,既能解决大麻危害,又能满足少数民族民众的需求进行研究。

 

这个任务落在了云南省农科院的头上。

 

“这是一项因禁毒而起的研发”。作为国内首批研发人员,云南省农科院研究员杨明告诉市界。

 

一开始,杨明和同事们曾尝试过用苎麻、亚麻来替代,但发现性能不行。最后课题组不得不把目光重新转到大麻身上。

 

此时正值1991年前后,荷兰、法国等国利用大麻培育出了低THC(大麻中致幻、成瘾的成分)含量的新品种,被开始合法化种植。受到启发,杨明的团队开始筛选低毒含量的本地品种。

 

到了1997、1998年,他们培育出了新品种,2001年通过认证。自此,我国第一个工业大麻品种——“云麻1号”就此诞生。

 

  工业大麻和大麻的区别


此后,云南省农科院还在不断优化品种,陆续培育出云麻2号、云麻3号等品种,到现在,已经培育到云麻8号。

 

当年接受研发任务时,杨明没有想到,这个在危害与需求的角力中诞生的大麻品种,日后竟受到如此狂热的追捧,在30年后的资本市场上掀起巨浪。

 

02


掘金CBD

 

在杨明培育新的大麻品种时,有一个年轻人也正快步走来,最终成为工业大麻领域的风云人物。

 

谭昕出生于湖南湘乡,父亲是驻外大使,由于外交官工作的特殊性,四十几岁的他与父母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10余年。和祖辈一起长大的谭昕有着独立、自由、爱冒险的性格特质。

 

  图为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谭昕

 

1996年,年轻的谭昕放弃公职赴美国求学, 学习管理学课程。他从最基础的英语交流开始,进入大学预科班,最终取得南佛罗里达大学MBA学位。

 

回国后辗转任职于云南昆华工贸总公司时,偶遇了工业大麻。他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株植物将与他的命运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被服所需的工业大麻纤维原料是由昆华公司负责在云南种植的,全军2012年完成了列装,部队的袜子、内衣、毛巾等都含有30%工业大麻纤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谭昕开始关注工业大麻。

 

查阅诸多资料,他发现工业大麻除了纤维利用,还有极高的药用价值。

 

“在《本草纲目》谷物篇大麻一章中,就已经记载了麻勃(大麻花叶)可以治疗记忆力衰退,现在医学上称为老年痴呆AD。在广西巴马地区有种大麻的民俗,其火麻籽(大麻籽)就是广西巴马地区的三宝之一,这是他们长寿的秘诀。”谭昕对市界谈起当初这些发现时很兴奋。

 

谭昕还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名叫夏洛特的美国女孩因患有先天性Dravet综合征而频繁发作癫痫,3岁时,她的癫痫发作次数已经严重到每星期300次,相当于每半个小时就会发作一次。求医无果后,2011年,夏洛特的父母冒着坐牢的风险给她尝试了大麻提取物CBD,并且效果卓著。一年后,夏洛特的癫痫发作次数已经控制在每个月4次,基本过上了正常女孩的生活。

 

让谭昕更兴奋的是,他发现国外已经有医药公司对工业大麻药用研究及开发,就是英国的GW公司,更让他惊喜的是,他们的股东列表中,美国富达投资集团、罗斯柴尔德家族等著名的投资机构赫然在列。

 

“虽然那时我没有办法调研和估算国内及全球的市场,不知道大麻制药方向能不能成功,但是我看到了国际顶尖的资本在投资大麻制药产业,就毫不犹豫地参与进来了。”谭昕告诉市界。

 

这个想法激励着谭昕,后来,谭昕迎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业伙伴——大连华南集团董事长张可,2015年,两人一拍即合创办了汉麻投资集团及旗下系列子公司。

 

“第一次做大麻产品的时候,我们没有考虑全产业链,当时就想做一个饮料。”介入饮料项目之后,谭昕发现工业大麻限制很多,想要做大规模,就必须得取得国家的认同,从种子品种、种植许可、提取牌照就这么一步步坚持了下来。

 

2016年,谭昕最终做成了这款饮料——萨缇瓦,市场零售价格36元,里面含有的成分是火麻籽(大麻籽)提取物,主打抗疲劳的功能,由于缺乏市场经验,这款功能饮品并没有在国内激起多少水花。

 

从这瓶饮料之后,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谭昕发现工业大麻中最具价值的不是籽,也不是纤维,而是提取物中的一种重要成分,名字叫CBD,中文名大麻二酚。

 

和大麻中含有的另外一种成分THC(致幻、成瘾的成分)不同,CBD不仅没有致幻作用,还能治疗THC带来的致幻症状,更有镇静、抗炎甚至治疗肿瘤等巨大的药用价值。

 


明确了制药的方向后,汉麻集团走上了从种子培育,种植,加工提取,产品研发,生物制药的全产业链布局的道路。

 

在汉麻投资集团的官方网站上,我们可以看到它拥有《工业大麻品种登记证书》《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及《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是目前中国境内唯一一家合法的以工业大麻全产业链布局为基础、以生物制药为方向的投资集团。

 

谭昕现在的身份是汉麻投资集团董事长,他告诉市界,集团旗下三家企业贯穿整个工业大麻产业链,素麻生物专注于种子种植;汉素生物做提取加工;汉义生物主要从事基于大麻素的药物研究、药品开发和商业化运作。

03


资本开始疯狂

 

默默搞了好几年,汉麻起初并未引起市场的注意。

 

汉麻投资集团CEO郝赟嘉告诉市界,“汉麻集团成立这几年来,一直做实事,也希望得到大家关注,以前大家一提到大麻就敏感,没有人愿意主动关注我们。”

 

这个春天,工业大麻突然成为明星。

 

这股“火”来自北美。加拿大联邦政府宣布自2018年10月17日起,放开休闲类大麻(即THC)。2018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8年《农业法案》上签字,将含量低于0.3%THC的大麻从“受控物质法”中删除。由此,北美范围内工业大麻全面合法化。

 

今年以来,工业大麻概念受到市场热捧,相继催生了顺灝股份、龙津药业、诚志股份等多只超级牛股,还有多家上市公司公告称涉足工业大麻业务。大麻概念股一下子火了起来,仿佛只要沾上了“麻”,就都能涨。

 

在这波飙升的工业大麻概念股中,几乎有一半的上市公司和汉麻投资集团或其下属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图中虚线为正在进行的股权整合


顺灏股份,一家研发、制造、销售环保包装材料的公司,自从其子公司与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后,股价翻了几番。

 

诚志股份,清华大学在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医疗健康等领域成果转化的产业基地,3月11日与汉麻签约之后,受让云南汉素持有的云南汉盟37.14%的股份,股价从13.7元最高涨到了30.77元,翻了一倍还多。

 

汉麻投资集团之于A股,现在就像财神爷一般的存在,只要沾上了就涨。其他因此受益的上市公司还有德展健康、ST银河等。除此之外,在港股,上市公司美瑞健康因为此前入股汉素生物,最高一天涨了43.94%。

 

在顺灏股份连续三个涨停板后,汉麻一下子忙碌起来,资本源源不断的找上门。

 

为此,谭昕很振奋,“以前,工业大麻产业比较冷,我们很孤独,这段时间资本热之后,和我们合作的企业也多了。我相信越来越多的公司将来会和我们来合作。”

 

市场太热,3月27日,国家禁毒委办公室下发通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禁毒部门要严把工业大麻许可审批关。总的来说,就是发现违规的停止审批,对过往的重新审批,势在给工业大麻热降温。

 

针对资本的大热,云南省农科院的杨明也忧心忡忡。

 


很早以前,杨明团队就发现工业大麻中含有CBD,其在药理方面对焦虑、抑郁、癫痫等疾病都具有作用。到2014的时候,云南已经有企业能大规模批量生产CBD用于出口。

 

“那时候我也觉得价值更高的地方在后端,而我国在后端应用相对空白。所以在5年前,他们一直在动员企业参与到后端的药、保健品、化妆品的开发中来。”杨明告诉市界。

 

不过杨明担心,目前CBD真正成药的只有几种,国内尚未引进。还有一些药物,虽然试验显示的结果是比较正向的,但大多处在动物实验阶段或临床研究阶段,对人有没有作用,还不好说。

 

当前阶段,虽然CBD在价格和利润上也占据优势,在2013~2014年,纯度99%的CBD价格一度很高。不过现在随着产量提升,价格也下来了,目前价格在4万元人民币一公斤左右。

 

“随着产量的上升,以后CBD的价格可能还会下降”,杨明对市界表示。

 

在国际竞争上,杨明认为,北美国家可能比我们有优势,“他们对THC含量的管控没有我国严格,有些品种CBD含量能到4%到5%,远远超过我国普遍种植的品种,但同时这种品种的THC含量也超过0.3%。在他们国家能种,但是在我国就不能种。这影响着CBD成本。”

 

04


是谁在炒作?

 

在这波工业大麻热潮中,CBD本身其实还不足以对投资者构成那么大诱惑,牌照是让市场肾上腺素飙升的关键因素。

 

中科院大麻研究所副所长李德芳在说到工业大麻产业发展瓶颈问题时表示,“并不是每个省份都可以随意种植,主要还是怕鱼龙混杂,不好管理。如果缺乏立法和监督,盲目发展是很可怕的。”

 


工业大麻属于国家管理的原料,在国内从事工业大麻业务需要获得有关部门的生产许可。取得工业大麻加工资质后,企业才能进行合法加工生产。

 

关于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以及加工许可证的办理,市界在云南省一些地方公安部门的网站上查到了相应的办理的办法以及限制条件,似乎并没有传闻中那么苛刻。

 

以种植工业大麻来说,要求申请主体是工业大麻种植、加工企业;工业大麻种子由经过许可繁殖种植单位或者个人提供;种植面积不少于100亩;种植地点距离旅游景区和高等公路1公里以外;有台账管理制度。

 

申请工业大麻加工的要求稍多一些,需要有不少于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或者属于事业单位编制的药品、食品、化工科研机构;有原料来源、原料使用、产品种植、产品加工的计划;有专门的检测设备和储存、加工等设施和场所;有检测、储存、台账等管理制度。

 

申请流程也并非复杂,只需提交以上资料,然后经过公安机关审核即可。在一份2016年9月发布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申请指南中,公安部门还承诺,审批工作在5个工作日完成。

 

市界为此致电云南、黑龙江等地的公安部门,但遗憾的是均没有得到官方的验证。

 

谭昕告诉市界,在中国,工业大麻不是随便谁都能种的,CBD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提取的。究其根源,不是因为种植有难度,抑或是提取技术有多难,而是因为植物里面含有THC成分,这是一种毒品,受到禁毒局的管制,如果管理不当,这个毒品就有可能会流到社会,造成危害。

 

谭昕还表示,种植牌照和加工牌照之间有天壤之别,没有加工许可证的种植许可证是没有意义的。

 

谭昕曾给禁毒部门提过建议,没有制备大麻素专利的,不发牌照;没有生物制药两年内及临床可能性的企业,不发牌照;投资规模较小的,不发牌照。他更希望有一些大型的生物制药方面的公司参与到工业大麻的开发中来。工业大麻的开发环节复杂,如果只是想搞普通的日化产品就没有必要了。

 

“我不知道禁毒局发了多少证,但我相信肯定不多,以后牌照肯定会越来越难办。”谭昕表示。

 

对于这种说法,杨明不太认同。

 

杨明告诉市界,目前在牌照这块,云南省持自由竞争的开放状况,量多量少由市场来决定。

 

此前,国家发改委在《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在云南省鼓励“工业大麻加工开发及副产品综合利用”。最近国家禁毒委员会来云南调研,和我们传达的也是严格管理,而不是说舍弃。

 

杨明说,目前工业大麻种植的门槛比较低,例如,一个村里面的合作社,只要半个月到20天就能申请下来。但是,因为每年种植的面积和地点可能都不一样,种植证有正本和副本,正本有效期两年,副本需要每年审批。

 

另外,虽然说法规上没有要求,但是有些地方的公安机关会以销定产,如果在种植之前不能确定工业大麻成熟之后有没有企业来收购,公安机关可能就不发放种植证了,不过他们更多的是从农民是否能得到收益去考虑的。

 

杨明表示,加工证要求门槛要高一些,但只要提交的材料符合规定,也不存在“卡着不办”的现象。目前,云南已经发放花叶加工提取牌照,并实现CBD量产的企业已经有5家。还有一些企业已经申请上了牌照,正在建设之中。公安、禁毒部门更关心的是加工过程、工艺、工厂管理方面是否安全可控。

 


关于工业大麻的火热,杨明认为现在资本市场上过度夸大了CBD的效果以及准入门槛。他特意和市界讲了玛卡的故事,很担心工业大麻成为第二个玛卡。

 

以前,云南有一种特产叫玛卡,是一种纯天然食品,营养成份丰富,本来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产品,云南的一些地方也在积极开发相关的产品。但是,后来经过过度炒作,玛卡的作用被过分夸大,甚至神化。

 

到炒作最高点的时候,云南到处都在种玛卡,但玛卡的功效很大一部分源于其严苛的生存环境。最终,滥种使得绝大部分玛卡失去了作用,再也没有人来收玛卡,加工的产品堆积成山。很多农民因此负债累累,投资热时兴建的工厂也因此倒闭。玛卡最终被丢弃。

 

杨明的这种顾虑,市场可能并不关心。

 

05


工业大麻的未来

 

现在,越来越多的资本正涌进工业大麻产业中来。

 

谭昕表示,他们正在和一家上市公司签约,建设中国温室工业大麻的第一个基地,“我们叫他Green House,我们要把以前传统的户外种植模式放到室内,以前在室外只能种植一季,四个月长成,在Green House里面,我们就可以随便种植,不用看天吃饭了,也不会受自然灾害的影响,产能可以提高。”

 


杨明和他团队也还在继续研究。他告诉市界,目前我国用的种子,CBD含量普遍在1.0%~1.3%,但是可能两年之后,能达到2%以上。因为他们采取了一个更加颠覆性的技术,就是能分辨种子的雌雄。

 

CBD的提取主要来自于大麻的花叶,需要的全部是雌性的大麻。如果将来撒下去的种子能全部是雌性的,花叶的产量会大幅提高,另外,不授粉的情况下,CBD的成分也会提高。这将是工业大麻行业未来突破的重点。

 

杨明还表示,工业大麻中其实不只是CBD,里面还有很多好的、独有的成分,这也是将来最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

 

而关于提取加工和研发,杨明并不担心,他认为,中国拥有世界领先的植物提取技术,今后这些都将很容易突破。

 

目前工业大麻的提取物已经进入到我国的化妆品目录,明确可以使用,但目前为止,还没有进药品目录,不过这是迟早得事情。

 

杨明说,“我们一直主张,先要有研发,因为从研发到产品出来要有一定的时间,如果等到进目录才研发,就为时已晚了。”

 

至于如何成为未来工业大麻最好的企业,杨明给出了四个字:踏踏实实。

 



Interactive Topic

互动话题


你看好工业大麻的前景吗?



等待黄光裕


本文由市界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让市界知道你 在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