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徒手攀岩》导演:生命的意义在于理想的存在 | 谷雨计划

DOCO君 谷雨故事 2019-04-08

△ 《徒手攀岩》精华版。


撰文 | DOCO热纪录


今年,第91届奥斯卡奖新鲜出炉的时候,我们深挖了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


这部纪录片由“夫妻档导演团队”金国威(Jimmy Chin)和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执导。在颁奖现场,伊丽莎白说:“这部电影献给所有相信不可能的人。”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徒手攀岩》主人公Alex Honnold要做的事看起来不可能,他要徒手攀登900多米高的“攀岩宇宙中心”伊尔酋长岩,这个行为前无古人。

 


不用任何辅助设备,只靠一双手、一袋镁粉去攀登,只要有一个动作失误,就面临着从骨灰级玩家变成骨灰的惨剧。

 

况且这一次,Alex挑战的是攀登酋长岩的经典路线Freerider(搭便车之路),他要克服三大难点——


极限平板,岩壁上的手点和脚点都只有几毫米;怪兽大裂缝,攀爬时人被夹在山缝里;特富龙角,两面相互垂直的岩壁,登上去相当于在劈叉。

 



因为难度太大,Alex在正式无保护攀岩之前试练了很多很多次,还曾中断过一次攀爬……不到影片最后一分钟,没有人知道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还有一个不可能:


摄制团队想要完成这次拍摄看起来不太可能。

 

他们要在Alex正式攀爬前,寻找好每一个拍摄机位,并且清楚地知道什么方位需要什么镜头,何时移动何时推进,还要保证自己能够变成“隐形人”,不打扰到Alex的攀岩。


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万一Alex真出了什么事情,目睹这一切的摄制组很难面对日后的工作生活,他们时刻都会想着:如果那次不......Alex就不会......

 


《徒手攀岩》的看点很精彩:

很多人口中的“最佳攀岩纪录片”;

参加了奥斯卡等多个电影节,获奖无数;

徒手攀岩大神前无古人的一次作死挑战;

极限运动大神拍攀岩运动大神,这是什么骚操作?

爬上“攀岩宇宙中心”呼吸自由空气是一种什么刺激体验?

 

之前,我们也从纪录片的角度出发,向大家推荐了《徒手攀岩》。

 

这次,DOCO热纪录连线了导演Jimmy和Chai,做了《徒手攀岩》中国大陆地区独家专访,两位导演从纪录片专业创作的角度和我们聊了聊关于《徒手攀岩》的幕后故事。



没有预设,没有引导


很多人因为纪录片《徒手攀岩》关注到了这项极限运动,但其实对于导演Jimmy来说,一开始并没有刻意将拍摄题材限定在徒手攀岩运动和Alex的身上。


他们的初衷是想通过影像表达一个人穿越恐惧实现梦想的故事,只不过碰巧这个故事的主角最后落在了徒手攀岩者Alex这个人物上。


在与Alex的相处过程中,Jimmy能感受到这个看起来很酷的、一人一车四处攀岩的男孩,其实他的内心深处是渴望与人分享交流的。但在拍摄过程中,Jimmy导演也没有去引导Alex进行经验分享。

 

△ Alex和自己的小房车。


在采访中,Jimmy介绍说:“他(Alex)学着拥抱,学着和陌生人进行沟通,以及爱情这条线索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我们没有去刻意设计,也没有想过这个故事最终的走向,我们只是想表现他的努力和勇气。”


△ Alex和女朋友Sanni。


片中有一个情节,是Alex第一次徒手攀登酋长岩时,在中途放弃了向上登顶。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能预知事情的发展,主人公是这样,导演Jimmy也是这样。

 

只要主人公放弃攀爬,导演团队也要停止拍摄。尽管面对着非常不确定的情况,Jimmy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拍摄:“我们对他(Alex)非常有信心,虽然压力很大,但我相信他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和判断。”

 

△ 正在攀岩的Alex。


哪怕到最后,如果Alex真的决定放弃攀登酋长岩的话,Jimmy和导演团队也会尊重他的选择。对此,导演Jimmy强调说:“影片一直是由Alex在推动,我们相信他,我们只是对此进行了记录。”

 


充分准备,极致投入


很多观众看完《徒手攀岩》,没有人不对背后的摄制团队感兴趣的,因为恐怕没有多少纪录片像《徒手攀岩》一样,对制作团队的要求这么高。

 

不仅要有专业摄影师的能力,还要有专业攀岩者的水平。他们需要挂着绳索吊在峭壁上,还要设计好每个拍摄点位,同时一切摄影行为还不能影响到Alex的攀岩挑战。


谈到当时他们的心情,导演Jimmy还是有点紧张:“在他攀岩之前,我们很担心,然而一旦开始行动,我们就必须十分专注当下的工作,全身心投入拍摄。拍摄团队内部要充分信任彼此,我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相信Alex自己也很清楚。”

 


对于《徒手攀岩》的前期拍摄准备,Jimmy也和我们进行了一些分享:“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研究怎么拍摄,完善每一个镜头的拍摄方法,同时也和Alex一起进行攀岩练习,只有对他的攀岩路线非常了解之后,我们才能百分百完成拍摄任务。在开拍前,我们会复查所有一切需要的东西,保证拍摄顺利。”



关于孩子,关于未来


《徒手攀岩》之前,Jimmy和Chai还联合执导过一部纪录片——《攀登梅鲁峰》,和《徒手攀岩》一样,这也是一部拍摄极限运动人物和故事的纪录片。

 

△ 《攀岩梅鲁峰》豆瓣评分。此片曾获得第31届圣丹斯电影节 评审团大奖纪录片(提名)、第27届美国制片人工会奖 最佳纪录片制片人奖(提名)、第31届美国独立精神奖 最佳纪录片(提名)


随着作品越来越多的曝光,Jimmy的身份也被更多人了解。他不只是纪录片导演,还是一位知名滑雪家、登山家、攀岩家、摄影师。

 

Chai是一位优秀的专业影视制作人,她的作品有《抽象:设计的艺术》(豆瓣9.4分)。

 

除了这些事业上的身份,Jimmy和Chai还有另一重身份:父亲母亲。

 


△ 金国威和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


谈到自己的孩子,他们的语气明显轻快了很多,也表示会让孩子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事业,只要孩子觉得有意义的事他们就都会支持,不用非得像Jimmy一样当个攀岩者,去做诗人、导演、会计都好。

 

Jimmy还开玩笑地补充了一句:“金融方向也可以,那我就不用担心退休的日子了。”

 

Chai也和我们谈到了她对于丈夫从事极限运动的看法:“其实我一直担心他的安全,但如果我不相信他的判断力,我们就不会成为伴侣,所以我百分百相信他。我知道他爱我和孩子,我知道他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不然我不可能和他结婚。”

 

△ 拍摄中的Jimmy。


对于未来要拍摄的纪录片,Jimmy向我们透露了一些信息。他们要拍摄的是汤普金斯夫妇在智利建设国家公园的故事,是一个关于自然保护、关于爱情的故事。

 

采访的最后,Jimmy和Chai分享了一直以来他们想对观众说的话:“《徒手攀岩》讲述的是拥有梦想,努力追梦的故事,我们想通过纪录片对大家说——只要你专注,没有什么不可能。”

 

如果说Alex的挑战让攀岩爱好者的肾上腺素无限飙升,那么Jimmy和Chai则通过极致的镜头语言让《徒手攀岩》突破了小范围户外运动人群的视野,更冲进奥斯卡角逐拿到了大奖,得以让更多人了解Alex Honnold,了解徒手攀岩,了解极限运动摄制团队。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截图、网络,已获得授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运营 | 陈桦

统筹 | 迦沐梓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