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很好 就希望时间能慢点走

明龙编译 健点子ihealth 2019-04-11

“我们做了很多祷告。” 

母亲非常无奈的说。


家住在美国中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瑞恩和布鲁克萨尔曼夫妇,家里有两个患有杜氏肌营养不良的孩子。


杜氏肌营养不良(Duchenne Muscular Dystrophy,DMD)是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神经肌肉疾病,患者基本都是男性儿童。主要特征为进行性肌肉无力和萎缩。患者在2岁左右开始出现症状,到10岁以后可以慢慢失去行走能力,随着病情发展,身体器官如心脏肺功能衰弱。


家里有一个DMD男孩已经是不幸,对于两个DMD孩子来说,这对夫妇深刻体会到,能够知道该为孩子们做点什么是有多难。 


“我们做了很多祷告。” 

母亲非常无奈地说。


 “我们每天都与患者的家长交流,” 创立了Cure Duchenne(关爱杜氏患者)这个DMD患者组织的母亲,黛布拉米勒(Debra Miller)在她的儿子被诊断患有杜氏肌营养不良(DMD)后,说 ,“他们(家长们)许多次看着我问,'我该怎么办?'”


为了能够对患者提供帮助,她的团队如今已经构建了详细的决策树,并引导家庭使用这些决策树选择临床试验方案。


但是,米勒自己22岁的儿子已经没有资格参加这些临床试验了。


但是,对于萨尔曼(Ryan and Brooke Saalman)一家来说,还有希望。


他们决定让他们6岁的大儿子Jacob参加一项新药物的临床试验。这项试验需要每周到离家100英里(约160公里)的地方去进行一次药物静脉注射。Jacob是第一批接受治疗的男孩之一。


研究人员正在测试一种外显子跳跃的基因治疗策略。这种策略在一个大体积的基因的微小突变上进行修补,以达到修复突变的基因的目的。


萨尔曼夫妇还考虑是否参加另外一项基因治疗试验,在这项试验中,科学家们试图将一种能产生正常肌营养不良蛋白的新基因输入到肌细胞来治疗DMD。


但是,他们发现,基因疗法可能是不可逆的


这意味着,如果一次治疗不起作用,患者以后就没有资格再参加一种更有前景的疗法——基因编辑比如CRISPR基因编辑技术。


基因编辑治疗方法的策略是剪掉导致疾病发生的致命突变。这种疗法目前正在临床前开发阶段。


基因治疗和基因编辑都依赖于一种失去复制能力的病毒(如腺相关病毒AAV)作为基因传递的载体来达到治疗目的。机体一旦接触到这种病毒,就会产生针对这种病毒的抗体。因此,像Jacob这样的病人基本上只有一次基因治疗的机会。


如何在两个孩子之间做治疗的选择?这一对夫妇也犯难。


萨尔曼夫妇为他们两岁的小儿子Hudson做了一个不同的决定,这个小男孩将接受另一家公司提供的两个临床试验方案。


虽然两个儿子还年幼,时间不回头不停步地一天天过,儿子Hudson正在持续被病魔侵蚀,他现在失去的肌肉都将永远消失了。


但最终,萨尔曼夫妇做出了艰难的决择,他们决定再等一等。


Hudson还很小,如果他们等一等,研究人员通过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将会了解到更多。其他的临床试验也会开始,他们可能还有别的选择,萨尔曼夫妇充满希望地表示说。


沉重的事实


在5岁至24岁的男性中,每10万人中就有约15人患有杜氏肌营养不良(DMD),这是最常见的一种遗传性罕见病。


患者缺乏功能正常的肌营养不良蛋白基因,这种位于X染色体上隐性遗传疾病,通常影响男孩子,由母亲遗传。


如果缺乏肌营养不良蛋白(一种对维持肌细胞膜很重要的蛋白质),肌肉细胞会逐渐死亡而造成肌肉萎缩。患者通常在12岁时失去行走能力,并在20岁左右死亡。


“这是件很沉重的事,”来自俄克拉荷马州布兰查德的 Leslie Porter说。她8岁的儿子被诊断患有DMD。目前他还没有被任何的临床试验项目接受。作为孩子的妈妈,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慢慢衰弱,每况愈下。


“我多么希望时间能慢一点走”,她说。


据医学博士斯蒂芬森说,在美国进行的针对DMD的临床试验中,大多数项目只招收4到7岁的男孩,因为这些男孩受该病影响不太严重,身体还不太虚弱。


同时,这些孩子还要符合其他临床标准,有的临床试验列出了购物清单一般长长的入组条件,比如在肌营养不良蛋白基因突变发生在能够被这些治疗方法作用到的位置,等等。


这些项目通常还需要一些肌肉功能测试,包括6分钟行走6MWT,从坐姿到站立所需的时间等待,6MWT是测量一个男孩在6分钟内能走多远,坐起测试他多快能从平躺状态站立起来。


对许多人来说,这些标准都太严格了。


“如果没有足够的病人,”患者组织Cure Duchenne的负责人黛布拉米勒说。“要完成所有这些临床试验将是困难的。”


希望,那么近又那么远


家里有DMD男童的Bartons夫妇听说了一项正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全国儿童医院进行的基因治疗试验,该试验测试萨雷普塔(Sarepta Therapeutics)公司的一个微基因治疗DMD的方法。


他们观看了一段显示初期治疗结果的视频,视频中的小男孩在治疗前必须全力挣扎才能爬上一段楼梯,但是在治疗后他能轻松地爬上楼梯。


“这就是我们期望看到的治疗效果”,爸爸Barton先生说。

显示Sarepta公司和全国儿童医院基因疗法初步结果的视频,脸书照片


Lucas的年龄正好合适,他似乎也符合条件。但其他的检验显示,他携带针对此种基因治疗的病毒载体的抗体,因此这个治疗方法对他不起作用。


Barton夫妇灰心丧气极了,感觉一蹶不振。到目前为止,Lucas还没有其他符合要求的任何临床试验。


Barton爸爸说,“我曾经把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件事上了。”


“这是个奇迹。”


大龄男童


对于普通男孩子来说,8岁只是成长的一步悄然而过,而对于肌营养不良来说,8岁就已经是大龄男童了。


神经学家Jeffrey Bigelow博士和他来自犹他州米尔克里克的妻子Alexis Bigelow,他们8岁的儿子 Henri是否有资格参加唯一一项接受这个年龄的基因治疗试验还抱有一线希望。


然后Bigelow夫妇发现,亨利这个年龄的患者,必须在10秒内完成躺下然后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站起来这些动作,才符合参加实验的条件。


去年春天,Henri在接受另一项试验的评估时,花了10秒的时间来完成这些动作,他父亲说,现在可能他要花20秒。


Bigelow博士无奈的说:“感觉Henri因为过早失去了从地上站起来的能力,而受到惩罚不能参加这项临床试验。”


他也很担心那些伴随着DMD长大的,目前很幸运还能走路的男孩。他们因为还没有坐上轮椅所以被排除在临床试验之外。而且其他的临床试验也不会接受这么大年龄的男孩。


“像亨利一样,这些男孩也迫切需要治疗,如果他们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得不到治疗,很可能会坐在在轮椅上,再也无法行走,” Bigelow博士说。


“这感觉太不公平了。”


你是新药的临床试验的专家吗?

对临床试验感兴趣吗?

希望了解更多的临床试验信息吗?

请参加健点子ihealth孤儿药临床试验群,增加新药临床试验的了解和合作。

留言留下你的微信或联系方式,一句话描述你在临床试验方面的特长或需求,我们邀请入群。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19/03/25/health/duchenne-muscular-dystrophy-trials.html


你可能误过的精彩

你应该知道的DMD临床试验 都在这里!

PTC-124无义突变DMD临床试验正式开始

三朵花蕾谁先开? 肌萎缩基因疗法看这里!

基因热中为何鲜见中国企业?王进看基因(三)

基因编辑小改进 1.35亿大机会



服务健康研发 把握投资趋势

每天用新说话 决策不可或缺


健点子ihealth是医药行业领先的投资顾问资讯平台,专注基因疗法罕见病孤儿药,生物类似药,数字移动健康日韩印度健康行业的最新动向。


喜欢健点子?欢迎个人转发推荐健点子哦!

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发。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