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柠檬水与一杯伏特加,林怀民卸任之舞《白水·微尘》

Angel Chan 旅人說 2019-04-15

周末在广州大剧院欣赏了林怀民老师的卸任前最后的双舞作《白水·微尘》,有幸的是他本人也亲临现场观舞。这是风格截然相反的两支现代舞,前者清冽,后者浓烈,相互碰撞却又各自放大了彼此的张力。今天的文章就将我所看见的感动记录给大家。现代舞兴许小众,但若看进心里,也会获得深深的感动。写文章的今天,循环播放了无数次舞蹈的配乐,在文中也搜寻给大家,十分动人。愿你喜欢。


我是Angel,欢迎光临我的栏目「Angel的随意门」。未来的更新,将会带你一同通往心之所向的dream place,旅行探索,赏味觅食,寻找灵感,偶尔也逃避生活中冗杂的烦恼。


世界终须自己看!

 

——旅人酱·Angel



音乐资源加载中...

《白水》的配乐,来自Erick Satie的

 

帷幕徐徐拉开,响起法国作曲家 Erik Satie淡淡的钢琴声。轻柔的琴声下,一位女舞者身穿白色棉麻长裙徐徐走出,背后的屏幕是彩色的河流。

 

舞者轻盈起舞,渐渐的背后的彩色河流转为黑白。男女舞者也随着翻动的波浪登场。他们时而如海面激起的水花般灵动,双手上扬,轻盈跳跃;时而交错前行,潮起潮落中邂逅又离开;时而并排前行,如时钟摆动。

 

黑白的河流影像也随之变化,高山流水,垂直落于石涧;白水涛涛,浪花汹涌。影像中还有如数学图像般的绿色线条切割着流水。


 

独舞,群舞,双人舞,四人舞……舞者们变换着组合,旋转,跳跃,张扬着身体。舒展的身姿里,看到了关于时间,关于寻觅,关于碰撞,关于消逝的种种隐喻。

 

身上的棉麻长裙随着他们旋转而张开,能透过衣服的间隙看到柔软优美的身体线条,裙摆张扬,如漩涡;当他们静立,裙摆又渐渐垂下收起,如水滴。衣裙与舞者的身体融为一体,这是服装设计师马可隐匿的巧思,“她关心的是布料跟人身上的空间,是服装跟身体中间的风”林怀民老师如是评价。


 

《白水》灵感源于林怀民老师在台湾立雾溪的所见所感。一张被他处理成黑白的溪水照片,虽没有色彩,但溪水皙白,水纹涟漪,白色的水波如此强烈舒展。他说,“它有一种流畅度,有一种素朴,我会想象是河流在走,到了最后,它不只是河流,而是时光的流动,甚至于是时光的流逝。


 

舞蹈的最后,再次呼应开头。响起同样的钢琴旋律,白水汇聚成河流,舞者相聚又渐渐三两散去,唯剩那位白色长裙的女舞者,再次舒展着双手向上空延伸,而后迈开脚缓缓弯下膝,倒跳开场的独舞。直至最后一个钢琴音符,收束的聚光灯,渐渐转黯的舞台,舞者缓缓退场,帷幕悄然合上,一曲《白水》终了。

 

短暂的中休过后,便是第二只舞。


 

音乐资源加载中...

《微尘》配乐来自 Shostakovich 的 《第八号弦乐四重奏》


弦乐声响起,来自肖斯塔科维奇的《第八号弦乐四重奏》。

 

这首诞生于1960年的弦乐曾是电影《五天五夜》的配乐,讲述二战期间,英美轰炸机对德累斯顿的毁灭性轰炸。城市沦陷,数万平民无辜丧失。林怀民老师在听到这首弦乐时震撼于音乐中十足的张力与悲痛,决定要为这首伟大的音乐编一支舞。

 

“这些年过来,世界上灾祸不断,好像让人不能呼吸,感觉无能为力。金刚经说,微尘众,众生卑微,想起这些事情,我非做不行。”于是有了《微尘》。

 

舞台上白雾弥漫,瞬间将大家拉入《微尘》悲伤绝望的世界。



舞者身穿棕褐色的衣服,蓬头垢面,脸上画着黑色的脏乱妆容,如被硝烟肆虐过。他们蹒跚着连成一串出场,脸上写着惊恐与茫然。

 

这身衣服同样是马可量身体裁为舞团设计。每一件衣服都是用植物色素反复染十五六次,必须以阳光曝晒。那阵子广东阴雨绵绵,马可依然等着阳光。她说“自然界就是这样,它不会永远是晴天,也不会永远是雨天,太阳一定会出来。” 当衣服终于晒干,硬挺得足以竖立。每一件的颜色深深浅浅各不一样,舞者穿在身上起舞,衣服还会撕裂,马可便任由着这些衣服破出口子,或是缝上布丁,让难民的气息更为浓烈,心中又更崇敬了一分。


 

随着音乐渐渐激越,舞者们渐渐靠拢,他们试图反抗,然而似乎有一张看不见的网将他们压制,舞者的全身剧烈颤抖,相继倒于地面。

 

而后他们相聚于一角,交臂相接,连成几排坐在地面。缓缓后仰,又缓缓向前压,当他们一排挨着一排向后躺下时,脑海中一度闪现集中营里难民尸体堆放的绝望画面。


 

硝烟弥漫,他们如微尘般,彼此扶持支撑,互相给予着悲凉下最大的暖意;却又卑微无力,一再溃败,在那席地而坐的豆腐块里前倒后仰。他们面带惊恐,瞪着双眼,久久地张大着嘴,如同浮出水面濒死的游鱼,无言地试图呼吸最后一丝氧气。他们僵硬地挣扎,双手似乎在朝空气用力抓着毫不存在的希望,听不见他们的哭泣和呐喊,但那震撼的画面却直击人心。


 

身后座位的女孩一直在轻轻啜泣,我虽没有哭,却看得心抽痛,即便在散场后也一直沉浸在无法呼吸的压抑中,久久不能平息。

 

谢幕时,幕布合起又拉开,舞者们深深鞠躬,掌声经久不散,足有五六次。

 

这是林怀民老师的卸任之作。用他自己的话说,便是一杯清新的柠檬水,与一杯浓烈的伏特加。在冲击中相互的张力放至最大,而每个观众接收到的兴许又是全然不同的情感与信息。


现代舞在国内的接受度尚不算很广,人们常以“太高雅了,太深奥了,看不懂”作为借口,殊不知若你全身心投入,音乐、舞步、表情,甚至是肌肉扭动的线条,一个紧张的音符,或是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能轻易让你获得感动。

 

「白水」清冽。轻柔的钢琴声下,如水滴般灵动跳跃,水波流淌,时光流逝。

 

「微尘」刚烈。激越的弦乐声里,微尘众,众生卑微,绝望无力。

 

太美,太动人。


林怀民老师对《白水·微尘》的介绍

 

本文所有照片皆源于官方及网络


· · · 

文末互动

你最近有被什么事情或画面感动了吗?

快来留言告诉我吧!

如果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文末点击「在看」 !

· · ·

 旅人説小卖部营业中!

我们正在搜罗世界各地的好物给你!

目前已上线的是作者Luna和她的猫签名版本的新书《只有寻找和遇见》以及超美味的三顿半浓缩咖啡牛轧糖,快点击 阅读原文 去逛逛吧!

· · ·

点击查看往期 Angel 的故事

喝一碗粤式糖水,再孤独的灵魂也会感到幸福

此生定要去一次的濑户内海,远不止看黄南瓜

被美味击中的瞬间,突然明白为何要"拼死吃河豚"

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 · ·

投稿邮箱:travelwonderland@sina.cn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