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林柯:当一个民族被驯化成“打工部落”

杨林柯 欧拉数学荟 2019-04-15
荟思

文化常常和传统联系在一起,而传统又具有精神导向的力量。如果一种文化倡导的是百家争鸣,其生命力就会强盛,其内涵就会不断丰富。反之,如果一种文化是设立一个绝对标准作为权威,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接受和服从,不得质疑,这样的文化将会把整个民族拖进落后的深渊,要么成为被奴役的“打工部落”,要么成为野蛮的强盗。



七百年前,俄罗斯人为了训练狗拉雪橇,找来爱斯基摩犬。

这种犬都是猎犬,个头大,性格凶猛,怎么肯干这种牲口活?

俄罗斯人就不断把那些不就范的猎犬杀掉,留下温顺的再繁殖。一旦他们后代里有任何反抗的,就继续杀掉。

精神基因相近的犬类自我繁殖的结果,七百年下来,爱斯基摩犬中有一点反抗基因的犬都被杀了,听话的都成为俄罗斯人的工具,于是今天我们看到的都是无比温顺的会拉雪橇的犬。这种雪地上的犬和汉族在黄土地上使用的牲口一样,都是为人拉车,供人驱使。

一个民族的异化和生命力的衰减大致也是这样:近亲繁殖,消灭异己,鼓励勤劳,弱其志,强其骨,饱其腹,给它的思想套上缰绳,限制它的自由,让它明白“不听话者不得食”,慢慢它也就变温顺了。

一个共同体,如果通过教育、文化对那些有反抗意识的个体进行精神阉割和生存淘汰,通过警察、监狱、流放、砍头、枪杀、失踪、集中营等,对那些生命力强大、精神自由、不顺从当权者的个体进行强制性改造和持续的灭绝,全不考虑既有秩序对人性的压抑、社会的进步和文明的阻碍,这个民族就成了一个只适合做奴隶的民族,TA的创造力自然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

天才往往是带着对既有文化的破坏而进入文化空间的,他们是提前降生在这个世间的精灵和先知,而文化往往是把猛兽驯化为家犬,把天才奴化为庸人。有些所谓的“文化”几乎就是“异化”“阉割”的代名词,慢慢把一个个生命骟掉,使其无法逃脱工具化的命运。

看一种文化好不好,主要看这种文化中自由精神的含量是高还是低。自由精神高的文化一定是高质的文化,反之,自由精神低的文化一定是低质的文化。

高质的文化叫人活,这种文化有持续的创造力,也有文明的自我纠错能力;低质的文化教人死,带来整个文化空间的低迷和压抑其自我纠错往往伴随血腥和暴力以及错误基因的复制,导致整个共同体创造力的丧失,甚至人性的沦陷。这样的共同体只能成为人类文明的低谷,成为受制于人的“打工部落”


相 关 文 章

新版日元即将发行,其中透露了什么信息?

不能错过的关于教育和成长的精彩演讲

被教育改变的命运,一定是好运吗?

黄静洁 | 是谁扼杀了中国孩子的天赋?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