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新:手机一定不是媒体最终形态 下半场特征是智媒体

投中网 传媒大观察 2019-04-17

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


2019年4月17-19日,由投中网、投中信息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外滩W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看多中国”,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此次峰会上,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就“‘智’引媒体融合发展”主题进行了精彩分享。他表示,单纯的内容驱动新媒体发展模式已经进入红海时代,“内容+技术+运营”叠加驱动的新媒体产品已现机遇期。


以下为裘新在“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精彩演讲实录,投中网整理。


非常荣幸参与投中年会。今天我主要是从我们所在的大的文化行业,来看一下刚刚过去的五年多的时间,中国文化传媒产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变化的轨迹和逻辑里面,我们是否能够为“对未来五年看多行业,看多中国”提供一个例证。

媒体行业的三个时代


过去五年,我们行业发生了三个变化。首先是融媒体的时代,然后是智媒体的时代,目前是自媒体的时代。我想以“融”、“智”、“自”这三个字更能完整地概括我们这一行业的发展。


从报业行业来看,包括很多的行业,过去大家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叫“迭代”。在体制里面比较规范的语言叫“蹄疾步稳”,用IT词就叫“迭代”。各行各业都在迭代,从胶片相机到数码相机,普通电影到4K电影。


从平面媒体报业行业来讲,过去的时代是一个融媒体或者全媒体的时代。刚才想到一个原理,对于媒体行业来讲,所有的行业都在发生迭代,但是为什么文化传媒行业的迭代会引起社会和业内的关注呢?


某种程度上讲,传媒行业是一个课题,它同时也是一个观察者,是对社会所有领域的观察者。我们以前更多地是以观察者、第三者的角度看社会的变化。但是在这一轮的迭代变化中,观察者自身也变成了一个迭代者。按照测不准原理,引申到媒体里面,过去5年由于有测不准的困境,比如我们的位子在哪里,或者是我们看到整个行业的速度在哪里?如果我们能够赶上行业的速度,我们可能往往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过去五年,说电视会崩塌,报纸会崩盘和断崖式下降,某种程度上来讲,的确存在这样的情况下。传媒本身的定位和位置,跟整个行业发展的速度之间发生了测不准,只能测准一样东西,或者是放弃上百年作为传统观望者、平衡者身份,你去改变速度变成一个技术公司,变成平台、流量商。或者是你保持不变,但是结果会是你将没有受众,从而会失去这样一个时代。所以我们的问题是在速度和位置之间,在产业革命和变化中间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


过去,我们报业集团以“324”来做一个概括。“3”是解放日报社、文汇报社、新民晚报社三大主流媒体,特别是解放日报社,是全国党报里面第一梯队向新媒体转型的媒体,这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品牌格局;“2”是界面和澎湃,澎湃是原来东方早报的团队转型而来,在中国时政新闻领域是比较新锐和有影响力的;“界面财联社”是要打造中国的彭博社。“4”大特色新媒体,还有若干个细分垂直领域,我们纷纷做了布局。一个是国际传播,澎湃新闻做了“第六声”,“第六声”希望在已有的表达方式之外,能够向世界提供一个崭新的了解中国的视角。“唔哩”是我们做的一个聚合分发的平台,它是我们所有产品里面,唯一一个不自己原创新闻的这样一个团体。


在过去五年,我们做了传统报纸以外融媒体的布局。虽然投资的优势千万不要忽视所谓的传统行业,但是在所谓的传统行业发生迭代以后,新的产业和我们所要取代的产业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讲不是取代关系是迭代关系,到底是此涨彼涨还是此涨彼消,我们认为是此涨彼涨。


过去五年从报业集团的数据来讲,三个结构变化还是很明显。第一个是从媒体集团来讲,有一个传统的报纸的收入,还有新媒体的收入,主流媒体是这两部分收入组成。我们集团2013年成立,从2014年作为完整财年,现在已经是6个年度。从我们统计数据来看,报纸收入在2017年是高峰,2018年是在下跌,但是是平稳的态势。新媒体从零起步,特别是2016、2017年上涨的曲线一般都是90%,翻倍式的增长。从占比来讲,新媒体几乎从零开始,然后到2018年,正好是一半,到今年可能是57%左右。这样的一个曲线其实也是代表规律性的此涨彼涨,或者做不到此涨彼涨,能够做到此稳彼涨,任何年代都是这样一个规律。


第二个我们讲,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你说相对于报纸,新媒体收入应该是代表新兴行业的收入,但是即使是在新媒体的收入里面,还是可以分成老的钱和旧的钱。在新媒体领域,可能从广告来说,它的收入从前一阶段增长,到现阶段增速可能会趋缓;但是在创新服务领域,就是广告以外的收入靠交易、版权、流量、分发等这些收入,这些比重的趋势还是上涨。所以新媒体内部本身也在发生一个迭代的变化。


第三个迭代就是我们所说的,任何企业、任何行业和产业它看家的本领就是主营收入。特别是对于传媒来讲,大家都有一个挣快钱的想法。但是对任何行业来讲,挣快钱的同时,自己的主营业务收入还是安身立命的,否则的话,就不是投资的风险,而会是“投胎”的问题。从媒体集团来讲,从过去媒体主业的占比,这两年恢复到一半左右,即主营业务的收入和其他的收入一半对一半还是比较合理的结构。

“智”引新媒体


今天投中年会,我们正好站在上半场和下半场的中场。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讲是以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为主的上半场,而下半场一定不是这两者一统天下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大家看得最多的一定是手机,包括此时此刻。但是有生之年,手机一定不是媒体最终的形态,下半场的特征,一定是以大数据、技术为引领,包括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这已经是不言自明的,它一定是智慧媒体。


大家这几年在讲技术,但是接触下来很多的事情都是,文科生所讲的“技术”和理科生讲的“技术”不一样,投资者和实业家讲的技术是不一样的。概念之间有许多的混合,5G和大数据有什么关系?大数据和云计算有什么关系?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有什么关系?人工智能是什么?很多人说人工智能就是大数据、就是5G,仔细分一下还不是这样的事情。


首先对我们来说,媒体紧密相关的能够为我们所用的技术才是有用的。我们跟媒体相关的是八大类,前面四类是基础和硬件设施的,包括5G、4G、智能终端和机器学习。后面的是人工智能与我们是有关系的,文本、语音、视频和影像。这八个是现在传媒行业马上用到的,包括新闻采编工作五个流程,包括采集、生产、分发、接受和反馈。我们把8大技术和5个流程结合起来的话,总结出20个左右的自媒体单元格。


我们认为在未来2—3年的时间内,这些单元格里面的产品是可以尝试的。要么可以出产品,要么是可以出模式,要么是可以出效果的。


接下来的五年,我们计划布局“2050”计划,即20个单元里面布局50个项目。自媒体很含糊,但是对于报业集团来讲,基本上是8大类技术、5个流程所诞生的20个单元格的50个项目,在里面去尝试和试错。20个单元格50个项目还是比较多,至少2019年来讲,我想我们将围绕以下6大赛道。


第一个是有声化,它解决了大家碎片化的时间。在碎片化的时间有声化,应该是通过长尾效应把过量生产的能力变现;


第二个视频化,短视频风口不用多讲;


第三个内容标签;这简单来说就是在内容时代,确保大家都在谈同样的一件事。内容的抓取、分发还是靠标签,标签保证大家说的是“普通话”;


第四个是智能分发


第五个是智能审核。在中国,一定是需要相应的智能审核包括人工审核。这一领域我相信是今后1-2年内非常大的领域。


最后还有金融大数据。


演讲的最后就是“引”,即资本。目前大家讲科创板,面向五大产业,偏向三种企业,比如要有核心技术、商业模式、良好的社会商业形象。这对文化传媒行业来说,技术与我们无关,你说哪个文化传媒企业掌握技术这是不存在的。但是新的模式和良好的形象这一定是相关的。报业集团我们以前讲内容为王、技术为王,现在是内容+技术+运营叠加三者为王,三金成“鑫”,这才是比单独为王更加现实的事情。


文化企业与科创板结合,相信也是为科创板增加亮点。

精彩阅读

“视觉中国”整改中,媒体不要高兴太早

主流媒体和自媒体为什么都在声讨视觉中国

面对消防员,央视该如何发问

人民网史上首次董事长总裁由一人兼任

媒体人批《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标题不专业

福利来了:全国各地主流媒体高管一览表

本公号原创文章欢迎转发朋友圈微信群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

欢迎您在文末留言,我们期待与你交流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