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民:培训工作二三事,“煤海之光”灯展留后怕

张健民 太原道 2019-04-18

1988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简称《企业法》)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审议通过,自198881日起施行。那段时间,围绕企业改革这一重大课题,相关中央部委在全国范围组织国有企业员工特别是企业负责人进行广泛学习,笔者所在学校也承担几次培训,本人平日担任企业管理课程,临时负责组织培训教学。三十多年过去了,有几件事情记忆深刻。

 

大经理小肚露鸡肠   萌老师无意添蛇足

 

对于经理们来讲,充分认识企业改革的重点和经营机制转换的必要性,迫在眉睫。在计划经济下,物资短缺,政企不分,重生产轻流通,造成物资系统员工整体素质的差距。科班毕业大学生很少,专业学流通财贸的少之又少;县级公司里的领导以高中初中为多数,好多干脆就是小学文化甚至有扫盲班毕业的,司机、通信员、大队干部直接上来的也有。上传下达,靠文件指导和老业务员把关;也并无很多需要决策的东西。非市场经济条件下,基本是卖方市场,萝卜快了不洗泥,用不着精雕细刻,决定了那个阶段参加短期培训学习的经理们中相当一部分人理论基础差,说说道理方面还可以互相借鉴,稍有些计算如盈亏平衡点、最佳储备量、採购点等等遇见开平方便犯了愁。虽然大多数经理认为参加培训是个加油补课的机会,但也有个别人不把学习当回事,当中隔三差五跑回单位批条子办事的也不少。流通部门工作状况又决定了其分散性、个体性,不能像工业生产部门一样令行禁止。特别在企业转型初期,刚刚实行了一段承包制,“以包代管”的现象较为普遍。有的人对市场经济的认识不到位,不理解,要求他们把手中的权利放下,踏踏实实搞合理竞争,却被认为是“倒退”,存在有抵触思想。个别领导觉得当了多年的“老板”,如今要转身变成“打工仔”,少了特殊照顾,丢了威风八面,实在别扭。有的则虽然学过一点经济学知识,但对按劳分配的“劳”理解狭窄,认为市场经济的理论对不上自家的“口”,市场分析、定价策略等还都用不上,所谓远水不解近渴。特别是培训成绩与职务任命并不直接挂钩,更容易刺激应付过关思想的产生。种种情绪的存在,造成学习的动力不足。

 

培训成绩虽然不能决定经理们的升迁,但是学习结束要参加全国系统的统考,各省市区的成绩会在全系统排队。在当时条条领导的体制下,成绩会有一点“威慑”作用,与各级管理机关的“面子”或许有点关联,所以还须认真对待。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几次参加总局组织关于经理培训班结业考试的研讨会,都会有参加命题的专家老师们指出考试重点,强调扣分规则,也是想让大家不要太下不了台。记得一次在东北某地参加研讨会,晚饭后海边溜达散步,然后回宿舍整理笔记好回去尽早传达。同室兄弟省搞培训的一位年纪相仿老师,散步回来急匆匆从提包取出香烟,用旧报纸裹了出门。我礼貌性地问声“出门呀?”老师悄声说看看熟人。如此连着两晚,何来如许多熟人?后来琢磨是找命题老师套重点去了。是咱自家少见多怪。

 

多年习惯了给应届高中毕业招来的新生讲课。这些学生虽然缺乏实践但是学习积极性很高。上课认真听讲,课后找老师继续求教,可谓如饥似渴。老师们面对学生极高的求知欲望,越发努力备课。或者引经据典,或者深入实际积累资料,想方设法帮助孩子们开拓思路。记得讲西方经济学,要求学生们猛然从中学时候简单的线条式的政治课学到的一点点经济常识里跳出来,他们会感觉有如读天书般味同嚼蜡。由于缺乏实际生活中的案例,学生往往感到理论抽象难懂。但整体学完,返回头玩味一番,就会学到方法,尝到甜头。和学生们强烈的求知欲望相比,参加集训的经理们,社会经验丰富,处事通达老练,种种思虑充斥大脑,对坐下来读书并不是特感兴趣。所以当中几次小测验,成绩居然不很理想。我们讲课的老师,对经理们严格要求,不肯退让,却忽略了他们的具体思想,难免会在无意中伤了人家自尊心。

除了卖力讲课外,老师们给经理班学员布置课下作业,要求每日复习巩固,教师收回批改,上课堂评讲。每天一小试,三天有大考。有些经理可能自己感觉基础可以,听课不甚上心,有的人忙于业务或者交际,不能按时完成作业。一次有几位大概和太原的重要客户有饭局,没有做作业,第二天被一位年轻老师点名批评,其实不过毛毛细雨。谁知参加饭局一地市经理因为酒喝多了,到第二天上课了还在宿舍昏睡。事后别人转述了老师的批评,转述中免不了有情绪夾带,那位经理居然铭记在心。到结业聚餐时,硬要鼓动我们那位点了经理名的年轻老师喝一大杯烈性白酒。年轻老师初出茅庐,不善应酬,不会喝酒,平日也尽量避免酒席。但那位前辈并不收手,反而软硬兼施,越加猛烈地劝酒加灌酒,愣是端起杯子把酒直送进老师喉咙里。经理们多是“酒精”考验的能手,劝酒的老把式。有的已经看出那位经理是要让老师出洋相,报“一箭之仇”的。轻轻劝其歇手。谁知老经理不允,又一杯灌下去,小老师肚子里火烧火撩,昏昏沉沉滑到地面,出了个大丑。一场师生聚会不欢而散。第二天经人点破,老师才知道昨日是老经理的故意报复。大经理小肚鸡肠,萌书生还手无力,直后悔缺乏培训技巧,一片热心教学急于求成却成了画蛇添足。只好埋怨自己做了“皇上不急太监急”的事情。

 

为礼品集体竟抗议  巧周旋再次长见识

 

搞培训的我们,当初也未曾预见有这些插曲,经一事,长一智,从此对经理们也有“刮目相看”的意识了。作为一个形象的案例,让老师们认识到员工培训和对应届学生的教学大有不同,倒是从反面提高了我们因材施教的水平。

好在“醉酒”意外源自个人,只能算一次小危机。另一次培训班结束时的危机则稍微严重一点。那次学习结束,准备开会请省厅领导到场办一个简单的结业典礼,而后经理们各回各家。那时办班,时兴发纪念品。不过钢笔一支或者文件夹一个而已的“意思意思”,所以我们没有当回事,开会之前没有准备。早晨八点多才有一位经理随口打听发什么东西。我们急忙请示教育处,而处里也忽略了这件小事。当我们去宿舍通知学员代表准备发言稿的时候,发现有几位怒气冲冲议论要“罢会”。仔细一问,原来是因为发纪念品的事情没有着落,一部分人有气。回头再问处里,也未重视,就计划开会了。这时,平日来往较多的一位经理悄悄告诉我们,有几位是当真了的,不要闹出什么麻烦来。我们开头也认为这次培训,考试成续平平,既然未有纪念品的准备,不发也罢。不料将会酿成轩然大波。收入还算可以的经理们,居然会在乎这点点东西?现在发现是我们错看了。返回来给处里通消息,我们包揽了责任,希望和平解决,不要闹成事情,惹人笑话。一面安抚学员,一面火速派人开车到商场买了些台灯拉回来。这样左右周旋上下奔波,领导息了怒,经理闭了嘴,厅里领导到会之前,一场风波平静下来。事情不大,受教匪浅。所谓经理也是人,莫非就是这个意思?后来的培训中我们注意了细节问题,主动关心学员学习之外的衣食住行,几次在问题发现的苗头阶段采取措施,帮助大家把注意力转移到学习上来。

 

记得初入储运这一行,一位老先生笑着说,旧日老话“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那是糟蹋搞流通行业的 ,但也暗示着这一块水深滩险暗礁多,可要多加小心呀。那时年轻气盛,不懂老先生所言何意,以为是拿旧小说的故事吓唬人。今日看来无风不起浪。涉世不深,只知读书的“秀才”,和行政营销样样精通,上上下下八方周旋多年的前辈相比,差的真不是一点点。

学校环境相对闭塞,也相对简单,学习之余和学员们扯闲话,说起基层一些部门的情形。经理们显然接触实际多些。一位带着调侃的语气张口就是一段顺口溜:工作就是开会,管理就是收费,检察就是喝醉。话虽然难听,但是确实反映了一些现状。在学校当教师,是断然感知不到这些“接地气”的东西;人家又说起他们当地的某些基层领导,是“村干部吃树,乡干部吃肚,县干部吃路。”在一些地方,这种描写,还真是形象直白。

 

长期以来政企不分,商贸物资系统的公司在供应之外也行使部分分配职能,在物资匮乏年代,经理手中握有不小权力,相对来讲,储运供销工作中的技术成分反而不甚明显,和生产性企业比较,整个系统的员工的文化素质普遍不是很高。一位老经理讲了他们公司的一件真事,让老师们大跌眼镜。那几年盛行子弟顶替退休员工上岗工作,化轻公司一名子弟文革中上的戴帽中学,从农村出来直接顶替父亲上岗搞业务。小伙子与省外一单位联系推销可赛因300公斤,回公司后由开票员开出单据写明03吨可赛因,由小伙子送货。该子弟登火车后细看单据忽然大惊失色:“人家要的可是300公斤!”于是中途下车急急返回公司,责问开票员因何写错数量让我往返奔波。“一碗豆腐就是豆腐一碗”,老业务员费了两个钟点才教这位新手学会了度量衡的换算。例子虽然极端,但也绝非个例。司磅员不识斤两换算,检尺员不辨尺寸浮动,营业员不会加减乘除,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

 

搞财贸,有人认为只要腿勤手勤就行,文化无所谓。其实并非如此。文以载道,技不压身。全系统员工和领导层的理论水平和知识水平都需要大力提高才是。

 

还有一位经理讲了某仓库死搬硬套管理规则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为了杜绝保管员工作上的失误,公司强化货物出门制度,要求保管人员必须在货物出门证上详细开列货物规格,一旦发现所开商品规格不清或货证不符,即视为错发事故。并且规定,保管发货员一月内只要有两次错发,奖金全部“泡汤”。这样一来,保管员就都认真起来,勤点细点,左看右端详,大大降低了差错率。但稍不留神,还有或大或小的差错出现。怎么办?照扣不误!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到了下一个月,保管员都学“精”了。一见顾客进门,甲说我跑一趟厕所;乙说我脑袋疼,得去医务所看看病;丙说圆珠笔没油了,我去行政科换个笔芯;丁说托儿所阿姨告假,我须早点儿去接孩子……全组5个人,单剩组长一个人忙乎。约摸着组长打发走了顾客,甲乙丙丁4个人又陆续回了办公室。就这样打了一个多月的“游击战”,顾客怨气冲天,众保管员的差错率倒是一点也没有。而组长呢,忙中出错,奖金全部扣掉。

 

一些企业,虽然订了不少条条框框,憋足了劲儿想把生产搞上去,结果还是未能尽如人意。是何原因?难道“严”字当头有错了?分析起来,恐怕相当一部分是由于没有全面掌握奖惩相应的动力激励原理而招致的恶果。动力激励原理是管理的重要原理。运用得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财尽其利;反之则会引火烧身,引发出更多矛盾与问题来。在管理中,必须注意奖惩之间的结合使用,否则就会出现“干的不如看的”的怪现象了。

 

灾难面前擦肩而过  有惊无险留下后怕

 

1991年9月,又一次培训班举行。那一段,迎泽公园正搞着一个“煤海之春”大型灯展。煤炭系统那些年效益好,省里也有扩大影响的意思。媒体上极力渲染灯展,看过的人都说不错。各地的能工巧匠们使用了大量声光电化的手段,到了夜间,湖岸上一片辉煌灿烂。尤其那些能跑能跳,甚至会说话唱歌的历史人物如今居然活灵活现,更让来自偏远地区的乡亲们欣喜若狂。据说北到大同,南至运城都有单位或乡镇开着大轿车专程来太原看灯展,一时间满城争说灯展事。后来查明,仅在开展第一天的921日当晚,迎泽公园夜场的门票销售数量,由初期1万余张,猛增至6.4万余张,加上陆续发出的3.09万余张赠票,公园的游客差不多已经达到10万人。



培训班的学员们都希望学校组织大家一块参观。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一,我受命带队。傍晚时分,一行四十多人从东门进去。人流如潮,开始还能保持队伍整体,很快被卷入人流,彼此失去联系,好在事前已约定了登车的时间、地点。我自己也已经有近十年没有逛过迎泽公园,对于里面新的建筑布局一无所知,既看不到明显的路牌指示,也不见工作人员进行引导,只好跟着游园的队伍向前涌动。惦记着自己的一帮子学员,不敢多停留、细琢磨,只顾急匆匆赶路。公园北门临近迎泽大街,有一片空地,看见有公安系统的警车停留,还有消防车等,但部分警员似乎有点散漫,有的干脆跟着看灯,并没有应付急事的状态。路灯不太亮,地面坑坑洼洼,走着挺费劲,心里还钦羡老老少少一大家的参观队伍何以那样精神抖擞、兴致十足。过了北门,就有点不辨东西。平日觉得电信大楼在北面,现在怎么跑到西面了?其实是自己误把市工会的三角白楼当作电信大楼。后来回想起来,自幼生活在太原,上学时几乎天天要从迎泽公园内外走过,尚且迷失方向,那些久不进城的乡下老百姓,没有人引路,也看不到指示牌,跟着大流走,左拐右拐,还能不乱阵脚?有关方面应该设计一条循环路线,公示于公园门口,并且印在参观券上供游客参考。拐弯处、狭窄处、路面不平坦的地方,以及靠近湖边都应该有工作人员疏导。一边走,自己一边瞎琢磨。到得西边,就是北湖的西岸,彩灯渐渐地少了。有的人要循原路寻找出口,有的人依然随队伍向前挪动,相向而行,你挤我闯,已经显出混乱。关键时刻管理却没有跟上。其实如果安排好了,围绕湖面,结合七孔桥可以形成一个环线,游人在引导下转动而行,顺着走下去,就不会拥挤。挨到了西门附近,必经七孔桥才能出东门。桥大约有56米宽,可惜桥面和桥头都没有灯盏,远处望去,模模糊糊一堆。人们相随着向桥上涌,前面的人根本无法停步,但是难免有上了桥头听到后面自己人呼唤又要倒退下来的人。桥东面也有人要自东往西通过。所以桥头人头攒动,乱成一片。最可怕的是平日为了防止机动车上桥,在桥的东西两端特意各砌了两个石头墩子,用水泥稳在桥头,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晚上因为没有照明,看不清石头墩子。这时有人已经被挤倒在墩子前,但后面的人仍然涌将上来。在人流不是太多的情况下,尚无大碍。如果人多了,后果很难想象。

 

终于脱身回到东门,等人又用了近一个小时。车上按时归队的人埋怨不回来的人,后面回来的则拼命抱怨人多路难行。第二天,训练班课间休息,还是和学员们议论昨日的公园之行,探讨其中的疏漏之处,不免心里打鼓,但愿只是多虑。


 

谁知担心的事第二天就发生了。九月二十四日,公园七孔桥两侧发生严重拥堵,事故造成105人死亡,108人受伤。其灾难性的后果应该是省城历史之“最”吧。有关负责人被追责,也留给后人无尽的哀情与反思。我这个领队,真有些虎口余生的后怕感觉。如果前面说的两次事情算“故事”,这次要当真遇上,那就是“事故”了。

  

作者  张健民 山西省物资学校退休高级讲师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太原道 热门文章:

    回望河曲旧县    阅读/点赞 : 5383/48

    明太原县城初探    阅读/点赞 : 5163/37

    墓前哀思:怀念我的姐姐刘胡兰    阅读/点赞 : 2401/49

    留给自己心底最深的爱    阅读/点赞 : 1440/61

    姥爷的葬礼    阅读/点赞 : 97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