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个好医生,就这样走了!大家送送他吧......

三甲传真 2019-04-23

沉痛哀悼——梁峰,主任医师、小儿外科学科首席专家。江西省小儿外科学会委员、萍乡市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于2019年1月21日猝死,享年55岁。



时间定格在2019年1月21日,那一天的凌晨1点10分床头边的手机电话声响起,顺手拿过来一看,显示是医院总值班的电话,心头一惊,这个时间点总值班来电话一定是有大事情,电话那头一个急促的声音传过来了“肖院长,不得了啦,梁峰院长心跳呼吸没有了”(梁峰同志家就安住在医院內的专家楼里),我急问“是怎么回事”,对方说“具体情况不清楚,在急救,李林主任已经来了”。


我立即拨打李林同志电话(李林同志是86年第一军医大毕业的高材生,目前是我院的外科首席专家,是个全科医学专家,精通内外科疾病的救治),李林专家说“考虑是心源性心脏猝停,具体原因不清,目前在心肺复苏,已经气管插管通气,但心跳还没有恢复,已经拨打了市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请求帮助,市医院急救人员正在路上,会往市人民医院急送”。


李林专家旁传来梁峰爱人痛苦的声音,“不得了啊,晚上都是好好的,只是晚上12点多说不舒服,心口不舒服,还给他口含了10粒速效救心丸,说好一点,让他睡一下......”,听到这里我初步考虑是急性心梗,可能是大面积的,而且时间也已经超过半个多小时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瞬间降临。


我立即起床,准备自己开车去市医院,我发现我的手竟然在颤抖,似乎开不了车,我随即拨通了和我住一个小区的大妇科主任的电话,简单说明一下原因,这个“女汉子“她立即起床把车开过来了,我们急速赶到了市人民医院急诊科,此时,粱峰同志也刚送到市人民医院急诊科不久,医院很多同事得知消息也陆续赶来,医生们在进行紧张有序的复苏抢救,心外按压复苏,电击除颤复苏,所有的急救复苏办法都用尽,梁峰同志的心跳却一直没有恢复,医生们坚持了近四个多小时的复苏急救,我们医院的麻醉医生陈斌副主任一直强忍热泪进行按压心脏复苏,我知道他是想尽最大的努力把梁峰同志拉回来啊!回天乏术啊......


梁峰同志就这样永远永远的离开了他昔日的同事、好友、家人。那一幕时刻在我的脑海里出现,是梦还是事实?是啊,多么希望只是一场噩梦啊!同事们都难以接受这个噩耗,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一下子没有了啊!同事们、退休的老同志们都纷纷表达不舍,那天的追思会由市卫健委的易元成副主任主持,同事们来了、很多患儿的家属来了、昔日的很多老领导来了、很多年高的退休的老同事们由家人搀扶着来了、很多兄弟单位的同仁来了,都来了,自发而来......百余人参加,来向他最后道别,送他最后一程......


梁峰同志出生在普通知识分子家庭,有着良好的家风熏陶,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四年的大学生,那一年的录取率仅8%左右。1980年考进湖南衡阳医学院;1985年毕业;毕业后一直在萍乡市妇幼保健院从事儿内科工作,兢兢业业,表现突出;1988年医院选拔已是优秀儿内科医生的他组建了儿外科,他是萍乡儿外学科的创始人,也是萍乡“小儿疝气一把刀”,他心灵手巧,胆大心细。除了儿外科的心脑手术没有涉及到其他儿外科手术都做得非常漂亮;出色的专业成就使他2008年走上了医院管理的岗位上,在业务副院长的岗位上一干就是11年。分管医政11年一直是院长的好帮手,员工的好领导,患者的好医生。


我和梁峰同志有较多接触开始是2002年,那时我刚从市人民医院调入市妇幼保健院一年左右,是分管大妇产科的业务副院长,梁峰同志那时是儿外科主任,已是萍乡小儿外科的“一把刀”了。那一年为了开展腔镜手术,我带队选拔组成一个优秀的医生护理小团队(梁峰同志就是其中之一)前往北京复兴医院及北京友谊医院短期学习腔镜手术技术。


在北京学习的近一个月中,我们当时的伙食补助是每人每天30元,我委托他全权负责管理,他尽职尽责,精打细算,每天还能安排我们进湘菜馆和川菜馆用餐,学习结束后还给每个人结余了几十元。回来医院后我们的腔镜手术高起点开展了,目前妇科腔镜微创学科早已是萍乡市重点学科和省市共建学科了。梁峰同志所带领的儿外科团队也成为了市内和省内的知名学科,2008年他走上副院长的岗位,他仍然谦虚好学,善良本分,待人忠诚,接过了分管医政线的重担,在那个医疗纠纷高发的年代,记不清有多少次和他一起处理纠纷,有好几次晚上我们都被家属堵在医院的九楼会议室回不了家,一起面对困难不畏惧。


2011年我接任院长一职时,经过了4年多的磨练的他,处理医政问题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他处理了无数个医疗纠纷案例,始终站位在一线医生和患者的双重角度,为了医院的利益他据理力争,为了维护医生的荣誉他竭尽全力,为了捍卫患者的正当权益他苦口婆心,儿科、产科都是医疗纠纷的“高发区”,他硬是用自己的瘦弱的身躯把危险挡在了他的面前,保护了临床一线医生,也几乎没有让我去面对患者家属的纠缠。


他说过:院长老姐,我一定尽量不让你为了这些医疗纠纷去烦恼。他说到做到,有一次我得知有一个家属身上插着二把菜刀进了他的办公室,这个人口里还说“自己反正也杀过人,坐过牢“,我得知后倒吸一口冷气,虽然安保科人员当即就把刀具收缴了,并报警由公安来处理。


我后来问他,那一刻你害怕吗?他淡淡的说,说不害怕也是假的,但也是职责所在。是啊,职责所在......这就是我们忠诚的梁峰同志,他执行集体决议从来都是不折不扣,这些年经他处理的大小医疗纠纷案例基本上都能得到患者家属的认可,临床一线医生的赞同,由此医院也多次获得医疗保险奖励......再是在梁峰同志的字典里就似乎没有“拒绝”二字,临床科室有什么管理问题,他有求必应,经常是以帮助临床解决问题的身段下科室指导,获得临床一线的广泛欢迎。


就在他发生意外的这一个星期还有几个科室在等着他来指导科室的质量管理会议。记得有一、二次我在签发文件时把不属于他分管的或者是只挨着他分管工作一点边缘的文件签发他处理,他处理完后,把事情做好后,对我说,院长老姐,这个事情其实不是我分管的,但我已经把事情做好了......我心里非常清楚他分管的工作事情最多,有三分之一的文件需要他去执行和落实,任务最重,可在绩效分配上也没有多少体现,每当我说要建议绩效办给予他一些区别对待时,他总是拒绝,他说院长老姐,你不要为难啦,我对钱财看得很淡薄的啊......就在他因为年龄的原因组织上让他退出一线后,他只是提出不再分管医政线了好腾出精力来牵头做新一轮的三甲创建工作,并还愿意继续帮着分管医疗纠纷调解工作......梁峰老弟啊,每当我回想起这些点点滴滴,内心是多么的痛楚啊......


梁峰同志啊,你是那样的热爱你的专业,我知道繁琐的医政管理,让你在专业上和学术上“牺牲“了很多很多,记得有好几次你做了一些有挑战性的儿外科手术,非常开心来到我办公室,我看得出那一刻你是真的陶醉在幸福的感觉中,你会给我详细讲解手术中的手术步骤和手术中遇到的有惊无险的过程,让我分享你的喜悦,因为我也是医生啊,医生的幸福我懂。但职责所在让我们都在做出牺牲......


梁峰同志啊,我们一起共事17年,我为有你这么一位好同事好帮手而倍感荣幸,也为你的英年早逝而扼腕痛心啊。


安息吧,祝福你的英灵早入天堂,你会永远活在怀念你的好友好同事的心里,在我们的心目中你并没有离开人世而只是一次远行......


以此文纪念我们的好同事梁峰同志。(本文系作者委托三甲传真发布)


关注三甲传真,就是关爱医务人员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