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祝辞”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娄文 欧拉数学荟 2019-04-24
荟思

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于一己输赢,不要把你们获得的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用来贬低那些没有你们那么幸运的人,而是要用来帮助他们。请不要逞强,而是承认自己的弱点,互相扶持着生活下去。  —— 上野千鹤子(东京大学入学式演讲)



前几天曾经看到有人转发一个视频,附加说明是东京大学开学典礼的演讲。当时没点开来看,再然后也就没看了。直到前天,发现梁文道评论这个演讲的文章(梁文道谈“东大祝辞”),才把视频看了一遍。

如果大家想直接读文字,也可以在这里看演讲中文译稿(译者王瀚浩)。特别说明一下,文字版的翻译跟视频的字幕不太一样。

视频里的演讲者是东京大学的女性主义研究学者、社会学教授上野千鹤子。她的发言语调高低变化不大,像是日语电影里拉家常的场景,但发言的内容其实相当犀利。因为对日语一窍不通,而且演讲的文风有浓重的学术味道,所以我对梁文道的评论文章更感兴趣一些。

道长延续了他一贯的絮叨风格,从演讲内容引申出很多相关的人物和故事。其中,我共鸣最深的有两个内容。

第一,道长从演讲中提及的一个数据——日本给东京大学的学生每年提供的财政拨款平均是500万日元,引发出一个问题:一个大学生凭什么让国家投入这么多钱来供他学习?

道长认为,上野千鹤子引用这个数据,是想表达下面的观点:

这些日本的天之骄子们,他们之所以能够进入日本的最高学府,并不只是靠着个人的才华和努力,而是受惠于优越的环境,因为周围的环境对他们的鼓励及扶持,并对最后的成功给予褒奖。

接着,道长结合他自己的成长经历谈了一些他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而我对这个问题也深有体会。

在我读小学时,就知道自己享受着义务教育,因为开学交费时不需要交学费,只需要交数目不大的“学杂费”。一方面,当时家庭的经济状况不太好,对涉及钱的事情较为敏感和印象深刻;另一方面,母亲常对我们说,她小时候很想读书,但因为要进工厂工作而不得不辍学。因此,很早的时候我就把读书作为一种责任,对于班上贪玩而成绩差的同学也有点瞧不起,认为他们责任心不够。

读大学时,大学收费已经进入所谓“高收费”阶段,幸而当时家庭的经济状况已经好了很多,加上每年都有奖学金,也有一些勤工助学的收入,所以不会感觉有很明显的经济压力。

虽然是“交费读书”了,但我很清楚,大学每年都有国家财政补贴,而这些钱肯定也是摊到学生头上的。对于我来说,努力学习既是在为自己的未来拼搏,也是在尽自己的本分,只有学到真本事,将来才能更好地回报社会。

现在的大学学费标准虽然表面上比当年高了不少,但如果按实际购买力折算回来,其实涨得很少。而且,国家财政的投入比以前还更大了。而这一代孩子,从小被家长灌输“考上名牌大学,以后能找到好工作”的思想,进了大学以后只想着把文凭混到手,然后举着这块金字招牌去找工作。

对整个国家而言,未来少了有社会责任感的栋梁之才,用全体国民的钱养肥了一大帮精致利己主义者。对学生自己,也未必是好事。真正掌握了的知识才是属于自己的财富。用几年时间死记硬背了很多只是为应付考试的“知识”,根本不懂得怎么用,白白浪费了宝贵的青春年华。当“书到用时方恨少”之际,也只剩下空悲切了。

第二,作为欢迎新生入学的演讲,按常理应该多为自己的学校说些好话,让学生感觉自己“来对了”。可是上野千鹤子却在演讲中,毫不忌讳地指出校园里的性别不平等问题,甚至直接揭学校的“疮疤”,即曾经发生东大工学部与大学院的5名男学生对私立大学的女学生进行集团性凌辱的事件。

在中国,但凡礼仪性的讲话,从来都是充盈着溢美之词,从来没有人敢利用这个机会打主人的脸。这样的传统,表面上一团和气,皆大欢喜,但久而久之,演讲就越来越变得空洞无物,因为没人会在意其中的具体内容了。

最近几年,中国有好些大学都搞了盛大的校庆活动,其中也包括名气非常大的学校。看一下具体的内容,都是在歌颂这个学校曾经有哪些辉煌,而现在无一例外地正走向更大的辉煌。这样的模式,跟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倒是吻合得丝丝入扣。然而,这样的庆典就像一具被装扮得花枝招展的木乃伊,没有思想和灵魂。特别是在最应该具有独立的批判精神的大学,这样的庆祝活动非但没能给学校贴金,反倒是多留了一抹黑炭。

道长在文章里还提及,他的一位同事杨照,曾经在1997年去日本京都度假,无意中走进了京大校园,发现那一年刚好是京大创校百年。但“京大百年”给他留下的最深印象,不是什么华丽的装饰和热闹的学生活动,而是一张近乎简陋的海报,上面写着“京都大学与殖民政策──反省百年京大犯过的错误”。

联想到近年来我们面对日本这个强大的近邻,一方面旧日的伤疤还在隐隐作痛,另一方面,两个国家正处在全方位的直接对抗和激烈竞争中,因此在主观意识里总是寻找一切机会贬低对方。但凡有关于日本的负面消息,必定满心欢喜地奔走相告,甚至凭借合理想象进行夸大;而对于无法否定的榜样行为,则往往以尴尬的沉默来应对。如果有人呼吁理性分析具体的事件,学习日本的先进之处,很可能被群起而攻之,享受“国贼”的待遇。

中国今天的繁荣景象,是无数人的青春和汗水,甚至自我牺牲才换来的。现在,我们正面临着一个难以逾越的瓶颈,而突破这个瓶颈的关键,是学会反思。因为只有反思才能发现并改正过去的缺点和错误,从而获得更大的进步能量。具体该如何反思,日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相 关 文 章

杨林柯:当一个民族被驯化成“打工部落”

不能错过的关于教育和成长的精彩演讲

新版日元即将发行,其中透露了什么信息?

这位菲尔兹奖得主的演讲,也许揭示了中国教育难以触及菲尔兹奖的原因

熊丙奇:对学生如此“大方”的中国大学,与一流的本科教育已经渐行渐远

教育,不是为了“造星”

章开沅 | 中国高校的“大跃进”式堕落

秦春华 | 本科教育才是大学的核心使命

秦春华 | 学习的首要任务是找到未来的人生目标



推送名家观点
反思教育理念
探讨教育问题
关注少儿数学教育
专业
欧拉数学荟
微信号:louwen1050
QQ群:238919865
联系邮箱:euler_math@qq.com


欧拉数学荟 关注数学教育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