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自治何以可能?

乌里单刀 张是之 2019-04-27

文丨乌里单刀


什么是社会?


米塞斯在《人的行动》中这样定义社会:「社会乃有意识有目的之行为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人们曾缔结过某些契约,从而建立起了人类社会。产生社会合作以及使社会日新月异的那些行动,其目的除了与他人合作以达成某些特定目的外,实在别无他物。由这些协同行动而形成的全部复杂而多边的联系,可称其为社会。


社会是合作,它是行动中的共同体:「个体在社会里生活和行动。但社会不过是芸芸众生为合作而形成的组合。在个人行动之外,社会无从存在。在个人行动之外去寻求社会所在,乃为妄想。说社会是一种自发和独立的存在,说社会有生命、说社会有灵魂、说社会有行动,这都是容易引起彻底错误的比喻。


社会的基本关系是交换关系。人与人之间交换商品和服务,由此产生人际间的相互关系,织就了把人们结合成社会的纽带。分工、合作和交换使人与人的关系更密切,也提升了人们的道德水准:「有商业的地方,就有美德。


米塞斯把社会的合作区分为两种不同的形态:一种是借助于合约和相互协作的合作,一种是靠命令、胁迫和支配而达成的合作。前者基于自愿的合约,双方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后者基于命令和胁迫,有发号施令者和俯首遵从者之分,双方之间的关系是不对等的。


如果合作是有利的,人的理性会驱使其自愿加入合作。如果是强迫的「合作」,那么就无法判断这样的「合作」是否同时有利于双方。相反,强迫的「合作」不但很可能且常常更有利于其中一方而不利于另一方,而且制造人与人之间的敌对关系,撕裂社会架构,这样的「合作」是反社会的,也埋下了内战的隐患。


实际上,维护社会秩序的是防卫性暴力,它通过制止、惩罚侵犯性暴力来维护社会的和平分工与合作。市场当然不能脱离防卫性暴力,因为人虽然是社会动物,但是不可能完全脱离贪婪的侵略野性,侵犯性暴力不可能根除,只能通过共识而达成合作,团结组织起集体的防卫性暴力去抑制这些侵犯性暴力。


因此「市场不能脱离暴力」不等于说市场不能脱离政府,只有认为防卫性暴力必须由政府提供,才会得出市场不能脱离政府的结论。


实际上人们可以根据共识而组织起的市场化的防卫性暴力机构,类似于保险公司,通过自愿购买安保公司的服务,公司担负起保护消费者财产的责任。如果消费者侵犯了他人,安保公司需要赔偿受害人并按照合约向侵权的消费者追索责任。


购买安保服务完全基于自愿,但安保公司对侵犯行为的制止和惩罚可以是强制的,这种强制的权力来自消费者与安保公司订立的合约与个人正当防卫权的授与。


当然,安保公司的防卫性质也不是给定不变的,它也有可能侵犯消费者,但竞争和消费者主权可以有效的约束安保公司。


那么没有了「最终暴力」的约束,安保公司会不会像黑帮一样火拼?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如果可以和气生财,谁会希望拿鲜血和生命来拼杀?


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多数国家已经不再用「砍人头」的方式来夺取江山,而是以「数人头」的方式决定谁来治理社会,这是人类以其理性研究社会哲学所取得的文明成果。


而正像米塞斯说的,同情、友爱和归属感是人生最珍贵的点缀,由此把人从一般动物提升至真正存在的人。这些情愫(同情、友爱和归属感)不是形成社会关系的动因,而是社会合作的果实,并且只在社会合作的架构里发扬光大。

分工合作增进和平友爱,和平友爱又反过来促进分工合作,二者相互促进,使社会良性发展。


在一个以市场交换为主的社会里,分工合作高度发展,人与人、地区与地区的贸易往来密切,这将使社会成员之间的同情、友爱和归属感更加的强烈,最大程度的消除人与人、人群与人群之间的敌意,社会将得以自觉的维持和平。


有人把民主国家之间不易爆发战争的原因归为「民主」,是错把相关性因素当成因果关系。其实是因为这些国家贸易往来比较密切,社会的纽带结合得更牢固、更坚实,才得以实现长期的和平与友爱。


米塞斯在《理论与历史》中论述了「人类理想状态的幻想」:「完美」意味着没有改善的可能,因为一个完美状态只能转变为一个较不完美的状态。因为行动是把不那么令人满意的状态替换成比较令人满意的状态,所以“完美”意味着没有行动的可能,社会将是静态均衡的,历史也会终结。


人的行动具有不确定性,注定了自由市场不是完美的。而自由是动态的,不可能是静态的。人不可能完全脱离贪婪的侵略野性,只要支持自由市场的力量稍有衰减,这种反社会的野性就会侵蚀自由,破坏分工合作,瓦解社会架构,乃至消灭文明。


此外,米塞斯批判的无政府与无政资根本是两回事。前者以公有制为基础,并且仅仅依靠社会成员的道德自律。而后者以私有制为基础,依靠民间自治和市场化的防卫性暴力机构来维持社会秩序。二者有天壤之别。


人的行动学是普遍适用于人的行动的所有领域的科学,它不仅仅适用于「经济」领域,也适用于「政治」领域。政府功能市场化是彻底贯彻行动学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无论人们喜不喜欢,都不影响它的理论的正确。想要驳倒无政资,只能从它的逻辑推理过程中找漏洞。历史与现实经验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无政资。


从历史与现实经验看,每一种社会制度的实现都必须先得到社会多数人的共识,但是观念先于行动。共和民主也不是同时在所有国家实现,而是先有古典自由主义理论家普及和推广自由的理念,慢慢得到人们的认可和接受后才逐渐实现的。


令人难以接受却又无可奈何的一点是,正确的理念如果得不到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可也不可能实现相应的制度,就算强行实现也有可能被旧的观念复辟回旧的制度。但错误的观念却会因为得到大众的拥护而变成了政策得以实施,因此实现政府功能市场化的唯一合适的手段就是耐心的普及和推广自由市场的理念,争取多数社会成员的认同。


2019年04月27日 

——————

上一篇:交子悲歌:生于卑微,死于伟大

延伸阅读:历史是找北的过程

题图:Edward Hopper | D. & R. G. Locomotive

相关书籍推荐,《伟大创意的诞生》:创新自然史:

一课经济学,精读第二季,继续和你一起读经典:

卡尔·门格尔《国民经济学原理》米塞斯《经济科学的最终基础》、米塞斯《货币与信用理论》、罗伯特·墨菲《第一本经济学》、罗斯巴德《自由的伦理》。

解读形式:讲义加音频。

只做精读,一个知识点一个知识点的精读。精读经典,传承经典。

点击阅读原文,一起精读经济学经典。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张是之 热门文章:

    教你赚钱    阅读/点赞 : 5046/133

    谋全局者谋一隅    阅读/点赞 : 4219/122

    别人的平庸与你无关    阅读/点赞 : 4121/136

    看得见的正义,看不见的成本    阅读/点赞 : 4066/126

    谁剥削谁?    阅读/点赞 : 3923/120

    没有失业这回事    阅读/点赞 : 3760/125

    换个罪受    阅读/点赞 : 3549/197

    凡是过去,皆为序幕    阅读/点赞 : 2911/141

    不要吝惜你的鼓励    阅读/点赞 : 191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