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莉:实现中国与全球的新药开发零时差 | 遇见

徐唯佳 研发客 2019-04-29



从全球新药研发策略的战略调整到礼来中国合作创新中心的成立,从成熟产品的全球专利悬崖危机到“10年40款”的礼来中国新产品及新适应症的上市计划,从内部研发为主导到内部研发及外部合作的齐头并进,最近2年来礼来制药公司在不断调整和加速自己的前进步伐,由此也重新定位了礼来中国的价值。

 

礼来制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文睿(David A. Ricks)曾任礼来中国总经理,对中国市场和礼来中国团队都寄予很大的期望。戴文睿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就大刀阔斧地进行了公司架构改革,将礼来中国从新兴市场区中脱离出来,成为礼来美国和礼来日本之外另一个直接向总部汇报的分公司,这也使得礼来对于有关中国的决策变得更高效更迅速,充分凸显了其对于中国市场的重视度。

 

近日,研发客在上海见到礼来中国高级副总裁、药物发展及医学事务中心负责人王莉博士。我们对王莉博士的采访从探讨中国市场的重要性话题开始。

 

进入ICH后中国纳入同步开发计划

2017年6月,中国正式成为ICH成员国后,无论从技术标准还是质量要求上,中国药物监管和审批体系都在努力和国际标准接轨并将以国际化规范为标准。2018年6月,中国又进一步成为ICH管理委员会成员,这意味着中国不仅仅是国际药物研发规则的执行者,也具备了参与国际化规则制定的资格。这些变化对于跨国企业在华支机构和本土创新型企业都是百年难遇的机会。

 

在王莉博士看来,中国药政制度近年来疾风劲雨般的改革以及在世界新药研发舞台上迈出的这一步意义非凡。新形势新时代造就了新的可能性,跨国药企应该就此重新审视其中国市场在全球开发策略中扮演的角色和贡献的权重。“各大跨国企业在中国的药物开发将从原先以注册新药实现上市销售为目的,转化为与欧美地区同步开展创新型药物研发的国家之一,使得中国有了成为全球医药创新基地的可能性。”王莉博士谈到,过去跨国药企在国外已经获批的新药往往滞后5~8年才能进入中国,关键原因就是国内新药审评审批制度尚不成熟,审评审批过程中沟通不够透明、本地要求与国际化标准不一致等因素,跨国公司总部也因为担忧中国注册政策的不确定性而不愿将中国带入全球性药物研发计划中,即便希望中国加入,中国团队又可能因为审批流程过长而错失全球入组时间窗。

 

“这也是为什么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跨国药企之前始终对中国市场的投入保持谨慎态度。随着国内注册政策及标准的不断标准化和国际化,沟通交流途径的透明化和科学化,跨国药企将把中国纳入全球同步发展将成为必然。”王莉博士说。


王莉博士


2018年7月10日NMPA发布了《接受药品境外临床试验数据的技术指导原则》,对境外临床试验数据的技术要求和接受程度做出明确规定。同年10月,CDE公布了48个境外以上市药品临床急需新药名单,礼来的银屑病治疗药物Taltz榜上有名。中国法规环境的这些积极变化,让礼来对于全球创新药物实现在中国的同步研发不再是梦想。从过去礼来中国团队向总部申请加入全球研发项目,到现在CEO中国访问时要求审阅“临床研究负面清单”,不能实现中外同步研发的项目必须有合理解释,这样的方向性改变对于总部药物研发团队和中国团队都是不小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动力。采访中王莉博士坦言,“目前中国药物研发的整个环境包括ICH指导原则在中国的落地和实施,临床研究生态环境的成熟化都需要一段时间来实现,但是礼来推动中国与全球的同步研发的努力不会因此停滞。”

  

王莉博士介绍,她所领导的礼来中国药物开发及医学事务中心是礼来公司除日本分公司之外的另一个拥有全价值链的医学团队, 团队职责包括从早期临床研究到后期注册临床试验在中国的策略制定和项目实施、注册申请和医学事务工作。这个团队既负责将礼来全球的创新药物带入中国市场,也承担着和国内的创新型药企合作以开发出适合中国市场的创新药物。


10年40个新产品的期待

目前,礼来的在研产品聚焦于糖尿病、肿瘤、自体免疫和疼痛四大治疗领域。2017年CEO戴文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出,礼来中国将实现10年30个新药(含新适应症)的目标。而在研发客的采访中,王莉博士又给出了10年40个新药(含新适应症)这一鼓舞人心的数字。“新产品和新适应症数目的丰富是由三大因素叠加而成的:一方面,礼来中国将紧追全球研发脚步,将原先滞后于总部上市的新产品带入中国;另一方面,随着中国注册环境的改变和礼来总部对中国同步研发的策略性支持,总部今后的在研项目都将在中国同步开展,有望实现中外新产品上市的零时差;第三方面,礼来中国与和记黄埔医药及信达生物的合作,也丰富了礼来中国的产品线”。

 

自2018年9月至今,礼来已在中国已实现了多个新药及新适应症的获批上市, 其中包括与和记黄埔医药合作的呋喹替尼(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与信达生物合作的PD-1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用于治疗霍奇金淋巴瘤),与勃林格殷格翰合作的欧双静 (通用名:二甲双胍恩格列净片,用于改善成人2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今年2月,礼来自主研发的GLP-1 受体激动剂周制剂度拉糖肽获批进入中国,用于成人 2 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包括单药以及接受二甲双胍和/或磺脲类药物治疗血糖仍控制不佳的患者。除此之外,礼来中国神经精神领域应用广泛的经典药品欣百达的慢性肌骨骼疼痛新适应症和小儿多动症治疗药物择思达的儿童剂型亦在去年下半年获得NMPA的上市批准。

   

说起对新药上市的期待,王莉博士的眼神中露出自信的光芒,语速轻快中又带着的坚定。“我们团队最喜欢更新的一张幻灯就是公司在中国的新药上市计划图,看着我们正在努力着的一个个新药名像垒砖墙一样在上市计划图上不断叠加,大家内心都充满着无比的责任感、价值感和自豪感。我们也常用它来给公司其他部门的同事们打气鼓劲:40个新药和新适应症的目标不再是遥远的梦想,它们确确实实就在眼前。”

 

接受境外数据之后的努力

谈到Taltz的上市进程,王莉博士透露说,礼来已在今年3月递交了新药注册申请,按照NMPA对外沟通的加速时间表,预计递交后半年左右可以获批。“Taltz能被选择进入48个中国临床急需药品清单,我们又惊喜又意外。当初业界大多认为肿瘤治疗领域的药物才有机会享受到这种政策红利,事实上药监部门是充分认识到银屑病在中国缺少有效的治疗药物,礼来的Taltz和诺华的Cosentyx才同时获得了这样的特殊机会。”就在采访的前一天,诺华的Cosentyx在中国获批,NMPA实现了从递交到批准的半年时间承诺,也为Taltz的上市时间表提供了参考。

   

CDE公布了48个境外药品已上市临床急需新药名单之后,业内有关于境外已经上市的药品是否还要在中国开展临床研究的讨论。研发客也曾在指导原则公布之后邀请多位行业专家做了分享。当时王莉博士旗帜鲜明地谈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加快审评并不意味着药监部门同意企业方直接省略掉在中国人群中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收集工作,而是在该药全球数据充分并已经获批上市的前提条件下,基于该药物已有数据的信任和无明显种族差异性的信心,通过和企业召开“上市申请递交前沟通会议(pre-NDA meeting)”达成一致意见, 先予以批准上市并要求企业方在上市后补充递交该药在中国患者中的数据。NMPA根据疾病的特点、已有数据的充足程度、种族的差异度大小以及该类病人招募的难易度,每一个药物可能会被要求进行不同形式和不同样本量的上市后承诺性研究。

 

事实也验证了王莉博士的观点。礼来的Taltz在获得“接受境外数据加快上市申请”资格之前,礼来就已启动了在中国的Ⅲ期注册临床。48个药物中也有不少类似情况,甚至已经完成了注册临床。“药监局的加快临床急需药品中国上市批准的新政使得中国患者可以尽早获得全球已上市而中国滞后上市的新药治疗机会,而NMPA在与企业开展的pre-NDA会议中会沟通产品的全球数据、是否有中国和其他国家人群的种族差异性、获批之后企业将会准备做哪些研究来补充当地的数据。只有这些程序完成之后,药企才能递交新药上市申请,NMPA在接收申请之后的半年之内会给予批准。”

 

肿瘤治疗领域重放光芒

2019年初,礼来80亿美元收购Loxo Oncology的消息让业内看到了礼来布局肿瘤治疗领域的新动作。多年前礼来推出了健择和力比泰两款肿瘤药物,但之后在该领域沉寂多年。对此,王莉博士并不避讳礼来确实错过了分子靶向治疗的时代。“我们未来将更聚焦于精准治疗方面。在刚刚结束的AACR大会上,负责礼来肿瘤研发和新靶点研究的Levi Garraway博士受邀在大会上做了‘精准治疗之路往何处走’的开场演讲,可以看出美国肿瘤界对礼来重振肿瘤领域的信心。”

 

“公司在肿瘤治疗领域期望通过内部研发、外部合作和外部兼并这三种形式, 聚焦研发目标在同类最佳或同类第一的治疗药物上。”王莉博士补充道。据王莉博士介绍,除了Loxo Oncology之外,2018年还以1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rmo BioScience。目前礼来在中国开展的研究涉及胃癌、肠癌、肝癌、肺癌和乳腺癌等多个肿瘤类型。未来的礼来肿瘤将以化疗药物为基石,以精准治疗为方向,让肿瘤治疗领域重放光芒。

     

AD药物研发情怀依旧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2016年10月,礼来阿尔茨海默病Ⅲ期临床药物solanezumab宣布失败,给整个行业带来非常大的打击。如今礼来关注的四大治疗领域中并无关于阿尔茨海默症研究的项目,外界不禁会质疑,礼来是否放弃了近30年在此领域的投入和努力?

    

对此,王莉博士解开了研发客的困惑。“礼来开发阿尔茨海默症治疗新药的情怀始终不减,solanezumab的失败意味着真正进入后期临床试验的努力暂时受挫,但这并不影响后礼来继续探索治疗阿尔茨海默症治疗的新机制和新药物的决心。事实上,礼来还有10多个阿尔茨海默症的候选治疗药物在早期研究阶段,其中3个药物已经进入了Ⅱ期临床试验,包括通过神经递质相关和Tau蛋白相关的新药。”据王莉博士介绍,礼来总部目前有300多个科学家着力于开展阿尔茨海默症领域的研究,早期研究阶段的药物如果进展顺利,中国会考虑在参与全球同步开发的后期临床试验中。

     

采访进入尾声,我们又聊起了关于医药企业人才管理的话题。礼来药物发展及医学事务中心现员工近400人,且在不断扩张中。最近两年国内注册环境的改变为跨国企业提供了很多机遇,也催生了一大批国内创新型药企。“从RDPAC最近公布的调查报告来看,医药企业处于非常严重的研发和医学事务人才供需失衡状态。就拿医学顾问这样的职位举例,中国共有800个不同背景和不同经验的医学顾问,但药企对已医学顾问的实际需求约1600个。”


人才招聘、培养和发展是跨国企业和新兴国企都要面临的重大课题。对于人才招聘,王莉博士始终坚持“宁缺毋滥”的原则,教育背景、工作经历以及发展潜能是她选择候选者的三大考量,这种坚持也成就了礼来在业界有名的高素质医学团队。至于如何在白热化的人才竞争战中,特别是和国内创新药企间的人才竞争中如何留住团队人才,王莉博士认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内驱力决定着他做怎样的职业选择。外企有多样化和丰富的研发管线、成熟化的新药开发能力、有高标准的质量和合规体系、全备的跨部门合作环境以及体系化的人才培养平台,是外资企业选人留人的核心竞争力优势!“在人才竞争白热化的今天, 我们会更加注重选择内驱力适配、期待得到系统化培养、愿意在成熟平台上寻求长期发展的年轻人。”




总第776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www.PharmaDJ.com


文章已于修改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