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 微小说

梁贵柏 研发客 2019-05-01


瓦伦西亚科学城 


编者按:


今年五一节期间,继续奉上微小说《前夜》、《追梦》、《升空》系列的第四部《希望》,依然是由我们的贵柏操刀撰写。


从2016年起,能将一部科幻小说每年持续地写下去,这在新药研发界也是首创的。不过,想要读懂今年这一部的朋友们还需要做做功课,翻翻前三篇恐怕才能弄明白故事的新进展。


话说上一部《升空》发生的时间是2067年,季川指挥的YQ3562飞船在发射之前历经千辛万苦,等待升空,读者也许会问,到底成没成功呢?在第四部小说里,有着天马行空想象力的贵柏出人意料的没有接着这个场景来写,而是将小说的时间跳到了三年后的2070年,YQ3562项目升空后将数据传送回来之后季川与独墅湖大学教授发生了一场激烈的讨论。


编者按写到这里,我似乎已经透露了太多的剧情。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这部小说的从第一部就将升空项目比喻为新药研发的含义。“新的外太空探险项目进入了资本严冬,新项目拿不到资助,根本无法上马,发射基地便有了空闲,索性把两座旧的发射平台彻底关了,准备大修,剩下的两座也只是用于地球与火星以及星际基地之间日常的人员和物资往返。”这是不是对现下新药研发项目的写照?读到这里,不得不佩服作者用心灵去感受新药研发,将自己情感倾注其中呢!


祝大家阅读愉快,有一个开心的五一假期!(冬蕾)



微小说





 希望 





 

撰文   摄影 | 梁贵柏



引子


地球星际轨道发射基地的餐厅,2070年。


傍晚时分,季川带着一位客人走进了基地主楼的餐厅,在吧台前的高凳上挨着坐了下来。


调酒师转过身来,面带微笑,靠在吧台后面跟他们打招呼:“季总好,今天有客人啊。”季川向调酒师介绍说:“噢,这是独墅湖大学的董教授,光谱学权威。”


这个被季川称为“董教授”的中年男子有礼貌地向调酒师点了点头:“你好。”


“董教授好,是第一次来发射基地吧。今天想喝点什么?”


“嗯,是第一次来。我平时不喝酒,今天陪季总,就喝一瓶啤酒吧,要清谈一点的。”


“比利时白啤怎么样?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听你的。”


调酒师一边转身去拿冰箱里的啤酒,一边问季川:“季总您呢?还是老样子吗?”


“嗯,谢了。”


季川说完,欠起身子向董教授转过去,把左臂搁在吧台上,“老董,恕我直言,今天下午你就不能把话说得再肯定一点吗?我心里还是没底啊。”


董教授没有马上回答。他伸出右手接过调酒师递过来的啤酒杯,同时说了声“谢谢。”,然后把手肘支在吧台上,慢慢地呷了一小口,对正在给季川做酒的调酒师说:“嗯,不错,谢谢。”这才扭头看着季川,脸上略带一丝贼笑:“看来我这个‘托’没做好,你的咨询费付得有点冤,是不是?”


这时,调酒师把季川“老样子”的单麦威士忌加冰也做好了,放在吧台上推到季川面前。季川右手抓着杯沿,轻轻地转动着,杯子里的冰块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数据


“老董,你就不能说得再肯定一点吗?”


会议室里,季川迫不及待地问刚刚解读完初步数据的董教授。


董教授没有马上回答,他抓起会务为他准备的瓶装水,拧开盖子,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我刚才已经说了,对所有YQ3562发射之前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这次任务的成功率是72.3%;前几天我收到了YQ3562发回来的第一批数据,重新评估了一下,成功率上升到80.1%了。因为这次的样本数太小,不可能对分析结果发生大的影响。在获得可解析的精细光谱之前,我们能下的结论恐怕到此为止了。”


前几天,季川收到了从火星站转来的YQ3562第一批数据,马上发给了相关人员和项目的数据专家,并召集了今天的小型讨论会。参会的人里除了季川和项目领投的星空联盟的一位副总,就是项目团队的数据小组,光谱学权威董教授是季川特意请来的独立咨询师。


项目团队的数据小组一共是6个人,组长便是那位头发花白老者,仍旧是一袭长衫。他手下的5位数据专家却是清一色的年轻人,看样子都熬了通宵,个个面带倦容,两眼却发着光亮。


季川简短地开场之后,老者首先站起来发言:“从收到数据那天起,我的小伙子们基本就没睡过,非常辛苦。我刚才跟季总说了,放你们几天假。今天开完会你们就回家睡觉,等彻底睡醒了再来上班,好吗?”那几个年轻人立刻鼓起掌来。


老者在掌声中走到讲台后面,在那个蒙着紫色光晕的金属半球控制器上识别了指纹,一张大表格便出现在他身后的幕墙上,填满了密密麻麻的数据,“这张表里的每个数据点代表一个数字化的全息光谱,每张光谱是1TB的数据量。根据这些数据,我们构建了YQ3562在过去1年里拍摄到的所有原子光谱,一共是1024张,这是有代表性的一张……”


老者触摸着紫色的半球,屏幕上显示出模糊的原子光谱图像,“因为距离还是很远,光谱的分辨率不是很高。接下来我们用董教授创立的‘独墅湖算法’对所有的光谱进行了分析,这是刚才那张光谱的分析结果……”


屏幕上的光谱图像又变成了密密麻麻的数据,“具体的数据我就不一一解释了,小伙子们把这些分析结果总结成10张表格,我们现在来过一下,看看各位有什么问题。这是表格1。”……


老者四平八稳地一张一张过完了分析结果,季川、董教授和星空联盟的副总不断地提着各种小问题,老者就停下来,让相关的小伙子做简短回答,然后接着翻到下一页。最后他总结道:“这就是小伙子们几天不睡觉的结果,让我20分钟就讲完了,实在有点不公平啊。这些结果与我们之前的数据是一致的,趋势也很明显,所以我个人是乐观的。不知道董教授是不是同意?”


季川把头转向会议桌对面的董教授,期待地说:“老董,我第一时间把数据发给你,又专程把你请到这里开会,告诉我们一点好消息吧。”


“真实的消息,我的任务是带给你们真实的消息。”董教授站起来走向讲台,“你们谁帮我把电脑跟这个屏幕同步一下。”


坐在董教授边上的年轻数据专家欠起身子,把董教授留在桌上的电脑推到会议桌中间的紫色控制半球旁边,然后发出“同步电脑”的语音指令,嘀、嘀、嘀,三声低鸣过后,控制半球语音回答“同步完成。”董教授电脑的桌面便出现在讲台后面的幕墙上。


董教授对着讲台上的控制半球发出语音指令:“打开2070ppt3562。”然后抬起头对着大家,“首先我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工作效率的确高,这么短的时间就把分析做完了。不过大家要注意身体哦,弄垮了可不好。我刚才也仔细问了你们用‘独墅湖算法’的一些细节,没有问题,更何况你们团队里还有跟我一起创立这个算法的学生呢。”


听了这话,刚才那个同步电脑的年轻人咧开嘴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我就讲两个问题:一是数据的质量,另一个是样本数和统计意义。先说数据本身的质量,这是目前最主要的限制性问题。除了宇宙线的干扰之外,因为飞船距离目标星云还太远,光谱的分辨率不够高,我们还无法辨认光谱的精细结构。这不是分析方法的问题,任何算法都无济于事。不是我自己吹啊,独墅湖算法还是目前公认最好的,对吧。但是以目前的分辨率,做出任何肯定的结论都是自己骗自己,所以我们不要过分解读这些低分辨率的数据。比如这张光谱,左边这个低频波段是已知的,它的这条特征谱线实际应该是3根频率很接近的谱线,但是这个精细结构我们看不到,谱线的锐化只能到这个程度了。再来看这张光谱……”


董教授一张一张解释着他能够确认的特征谱线和它们应有的精细结构,……“当然啦,正是因为分辨率低,看不清楚,所以留给大家想象和猜测的空间反而会多。但是我们要记得提醒自己,不能把‘可能的结果’和事实混淆起来。”


董教授停顿了一下,“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


“好,现在我来讲第二个问题:样本数和统计意义。”



统计意义


晚餐的高峰时间还没有到,餐厅里只有零星的几座人,很安静。


从餐厅的窗子望出去,远处的山脊上还抹着夕阳的余晖,近处的基地园区里,四座发射平台塔楼顶端的红色信号灯都一闪一闪地亮着,但是只有两座架着待发的火箭,从上到下都亮着灯光,还有不少人员在工作,而另外两座完全暗着,像是很久没用了。


三年前,季川指挥的YQ3562飞船升空之后,在那之前的两个重要项目都失败了,一个是星空联盟的CETP9723,另一个是“外太空X”的BACE1298项目,多方的巨额投资基本上都打了水漂。从那之后,新的外太空探险项目进入了“资本严冬”,新项目拿不到资助,根本无法上马,发射基地便有了空闲,索性把两座旧的发射平台彻底关了,准备大修,剩下的两座也只是用于地球与火星以及星际基地之间日常的人员和物资往返。


所以季川对YQ3562项目寄予希望很大,感觉再也输不起了。他呷了一口威士忌,并不转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苦笑着说:“‘统计意义’真是个 necessary evil(必要之恶 )。有的时候我在想:有就是有、无就是无,世界这么简单该多好。”


董教授也笑了:“哈哈,难得看到季总感情用事。每个小孩子的世界都是非黑即白,不是好人就是坏人,多简单。可是大人的现实世界里却有50度灰啊。”


季川无奈地摇摇头:“我是火箭专家。发射飞船要么成功,要么失败,没有80.1%成功这么一说。可是你老兄倒好,张口‘置信度80.1%’,闭口‘没有统计意义’,要我说就是‘没有实际意义’!”


“这你就不对了。每一次火箭发射,确实不成既败,但那是在发射之后。如果发射之前投资人问你,你不还是要实事求是地说‘根据过去10年的记录,飞船发射的成功率是99%,或者99.7%,不是吗?在预测未来的时候,除了上帝,任何人都只能是一个小于1的百分数。”

……

季川和董教授并排在吧台上慢慢地喝着酒,都不说话了。


调酒师看见董教授的啤酒没喝多少,但是季川的威士忌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就走过来把双手撑在吧台上:“季总再来一杯?”


季川点点头没说话,董教授接过话头:“刚才进来之前听季总说你会算命,真的吗?”


“见笑了,季总是在寻我的开心。不过我以前学过概率论,后来到这里来调酒,只是偶尔提一提客人的兴致。”


“哦?你怎么没给季总算一算他这次星际探险会不会成功?”


“当然算了。发射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在这里给他算的。”


“结果呢?”


“季总现在还不想知道。后来很多人都问过我,我可是一个人也没有告诉哦。”


“哦,那我就不问结果了。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给他算的吗?”


“记得我那天建议用龟甲来占卜,但是季总选了翻硬币,而且是一次定输赢。”


董教授扭头去看季川,“这么重要的结果,就翻一次硬币?”


季川也转了过来:“那按你说要翻几次才有‘统计意义’呢?”


“看你,还耿耿于怀啊。”董教授拿起啤酒杯放在唇边,向后仰了仰脖子,像是喝了一小口的样子,“那我问你,这么重要的决定,至少你要验证那枚硬币没有被做过手脚,对吧?”


调酒师反应很快:“董教授,您这是啥意思?你不能随便怀疑人家做手脚啊。”


“噢?这么说是你的硬币。”董教授的反应也很快,“还在吗?”


调酒师伸手从裤兜里拿出那枚硬币,递给董教授。


董教授接过来一看,这是一枚镌刻着繁复花纹的特殊硬币,比一般的硬币大而且厚重,入手沉甸甸的,“嗯,很专业。” 接着他提高了一点嗓音,“好,那我来问你,你如何向我证明这枚硬币是公正的?”


调酒师有点尴尬地挠了挠头,但是傍边的季川没好气地抢着回答:“那还不容易,试试就知道了。”


董教授转向季川,又露出了刚才的贼笑:“你说‘试试’,那就是不止一次咯。现在轮到我问你了:试几次才有‘统计意义’啊?”


“你这个家伙!”季川和董教授都笑出声来,双双举起酒杯,重重地碰了一下。

 

希望


晚餐的高峰时间已经过了,餐厅里只剩零星的几座人,又恢复了安静。


窗外的天幕上,挂着一钩新月,远处山脊的轮廊已经辨不清了,季川和董教授仍旧坐在吧台前。


季川的第三杯“老样子”已经快见底了,可董教授的一杯啤酒还没喝完。


他轻轻地拍拍季川的肩头,“老季,今天差不多了吧?我虽然不能给你肯定的回答,但是我提升了你对这个项目的希望,对吧?你这一晚上酒没白喝吧。”


“一晚上的酒?你一杯啤酒都没下肚呢,假惺惺的。”


“我说的是‘你这一晚上酒没白喝’,我是舍命陪君子,已经开戒啦。”他仰起脖子,真的把剩下的啤酒都喝了下去,然后把空杯子对着季川。


季川也一口喝完了剩下不多的威士忌,拿空杯子跟董教授轻轻碰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是啊,你老兄把我对项目的期望值从72.3%提高到80.1%,绝对有‘统计意义’。”


“哈哈,真拿你没办法。说正经的,两年以后的第二批数据,根据我的判断,数据本身的质量,主要是分辨率会提高不少,样本数应该是这次的10倍,对吧?”


“至少10倍。”季川很有信心地回答。


“太好了!两年以后,戈尔曼教授去年发表的‘康奈尔算法’应该也可以进入实用阶段,谱线锐化又可以提高一个数量级,我们很有希望辨认出未知波段的精细结构,你就等着惊喜吧。”


“或者是‘突然死亡’。”季川还要抬杠,“想知道‘惊喜’和‘突然死亡’各自的概率吗?”董教授也不示弱,“不想!”


“嗯?”


“我希望两年以后,‘惊喜’是100%,‘死亡’是0!”

 

 

2019年4月于旧金山


责编|胡小洁



微小说栏目系列

第一部:前夜

第二部:追梦

第三部:升空




梁贵柏

研发客 专栏作者


总第777期

访问研发客网站可浏览更多文章

www.PharmaDJ.com

文章已于修改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