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比起五一收假,还有一件事更让人难过……

赤色风铃 科幻世界 2019-05-05


编者按:


快乐的“五一”假期终究还是过去了……

不过

有一件事比收假更让人难过——


“吃喝一时爽,减肥不敢想”,天真地以为“吃一点不会胖”,然而体重数只会讲实话。现在各方面科技都这么发达,怎么就没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人轻松减重呢?


你别说,还真快有了。



据Medscape网站报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一种新的减肥药Gelesis100。


这种药物是一种含有水凝胶颗粒的胶囊,没有热量值,但却能够占据胃和小肠内容物的空间,并引起饱腹感。据悉,该药物预计将于2020年在美国通过处方广泛推出。


当这样的药物普及,人们真的能够如愿保持自己想要的体型吗,人类社会又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呢?请看科幻作者赤色风铃用幽默轻松的笔调,为你讲述《吃饱了》的故事……


* 本文约8000字,预计阅读时间为20分钟。



 吃饱了

文/赤色风铃  图/元哲


 

早上这场本来主讲是陈一,但老板另请了“高人”来助场,让他“学着点儿”。正好发鸡蛋的那位有事请假,陈一就负责散场时分发鸡蛋,一人三个。那些闲得发慌的老头老太太凌晨四点开始排在会场门口,就等着这点儿实惠呢。


“细胞超强再生按摩椅”,陈一刚开始说这款公司主打产品时,自己都会脸红。他陈一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受过高等教育的。


但新来的讲师只粗略看过产品介绍,就敢径直上台吹捧。


“……我王二,今天要是在这里瞎说一个字!出门让车撞,全家死光光……”自称王二的讲师在台上啃着麦克风拍着胸脯大吼。


陈一听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


讲师王二穿着蓝灰色西服,却踩着黄绿色解放鞋,留着油亮的中分头,不伦不类的样子很搞笑。但潜在的客户们却都用一种仰视的眼神看着,并不觉得哪里可笑。各种高科技名词在他嘴里变成了绕口令,听着还挺押韵。反而对公司的主打产品,王二说得并不多,因为他自己也不了解嘛。


讲师王二秀完高科技绕口令,便开始打感情牌,亲情、友情、激情、豪情,扯了足足二十分钟。他表情夸张,语气抑扬顿挫,在台上又蹦又跳,别提多卖力了。


怎么还跪下了?


“……我是个孤儿,从没见过亲生父母……”


不要啊!陈一在心中大喊,他已经猜到了下面的套路,不用这么拼吧!


“……今天就让我喊一声,爸!妈!”


台下的老太太们抹着眼泪……

 

散场,两万八一台的“细胞超强再生按摩椅”,卖出了八台。


同样的客户群,此前半个月陈一他们把鸡蛋、大米、面粉等送出了一卡车,也没卖出一台产品。


讲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送走了最后一个买了按摩椅的大爷,然后走到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的陈一身旁。


“兄弟,有烟么?我先平复一下情绪。”王二说。


陈一掏烟给这位讲师点上,讲师坐在台子上深吸了一大口,抽大烟般捋了捋鼻子。


“老师……”陈一本来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又强行咽了下去。讲师道行如此之高,他陈一这辈子是不可能望其项背了。


“什么都别说。”讲师站起身,“我就问你服不服!”


陈一只得拼命点头。


“晚上我请客。”讲师说,“明天结完账我就走了。”


“成绩这么好,你不多卖几天?”陈一问道。


“这也叫好?我和你们老板是同学,给他个面子才过来讲一场。”讲师掐掉还有半截的香烟,“有好几个公司急着请我去,那里的城中村刚发完搬迁补偿,老头老太太们钱多得没处花。”


讲师走出空荡荡的大厅,又回头,大声说:“兄弟,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晚上,参加完讲师王二的饭局,一行人又嚷嚷着要去KTV唱歌。KTV其实就是唱的人爽,陈一不想被爽就没有参加。他从来都是个不合群的人,聚会时总是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以前上学时如此,毕业后工作了也是。都说性格决定命运,这样下去前景堪忧。深层原因应该还是不自信带来的自卑,虽然他本人并不愿意承认。


陈一裹紧风衣,踩着枯黄的梧桐叶,独自穿行在南方没完没了的冬雨中。等回到租住的房间,一开门,寒气扑面而来,这背阴的房间竟然比屋外还要冷!


“你能相信吗?这里的冬天尽下雨,这里的蟑螂大如鼠。”陈一缩在潮湿难受的被窝里,发了条朋友圈,配图为昏黄路灯下的雨景。


他没舍得开空调,即使被子上已经结了一层小露珠。上个月,由于对空调的耗电能力一无所知,陈一被二房东两块五一度的电价吓破了胆……


没过多会儿,前女友给他发的内容点了赞。


陈一盯着那个苍白的心形,苦笑着,笑容慢慢变得呆滞,在哭出来之前,他移开了手机。


当初就是跟着前女友才来到这座南方大城市,短短半年,物是人非。唉……说出来简直就是老套的薄情戏,不提也罢。


回家!陈一又一次下定决心,回到温暖有爱的北方!


但是,他真的有脸回农村老家吗?


没有。


空气湿冷,像个喜欢恶作剧的精灵,寻找着一切能钻入的缝隙。劣质的化纤被套像冰块一样贴着陈一的脸,别提多难受了。就在他认为一切已经不可能更糟时,一时手贱,他点开了前女友的朋友圈。


满屏鲜艳异常的色彩从手机中喷薄而出,前女友陪着新男友在欧洲杯决赛现场Happy得不得了。


万箭穿心,一夜无眠。

 

 

散场,依然没能卖掉一台产品。老板将陈一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通,骂了个狗血淋头。


陈一几次想甩袖离开,到最后却只能点着头说“是”。


走出老板的办公室,陈一正好碰到提着旅行箱下楼的讲师王二。


“王哥,还没走呢,我送你一程。”陈一嗓音沙哑地说,一边接过王二的箱子。


王二嗯了一声,倒是不客气。


陈一以为王二要去与老板寒暄几句,但王二轻蔑地瞟了一眼老板的办公室,径直下了楼。从他的眼神看,应该与老板有什么不愉快。


公司接送客户的商务车空着,但司机不在。陈一一阵尴尬,他没有驾照。


陈一拿出手机,用打车软件叫了去机场的车。


“小陈,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这还是王二今天第一次开口与陈一说话。


“没睡好。”陈一说道。


王二哈哈笑着,开着下流的玩笑。


陈一只得陪着苦笑,自己心中再苦再痛,又有谁在乎。


“你叫陈一,我叫王二,注定我们有缘。”车来时王二突然说,“稍后我给你打电话,介绍个工作给你。”说着,他钻进了车子。


当时陈一并没将王二的话放在心上,他只心疼打车的钱。

 

公司因为有了王二卖出的这一批货,很快就要换产品换战场了。迟早会有买了产品的老人家属来闹,这是常事。陈一对这类“包治百病”的产品已经厌烦,真有如此奇效,那么世界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但不做这个,又做点儿什么好呢?陈一顿觉手足无措,从未有过的迷茫。


在心中那无法名状的痛苦煎熬下,陈一精神恍惚地过了三四天。直到一天中午,他的心突然就不痛了,他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仿佛有个疼痛开关,啪的一下关掉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花大把的时间迷茫,在某几个瞬间成长”。


心情舒畅的晚上,陈一自己一个人用小电饭锅煮火锅吃。二房东不让在房间里做饭,还得偷偷摸摸的。


正准备举杯邀明月时,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突然响了,发出电话虫的“菠萝菠萝”声。这样的铃声设定不管对方多大来头,接起来都能底气十足。


是讲师王二的电话。


“小陈,前两天有点儿事耽误了,现在才给你打电话。”王二清晰的声音传来。以前陈一对王二其实是鄙视的,生怕离得近了自己就会变得与他一样。但只是几天的时间,感受竟已完全不同。理想主义赚不了钱,唯有巧言令色才是生存法则。


“嗯。”陈一应了一声,他原本已经忘了王二这一茬。


两人闲扯了几句。


“大家萍水相逢,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看你也是一表人才,但有学识欠胆识,做不了这一行。”王二的声音很轻,语气听上去竟然还挺真诚,与讲台上那个唾沫横飞,怎么听都像街头卖“大力丸”的王二判若两人。


陈一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打算回北方去了,要不是你打我这个电话,现在已经在买火车票了。”陈一不怕这话传到老板耳朵里了,任何员工说的任何与公司有关的话,最终都会传到老板耳朵里。


“好!树挪死人挪活。”王二说,“下一步怎么走,想好了没有?”


“还没有。”陈一如实回答。


“正好。”王二说道,“我有个朋友让我帮他找一个可靠的代理商,卖减肥产品,有兴趣的话,我推荐你去。”


“这不是我的专业,我的专业是播音主持。”陈一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当初走这一步就已经错了。”


“那是你没卖过‘真的’产品。”王二笑着说,“我这朋友跟我说,他这产品千真万确,绝不糊弄人。”


“具体是什么产品?”陈一只是礼貌性地问了问,并不是真的感兴趣。


“我也不清楚。”王二说,“我把他的电话号码给你,你自己联系,行不行自己看着办。”


陈一听得不明就里,也不知如何回答。


电话挂了。


陈一突然意识到锅里的羊肉早就煮老了,可恶!难得吃点儿好的。


然后,“叮咚”一声,社交软件上王二将对方的联系方式发了过来,一起转过来的还有一笔不大不小的钱。


“借你的路费。”王二说。


话说得再多,唯有真金白银最能打动人。

 

 

“我有意,意无我。走!”陈一发了条酸溜溜的朋友圈,配图为机场停机坪上冰雨笼罩的“空中客车”。


真的是“冰雨”,细雨夹杂着浑圆的小冰粒,沙沙作响地在地面上跳动着。这种当地人叫“雪籽”的东西,在北方不太多见,陈一看着,心情越发冷暗。


平生第一次坐飞机,当飞机在乱流中颠簸时,陈一还以为要坠机了。短暂的一生迅速在他脑海中划过,了无痕迹,真是可悲……


好在有惊无险,平安落地。


只身来到了另一座南方大城市,骄阳似火,高楼熠熠。椰子树在暖风中撒着欢,姑娘们在大街上露着腿。这他妈才叫南方!


前女友照例又给他的朋友圈点了赞。没问他去了哪里,不知是真的不关心,还是强忍着好奇。让那个无情无义的、冻死人的“假南方”见鬼去吧!陈一想。


他找了家便宜的小旅馆住下来。老板娘是个黑黑瘦瘦的本地人,说话带着软趴趴的当地口音。她好奇地问陈一是来旅游还是来工作?


陈一说是旅游。


老板娘不太相信地看着他,说我们这地方只适合旅游。但,你要是听哪个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说在这里做生意发了大财,叫你也来,千万别信呀,肯定是传销啊!


陈一笑着点了点头,这老板娘还真是个好人。

 

第二天早上,吃完难以下咽的椰子饭,陈一出去找组织了。


按电话中的约定,陈一找到了一幢有些年头的写字楼。他进楼后发现电梯正在换新,楼梯间乱得像灾难片的布景。


陈一只好徒步走上了十二楼,幸好大学时篮球社的底子还在。


找到了电话那头的“李老板”,白白胖胖的一看就不是当地人。两人在简陋的办公室寒暄了几句,然后李老板将第一批产品拿了出来,两百多粒灰色的药丸,装在一个贴着“瘦身丸”的白色塑料袋里。


“货你先拿着,卖掉了再结款。”李老板说。


听到“货”这个词时,陈一脑子里嗡的一下,仿佛点着了一团黑火药。可别一时糊涂上了贼船!一个声音在他脑中高喊,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李老板吩咐着定价区间,按这价钱算,这袋东西得值十来万,卖掉后陈一能拿走一半。


陈一冒着冷汗,双手哆嗦着几次都没接住。


“你这是干什么呢?”李老板哈哈大笑,“放心,不犯法,哈哈……”


最后陈一一咬牙,只要能赚钱,谁还在乎过程。他接过了塑料袋,塞进了随身的包里。


“我给你个电话,你可以先找他帮你卖。”李老板说,“我会半个月联系你一次,这期间你不用联系我。”


陈一离开了写字楼,捂着挎包,脚步慌乱,总感觉有人在背后盯着自己。

 

回到旅馆,拿出包装简陋的药丸,发现袋子里还有张打印的说明书。陈一拿起来一看,大意是说吃一颗瘦身药丸可抵消两天的进食量,猛吃不会胖。


就减肥药这么简单?现在各类五花八门的减肥产品满大街都是,何必搞得像卖白粉似的?陈一拿出一粒灰暗不起眼的小药丸,仔细看着,他根本不信这是什么减肥产品。谁会花几百块买颗药,就为了抵消两天的进食量?


陈一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张嘴将药丸吞了下去——与其不明不白地被人利用,不如自己现在先试试。


十分钟后,没有任何反应。


他又拿出两粒,一起吞了下去。


一个小时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在肯定了这玩意儿不是毒品之后,陈一快速跳动的心慢慢平缓下来。也许真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无法理解那些想瘦的胖子愿意付出的代价。


陈一拨打了李老板给的电话号码,说明了情况后,对方让他把东西送过去。


他从塑料袋中数出二十粒,包好放进挎包。剩下的放哪儿他都觉得不放心,最后他把剩下的那包药装进一个干燥的矿泉水瓶子,寄存到了超市的柜子里。


他是在下午走进那家酒吧的,这个时间段根本就没客人。他找到了与他联系的那个酒保,说明了来意。


“换人了?”酒保问道。


陈一耸耸肩表示不知情。


“李老板自己这么胖,卖瘦身产品确实不合适啊……”酒保要给陈一倒一杯,陈一摆手表示自己不喝酒。


两人很快把价格谈好,只比李老板要求的底价高了一点儿。但酒保欺负陈一是新手,坚持要等药丸脱手后再结款。


陈一也不知哪儿来的底气,断然拒绝。


两人扯了一阵皮,最终陈一还是凭借他不多的销售经验取得了胜利。


直到拿着钱走出酒吧,陈一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卖掉产品后的第一件事,陈一先把王二借他的路费还上。说是借,实为让陈一打消顾虑的“押金”。大家都是做营销的,非常清楚如何建立互信。


奔波了一整天,陈一突然觉得好饿好饿,仿佛能吃下一头烤大象。


陈一抬头找了家招牌最大的饭店,大步走了进去。


“有酒,有故事,独缺有缘人。”陈一发了条朋友圈,配图为一桌的精致好菜。


然后他一个人大吃起来。


饭店服务员不动声色地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放了个大毛绒玩具。

 

接下来的五天,陈一分数次把剩下的药丸卖给了那个酒保,每次要价都比前一次高一点儿。他已经意识到,高出底价的部分百分百都是自己的利润。


“你挤牙膏呢!”酒保不耐烦地说,“有多少一次拿出来!”


前后六天时间,陈一挣到了以前打工一年也挣不到的钱。看着账号上那串如梦如幻的数字,陈一真心疼被自己吃掉的那三颗药。


不知为什么,这些天陈一总感觉身体疲惫、两腿发软。早上起来时,他的手脚甚至都在发抖,走路像在沼泽中跋涉般艰难。


可能是这些天精神过于紧张的缘故……陈一想。现在药全卖完了,就等着李老板联系自己了。


回到旅馆时已是晚上,陈一本来想去吃海鲜自助,但感觉肚子完全不饿。现在陈一头脑昏沉,两脚灌铅,希望睡一觉能好一点儿。


“回来了啊……”好客的老板娘从吧台后瞟了他一眼。


陈一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一边摸索着包里的房间钥匙,一边向楼梯口走去。


“哎哟!小伙子,我看你脸色……”老板娘还没说完,陈一眼前一黑,咚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可怜啊!”旅馆老板娘的声音,“医生说从血液检验情况看,至少五六天没吃东西了,饿的!”


陈一睁开眼,看到了输液管中滴落的葡萄糖注射液,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旅馆老板娘,还有两个前来了解情况的警察。


见他醒了,几个人围了上来。


“小伙子,有什么难处尽管说。”又是旅馆老板娘的声音,“这都什么年代了,哪里还听说有饿晕过去的啊……”


陈一坐了起来,随着输液管将葡萄糖注入血液,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活力,身体已经恢复了。陈一现在彻底明白了:当时那三颗药下肚后,虽然他餐餐好吃好喝,但瘦身药丸切断了肠道对食物养分的吸收,于是对身体来说,已经等同于六天没有进食。当血液中的葡萄糖消耗殆尽,自己的身体就会进入低碳水化合物状态,被迫将脂肪分解成脂肪酸,维持身体的能量消耗。在这种情况下,要想不瘦那还真是不可能的。


两个警察登记了陈一的身份信息,见没什么问题就走了。只留下陈一捧着旅馆老板娘塞给他的豪华盒饭。

 

三天后,陈一离开了那家旅馆,在市中心租了套公寓安置下来。离开时旅馆老板娘死活不肯收他房钱,还硬塞了两百块给他。陈一真是哭笑不得。


“万家灯火中,终于有一盏为我点亮。”陈一站在高层公寓的落地窗前,拍照,发朋友圈。


一阵巨大的虚幻感传来,陈一又一次打开理财软件,确认那串长长的余额,仿佛稍不留神它们就会消失不见。他现在生怕自己会突然在冰冷的被窝中醒来,发现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


距李老板说的半个月后联系还早,陈一报了个纯玩旅游团,深度接触了这片满是槟榔树和椰子林的南方大地。


“没有越不过的海洋,没有到不了的远方。”陈一发了条朋友圈,配图为自己坐在海边礁石上,面朝辽阔太平洋的逆光背影。


在照片定格的一瞬间,陈一突然觉得自己又长大了一点点。


和当时约定的一样,李老板如期联系了陈一,结清了上一批的货款后,把新的药丸给了陈一。一笔丰厚的利润扎扎实实地落进了陈一的腰包。


陈一很知趣地没有多问,虽然他有很多的疑问——瘦身药丸为什么限量供应?为什么不能公开销卖?


陈一想摆脱对那个油滑酒保的依赖,自己跑了很多健身房、保健会所等地方,拓展销售渠道。


一开始,停滞不前、四处碰壁那是肯定的。不管到哪里,人们看陈一的眼神,就像他的脸上贴着写有“骗子”的标签似的。


等到陈一穿起了名牌正装,背起了几万块的挎包,戴起了几十万的金表,迎面而来的笑脸突然就变多了,进出大门也有人引路了,原来总是开会中的负责人突然就有空了。局面变得豁然开朗起来,真是奇妙。


效果极好的瘦身药丸总是供不应求,陈一每次都要求李老板增加供货量。


不能再多了。李老板每次都这样说,拿出来的却总会比上一次多一点儿。

 

过年时陈一带着新认识的女朋友回了趟北方老家,年货捎回去一大车,让年迈的父母也扬眉吐气了一回。似乎只一瞬间,周围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了,陈家的儿子在南方做药材生意发了大财啦!


“蜀狗吠日,粤犬吠雪。”陈一发了条朋友圈,配图为漂亮的女朋友在齐膝深的雪地里撒着欢,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陈一突然意识到前女友已经很久没给自己的朋友圈点赞了,而他也同样很久没有点开前女友的朋友圈。他看了看那个曾经令他魂牵梦萦的头像,淡然一笑。


成熟,就是把曾经令你彻夜痛哭的事笑着说出来。

 

 

过完年陈一就回到了南方,像一只着急赶路的候鸟。


瘦身药丸的业务风生水起,慕名而来的客户摩肩接踵,拦都拦不住。陈一从没想过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市场需求。人们对瘦身药丸趋之若鹜的推动力到底是什么?


好在陈一还算头脑清醒,美丽的东西都不能长久,虚幻的泡沫迟早要破灭。现在他都能清楚地感受到,连李老板都变得越来越紧张了。大家赚的钱越来越多,笑容却越来越少,总感觉有一种无法名状的风险高悬在头顶。


当瘦身药丸的业务能自动运转,不需要陈一再费心维护时,他去找了份工作。


还是那种不大不小的保健品公司,还是那份寒酸到难以启齿的收入。但是,现在陈一已经身处不同高度,眼中所见也已完全不同。


虽然在公司的最底层,但陈一积极乐观从不计较,也没人听过他的一句抱怨。不管是同事还是上司,竟然都能从他眼中看到相同的东西。公司上下几乎所有人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不知不觉间他就成了众人环绕的核心。他还总是同事聚会的发起人,号召力无人能及,有他在就没有冷场的可能。


而这一切改变,原因只有两个字——“自信”。不是那种缘起于自我催眠的自信,而是那种即使倒下一百次,也能嗖地满血复活的自信;而是那种手握时光机按钮,不行就随时再来一次的自信;而是那种万一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只能回家继承百亿家产的自信。


一个人果然只要输得起,赢就会变得很容易。

 

一年间数次升职,陈一像一阵旋风,为已对鸡汤和鸡血都免疫的公司带来了活力。年会上公司老总为了夸赞他,搜肠刮肚把自己脑袋里的那点儿溢美之词都用尽了。


“人生新起点,快刀斩荆棘。”陈一发了条朋友圈,配图为新搬入的独立办公室。


没完没了的大小事务,排山倒海般地压过来,陈一的工作与生活绞在了一起,变得繁忙无序。而他就像个手握充足预备队的老将,进退得当,挥洒自如。


眼前一片光明,人生无比辽阔。


当某一天,李老板突然没有按约联系他,而陈一回拨过去却已停机时。他并不慌张,反而松了一口气,仿佛一直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可能李老板另找了合作伙伴。陈一想。


但与陈一有直接联系的代理商们却心急火燎地找上了他,赶都赶不走。开始陈一还编了些故事拖延着,到最后他也只能两手一摊:再也不会有瘦身药丸了,大家都到此为止吧。


花了很久,陈一才让自己从瘦身药丸的生意中解脱出来。他长出了一口气,以为这段奇遇就这样结束了。

 

又是一年,与所有老板的噩梦一样,陈一和几个公司骨干商议着,大家脱离公司另起炉灶。


众将士听了马上踌躇满志,只等陈一一声令下,大伙立刻把老板炒了,自立山头!


真到了关键时刻,陈一反而犹豫起来,现在他要考虑的已经不只是他自己。


就在这时,事情仿佛都像商议好似的凑到了一起。


陈一的老朋友,李老板突然联系了他。没有瘦身药丸了,却带来了陈一意想不到的好东西。


饭局上,陈一终于第一次从李老板那里听到了瘦身药丸的真相,帮他解开了多年的疑惑。


李老板告诉他,瘦身药丸是北方一家大型制药企业合法研制的,但由于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迟迟没能得到上市许可。在上市无望后,企业内的高管就勾结起来私自贩卖。原本出货量一直不大,细水长流,大家乐得一笔外快。后来陈一将市场打开了,在贪念推动下,产供销不断增加。终于在越来越丰厚的利润面前,众人突然撕破了脸。在互咬一通后,不欢而散,这条财路也就断了……


陈一若有所思地唏嘘着。


“现在,我手里有几份与瘦身药丸相关的专利,想找人合作。”李老板看着陈一说,“做不了药丸,我们可以做保健品。”


陈一低头沉思了一下,他其实早就思考过做类似产品,只是苦于缺少技术支持。“健康食品。”他说,“零热量的健康食品。”


两人惺惺相惜,一拍即合。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新公司成立的那天,陈一发个条朋友圈,配图为一桌子膨胀到要上天的“反骨贼”。


以前他总是喜欢吃饭前拍照,不如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吃饭后拍照了。


望着一桌子的剩菜,陈一终于理解了瘦身药丸为什么不能上市。


在我们的星球上,发达国家每天都要扔掉数十万吨的食物。而且更气人的是,往往哪个家庭扔掉的食物越多,那个家庭的成员就越健康。食物的首要作用,早已不是维持生命,就像性爱的首要作用早已不是繁衍后代。


如果瘦身药丸上市,简直就是胖子们的福音、节食者的救世主。放开吃不会胖了啊!世界大变样了啊!大量的食物将被白白消耗,只被用来给人们解馋。


这样的情形,理智的人都不愿看到。


所以陈一他们打算另辟蹊径,绕一个巨大的弯子,推出热量为零的食品。吃了等于什么都没吃,这样即解决了馋嘴与发胖这对因果,过程也变得可以接受了。

 

“最健康的食品只有一个,就是不要吃!”


半年后,陈一在产品发布会上说出这句话时,引得台下一片哄笑,但他其实并不是在开玩笑。


就这样,在普遍的嘲笑和不看好中,价格高昂的“零热量系列食品”上市了……


本文原刊于《科幻世界》2019年3月刊


今日话题

如果这样的药物真的上市了,你会想要尝试一下吗?或者,你还有一些别的科幻脑洞吗?


欢迎留言分享给大家鸭!



科幻世界

京东旗舰店


科幻世界杂志社

淘宝店

扫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即可购买

《科幻世界》2019年3月

扫码

即可购买

《科幻世界》2019年3月


戳下方“在看”支持我们鸭!

↓↓↓

    阅读原文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