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倒宰相冯道:凭什么练就十朝元老

刘诚龙 文史博览 2019-05-07


名讳于古,是最犯忌的。比如朱元璋,有人提及“光”字、“则”字,朱元璋便怒火中烧,犯忌者往往会连命都搭上;但冯道却不以为忤,没事一般,一点也不计较。

冯道(882—954,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十朝元老”,史称“官场不倒翁”),字可道,五代时人,自称长乐公,心胸宽阔,随遇而安,一生过得算是快乐。一日,冯道的一位学生到他家读《老子》,当读到书中一句“道可道,非常道”时,忌于师讳,不敢往下念了:“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冯道则不以为然,呵呵一笑,你道吧,想咋道,就咋道吧。


冯道



名讳于古,是最犯忌的,比如朱元璋,有人提及“光”字、“则”字,朱元璋便怒火中烧,犯忌者往往会连命都搭上;但冯道却不以为忤,没事一般,一点也不计较。


有浪荡子到冯道家门外,大骂街:姓冯的,你狗日的,你给我出来;仆人听不下去了,向冯道来告状,冯道道:天下姓冯的,不只我,何以晓得是骂我?



还有一人做得更过分,牵来一头驴,找来一块大模板,模板上连名带姓写上冯道,挂在驴脸上,牵到冯道办公的地方。辱之辱,莫甚于此辱,是可忍,孰不可忍?门卫赶紧报告冯道,冯道也不生气,对门卫说,天下叫冯道的,肯定不只我一个,你怎么晓得一定是羞辱我?或许人家丢了一头驴,找驴来了。冯道怎么说也是中书省要员,碰到这样羞辱他的,却还能这么淡定,其宰相肚里能撑船的雅量可不是一般的大。

 

冯道在其职场碰到的第一位主人叫李存勖(885—926,即后唐庄宗,五代时期后唐政权的建立者),李氏与其属下郭崇韬闹矛盾,李存勖要开除郭崇韬,叫其时在他手下当秘书的冯道起草文件,冯秘迟迟不写,李再三催促,冯道说:起草文件,是秘书职责,但时值国道艰难,领导间当紧密团结,君臣内斗,既让敌人看把戏,也让自己内部人议论纷纷,影响团结。李存勖见冯道说得在理,便撤销了开除郭崇韬的命令。


李存勖



不难看出,冯道并不唯领导之话是从,他做事是讲原则的,对领导错误,也是敢于反驳的。


然史书中的冯道,却恶评如潮,说他是阿谀奉承之徒,被树为无耻之尤的典型,“道历任四朝,三入中书,在相位二十余年”。五代十国,君主更替频繁,你方唱罢我登场,换届换个不消停。冯道身侍六主,张三坐龙庭,他当张三丞相;李四当草头王,他当李四宰相。冯道这般有奶便是娘,谁给开工资就给谁打工,让后代皇帝与皇帝忠臣大不齿,欧阳修骂他是“无廉耻者”;司马光出语更恶,视之是“无耻之尤”;后人举官场不倒翁,第一便是冯道。


冯道无道吗?其实不是,他还是蛮有道的,每招聘到新的王朝里,他都食其禄忠其事,兢兢业业做事;一届“政府”倒台了,冯道没有做其“遗民”,不替其“陪葬”,再有新老板请去“政府”干活,他都去,无论在哪届府衙干活,他都讲究操守与修为,不利用国家机器以报私怨,即便是别人指着他的鼻子当面骂他,抑或如前所述把他的名字写下来挂在驴脸上。



冯道从政坚守第一节,不贪污不受贿,多年来,一直当高官,行政不讲排场,用权不搞贪污,下基层不给下面添麻烦,个人私事,不向下面打招呼,批条子,“以持重镇俗为己任,未尝以片简扰于诸侯,平生甚廉俭”。战时与战士同睡民众屋檐下,随身带一捆稻草当棉被;承平时,与仆人同一个食堂开饭,不开小灶。

 

 

冯道严防当官第一腐,用人正升人正,那些没有背景而有真才实学的,冯道都把他们提拔到重要岗位,相反,那些纨绔子弟、公子哥儿、官二代与富二代以及文二代,冯道严堵“开后门”,将关系升官与唯“财”是举之路堵住,“凡孤寒士子,抱才业、素知识者皆与引用;唐末衣冠,履行浮躁者必抑而镇之”。


冯道坚守为政第一义,亲民众护民众。每有皇帝要蠹民害民,冯道即谏皇帝。告诫皇上不要因为粮食丰收了,经济状态好转一些了,就铺张浪费,就歌舞升平,就大兴土木,就搞花架子政绩工程。


这样的干部,能说其无道么?


“下不欺于地,中不欺于人,上不欺于天,以三不欺为素。贱如是,贵如是,长如是,老如是”,这是冯道对自己的盖棺定论。



然则,像冯道这样务实的干部,后世之君,不爱见,要将他批垮批臭。其因何在?源自冯道坏了皇家一家的忠道。历代皇家,口头或谓以人民利益为最高利益,肚子里却是以忠臣不事二代、烈女不事二夫为最高价值观,对皇家忠字有亏,是大节亏了,其他诸如清正廉明,诸如执政为民,都是小善,不足道。


以皇家价值观来看,冯道实是无道,以民家价值观来看呢?冯道真蛮有道,其道是何道?是人道,非君道。冯道曾经的主子——后唐明宗,捡了一只宝贝杯子,杯上刻“传国宝万岁杯”,赏玩不已,持杯以骄冯道,冯道正色道,器玩非宝物,“仁义者,帝王之宝也”。冯道拈出一个仁字,说的就是人道,非他道。


冯道撰座右铭:“但教方寸无诸恶,狼虎丛中也立身。”冯道看到,他所处的时代,虎狼当道,吃人与被吃,是平常事,冯道并不崇尚霸道,他既给自己励志,也给自己警告:要让内心守仁,不能藏恶更不能行恶,乱世里以仁善来拯救世界;邦有道,冯道出山,兼济天下;邦无道,冯道也出山,并不独善其身。故在五代十国那般兵连祸结军阀混战时代,活人无数——在这事上,苏轼比欧阳修见识高多了,他称冯道为菩萨,“菩萨,再来人也”。王安石也英雄所见略同,称冯道“佛位中人”。


- END -


责任编辑:齐风

转载请注明:“文史博览”(wsbl1960)微信公众号

☆  想要投稿

发文至邮箱2004wsbl@163.com;dyy1013@126.com

或者直接给我们微信后台留言交流


☆  订阅杂志

通过全国各个邮局均可订阅,邮发代号:42-185

直接与我刊发行部联系

联系电话:0731-84307941(蒋老师)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